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德中净智

憨山老人梦游集(节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07: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明生死根株,只在现前一念。如人周行十方,尽生平力而不已者,将谓已涉千万途程,殊不知未离脚跟一步也。是知历劫妄想迁流,生死轮转,实未离当人一念耳。若能日用现前,见闻觉知,念念生处着力觑破,生处不生,则历劫生死情根,当下顿断,其实不假他力也。佛说狂心不歇,歇即菩提,岂虚语哉

从上出家儿,皆为生死大事,登山涉水,求善知识决择。于一言一句之下,剿绝命根,将百千万劫尘劳恶习,当下顿断。如脱鞲之鹰,自此不复受人拘絷,即能掉臂生死路头,绝无顾盼。谛观传灯诸祖,为人抽钉拔楔处,有甚玄妙秘密耶?只是学人,一向单为生死一着,蕴在胸中,吞不入,吐不出,扼塞不通,如丧老妣相似。偶因缘时熟,忽遇善知识拄杖头,一拨便转,更有何疑虑耶?唯的信自心本有而已。
今人行脚,走遍天涯,入遍丛林,眼中到处热烘烘,便是好道场。见粥饭精洁,一顿饱齁齁的,便是好知识。纵遇明眼知识,都被热瞒,当面错过。如此行脚参方,不为本分事,便是流浪生死,一生空过时光,枉费草鞋钱,岂不大可叹息耶?

观音大士,证圆通本根,以法界身,随缘应现,岂定居于普陀耶?海喻生死,山喻涅盘,大士以法身普应生死海中。即众生日用寻常,皆大士威神显现,湛然寂灭,犹如宝山,故以海中普陀象之。由在众生烦恼海中,众生有苦,即大士之苦故。一称其名,即得解脱,乃众生唤醒自心大士。大士现前,则寂灭现前,寂灭则苦不能到。故山在海中,波涛不能撼动,是故名为大士常居普陀,非局指海中拳石,为大士栖托也。
众生迷妄,不礼自心大士,亲踞寂灭道场,巍巍不动,如海中山尔。乃跋涉山川,必数千里外,跉跰辛苦,而向外求之。迷之甚矣!虽然如是,经云:“归元无二,方便多门。”今大地众生,皆信大士于南海,合就其机而引进之,令其涉海登山,一呼大士,猛省自心,则触目波涛,皆入圆通之门,必使自信而后已。同此行者,但有一人能信老人此言,则不负一翻行脚。不然,则空费草鞋钱也!

若论此事,佛未出世,祖未西来,照天照地,无欠无余。即黄面老子出世,胡乱四十九年,终日摇唇鼓舌,亦未道着一字。及末后拈花,迦叶破颜微笑,乃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今付与汝”,大似空拳诳小儿。自是唤作教外别传之道,一似钵盂安柄,一人传虚,十人传实。
达磨西来,又说作单传直指,少室九年,赚得神a光痴种,立雪断臂,将谓有甚奇特,究竟到底,直是个觅心了不可得。从此承虚接响,大家都架空中楼阁,各立门庭。二派五宗,毕竟不曾为人拈出。直至如今,大地黑如漆,致使痴狂之辈,向鬼窟里弄精魂,自谓传少林禅,是某家儿孙,如此诳惑愚人。岂不痛哉!
禅人今日参老僧,老僧此间无佛法禅道与人,说甚么干矢橛。禅人又要走向少林,礼鼻祖,求佛法禅道。舍却自己脚跟下一尺土,更向千山万水之外,向他家屋里觅,岂智也哉?禅人试将己躬下理会,看!未出门一步,与到匡山时,是同是别?即今离匡山一步,到少林往返归来时,是同是别?若是别,则未出门一步,早已错却了也,况千里万里乎?禅人如不信老人,试到少室,问取单传堂前露柱,看!是个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07: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家居士,五欲浓厚,烦恼根深,日逐现行,交错于前,如沸汤滚滚,安得一念清凉?纵发心修行,难下手做工夫。有聪明看教,不过学些知见资谈柄,绝无实用。念佛又把作寻常看,不肯下死心。纵肯亦不得力,以但在浮想上念,其实藏识中习气潜流,全不看见,故念佛从来不见一念下落。若念佛得力,岂可别求玄妙耶?
今有一等好高慕异,闻参禅顿悟,就以上根自负,不要修行,恐落渐次。在古德机缘上,记几则合头语,称口乱谈,只图快便为机锋,此等最可怜愍者。
看来若是真实发心,怕生死的,不若持咒入门,以先用一片肯切心,故易得耳。

