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41|回复: 3

蒂帕嬷的教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23 21: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蒂帕嬷的教导
  
  作为一个女人,一位母亲和一位在家居士,蒂帕嬷使得觉悟之路在当今这时代显得可以接近,使得宏大的解脱目标显得可以实现。以下是《蒂帕嬷:一位佛教大师的一生和馈赠》中所提供的教导要点。愿它对行走在解脱之道上的你有所饶益。
  
  不断地去禅修
  
  “现在就去修行。不要以为你将来有的是时间”
  
  蒂帕嬷坚决地说,如果你想平静你就得经常地修习。她坚持认为学生应该每天找时间去进行正式的禅修,哪怕五分钟也好。如果连这都不可能做到,她建议道:“至少,你可以在晚上入睡之躺在床上去注意一呼一吸”。
  
  除了坐垫上的正式打坐,更重要的是,蒂帕嬷劝诫学生要将生活中的每个时刻都要成为禅修的时间。我们当中的一些大忙人觉得为禅修留出一点儿的时间都很困难。 “如果你忙,那么工作就是禅修”。她告诉我们,“禅修是了知你所正在做的事情。当你在计算,了知你正在计算。当你匆匆忙忙赶去上班,你应该对匆忙的行为保持正念。你在吃东西的时候,穿鞋子、袜子、衣服的时候,你一定要保持正念。这些都是禅修!”
  
  保持正念不是蒂帕嬷“要去做的事情”,正念一直与她溶为一体。蒂帕嬷很清楚,心念散乱、正念流失并非过错。 “每个人都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但)这问题不是恒常的”。
  
  “最终而言,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执着的”,蒂帕嬷如此教导,“但我们可以善用一切东西。我们不应该拒绝生活。生活就在我们眼前,只要它在我们眼前,我们就要善用它”。
  
  
  选好一个法门然后坚定不移地修习
  
  “如果你想在禅修上取得进步,就要坚守一个法门”
  
  对于那些心灵旅程的启步者,蒂帕嬷坚决认为要坚守一种禅修法门。不要放弃,也不要在这个和那个法门之间跳来跳去。去找一个适合你的法门,然后坚持修习,一直到发现你的“边缘”——也就是困难开始出现的地方。
  
  西方求道者普遍所犯的一个错误是把特定的一个修行法门的困难当作问题。那个一个法门的“边缘”令人感到不舒服,所以另外一些法门看起来总是更好。 “也许我应该去试试藏传佛教的唱颂……或者苏非舞”。事实上,困难通常是修习起作用的可靠迹象。
  
  将蒂帕嬷的忠告铭记于心吧。坚守你所选择的法门,穿越困难和怀疑,穿越激越和停滞,穿越那不可避免的起起落落吧。如果你能坚持修行,能度过最黑暗的时光,智慧的黎明就会来临。
  
  
  实践耐性
  
  “耐性是培养正念和专注的最重要的美德之一”
  
  耐性是通过不断地与“边缘”相遇而铸成的。在最富挑战性的情景中,仅仅去面对而不退却,就是我们所能做到的全部了——而这就已经足够了。
  
  一位学生详细地叙述过在蒂帕嬷一生中,这种耐性的效果:“她已经了知其内心经受每种磨难并且能够坚持到底。后来,当她从那团火走出来的时候,因为她已经了知自我,所以她能够用一种怎样的目光看着你啊!——那是如此的坚定,而又几乎令人震惊。任何东西都不能将其隐藏。她以此说明,你不能坐等开悟——你一定要在内心最深处经受这些事实。”
  
  耐性需要终生去实践,需要不断地去开发,不断地去改善。培养耐性是心智成熟的最重要的内容——如蒂帕嬷所说,是最高的“使命”。
  
  
  放开你的心
  
  “你的心全是故事”
  
  蒂帕嬷不是说心里大部分是故事,她说的是心中除了故事,别无它物。这些故事都是个人戏剧,它创造出和维持着个体认同感——我们是谁,我们所做的是什么,我们能够或不能够做什么。如果我们对这些故事没有觉知,无尽的思想之流就会驱使并限制着我们的生活,可实际上这些故事毫无实质性的东西。
  
  蒂帕嬷挑战那些信任并且执着他们的故事的学生。当有人说:“我办不到”,她会问:“你肯定吗?”或“谁说的?”或“为什么不能呢?”她鼓励学生去观察他们的故事,去了知其空性,以及去超越他们施诸其上的限制。 “离开思想”她如此劝诫,“禅修与思想无关”。
  
  同时,蒂帕嬷教导我们:心不是要去除掉的敌人;在将心当作朋友的过程中,在了解、接受它的过程中,它不再是问题。
  
  
  冷却情绪之火
  
  “恼怒是火”
  
  不论来访者是谁,不论他们处在何种情绪状态、何种境况,蒂帕嬷总是充满慈爱地接见他们中的每一位。我们能够对自己的情绪同样发出接纳之心吗?我们能够像对待访客那样慈爱地对待它吗?我们是否能够允许他们来来去去而不以可能有害的方式去反应吗?
  
