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190|回复: 65

[原创]“恶黑”夺走我爱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27 18: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恶黑”是什么?

  “恶黑”是恶性黑色素瘤的简称。对这个名称,中国人过去很不熟悉,因为中国人患这个病的人较少,而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白人地区患此病的人比例较高。

  我开始接触这个名称是2005年。我妻子的右手姆指逐渐变黑已经有好几年了,最开始是我妻子发现指甲下面突然出现了两条小黑纹,她出于好奇,就用刀把指甲刮破了,黑色就开始慢慢扩散开来。找了些医院看,都说可能是灰指甲,所以也没引起重视。在2005年,我的三姐看到妻子的手后,说一定要高度重视,因为她在单位上干过卫生员,看到过有人因为指头变黑,很快就去世了。所以我开始带妻子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检查。

  第一次到了华西医院找到皮肤科,明确否定了是灰指甲,比较肯定是黑色素瘤,让到外科去取样通过活检来确诊。但外科的教授说现在不痛不痒,最好不要去刺激它,因为如果是恶性的,只有切手指,刺激后可能发展更快,现在最好继续观察其发展。

  过了几个月,妻子的手指黑色还是在扩散。第二次来到华西医院,这次另一位教授同意取样活检。但活检的结果是只看到黑色素痣细胞,未发现癌变,还是让继续跟踪检查。

  到了2006年暑假结束后,妻子回学校上班,同事们再次提醒她黑色仍然在扩散。由于自己和家人天天看到,很难发现是否有变化。

  我决定带妻子就到市里最好的三甲医院去看看。由于是本市,熟人多一些。所以先找病理科的主任帮助诊断。他先也怀疑妻子的手指是外伤引起的淤血,在看了华西医院的活检报告后,就劝我们:因为有黑色素痣细胞,毫不犹豫必须切除。否则继续取样活检,因为只能取到表皮,可能结果会给华西医院一样,切除后进行活检可以对深部进行检查,准确性要高得多。

  听了主任的建议,我们决定在医院立即进行手指切除手术,也有人建议把大姆指的两个关节同时切除,但由于不知是否癌变,还是不忍心,所以先切除了一个关节。经市医院活检,发现癌变,送到华西医院会诊,也确认是癌变初期,当时教授听说已经进行了手术切除,说切除了就好了。回到市医院,也找了肿瘤科进行会诊,建议进行一些放疗和化疗,但说黑色素癌细胞对这些治疗都不敏感,估计起不了多少作用。在了解了癌症手术一般都要离开病兆3厘米的规范后,我妻子为了安全,决定进行第二次手术,将姆指的第二关节也进行切除。这次活检,没有发现问题。我和妻子都松了口气,认为手术得很彻底,解除了后顾之忧。

  然而到了今年5月份,妻子却开始感到背部出现疼痛。
   手IMG_0600.jpg-1_1_1.jpg

手IMG_0601.jpg-1_1_1.jpg
2009-9-3 11:22
  
  图片是妻子手术前手指的状况。

  二、妻子为什么背痛?

  我6月初结束了在浙大的学习回到遂宁。发现妻子常说背痛,只怀疑是例假、寒湿等引起,并没有重视,有时只是帮助捶捶背。后来我看她的疼痛在持续,就让妻子到医院去看中医,认为中医对原因不明的病可能有更好地整体把握。

  妻子找到中医科主任,主任认为背痛一般是由胃引起,肩甲骨痛是由胆引起,所以让去做B超,果然就发现有胆囊息肉,并诊断出有胃炎。于是就开了中药让妻子吃,病情很快好转。但没过多久就复原了,因为上次医疗效果明显,我让继续去找这位主任看,但继续吃药却没有多少效果。我请在医院工作的同学带我妻子再找另外的医生帮助看看。

  7月10日,星期五。妻子来到肝胆外科,医生们建议先把有息肉的胆囊切除,因为胆囊息肉开始疼痛,往往是已经变化的症状,今后会经常痛。拟在下星期一做手术。我这天在外地出差,妻子电话告诉我,我认为要多检查检查,确定引起背痛的原因再再决定手术。