禅人以持明为专行,从事者三十年,心地未有发明,乞老人指示。
老人因示之曰:佛说修行之路,方便多门,归源无二。即参禅提话头,与念佛持明,皆无二法。第不善用心者,不知借以磨炼习气,破除妄想,返以执着之心,资助无明,故用力多而收功少耳。此事如用瓦子敲门,只是要门开,不必计手中瓦子何如也。以吾人无量劫来,积集贪痴爱杂染种子,潜于藏识之中,深固幽远,无人能破。圣人权设方便,教人提一则公案为话头,重下疑情,把断妄想关头,丝毫不放,久久得力。如逼狗跳墙,忽然藏识迸裂,露出本来面目,谓之悟道。若是单单逼拶妄想不行,何必话头?即婆子数炭团,专心不二,亦能发悟。况念佛持咒,有二法哉?
禅人持明三十年念未见效者,不是咒无灵验,只是持咒之心,未曾得力。寻常如推空车下坡相似,心管滚将去,何曾着力来?如此用心,不独今生无验,即穷劫亦只如此,及至阴境现前,生死到来,依然眼花撩乱,却怪修行无下落,岂非自误自错耶
禅人从今不必改转,就将持咒的心作话头,字字心心,着力挨磨,如推重车上坡相似,浑身气力使尽,不敢放松丝毫,寸寸步步,脚跟不空。如此用力时,只逼得妄想流注,塞断命根,更不放行到此之时,就在正着力处,重下疑情,深深觑看,审问只这用力持咒的毕竟是个甚么?觑来觑去,疑来疑去,如老鼠入牛角,直到转身吐气不得处,如此正是得力时节,切不可作休息想,亦不得以此为难,生退息想。及逼到一念开豁处,乃是电光三昧,切不可作玄妙欢喜想。从此更着精彩,拌命做去,不到忽然藏识迸裂虚空粉碎时,决不放手。若能如此持咒,与参禅岂有二法耶?所以道:“俱胝只念三行咒,便得名超一切人”,便可证明。即亲见佛祖,亦不易老人之说也。
 楼主| 发表于 2009-8-10 13: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禅人发心,书华严五大部经,特礼匡山请益。
老人因示之曰:毗卢遮那安住海印三昧,现十法界无尽身云,说《华严经》,名普照法界修多罗。若正报身,诸毛孔中,放光明说。若依报世界,草芥微尘,则尘说说。如是演说,尽未来际,无间无歇。如是之经,充满法界,所谓一字法门,海墨书而不尽。
今子以有限之身心,涓滴之身血,若为而尽书之耶?虽然,此经果不能书,则一切众生绝分矣。且曰法界之经,则凡在法界,无非此经。若悟毗卢,以法界为身,则自己身心,亦同法界。此则日用现前,动静语默,拈匙举唾掉臂,皆法界之大用,是则何莫而非书写此经之时耶
若身同法界,则一一毛孔,皆悉周遍,如是则举一滴之血,当与性海同枯矣。所以普贤大士,剥皮为纸,柝骨为笔,刺血为墨,量等法界。是则全经不出一字,即书一字,亦同全经,何况百轴之文?
禅人苟能作如是观,则自书者,与见闻者,及礼拜赞叹一香一华而作供养,乃至执劳运力者,无不同归法界。如是功德,岂可得而思议?禅人若无如是眼,作如是行,亦不免捏目见空华,岂不重增颠倒想耶?



性元禅人,来参匡山,老人字之曰惺初,发愿书写大经。
老人因示之曰:出家修行,佛说方便多门,固在各各发心何如耳。第一向上参禅,求明自心,志了生死;次则深穷教海,志愿宏通,护持正法,续佛慧命;又次则深厌生死,专心净业,愿生西方。
此皆理行为最上者,若夫事行种种,至于书写经典,乃六种法师之一,是佛称赞者。故法华说持经法师,现世肉身,得六根清净,此岂事行可拟哉?且云,举手低头,皆已成佛,此称性之行,又岂可以描抹点画致耶
老人昔住五台,曾刺血泥金,书写华严大经。每于书写之中,不拘字之点画,大小长短,但下一笔,则念佛一声,如是点点画画,心光流溢念念不断不忘,不错不落,久之不在书与不书,乃至梦寐之中,总成一片。由是一切境界,动乱喧扰,其心湛然,得一切境界自在无碍解脱门,乃至一切见闻,无非真经现前。
以此证之,则书经之行,妙在一心不乱。又岂若童蒙抹朱,便以书经求功德耶?禅人试以此行,如是书写,如是受持,似有少分相应。若以描写为妙行,博名高为求供养之资,则又不若寻常粥饭,为无事僧也。勉之!
 楼主| 发表于 2009-8-10 13:28:11 | 显示全部楼层
禅净二行,原无二法。永明大师,示之于前矣。禅本离念,固矣!然净土有上品上生,未常不从离念中修。
若曰念佛至一心不乱,岂存念耶?但此中虽是无二,至于下手做工夫,不无巧拙。以参究用心处最微最密,若当参究时,在一念不生;若云念佛,则念又生也。如此不无两橛,念就参究念佛处,打作一条。要他不生而生,生即不生,方是永嘉惺寂双流之实行也。何耶?
若论参究提话头,堵截意根,要他一念不生,如此虽是参的工夫,古人谓抱桩摇
,只这要他不生的一念是生也,岂是真不生耶?只如念佛,若将一声佛号,挂在心头,念念不忘,岂是真一心不乱
古人教人参活句,不参死句,正在生处,见不生意。如经云:见那者,方悟无生。即此一语,则参究念佛,当下可成一条矣。道人谛听,参究念佛,此中易落淆讹,不可忽也。如何参究即念佛,念佛即参究耶?
如今参究,就将一句阿弥陀作话头,做审实工夫,将自己身心世界,并从前一切世谛,俗习语言,佛法知见,一齐放下。就从空空寂寂中,着力提起一声阿弥陀佛,历历分明,正当提起时,就在直下看觑,审实此念佛的是谁?重下疑情,审之又审,疑之又疑,如驴觑井,觑来觑去,疑来疑去,疑到心思路绝处,如银山铁壁,无转身吐气处,是时忽然磕着触着,真无生意,忽然猛的现前时,则通身汗流,如大梦觉。到此方信生即无生,无生即生,参即是念,念即是参。回头一看,始知向来,如在含元殿里觅长安也。
如此做工夫,最怕将心要悟,才有要悟的心,便是拦头板也。只管一直做将去,不计工程,即到做不得时,则打起精彩,又从新做起。又切不可贪求玄妙,即有一念暂息,寂静欢喜,切不可当作好处,直须吐却,切不可将佛祖玄言妙语来作证,当作佛法。又不可堕在无事甲中,以此为得。总之一切圣凡,迷悟都不管,单单只是追求一念下落,追到赶尽杀绝处,久久自见本来面目,如十字街头见阿爷,更不向人问觅也。
看来此事,元是人人本分上事,更无甚奇特处,道人真真实实为生死大事,试从此下手,决不相赚。