  “许多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事件都不如人意”,蒂帕嬷说道,“有时候,我经历着一些恼怒,但我的心仍然着保持冷静。恼怒来了又走。我的心并不受它的干扰。恼怒是火,但我没有感到热。它是如此清楚地生起和灭去”。
  
  Sylvia Boorstein是位禅修教师,1980年她在家中接待了蒂帕嬷。她说有一次他的丈夫向蒂帕嬷质疑这一点。 “蒂帕嬷在谈论保持平静、平等心、不发怒的重要性,我的丈夫问她,如果有人伤害、威胁Rishi(蒂帕嬷的孙子),你会这样吗?”
  “‘当然,我会阻止他’,蒂帕嬷说道,‘但不会发怒’”。
  
  
  简化生活
  
  “过简单的生活。简单的生活对什么东西来说都是有益的。过于闲适的生活对于修行是个障碍”。
  
  蒂帕嬷在各个方面都过着简单的生活。她对社交保持节制。她不会去谈论不必要的东西。她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更不会引起别人的抱怨。她要求自己以及学生的守则是,做人诚实,永不责人。
  
  蒂帕嬷经常在静默中简单地休息。 “独自一人的时候,我总是返观内心”,她如此说道。她不会把时间花费在对生活没有必要的事情上。
  
  蒂帕嬷做每一件事都不会为下一件事忧心,正如禅修中我们练习在某个时段中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一个事物上一样。 “去想过去和将来的事情”,她说道,“会毁掉属于你的时间”。无论什么事情,她总是全神贯注,从容,平静,简单地去做。
  
  
  培养慈爱心
  
  “祝福你身边的人,会让你在每时每刻保持全神贯注”
  
  蒂帕嬷不断地发出慈爱。她细致入微地祝福别人——夸奖别人,赞叹别人,抚摸别人的头发……她对别人的祝福毫不偏袒。在登上飞机前,她会为它祝福。坐进一辆汽车,对她而言也是一个发出祝福的机会,她祝福那辆车,也祝福司机和加油的人。
  
  随时实践这种祝福精神,一个平凡的人也会变得有些特别。这是一种时时与优雅相遇的方式。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3 21:2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随时随地地修行
  
   - Bob Ray 讲述
  
  当蒂帕嬷问我修行的情况时, 我告诉她我每天早晚都打坐,剩下的时间我要工作。她问道:“那你周末干什么?”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答的,但是她的反应是:“有两天的时间,你应该周六周日都全天修行。”然后她就如何优化安排时间给我严格地上了一课。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课:我应该时时刻刻都在修行。
  
  
  你有足够的时间
  
  - Pritimoyee Barua 讲述
  
  “如果你是家庭主妇,那你有足够的时间,”蒂帕嬷曾告诉我,“早晨你可以安排两个小时来禅修,晚上你可以再打坐两个小时。学会只需要四小时睡眠。没有必要睡超过四个小时。”
  
  从那天开始,我减少了我的睡眠时间。我有时一直禅修到半夜,或者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就起身禅坐。嬷告诉我们必须身体健康才能继续修行。她说每天持五戒可以让我们保持健康。
  
  译自
  ”Mother of Light: The Inspiring Story of Dipa Ma”
  by Amy Schmidt and Sara Jenkins

老虎来了
  
  约梯西莫意 巴如阿 (Jyotishmoyee Barua) 讲述
  
  我第一天见她的时候,蒂帕嬷给了我禅修指导,并告诉我:“你可以在家修习。” 我当天下午回到家,立刻开始了十二天的禅修。
  
  在这十二天里,我感觉像在发高烧,好像有个烧红的铁条刺穿着我的身体。接着我看到四周都是蛇,接着老虎向我扑来。我把这些报告给蒂帕嬷,她说“别担心,不用吃药。你在发烧,但这不是病,会自己好的。只要正念于它就行。感受它,觉知它。当蛇和老虎出现时,不要担心,只是觉知:‘啊,一只老虎来了’,那就是你要做的。”
  
  接下来,我开始看到非常清楚的的尸体的影象。我看到在一处不毛之地,有很多很多尸体,而且我不得不在尸体上行走。我吓坏了。蒂帕嬷说:“不要担心,只要在心里注意‘看见’。这些景像是从我们的前生来的的。我们在前世做的事禅修时常常会在心里出现。”。遵循她的教导,我只是标名作观(note),“看见一具尸体”, 或者“在死尸上行走”, 我也一直注意 “我心里看到了”。
  
  不久就只有觉知,其他一切都停止了。我的心变得明晰和平静,接着证悟来到了。我的所有痛苦都消失了。我终于明白什么是我的身,什么是我的心,也知道了禅修之道是什么。再也不会退转了,十二天之后,我下座,走入了世界。
  