  晚上回到家里,妻子告诉我,下午在医院照片,医生发现胸上有问题,明天还要做胃镜。

  星期六我陪妻子去医院做了无痛的胃镜检查。让我去照顾妻子时,医生也问我妻子过去得过什么病没有,我告诉她三年前做过手指的恶黑切除。医生说原来是这样,并让我去交纳胃部活检的费用。胃镜检查报告说我妻子的胃部也生长了息肉,还有一些不明包块,建议进一步做胶囊胃镜和肠镜检查。

  检查完后,我们来到肝胆外科,医生说由于妻子的两个肺上分布了很多小结,原因不明,需要请呼吸内科的医生来会诊。让我们下午到医院。但下午并没有等来会诊的医生。

  星期天更不好找医生,妻子说星期一再说。我们一同到菜市场买了菜。 这成了我和妻子最后的一次一同买菜。

  星期天下午,我的岳父和岳母从蓬溪赶来遂宁。因为岳父在5月听说妻子背痛后就高度怀疑是癌症转移,并让她去检查,妻子没放在心上。在听说肺上检查出问题后,岳父更是加重了怀疑。岳父看到妻子的症状,就忍不住躲到房间伤心地大哭起来。

  三、是“恶黑”转移了吗?

  要等到会诊比较难,星期一我还是找了同学带到呼吸内科会诊。

  妻子近几年肺部没有感到不适,咳嗽都很少,怎么会肺部却布满了小结呢?医生在听取了恶黑病史后,还是高度怀疑是癌症转移,建议做胸部的加强CT和全身骨扫描,因妻子背痛,怀疑是转移到骨头上的表现。

  胸部的加强CT上午立即就做了,下午结论出来,还是高度怀疑是癌症转移。但妻子不相信,因为她的肺部自己一点症状都没有。骨扫描因为要做准备工作,预约到星期三才能做。

  星期二又到胸外科会诊,医生说等胃镜的活检出来后和骨扫描的结论出来后再说。

  星期三,胃镜的活检结果出来了,只是胃炎。骨扫描也没有发现问题。但妻子的疼痛却在加剧,晚上睡在床上都无法翻身,我想去扶她也因为疼痛而不让我扶,只有她自己慢慢挪到床边才能下床。妻子感到度日如年。看到这样,我请医生给妻子开了止痛药吃,医生开了“科洛曲片”,是用于晚期癌症疼痛的,吃了对其他的疼痛效果很好,但却让我妻子胃疼加剧,呕吐不止。

  星期四到肝胆外科,他们明显表示现在我妻子的病不该他们治疗了,应转到肿瘤科去。请来肿瘤科的主任会诊,也认为从临床上来看,可以确诊为癌症转移。他们的结论让我很不信服,因为两个检查都不支持是癌症转移,仅凭胸部的症状,真的难以服人。而且我在想,如果我妻子确实不是癌症转移,却让她到肿瘤科,因此精神受到打击,甚至吓死了,就很于心不忍。我希望能到华西医院找出进一步确诊的依据。胸外科的主任说,要确诊可能只有通过胸腔镜取肺出来活检。如果要做无损的检查,可以去做一个PET/CT(派特CT)检查。这种设备全省只两三台,检查一次要近万元钱。我决定带妻子去做PET/CT(派特CT)检查。经联系,星期五成都军区总医院可以为妻子做这个检查。

  四、PET/CT(派特CT)检查出恶讯

  为了能赶在预约的时间赶到成都,7月17日星期五我们从6:30就从遂宁出发,终于在9点前赶到位于天回镇的成都军区总医院。做PET/CT(派特CT)人不少,由于有预约,医疗人员安排我妻子到病床上休息并做检查前的准备。妻子胃痛的厉害,请医生开了点治胃疼的药来吃,但并没有多少效果。我请人帮助联系,想等结果出来后,请成都军区总医院的医生为我妻子会诊制定一个医疗方案。我用信用卡交上检查费9800元。

  PET/CT(派特CT)据说可以对人进行分子水平的检查,沿海发达地区的有钱人已经在用于体检,可以早期发现其他检查不能发现的许多疾病,并检查出全身的状态。

  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但负责检查的人员就告诉了我,妻子的病情相当严重,广泛转移了。岳母听到检查结果后,着急得哭了,午饭也吃不下。我只有选择面对与坚强。我如果精神上也垮了,妻子怎么办哦!