念佛审实公案者,单提一声阿弥陀佛作话头,就于提处,即下疑情,审问这念佛的是谁?再提再审,审之又审,见这念佛的毕竟是谁?如此靠定话头,一切妄想杂念,当下顿断。如斩乱丝,更不容起,起处即消,唯有一念,历历孤明,如白日当空,妄念不生,昏迷自退,寂寂惺惺。
永嘉大师云:寂寂惺惺是,寂寂无记非,惺惺寂寂是,惺惺乱想非。谓寂寂不落昏沉无记,惺惺不落妄想,惺寂双流,沉浮两舍。看到一念不生处,则前后际断,中间自孤,忽然打破漆桶,顿见本来面目。则身心世界,当下平沉,如空华影落,十方圆明,成一大光明藏。如此方是到家时节,日用现前,朗朗圆明,更无可疑。始信自心,本来如此,从上佛祖,自受用地,无二无别。到此境界,不可取作空见,若取空见,便堕外道恶见;亦不可作有见,亦不可作玄妙知见,但凡有见,即堕邪见。
若在工夫中,现出种种境界,切不可认着,一咄便消。恶境不必怕,善境不必喜,此是习气魔。若生忧喜,便堕魔中。当观惟自心所现,不从外来,应知本来清净,心中了无一物,本无迷悟,不属圣凡,又安得种种境界耶?
今为迷此本心,故要做工夫,消磨无明习气耳。若悟本心本来无物,本来光明广大清净湛然。如此任运过时,又岂有甚么工夫可做耶?今人但信此心本来无物,如今做工夫,只为未见本来面目,故不得不下死工夫一番,方有到家时节。从此一直做将去,自然有时顿见本来面目,是出生死永无疑矣。
 楼主| 发表于 2009-8-10 13: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来诸方少年,有志参禅者多,及乎相见,都是颠倒汉。以固守妄想为誓愿,以养懒惰为苦功,以长我慢为孤高,以弄唇舌为机锋,以执愚痴为向上,以背佛祖为自是,以恃黠慧为妙悟。故每到丛林,身业不能入众,口意不能和众,纵情任意,三业不修,以礼诵为下劣,以行门为贱役,以佛法为冤家,以套语为己见。纵有能看话头做工夫者,先要将心觅悟,故蒲团未稳,瞌睡未醒,梦也未梦见在,即自负贡高,走见善知识,说玄说妙,呈悟呈解,便将几句没下落胡说求印证。
若是有缘,遇明眼善知识,即为打破窠臼,可谓大幸。若是不幸,撞见拍盲禅,将冬瓜印子一印,便断送入外道邪坑,堕落百千万劫,无有出头之时,岂非可怜愍者哉!此等愚痴之辈,自失正因,又遭邪毒。纵见临济德山,亦不能解其迷执,岂不为大可怜愍者哉!
禅门之弊,一至于此。谛观从上古人,决不是这等。但看百丈侍马祖,每在田中作活,如插锹子,野鸭子公案,便是真实勘验工夫处,以此故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诫。杨岐之事慈明,二十余年,行门亲操,执事百千辛苦,未尝惮劳,故得光明硕大,照耀今古。若懒融之负米,黄梅之碓房,历观古人,无一不从辛苦中来,何其今之少年,才入丛林,便以参禅为向上,只图端坐,现成受用,袖手不展,一草不拈,如此薄福,绝无惭愧之心,纵有妙悟,只成孤调,绝无人天供养。况无真实修行,虚消信施,甘堕沈沦者乎
若是真实为生死汉子,当观本师释迦文佛,于三千大千世界,无有如芥子许,不是为求菩提舍头目髓脑处,如此当发勇猛,拼舍一条穷性命,将这一具臭骨头,布施十方,供养大众。一切行门,苦心操持,难行能行,难忍能忍。若于日用六根门头,头头透过,便得法法解脱。古人云:从缘入者相应疾。如此用心,三十年不改,纵不悟道,再出头来,定是顶天立地汉子也。


圣期居士,顷以书来,请益云:某迩来,虽惕然于生死大事,欲随处解脱,惟横逆忽来,不能当下消受。虽旋能觉知,主人已被牵缠矣。
观此来意,乃真切有志于生死大事者,第未遇善知识,指点心地工夫,故无把柄耳。盖吾人,从来只认妄想为心,不知本有佛性。一向只在世情逆顺境界上,起好恶憎爱,种种分别知见,殊不知此等憎爱喜怒之情,全是生死根株,举世之人,未有不在此中一生交滚者。
古德教人,参禅了生死,不是离此,别有玄妙。只是在此等境界上憎爱之心看破,便是了生死。以此憎爱妄想,从来习染纯熟深厚,若无方便法门,岂能敌得?所以参禅看话头之说,正是破烦恼之利具耳。所以被他牵缠者,直为无此话头作主宰耳。
只如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曰无。即将此一无字,怀在胸中作话头,下疑情,念念不忘,心心不昧。一切闲忙动静应酬忽遽中,只提此一语,重下疑情审问,疑来疑去,只有一个话头现前。纵是看书,才放下书本,回头一看,便下疑情。此疑坚固,切不可作道理思量解会,只要一个疑念真切,久久纯熟,但见心中妄念起时,如此一问,当下冰消。心中所起喜怒,只是一妄想耳,先有此话头作主宰,及境界至时,一到即看破,当下冰消,全不用力。如此做工夫,不但敌破境界,抑有了悟之时,但切不可作玄妙道理思量,恐反误也。



