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44|回复: 23

一日禅随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2 23: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比较注重retreat,因为retreat能告诉我我的功夫都到哪里了,我的不足被完整的暴露出来。象坐禅这样的法会,平时碰到的机会不是太多,好几年也没有一次,人们太惧怕它了。葛因卡老师有个十日禅,但是他在retreat里,会说很多,这有点让人烦。禅修我本人认为,不需要老师。一个人禅修,老师只能是他自己。

10月31日,我参加的这次一日禅,其实是有点摸底性质的,法师想看看大家的水平如何,也没有搞成正规的早3点,坐到晚上12点的那种情形。这次是早5点,到晚上5点,一共9支香。每支香20分钟经行,40分钟坐禅。对在家人来说,相对容易一些。

禅堂里的光线黯淡的,基本上看不清楚深色地毯上的灰尘。每个人都持不语戒,即使是用餐的时候也是在静默的状态下。禅堂的规矩是在打坐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进出禅堂。进出或想方便一下,只能在经行。

经行对坐禅的帮助是巨大。它缓解坐禅时的腿痛,它enquiry 所有的energy.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能量场,经行的时候,看到法师,看到打坐班的同修,看到支持道场的老修行;也看到佛像,供花,植物;坐垫,光和影。在给予足够的注意的之后,我可以去参K的那句话了 -- “the controller is the controlled"。 它表现在经行就是我在观察,我控制行走路径的欲望,比较好的情况是,我体会到“我就是走”,但是背后还有“the observer is the observed"。这是我失败的地方。

(未完)
发表于 2009-11-3 06: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修行的人,则是盲修瞎炼,一天到晚只知打坐。现在那些住禅堂的人,整天在里面打坐,如果没有好的老师指导,坐在那里不是昏沉,就是掉举。有的人还养成了坏习惯,一上座就睡觉,睡得蛮舒服的,还自以为是定乐。”
--------济群法师《道次第略论》讲记    第五讲
 楼主| 发表于 2009-11-3 21: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经行,1, 一旦心念趋向于集中,对于升起的杂想,也是淡淡的,感觉就象蜡烛吹灭的烟,它自行消失。2,走起路来比较轻松,没有沉重的感觉。脚在走的感觉不强烈,而更多的感觉是人在行。3,因为人在行,心念里杂染去除,但是警觉也自然升起。

坐禅,坐是通往禅的门。我选择了full lotus posture,单盘和双盘的区别是,单盘的痛比较轻,但是容易转移,双盘的痛更加剧烈,但是不会转移。所以,这次是直面于痛的最好机会,直面于痛也是直面四念处的“受”念处。我对痛常说的话是,“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确实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去哪里。痛就向是暴风雨一样,刚开始上座的时候总是阳光明媚,但是之后暴风雨袭来,一次比一次强烈。在痛里,“我”是一道厚厚的墙壁,它的反弹力很大。“我”就是痛,“我”是痛的一部分,它不独立存在。这样的观想,在痛面前,也会被痛撕碎。

(未完)
 楼主| 发表于 2009-11-3 21:2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坐禅规则如下:
1 不念佛名
2 不念咒
3 不数羊
4 适当的调息,来缓解不适
5 体会K的话:the thinker is the thought, the controller is the controlled
6 no control,no direction, no will

前三点保证禅修不落陷阱。第六点是比较困难,但是没有第六点,就没有禅。

坐禅是对禅的否定,这是我的体会。六祖大师的话“此法门中,无障无碍,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让我很惭愧,继续努力。

(完)
发表于 2009-11-4 12: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楼主的随感,只是其中的英文让我费了劲,也不知猜对了没有。
分享了您的心得之后,有一点问题请教:禅坐时,“想”和“观”有时分不清,自觉容易混淆,知道不是一回事,但就是在两者间拉来拉去。经行时,情况好一些。这个问题需要如何对待,祈请帮助。
发表于 2009-11-4 12: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高骛远 其实也是一种贪,

而且很危险。很容易就错步了。

不如咱们有止了再说吧。

一点个人想法

[ 本帖最后由 miyoun9090 于 2009-11-4 12:4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11-4 13: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紫雯 : 禅坐时,“想”和“观”有时分不清,自觉容易混淆,知道不是一回事,但就是在两者间拉来拉去。经行时,情况好一些。这个问题需要如何对待。