  负责检查的人员正好发现了军区总医院整个肿瘤中心的主任,他建议适当做些化疗,看有没有效果,局部做点放疗缓解疼痛,如果愿意来军区总医院,可以帮助解决床位。

  但有负责检查的人员认为,这样的病情,已经没有多少医疗的意义,放疗化疗可能只会加剧痛苦。她预测,我妻子可能只能坚持一个月了。

  检查结果在下午两点多正式出来了,诊断我妻子双肺、肝部、胸部皮下发生转移,骨内广泛转移。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雨,仿佛在为我妻子哭泣。

  结果出来后也请了军区总医院的一个有名的中医帮助看了看,他也认为这样的症状放疗化疗可能加速进程。他看到我妻子胃痛得直不了腰,摸脉后认为是胃寒疼,让买胡椒粉赶快冲服,也确实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他为我妻子开了治胃痛和治癌症的两张单子。由于原来的止痛药对胃损伤大,妻子很怕吃,他也为我们推荐了吗啡等两种止痛药。

  本来还联系了找华西医院的医生会诊,由于大雨和时间太晚,只有等今后有机会再说。

  晚上回到家里,妻子与我单独在一起时,问我检查的结果。我说军区总医院还是认为是发生了肺部转移,没有给她说得那样严重,并动员她同意转移到肿瘤科治疗。

  妻子没有哭泣,但眼角浸出了泪水。

  晚上从医院开出受管制的麻醉药吗啡缓释片,并给妻子吃了一颗。

  五、4期恶黑该如何治疗?

  星期六早晨来到医院,就准备转科。经过联系,转到了肿瘤科二病区。

  其实就是在这个肿瘤科,对妻子的病如何治疗也有两派意见。一派还是认为要上免疫化疗和放疗,一派认为就只需要针对症状采取姑息疗法,关键是提高生活质量而不是延长生存时间。主管妻子的主任和主治医生倾向于后者。所以首先定下的就是每隔8小时定时吃吗啡,并针对吗啡的负作用进行缓解。

  吗啡的负作用确实不小,主要是引起呕吐和便秘。医生说大概要7到10天才能缓解。

  由于吃不下饭,只有多输增加营养的药。每天输液后,妻子回家休息。

  由于暂时不上放疗与化疗,我们就想吃些中药来抵抗癌症。正好单位上的同事认识成都的一位老教授,与之通话后教授说他也正与华西医院在治疗恶黑方面在进行一些研究。同时来看妻子的同学又推荐说遂宁某县有一位民间医生治疗癌症也很得行。妻子决定还是先找教授看病。

  于是麻烦单位上的同事陪同,在7月25日星期六找到了这位名教授。他现在一般都没看病,只是朋友找到了才帮忙。教授也很客观,说中医只能辅助,说华西医院对付恶黑一般要用干扰素和白介素,并积极为我们寻找到华西医疗恶黑的教授的电话,希望我们能去咨询。教授开的药将由他的学生制成膏剂在早晚空腹兑水服食。教授说争取提前为妻子制好,估计星期一能拿到制好的药。

  星期天,妻子的同学来看望她时,又为她推荐了雅安名山的江神医。说江神医对只要没有化脓的病都有办法,采取先控制肿瘤、再消除肿瘤的步骤治疗,效果十分神奇,而且这位同学的亲属已经取得实证的效果。妻子发现自己身体多处能摸到肿块了,明显感到扩散在加快。经过一夜的思考,妻子早上告诉我,决定要立即去找江神医为自己看病。


六、到名山找江神医看病

  7月27日星期一早上,我们联系好车,就从遂宁出发,通过成南高速、成都绕城高速、成雅高速,再一路问到名山黑竹镇,一说找江医生,果然镇上的人都知道并热心为我们指路。

  通过几条乡村道路,终于找到了位于茅河张临溪村的江医生的诊室。但是由于我们到的时候已经过了11点,却挂不上号。找江医生看病的人很多,而且很多都是医院宣布没有多少办法的人,所以江医生每天看140个病人,都供不应求。我向负责挂号的人诉说妻子的病情,一路吐到这里,希望很够破例挂号看病,但没有效果。这时我岳母打电话告诉我,已经由别人转了一个号,要100元。我们都同意,只要能及时看上就行。