庸禅人,往参老人于五羊,尝示以无生之旨。顷来谒匡山,见其为道之志弥笃,而参究工夫未纯,以未把作一件真实大事耳。
老人因示之曰:古人学道,第一要为生死心切,不是要求玄妙道理也。所言生死者何?即吾人日用现前,种种尘劳境界中,遇境逢缘,若逆若顺,内心习气,引发现行,起爱憎取舍等,种种妄想分别心也。以念念攀缘,起善恶等种种业行,都作未来生死根株。以妄想无涯,故生死无际,所以众生长劫流转,生死苦海,无出头时,良由不知自心之过也。故云:若不了自心,云何知正道。古今学道人,有志出生死者,单要求明自心耳。以此心一向粗浮,如沸汤烈焰,未常一念清冷。故古人权设方便,将一则公案,教学人念念提持参究。
如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如永明教人,审实念佛的是谁。即此一无字谁字,便是断生死命根之利剑也。然此参究审实,只是觑此无字谁字,起从何处起,落向何处去,只看这一念起落处,要见起灭根源。若参到极则处,将一念生灭妄想迸断,打破漆桶,顿见本来面目。到此便将佛祖向上鼻孔,一时尽在自己手中。从此识得本来人,更不疑张三李四,恰元来是自己本命元辰,如是有何玄妙可求?又何必向他家屋里求耶
然此一着,若不是最初发心,为生死切。任你做尽伎俩,都是鬼家活计。纵有一知半见,都是魔说。凡有所作,皆是魔业。可惜百千万劫,难遇一段大事因缘也。禅人果有志此事,直须将自己胸中从前世谛,伶俐聪明知见,及种种妄想,一齐折合,归向到一念上做。将一句话头,作横空宝剑,斩断从前妄想,如斩乱丝。果能如是下毒手,做苦切工夫,若无真实悟处,则从上佛祖,皆堕妄语矣。所最忌者,唯是无真实心,只将参禅做面皮,说好看话耳。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9: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上诸祖教人参禅,虽有超佛越祖之谈,其实要人成佛作祖耳。未有欲求作佛祖,而不遵佛祖之言教者,舍教而言修行,是舍规矩而求方圆也。且佛教阿难,开口便道应当直心。《净名》云:直心是道场。马鸣大师开示修行切要,须发三种心:谓直心,正念真如法故;深心,要集一切诸善行故;大悲心,愿救一切众生苦故。从上诸祖,未有不发此三种心者。

学人知瞢瞢的去参话头,只要妄想贪求玄妙,却不知是直心正念真如。祖师方便法门,若说真如二字,学人早作道理会取去,谁肯下死工夫做。若只教去看话头,看到话头,逼拶历劫情根,忽然断处,从来一切妄想情虑,当下消灭,求一念生心,了不可得,到此便是离念境界,正所谓正念者无念也。若到无念,则不求与真如合,自然觌体相应,如此便是佛祖教人直心的样子也。是知参禅,更无别样巧法,只是要人实实死做做到恁般田地,岂有甚秘密巧妙哉!此乃第一直心修行也。

第二深心,要集一切诸善功德。此诸善功德,不是外边有为的事。如达磨大师对武帝云:净智妙圆,体自空寂,是真实功德。是知达磨所说净智妙圆,正是马鸣直心正念真如。马鸣所说诸功德,就是将直心正念去做。以真如遍成一切有为事法,今日要求证真如,不是在死眉死眼鬼窟里求,要在一切日用有为万行上求。所以行上求者,不是在事上别讨出一个玄妙真如来,只是就将直心正念,在一切事上验看,可与直心正念相应不相应?若事事法法,都与直心正念相应,则目前无一法一事,不是真如境界矣。所以马祖与百丈诸弟子,日用中,搬柴运水,锄田插禾,烧火煮饭,事事上觌面勘验。寻常一言一句,冷言热语,都是要弟子入证真如之门。若勘到果然一切处不昧,方许有为人分。若胸中丝毫未透,未到无念境界,起心动念,即被业转,堕在生死窟中,故未轻许印证。此传灯千七百则葛藤,皆真实印证语,非玄妙机锋语。如今学人都把作玄妙奇特言句,蕴在胸中,当作己解,日用头头,未曾一毫看破,岂不误哉!

第三大悲心,愿拔一切众生苦。如今学人,见拔众生苦,是菩萨事。待他日成了菩萨,才度众生。却不知能度众生,方是菩萨。度众生苦,不是有了神通妙用,才去度众生。却就是直心正念,集诸功德处,就是度生事业。且如世尊,教须菩提度尽众生,实无众生可度,乃至广行六度,更无一法可行,乃至上求菩提佛果,亦无所得。且度众生,岂不是集诸功德?实无一法可得,岂不是直心正念真如?如此妙用,乃自己日用神通,取之无禁,用之不竭,则何法而非功德事哉?以众生日用种种事法,皆是烦恼现行,今以真如一念,事事法法上印破,都转作真如妙用,便是度自心之众生。如此参学,是名真参实究者。不是现成端坐养懒,过了三年五载,便夸大口,说我参禅几多时,悟了多少妙处。如此见识,都阎老子前吃铁棒汉,反不如三家村田舍郎,他倒免酬信心檀越宿债。