  译自
  ”Mother of Light: The Inspiring Story of Dipa Ma”
  by Amy Schmidt and Sara Jenkins

蒂帕嬷弟子的故事 - 老妇人玛胡里.拉塔(Madhuri Lata)
  
  杰克英格勒(Jack Engler)讲述
  
  我在加尔各答做调研的时候,蒂帕嬷带了她的一位邻居来见我,是位名叫玛胡里.拉塔(Madhuri Lata)的六十五岁老妇人。她的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离开了家。和大多数印度家庭不一样的是,她只和她的丈夫住在一起,家里没有其他成员。她丈夫对她说:“你现在无事可干了,你不是有位‘姑妈’蒂帕嬷教禅修么?你为什么不去和她谈谈,也许有点事干。”
  
  玛胡里智力上有点迟钝,但是她去见了蒂帕嬷,蒂帕嬷教了她基本的修习(将注意力放在腹部由于呼吸导致的起伏上),观照"升起,落下,升起,落下"。玛胡里说 “行”,便起身回家了,她要下四层楼梯,穿过一个巷子才能回到家。可是她才下了一半楼梯就想不起来蒂帕嬷的的指导了,她只好回去。
  她问蒂帕嬷:“我该干什么来着?“
  蒂帕嬷说“升起,落下”
  “哦,对对”
  
  一共四次,玛胡里忘了指导而不得不回去,蒂帕嬷对她很耐心。玛胡里用了几乎一年的时间才明白基本的教导。但是一旦她理解了,她就如同老虎一样(勇猛)。在她开始修行之前,玛胡里有关节炎,风湿病和肠病,她的腰几乎弯到九十度。但是在我遇到她时,那是在她证悟之后,她可以腰背挺直地走路,肠病也消失了。她是一位极其朴实和蔼的妇人。
  
  在向我描述了她的证悟的经历后,她说“我一直以来想告诉别人这件发生在我身上的奇妙的事情,但是以前我无法和别人分享这个,这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

蒂帕嬷弟子的故事 - 越南比丘科帕帕诺(Khippa-Panno)
  
  越南比丘科帕帕诺(Khippa-Panno)曾经遭遇严重的情绪上的困难,但是在蒂帕嬷的鼓励下最终能够在内观上有所成就。1969年,他在一次闭关禅修中,连续五天无法停止大笑大哭。他的老师认为他疯了,让他中止禅修回家去。蒂帕嬷听说后,请科帕帕诺来和她一起修。
  
  “整整一个月,我在她家里修习。她建议我:‘你会克服这个障碍的,如果你能对每件事都标名作观(note),你所有的情绪困难会消失。当你感到高兴时,不要参与到快乐里去,感到悲伤时,也不要参与进去。不管什么出现,都不要担心,只是觉知它。’
  
  后来在一次闭关中,我感到那种疯狂又要来了,我想起了她的话。当时我感到应对这情绪障碍是如此困难以至于我想退出闭关,但是我记起了她对我的信心,‘你的修行不错,只要觉知一切,你会克服困难的’。由于知道她对我有信心,我的定力加强了。
  
  不久我认识到所有的情绪来源于思想,并没有其他什么东西。我发觉一旦我能观察到引发情绪的念头,我就可以克服它们。接着我认识到所有的念头都是来源于过去或未来,所以我开始活在当下,我的正念正知越来越强。。。我可以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念头,只有正念,然后我所有的情绪问题都消失了。就那么简单!然后我经历了一个体验。我不能确认那是什么,它只是很短促的一刹那,但是当时没人可以帮我确认。从此以后我的情绪问题再也没有出现。
  
  后来在1984年,我在美国遇到蒂帕嬷,她把我叫到一边询问我禅修的情况。我告诉她发生的事,她告诉我那就是初果。她就像一个母亲和孩子讲话那样告诉了我。”
  
  译自
  ”Mother of Light: The Inspiring Story of Dipa Ma”
  by Amy Schmidt and Sara Jenkins
发表于 2009-10-23 22: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hzhuang 于 2009-10-23 21:28 发表
不久就只有觉知,其他一切都停止了。我的心变得明晰和平静,接着证悟来到了。我的所有痛苦都消失了。我终于明白什么是我的身,什么是我的心,也知道了禅修之道是什么。再也不会退转了,十二天之后,我下座,走入了世界。  


这太容易了些吧,比佛陀的上首大弟子证的还快。别是冬瓜印子。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4 09: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一文 于 2009-10-23 22:29 发表


这太容易了些吧,比佛陀的上首大弟子证的还快。别是冬瓜印子。


这是可能的吧。
佛陀时代的大弟子,经常听佛陀开示完就证初果了。舍利弗尊者更是听一偈就证初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12-11 12:02 , Processed in 0.08559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