  江医生看病,将挂号的人10人一组放进诊室,并在外面锁上,以免有人打扰。院子内写着告示:为了给大家看好病,我需要安静。转给妻子的号是7组,要午饭后才能看。妻子十分痛苦但又充满着希望地等待着。由于转的号姓名、性别、年龄都不相符,妻子最大的担心是江医生不给她看病,因为我们在等待的过程中听说,江医生看病的纪律很强。但我鼓励妻子,一定要有信心。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挂在墙上的村卫生室的执照和江医生的行医许可,这说明江医生是政府认可的村卫生室的医生。由于是分了组的,所以看起来在等待的人并不多,大家都会到了该自己这组看之前才过来。看病的人很多已经是多次来看病了,他们为人们交流江医生医病的许多奇迹,并回答我们关于吃江医生的药的注意事项。院子内有人在用轧刀将新采购的中草药切碎。药房内有好几个人在忙着按照处方配药,一般都买10至20服,用塑料口袋装好,再用蛇皮口袋装。

  终于看到江医生从诊室出来吃午饭了,其实江医生就是一个农村中十分常见的比较瘦矮的一个老人,形象十分普通和平易。

  午后第一组就该妻子看病,我陪着她进去。她本是第一,但由于一个老人是从北京303医院赶来的,人已经十分衰弱,坐着就小便失禁,脑袋歪在了一边,江医生让他先看,一边责怪家人不应该让这样的病人再长途奔波,说完全可以带上检查报告来找他看病。江医生同时也责怪组织看病的人不灵活,这样的危重病人来了就应该先看,怎么还要等什么分组和排号。我从中感到了江医生的菩萨心肠。这个病人走后,江医生很婉惜地说,估计会死在路上。

  轮到我妻子看病,我向江医生解释,帮我们排号的老人一时糊涂,挂成了自己的,请江医生能为我妻子看病。江医生也就为我妻子理脉。我主动送上妻子的相关检验报告。江医生说我妻子的病已经得了5、6年了,并说给我妻子医好后,不能吃牛羊肉,我们都表示能做到,他让也不要吃鲤鱼。江医生说身上得到黑病,碰都不能碰,怎么能够手术切除。江医生让妻子要配合好,认真吃药。江医生看到我们远道而来,让我们抓15服药。但后来岳母抓了20服。我们怀着能够看到江医生的喜悦,踏上返遂的路程。

  由于上午就有电话通知说教授开的药已经炮制好了,所以我们也顺路进入成都城内,取回了一大盆药膏。

  一回到遂宁,我们立即为妻子熬好一服江医生开的药让妻子吃,妻子喝着很顺利,并没有吐。我们又按照病友们的建议,将药渣熬水为妻子擦洗身体。晚上又为妻子喂了几次江医生开的中草药。妻子认为喝了江医生的药感觉很不错。

  本来有病友说,吃江医生的药就要停其他药,也有的说可以逐渐停其他的药。但由于妻子吃不下饭,我们还是决定继续到医院输液。

  我向主治医生讲述了找江医生看病的经过和效果,主治医生认为主要是心理作用。但他认为花了不到100元钱能获得一个心理安慰也很值,可心继续吃。医生说他们肿瘤科去找江医生看病的人也不少,但效果并不确切。我们在江医生处抓的20服药仅花了95元钱。

  我把江医生和教授的开的药方去找医院的中医看,请教能否同时吃两种药。这位大夫建议吃教授开的药,也可以错开2小时,同时吃两种药。所以第二天早晨我就为妻子兑了一勺教授开的药膏给妻子吃,但当天妻子的感觉就不如昨天好。所以我征求妻子的意见决定先只吃江医生开的中草药。

[ 本帖最后由 肖尧 于 2009-9-27 18:1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9-27 18: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病情转移到头部

  我们一边继续在医院治疗,一边吃江医生的中草药,然而期待的奇迹却没有在我的妻子身上出现。

  妻子出现低烧,医生说这是癌症病人正常的免疫反映,说明在调动人体的力量抵抗癌症。但在8月8日晚上,妻子说自己烧得难受,我赶紧为她喂医生开的退烧药,让她多喝水,为她用温热水擦洗身体,还好妻子的热度迅速地降了下来。