老汉看来,佛祖教人,原是分分明明,只是后人错会,所以误耳。禅人既归心老人,须信老人言,从今将抱守璃瓶子,一拶粉碎,将从前参的,都移在一片身心上,向成就众生门头,拌却性命去,一一着实体验过。发广大心,能引一众生发菩提心,便是拔一众生之苦。自破一分我执,损一分烦恼,消得一分我见烦恼,便是证一分真如境界。若从此以去,更发长远心,即三生十劫,劫劫生生,行到烦恼消尽处,便是度尽众生处。若众生烦恼一时都尽,更要成甚么佛祖?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9: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参禅先须识取生死病根,方能用药调治耳。何谓生死病根?以贪痴慢,皆以我见而为根本。一切圣凡,二种生死,皆因执我。然我依见立,是则妄见,乃我执之本,称为法身之刺。见刺不拔,生死难出。

是以一切凡夫,执身心人我是非之见。一切外道,横执邪见。二乘圣人,执生死涅盘欣厌取舍之见。一切菩萨,执有生可度,有佛可求之见。等觉圣人,未忘佛见法见,故有二愚。

乃至祖师门下,初学参禅者,则多先起待悟之见,于未悟中,妄起未得谓得之见。及有一念狂心暂歇处,即执为妙悟,便生得少为足之见。即将古人言句,攀扯回为己解,执为玄妙之见,以此蕴集于怀,不肯唾却,久之酿成毒药,以致误堕邪见。纵有一念顿悟自心,本来无物,则又堕在光影门头,以为究竟之见。所以云门道:只饶得到法身,为法执不忘。,己见犹存,堕在法身边,谓之抱守竿头,则永无超脱之见。

总之但有丝毫情见未除,皆是生灭边收,通是生死病根。纵然悟得,尚属生死。故云悟之一字,亦须唾却,何况全未了悟,但依希恍忽,便起知见,自以为得。即将古人现成语句,把作自己妙悟,此皆堕自欺,全非真参实究功夫。如此用心,皆是未识生死病根之过也。所以古德云:不用求真,唯须息见。苟知见消亡,不真何待?所以佛示阿难云: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此其究竟穷元,单以见为生死病根,以从法身而起妄见,见有身心世界,而沉生死。

故今以离见为出生死,证法身之极则也。马鸣大师,示人以离念为真修实证,以因念有见,若见谢则念自离,妄自泯矣。是知贪烦恼之病根浅,唯独见刺之病根深,最为难拔。故参究工夫,烦恼易断,习气难除。习气不除,则妄见潜滋。妄见滋,则纵有悟处,皆成习气,以成魔见矣。所以楞严经中,说见魔最深,隐而难知也。

禅人有志,真参实究,直须看破,切不可堕在知见网中。正当做工夫时,只将赵州无字,与六祖本来无一物同参。于未提起时,先将身心内外,一齐放下,放下又放下,放到无可放处,透底看这无字,毕竟有什么气息?才有一念起处,当下一觑,觑定看他,毕竟是个甚么?如此安身立命,在话头上靠定,深锥痛札,一念不移,如老鼠咬棺材,自有透脱时也。切不得将古人公案言句,蕴在胸中,将来比拟。以拟心即错,决不是古人见处。至于寻常应缘时,只将话头靠定,历历孤明,自然不被境风摇夺。乃至与人接谈时,切不可将古人公案,作自己知见,以资谈柄。此一种病根最深,以正当说时,直图爽快,全不知不是自己本分事。以此纵心矢口,全不曾回头照看,所以不知是病。若养成此病,则将为大我慢魔,乃狂魔之所摄持。今目中所见,缁白好禅者,比比皆然,不可不惧也。

古人参禅,无别玄妙,只是肯将凡情圣解,一齐扫却。放得胸中空落落,不留丝毫知见作主宰。知见不存,则真见发光,自然了无一物矣。如此放下时,则当人一念,如大火聚,一切尘情习气,一触便烧,如红炉片雪,绝无影迹可留。回观一切知见边事,如说梦耳。所以道:参禅无诀法,只要放得下。若放下一念,则一念真实;若念念放下,则念念真实;若彻底放下,则尽未来际,彻底真实矣。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9: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禅门一宗,为传佛心印,本非细事。始自达磨西来,立单传之旨,以《楞伽》四卷印心,是则禅虽教外别传,其实以教应证,方见佛祖无二之道也。其参究工夫,亦从教出,《楞伽经》云:静坐山林,上中下修,能见自心妄想流注。此实世尊的示做工夫之诀法也。又云:彼心意识,自心所现,自性境界虚妄之相,生死有海,业爱无知,如是等因悉以超度。此是如来的示悟心之妙旨也。又云:从上诸圣,转相传受,妄想无性。此又的示秘密心印也。此黄面老子教人参究之切要处。

及达磨示二祖云:汝但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此达磨最初示人参究之要法也。传至黄梅求法嗣时,六祖刚道得本来无一物,便得衣钵。此相传心印之的旨也。及六祖南还示道明云: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阿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此是六祖第一示人参究之的诀也。

是知从上佛祖,只是教人了悟自心,识得自己而已,向未有公案话头之说。及南岳青原而下,诸祖随宜开示,多就疑处敲击,令人回头转脑便休。即有不会者,虽下钳锤,也只任他时节因缘。

至黄始教人看话头,直到大慧禅师,方才极力主张。教学人参一则古人公案以为巴鼻,谓之话头,要人切切提撕。此何以故?只为学人八识田中,无量劫来恶习种子,念念内熏,相续流注,妄想不断,无可奈何。故将一则无义味话,与你咬定。先将一切内外心境妄想,一齐放下,因放不下,故教提此话头,如斩乱丝,一断齐断,更不相续。把断意识,再不放行。此正是达磨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的规则也。

不如此下手,决不见自己本来面目。不是教你在公案语句上寻思,当作疑情,望他讨分晓也。即如大慧,专教看话头,下毒手,只是要你死偷心耳。如示众云:参禅惟要虚却心,把生死二字,贴在额头上,如欠人万贯钱债相似。昼三夜三,茶里饭里,行时住时,坐时卧时,与朋友相酬酢时,静时闹时,举个话头,“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只管向个里看来看去,没滋味时,如撞墙壁相似,到结交头,如老鼠入牛角,便见倒断也。要汝办一片长远身心,与之撕挨,蓦然心华发明,照十方,一悟便彻底去也。此一上是大慧老人寻常惯用的钳锤,其意只是要你将话头堵截意根下妄想,流注不行。就在不行处,看取本来面目。不是教你向公案上寻思,当疑情,讨分晓也。如云:心华发明,岂从他得耶?

如上佛祖一一指示,要你参究自己,不是向他玄妙言句取觅。今人参禅做工夫,人人都说看话头,下疑情。不知向根底究,只管在话头上求。求来求去,忽然想出一段光景,就说悟了。便说偈呈颂,就当作奇货,便以为得了。正不知全堕在妄想知见网中,如此参禅,岂不瞎却天下后世人眼睛?今之少年,蒲团未稳,就称悟道便逞口嘴,弄精魂当作机锋迅捷,想着几句没下落胡言乱语,称作颂古。是你自己妄想中来的,几曾梦见古人在?若是如今人悟道这等容易,则古人操履,如长庆坐破七个蒲团,赵州三十年不杂用心,似这般比来,那古人是最钝根人,与你今人提草鞋也没用处。增上慢人,未得谓得,可不惧哉?

其参禅看话头,下疑情,决不可少。所谓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只是要善用疑情,若疑情破了,则佛祖鼻孔自然一串穿却。只如看念佛的公案,但审实念佛的是谁,不是疑佛是谁,若是疑佛是谁,只消听座主讲阿弥陀佛,名无量光,如此便当悟了,作无量光的偈子几首来,如此唤作悟道,则悟心者如麻似粟矣。苦哉!苦哉!古人说话头如敲门瓦子,只是敲开门要见屋里人,不是在门外做活计。以此足见依话头起疑,其疑不在话头,要在根底也。

只如夹山参船子,问云: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山拟开口,师便一桡打落水中。山才上船,师又云:道!道!山拟开口,师又打。山大悟,乃点头三下。师曰: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若是夹山在钩在线作活计,船子如何舍命为得他,此便是古人快便善出身路也。在昔禅道盛时,处处有明眼知识,天下衲子参究者多,到处有开发。况云:不是无禅,只是无师。

今禅家寂寥久矣!何幸一时发心参究者多。虽有知识,或量机权进,随情印证,学人心浅便以为得。又不信如来圣教,不求真正路头,只管懵懂做,即便以冬瓜印子为的决。不但自误,又且误人。可不惧哉!且如古之宰官居士,载传灯者,有数人而已。今之尘劳中人,粗戒不修,浊乱妄想,仗己聪明,看了几则古德机缘,个个都以上上根自负,见僧便斗机锋,亦以自己为悟道。此虽时弊,良由吾徒一盲引众盲耳。老人今遵佛祖真正工夫切要处,大家商量,高明达士,自有以正之。
 楼主| 发表于 2009-8-12 11:34:47 | 显示全部楼层
若论此段大事因缘,虽是人人本具,各各现成,不欠毫发,争奈无始劫来,爱根种子,妄想情虑,习染深厚,障蔽妙明,不得真实受用,一向只在身心世界妄想影子里作活计,所以流浪生死。佛祖出世,千言万语,种种方便,说禅说教,无非随顺机宜,破执之具,元无实法与人。所言修者,只是随顺自心,净除妄想习气影子,于此用力,故谓之修。若一念妄想顿歇,彻见自心,本来圆满光明广大,清净本然,了无一物,名之曰悟。非除此心之外,别有可修可悟者。以心体如镜,妄想攀缘影子,乃真心之尘垢耳。故曰想相为尘,识情为垢。若妄念消融,本体自现。譬如磨镜,垢净明现

法尔如此,但吾人积劫习染坚固,我爱根深难拔,今生幸托本具般若,内熏为因,外藉善知识引发为缘,自知本有,发心趣向志愿,了脱生死,要把无量劫来,生死根株,一时顿拔,岂是细事?若非大力量人,赤身担荷,单刀直入者,诚难之难!古人道:如一人与万人敌。非虚语也!大约末法修行人多,得真实受用者少;费力者多,得力者少。此何以故?盖因不得直捷下手处,只在从前闻见知解言语上,以识情抟量,遏捺妄想,光影门头做工夫。先将古人玄言妙语蕴在胸中,当作实法,把作自己知见,殊不知此中一点用不着。此正谓依他作解,塞自悟门。

如今做工夫,先要去知解,的的只在一念上做。谛信自心,本来干干净净,寸丝不挂,圆圆明明,充满法界。本无身心世界,亦无妄想情虑。即此一念,本自无生。现前种种境界,都是幻妄不实,唯是真心中所现影子。如此勘破,就于妄念起灭处,一觑觑定,看他起向何处起,灭向何处灭。如此着力一拶,任他何等妄念,一拶粉碎,当下冰消瓦解。切不可随他流转,亦不可相续,永嘉谓要断相续心者此也。盖虚妄浮心,本无根绪,切不可当作实事,横在胸中。起时便咄,一咄便消。切不可遏捺,则随他使作,如水上葫芦。只要把身心世界撇向一边,单单的的提此一念,如横空宝剑,任他是佛是魔,一齐斩绝,如斩乱丝,赤力力挨拶将去,所谓直心正念真如。正念者,无念也,能观无念,可谓向佛智矣。