  8月9日中午我陪妻子输完液后,由她专程从广元来看望的表姐陪同回家,我去办了点其他事。等我大约一小时后回到家里,却发现妻子说话都说不清楚了,高烧得厉害,而且开始说胡话。我马上与主治医生联系,医生让迅速处理和观察,不行就赶快送到医院。

  我把能用的办法都用了,根本不管用,考体温发现有39度多。儿子也十分着急,让赶快把妈妈送到医院去,担心把妈妈的脑烧坏了。

  在9点多把妻子送到医院,医生说是感冒引起的。因为癌症病人免疫力极低,容易感染上流感。验血后发现白血球很低,医生让给妻子带上口罩。经过医生输了好几种液体,妻子的体温在第二天早晨暂时降了下来。

  主任怀疑妻子的脑内可能发生了转移,让做头部CT,并预防性地用了甘露醇排除头部水肿。妻子的病情果然减轻了一些。然而头部CT的结果发现,确实出现了两个肿块,这是导致我妻子病情加重并可能导致突然死亡的原因。

  八、不得不直面死亡

  医生认为应该对妻子进行头部的放疗,说可能让头部的肿瘤变小、减少头部水肿对大脑的压迫、防止头部出现新的肿瘤、避免可能出现的瘫痪。然而我还是拿不定主意,担心放疗对头部脑神经带来负作用。我只有让妻子选择。妻子问是否可以延长生命,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妻子选择了放疗。这是妻子选择了要活着,而不愿意死亡。因为我知道,这只能是暂时的延长,忍不住流下眼泪。

  妻子同时也开始安排后事,让把在新区购置的新房的所有人改为儿子,我表示立即照办。死后是回到家乡与我的父母葬在一块,还是就在市里的公墓,妻子选择了公墓。

  医生为妻子开了20次放疗,我先交了5次的费用。从星期三开始,连续做了三次,由于周末放疗停止,将等到星期一进行第四次放疗。然而放疗希望得到的效果并不明显,我妻子的左手和左腿已经基本失去知觉。医生说做到5-6次也许会有效果。

  妻子说,父母丈夫对她都很好,因此不愿离开,并难过地流下了眼泪。我们又怎舍得你离开哦,妻子!但这就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这就是佛教总结的人生八苦之一:爱离别。

  妻子开始痛苦得需要叫唤,说心里难受,叫唤后心里好受一点。我和岳父、岳母还有姨妹四人,分成两人一组轮流的护理。我们护理的人只有不断地为她擦洗、热敷、按摸,希望她能好受一点。

  九、能为妻子做什么?

  8月17日星期一下午,终于将在新区购的房子由我名字更换为儿子的,办好后,我就送给妻子看。她看了一次,我收起来了,她又让拿出来再看了一次。我很理解妻子的心情,她担心如果我今后重新组建了家庭,资产被别人骗了,担心后妈不能好好地对待她的儿子。其实妻子病后,我都在努力让她把自己的心愿说出来,尽量满足她的愿望。

  妻子本来有几天没有吐了,8月17日下午我喂她吃东西时,她有点呛,却引起了呕吐。后来下去做放疗时,又吐了一次。晚上岳母喂她吃梨子时,突然出现被卡着了的症状,妻子张着嘴不停地叫唤,而且不能说话了。请医生来看,好像也没有被梨子卡着。岳父岳母都很着急,我宽慰到,即使出了什么意外,责任也不在喂的人,是因为妻子的呑咽功能出了问题所致。妻子躺在病床上,人也急剧的消瘦,各项功能也会不断地退化,这是必须面对的现实。

  我能为妻子做点什么?只有尽量多陪陪她。每天晚上我都到医院守她。有我在妻子也要平静一些。甚至出现只有我才能喂进药的情况。妻子的情绪也不稳定,有时要打,有时要骂,有时又要亲,都尽量让她满意。她说,也不是真的想打我,就觉得发泄一下心里好受点,所以她也常让我原谅。妻子,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哦!