修行最初发心,要谛信唯心法门。佛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多少佛法,只是解说得此八个字,分明使人人信得及。大段圣凡二途,只是唯自心中迷悟两路,一切善恶因果,除此心外,无片事可得。盖吾人妙性天然,本不属悟,又何可迷?如今说迷,只是不了自心本无一物,不达身心世界本空,被他障碍,故说为迷。一向专以妄想生灭心,当以为真,故于六尘境缘,种种幻化,认以为实。如今发心趣向,乃返流向上一着,全要将从前知解,尽情脱去,一点知见巧法用不着。只是将自己现前身心世界,一眼看透,全是自心中所现浮光幻影,如镜中像,如水中月。观一切音声,如风过树,观一切境界,似云浮空,都是变幻不实的事。不独从外如此,即自心妄想情虑,一切爱根种子,习气烦恼,都是虚浮幻化不实的。如此深观,凡一念起,决定就要勘他个下落,切不可轻易放过,亦不可被他瞒昧。如此做工夫,稍近真切,除此之外,别扯玄妙知见巧法来逗凑,全没交涉。就是说做工夫,也是不得已,譬如用兵,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古人说参禅提话头,都是不得已。公案虽多,唯独念佛审实的话头,尘劳中极易得力。虽是易得力,不过如敲门瓦子一般,终是要抛却,只是少不得用一番。

如今用此做工夫,须要信得及,靠得定,咬得住,决不可犹豫。不得今日如此,明日又如彼。又恐不得悟,又嫌不玄妙,这些思算,都是障碍,先要说破,临时不生疑虑。至若工夫做得力处,外境不入,唯有心内烦恼,无状横起。或欲念横发,或心生烦闷,或起种种障碍,以致心疲力倦,无可奈何。此乃八识中,含藏无量劫来,习气种子,今日被工夫逼急,都现出来。此处最要分晓,先要识得破,透得过,决不可被他笼罩,决不可随他调弄,决不可当作实事。但只抖擞精神,奋发勇猛,提起本参话头,就在此等念头起处,一直捱追将去。我这里元无此事,问渠向何处来?毕竟是甚么?决定要见个下落。如此一拶将去,只教神鬼皆泣,灭迹潜踪,务要赶尽杀绝,不留寸丝。如此着力,自然得见好消息。若一念拶得破,则一切妄念,一时脱谢,如空华影落,阳焰波澄。过此一番,便得无量轻安,无量自在。

此乃初心得力处,不为玄妙,及乎轻安自在,又不可生欢喜心。若生欢喜心,则欢喜魔附心,又多一种障矣。至若藏识中习气爱根种子,坚固深潜,话头用力不得处,观心照不及处,自己下手不得,须礼佛诵经忏悔,又要密持咒心,仗佛密印以消除之。以诸密咒,皆佛之金刚心印,吾人用之,如执金刚宝杵,摧碎一切物,物遇如微尘。从上佛祖心印秘诀,皆不出此。故曰:十方如来,持此咒心,得成无上正等正觉。然佛则明言,祖师门下恐落常情,故秘而不言,非不用也。此须日有定课,久久纯熟,得力甚多,但不可希求神应耳。


凡修行人,有先悟后修者,有先修后悟者。然悟有解证之不同,若依佛祖言教明心者,解悟也,多落知见,于一切境缘,多不得力。以心境角立,不得混融,触途成滞,多作障碍。此名相似般若,非真参也。若证悟者,从自己心中朴实做将去,逼拶到水穷山尽处,忽然一念顿歇,彻了自心。如十字街头见亲爷一般,更无可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亦不能吐露向人,此乃真参实悟。然后即以悟处融会心境,净除现业流识,妄想情虑,皆成一味真心,此证悟也。

此之证悟,亦有深浅不同。若从根本上做工夫,打破八识窠臼,顿翻无明窟穴,一超直入,更无剩法,此乃上上利根,所证者深;其余渐修,所证者浅。最怕得少为足,切忌堕在光影门头,何者?以八识根本未破,纵有作为,皆是识神边事。若以此为真,大似认贼为子。古人云:“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前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认作本来人。”于此一关最要透过。所言顿悟渐修者,乃先悟已彻,但有习气,未能顿净,就于一切境缘上,以所悟之理,起观照之力,历境验心,融得一分境界,证得一分法身,消得一分妄想,显得一分本智。是又全在绵密工夫,于境界上做出,更为得力。
 楼主| 发表于 2009-8-12 11: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凡利根信心勇猛的人修行,肯做工夫,事障易除,理障难遣。此中病痛,略举一二:


第一不得贪求玄妙。以此事本来平平贴贴,实实落落,一味平常,更无玄妙。所以古人道:悟了还同未悟时。依然只是旧时人,不是旧时行履处,更无玄妙。工夫若到,自然平实。盖由吾人知解习气未净,内熏般若,般若为习气所熏,起诸幻化,多生巧见,绵着其心,将谓玄妙,深入不舍,此正识神影明,分别妄见之根,亦名见刺。比前粗浮妄想不同,斯乃微细流注生灭,亦名智障,正是碍正知见者。若人认以为真,则起种种狂见,最在所忌。


其次不得将心待悟。以吾人妙圆真心,本来绝待,向因妄想凝结,心境根尘,对待角立,故起惑造业。今修行人,但只一念放下身心世界,单单提此一念向前,切莫管他悟与不悟,只管念念步步做将去,若工夫到处,自然得见本来面目,何须早计?若将心待悟,即此待心,便是生死根株,待至穷劫,亦不能悟。以不了绝待真心,将谓别有故耳。若待心不除,易生疲厌,多成退堕,譬如寻物不见,便起休歇想耳。