  还有就是让妻子正确面对死亡。妻子一会又说很留念,不想走,还让我将新房赶快装修,她要去住;一会又说太痛苦了,想安乐死。我只能告诉她,死亡是每个人迟早都要面对的事,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并不可怕,希望打消她对死亡的恐惧。

      十、送妻子回家

  8月18日,对妻子进行第五次放疗。由于妻子很烦躁,医生怕她在治疗台上翻滚下来,要求对治疗台上的妻子进行捆绑。在抬上抬下的过程中,妻子显得很累,呼吸十分急促,回到病房也不见平静。医生决定对妻子输氧。三甲医院的条件优势就显示出来了,氧气管布在了床头,随时可心吸氧。但到半夜有三点钟左右,我发现妻子的鼻子有血流出。我找到护士用药水进行了一些擦洗,不见效果,后找到医生,进行擦涂止血药和输止血药,但效果甚微,一翻身鼻内就要流血,后来改为面罩给氧,但是血还在不停的流。我问妻子鼻子是否疼痛,她说不疼。整个晚上,妻子还算比较平静。

  19日早上6点多钟,岳父来换我,我就回家吃饭休息。大约8点半,岳母从医院打来电话说妻子突然很严重,让我赶快到医院。我和儿子到达医院,见妻子呼吸已经十分困难,正在进行抢救。妻子已经不能说话,用手在儿子背上划字想说什么,但儿子不能理解。妻子又在我的背上划字,我还是不能理解。让她用笔写,她又握不住笔,挤点墨水在妻子的手指上,她也仅划出我字的前两笔。我想到昨天下午妻子曾说让我抱也要把她抱回家,我就问她是不是想回家,妻子连点头和摇头的动作都做不了,只有用招手和摆手来表达。大家都认为她是想回家,决定立即送她回家。

  得到医院同意后,医生帮助联系了私人的救护车,把妻子送到了家里,回到家里仅两三分钟,在9:55我的妻子就停止了呼吸。

  十一、脱离苦海

  在观音故里遂宁,很多人对阿弥陀佛主持的西方极乐世界比较向往,希望死后能来到这里而脱离地狱的苦海。妻子查出不治之症后,长辈们都希望观音菩萨保佑,如果她离开人间时能到达西方极乐世界去。所以天天在家里放大悲咒,妻子病重只能住在医院后,也在她枕边用念佛机24小时不停地念阿弥陀佛。我发现妻子在病痛折磨的时候,让她注意听和念阿弥陀佛,她就能平静一些。我妻子算零时抱佛脚,她也许在病床上念的阿弥陀佛比过去累计的都要多。

  要把妻子接回家的主要目的,是想按照相关规矩,在妻子死后为其念8个小时的阿弥陀佛,之后再穿衣,这样有助力于她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家里的人随着念佛机不停顿地为妻子助念阿弥陀佛。有长辈又说,最好能请高僧为妻子超度一下,我又赶紧联系到了著名的皇家禅林广德寺的高僧,本来想请高僧为我妻子超度一下午,但高僧也是稀缺资源,在观音故里请高僧超度的不少,高僧们还要到另一处去超度,只为我妻子超度了1个小时,这已经让我们全家人都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念完了8个小时的阿弥陀佛。下午6点我们为妻子净身换衣。我们发现,妻子的脸上带着笑容,就像睡着了一样安祥。妻子的关节还没有僵硬,挨着床的背部还是热的。这些都被认为是吉兆,我们希望妻子真的能脱离苦海,生于莲邦。

  因此我在为妻子穿衣服时,看着她的微笑的脸,我甚至开起了玩笑,说妻子是在笑我,看我有没有办法为她把衣服换上。因为妻子的手杆虽然还能活动,但也有点僵,我不忍心用力搬她的手杆,先穿上一只手杆后,另一只真不好穿上。我在对妻子开了玩笑后,突然就有了灵感,先从下面把两只手杆都穿上,然后再往上拉,十分顺利地就穿好了,我对妻子说,你丈夫确实聪明吧?

  为妻子穿衣时,随着身体的翻动,口内就不停地有血水流出。我记得在医院抢救时,医生曾说是出血导致的病危,这也得到了证实。

  把妻子送到殡仪馆后,我实在感到没有能力在这里为妻子守通夜。因为这十来天,我天天晚上都在医院陪妻子,人确实很疲劳,加上明天还要去公墓为妻子选墓地。我在11点多离开殡仪馆,由其他亲朋和同事陪伴着她。看着妻子十分安祥的遗容,大家都说不用为妻子的遗容画妆了。

  十二、回归自然

  20日上午的主要任务,是与岳父岳母一道去给妻子选墓地。这主要依靠风水先生,根据妻子的生辰来确定可以去的方位。公墓里墓位的价格差距也是很大的,主要说是因为风水的关系。但从我的俗眼看来,公墓里的选择是很有限的,为什么差距要这么大,认为可能属于市场细分的营销策略,因为有的人就是愿意多花钱,才能显示自己的身份与地位。由于妻子已经定下了选一个一般的,虽然在选1万多还是3万多的有点争论,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我认为工薪阶层就是应该讲究实在。同时也给妻子说好了的,给妻子买个1万左右的墓地,为了给岳父岳母尽孝,同时还要为他们花2万左右买好墓地。妻子病床上高度表扬了我这个安排,认为解除了老人的后顾之忧,为她这个作大女儿的尽了一片孝心。岳父岳母在今天也终于接受了这个提议,将择日再为他们选墓地。

  21日妻子就要火化,我决定在殡仪馆陪伴妻子这最后的夜晚。我为妻子上香,烧纸,念佛,祝愿妻子一路走好。

  妻子的脸上仿佛还出现了一片红润,遗容仍然是那样端庄美丽,由于病痛让她消瘦了一些,可以说是更显美丽。我快30岁才与妻子结婚,妻子比我小7岁。我这个大哥没能保护好我的妻子,让她这样年轻就离开了人间。虽然在病床上妻子已经原谅了我,但这时我还是产生了深深的自责,如果我过去能更多的关爱我的妻子,而不是过多的以完美主义来苛求她,妻子也许会生活得更开心一些。

  妻子单位的同事,妻子的同学,我的同事与同学,还有亲朋好友都来为妻子送行。看着英年早逝的妻子,很多人都失声痛哭。我在致答谢词时,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不想让我的失控而让大家过度悲伤,但在大家来慰问我们家属时,我还是忍不泪水长流。

  一个小时之后,妻子的骨灰已经装好。妻子的肉体回归了自然。我们将骨灰盒存放在公墓,妻子所在学校的同事们也一同将妻子送到公墓。

  21日中午,我们举行素宴,答谢所有在妻子病重和逝世后表示关心慰问的同事、同学和亲朋好友。

  农历七月初6,也就是七夕的前一天,我们将妻子的骨灰正式安放到了公墓。
发表于 2009-9-27 18: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发表于 2009-9-27 18: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愿阿弥陀佛接她到极乐世界!愿一切众生远离一切病苦!医院病房里不知有多少众生在日夜受苦!轮回太可怕了,趁现在四大请安,奋力拼搏呀,快快脱离苦海,然后才有能力去拽起陷溺其中、苦苦挣扎的可怜众生!
发表于 2009-9-27 19: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愿嫂子往生极乐
发表于 2009-9-27 19: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就在名山,要是早知道师兄来名山为妻子治病就好了
至少住宿,挂号什么的能多少帮上忙

记得七年前我外公中风瘫痪那次,也去找张医生开过药

外公去世也满两年了,失去亲人的个中滋味,同病之人方能了解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09-9-27 20: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
发表于 2009-9-27 20: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09-9-27 20: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09-9-27 20: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从这个贴子,以及从末学所遇种种来看,同修之间,特别是同城同修之间,应该保持经常性的联系,每位师兄个体的身体情况,都是团体要关心的,无论是生病,还是临终,用团体的力量,事情会发展的更好些
发表于 2009-9-27 22: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
发表于 2009-9-27 23: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发表于 2009-9-28 01: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肖尧 的帖子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

师兄请节哀!

愿尊夫人能够感应师兄的悲心殷切,得蒙佛恩,接引往生极乐世界,高登莲品,早日乘愿再来,普度众生!
 楼主| 发表于 2009-9-28 08: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凤停居士 于 2009-9-27 20:51 发表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从这个贴子,以及从末学所遇种种来看,同修之间,特别是同城同修之间,应该保持经常性的联系,每位师兄个体的身体情况,都是团体要关心的,无论是生病,还是临终,用团体的力量,事情会发展的更好些


你的建议非常好!
要过佛化的生活,团体和同修的帮助是不可少的!
发表于 2009-9-28 08: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愿众生远离一切痛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6-20 16:10 , Processed in 0.08142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