其次不得希求妙果。盖众生生死妄心,元是如来果体。今在迷中,将诸佛神通妙用,变作妄想情虑分别知见;将真净法身,变作生死业质;将清净妙土,变作六尘境界。如今做工夫,若一念顿悟自心,则如大冶红垆,陶万象。即此身心世界,元是如来果体;即此妄想情虑,元是神通妙用;换名不换体也。永嘉云: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若能悟此法门,则取舍情忘,欣厌心歇,步步华藏净土,心心弥勒下生。若安心先求妙果,即希求之心,便是生死根本,碍正知见,转求转远,求之力疲,则生厌倦矣。


其次不可自生疑虑。凡做工夫,一向放下身心,屏绝见闻知觉,脱去故步,望前眇冥,无安身立命处,进无新证,退失故居。若前后筹虑,则生疑心,起无量思算,较计得失。或别生臆见,动发邪思,碍正知见。此须勘破,则决定直入,无复显虑。大工夫做到做不得,正是得力处,更加精采,则不退屈,不然则堕忧愁魔矣。

其次不得生恐怖心。谓工夫念力急切,逼拶妄想一念顿歇,忽然身心脱空,便见大地无寸土,深至无极,则生大恐怖。于此若不勘破,则不敢向前;或以此豁达空,当作胜妙。若认此空,则起大邪见拨无因果,此中最险。


其次决定信自心是佛。然佛无别佛,唯心即是。以佛真法身,犹若虚空。若达妄元虚,则本有法身自现,光明寂照,圆满周遍,无欠无余,更莫将心,向外驰求。若舍此心别求,则心中变起种种无量梦想境界,此正识神变现,切不可作奇特想也。然吾清净心中,本无一物,更无一念。凡起心动念,即乖法体。今之做工夫人,总不知自心妄想,元是虚妄,将此妄想,误为真实。专只与作对头,如小儿戏灯影相似,转戏转没交涉,弄久则自生怕怖。又有一等怕妄想的,恨不得一把捉了,抛向一边。此如捕风捉影,终日与之打交滚,费尽力气,再无一念休歇时。缠绵日久,信心日疲,只说参禅无灵验,便生毁谤之心。或生怕怖之心,或生退堕之心,此乃初心之通病也。此无他,盖由不达常住真心,不生灭性,只将妄想认性实法耳。这里切须透过,若要透得此关,自有向上一路,只须离心意识参,离妄想境界求,但有一念起处,不管是善是恶,当下撇过,切莫与之作对。谛信自心中,本无此事,但将本参话头,着力提起,如金刚宝剑,魔佛皆挥。此处最要大勇猛力、大精进力、大忍力,决不得思前算后,决不得怯弱,但得直心正念,挺身向前,自然巍巍堂堂,不被此等妄想缠绕。如脱鞲之鹰,二六时中,于一切境缘,自然不干绊,自然得大轻安、得大自在。此乃初心第一步工夫得力处也。


已上数则,大似画蛇添足,乃一期方便语耳,本非究竟,亦非实法。盖在路途边,出门一步,恐落差别岐径,枉费心力,虚丧光阴,必须要真正一门,超出妙庄严路,所谓行步平正,其疾如风,其所行履,可以日劫相倍矣。要之佛祖向上一路,不涉程途,其在初心方便,也须从这里透过始得。
 楼主| 发表于 2009-8-12 11: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憨山老人自赞


威威堂堂
澄澄湛湛
不设城府
全无
乾坤
云汉
流落今事门头
不出威音那畔
无论为俗为僧
肩头不离扁担
若非佛祖奴郎
定是觉场小贩
不入大冶红炉
谁知他是铁汉
只待弥勒下生
方了这重公案
 楼主| 发表于 2009-8-12 12: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者按:

憨山老人乃明末四大名僧,其全集五十二卷收录在续藏经中,但似乎如今罕有人看。本次节选内容只是从前十二卷的《法语》中来,《法语》多是书信或开示,而后几卷问答式的书信也未节录,但内容也相当精彩。

读罢《法语》,总会留下一些个人的感触,一并书之于下:
憨山以临济禅为本位,融合禅净、禅教,乃至儒释道三教。
对参话头、做功夫的地方书之甚详,而即使介绍其他法门,也是新瓶旧酒,归根结底会融合到这参禅了悟自心一路上来
对《华严》、《唯识》的解读颇有味道,如说毗卢遮那法身非身,而托普贤妙行为身;普贤无行,但以众生之行为行。又如解读六祖识智颂,采《楞伽》、《起信》之意,强调真妄不二、如来藏即阿赖耶。
从宗门实证人士的角度,对禅门的渊源和发展做了介绍,让人明白前后变化的原因,以及不变的又是什么。
对当时禅门的流弊,有着一针见血地透视,即使今日读来,依然掷地有声。古今通病也。
对当时所谓的“住山”、“书经”、“行脚”等诸多修行花样,都依“正法眼”一一照破。
对初学的发心、见地,尤其不惜眉毛、苦口婆心地强调指正。
非但只是口头功夫,即以自身多年的真修实证,兼以坎坷遭遇中的临危不乱,向世人展现《自赞》中的“威威堂堂,澄澄湛湛,不设城府,全无涯岸,气盖乾坤,目撑云汉”,看后,果是经过大冶红炉中锤炼的铮铮铁汉!
发表于 2009-9-21 21: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棵浪荡心
六道空谋思
灭谋回空性
佛说本无镜        ( 一为先天,六为后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20-4-9 20:41 , Processed in 0.09479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