想和观对我来说也是个难题,我只是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想”是依赖过去的经验的,过去发生的事情保存在你的记忆里,在现在的场合,遇到缘,发生“想”的意识活动。所以“想”是和“时间”相关的。

“观”是当下的,它与过去是无关的,所以观是脱离时间的束缚的。比如你看到花,你知道你看到花了,这不需要有过去的经验,你是直接体验的。如果你用你的第六意识,搜索过去的记忆,对花做出判断,这就转变成想了。

坐禅的一个最基本的要点是,不要用第六意识。这是heng quan法师教我的,quan法师是宣化上人的越南弟子,在万佛城修行。
 楼主| 发表于 2009-11-4 13: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miyoun9090 的帖子

“不如咱们有止了再说吧。”

虽然“三摩地”很重要,但是“毗婆舍那”需要以“三摩地”为前提吗?

对于止,不敢有所奢望,因为在家人没有出家人的那种条件,出家人舍弃了很多东西,以次为代价,他们有修止的便利。

但是修毗婆舍那,对于在家人,却有实际的意义。它不需要那种一天几个小时的修定,但它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观照,在工作中也可以观照。这就实用多了。
发表于 2009-11-4 13: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觉得



不是造做出来的 一样东西,


个人觉得



是 止 中自然产生的。

修好止,就会明白观,

---------------------------

突然发现 我也学会吹牛了。 汉

纯是开开玩笑。

[ 本帖最后由 miyoun9090 于 2009-11-4 14:1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11-4 14: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miyoun9090 的帖子

“观是 止 中自然产生的。”

你这么说也没有错,由戒生定,定发慧,戒定慧的常规思路是这样。只是这个说法是对的,并不能否认其它说法是错的,比如止观不二的说法。
发表于 2009-11-4 21: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群法师

问:什么是参话头?
  答:参话头,究竟参的是什么呢?参,就是寻找,比如参“一念未生前是什么”,参“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是什么”,让我们顺着这个话头一路追寻下去。在参的时候,无须以意识穷根究底,寻找答案。凡是通过意识思维而得的,皆非参禅所要寻找的答案。它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扫荡我们心中现有的一切杂念。
  我们的心,时时陷在各种念头中,从这里跳到那里,又从那里跳到这里。有的念头会暂时影响我们,有的念头则会长久左右我们。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每天的生活都在经历一种心路历程,都是一次心灵之旅。
  念头生起时,我们会进入相对的世界。只要有一个念头生起,就是一个相对世界的显现。因为每个念头必然伴随相应的影像,没有哪个念头是没有影像的。想到一件事情,会有想的影像,而那个被想的影像背后,还会伴随着某种感觉、某种情绪,使我们的心陷入相对世界中。
  在这些念头未曾生起时,我们的心又是什么呢?参“一念未生前”的目的,就是在帮助我们超越生命的相对状态,进入绝待、不二的状态。禅的真义就在于此。所有的禅宗公案,所做的都是这么一件事。当你明白这个道理后,就会明白公案中的那些祖师们为什么要对学人当头一棒,大喝一声。所有这些超乎寻常的方式,无非是帮助他们打破能所,进入生命的绝待状态。

  问:那时我们还有没有知觉?
  答:到那个时候,你的知觉比任何时候都灵敏。因为心进入相对状态时会很迟钝,就像我们特别专注于某件事情时,对周围的反应会变得迟缓。如果心不曾执著某个影像,便空寂澄彻,对一切了了分明。

---------济群法师《问道》http://www.jiqun.com/ebook/wd/i5.htm




止观的实质


   止是安住修,观是观察修,在我们现有的心行上都可以做到,并非以往想象的那么深奥、复杂。当然,高层次的观修必须有明眼人指导,并具备正知见和较好的心行基础,否则很难契入,这需要等待时节因缘。除此而外,普通的安住修、观察修属于止观修习的基础层面,要求就没有那么高了。
   止观的实质是什么?无非是心和境。我们的世界,是心和物的世界、能和所的世界。
   从能缘来说,凡夫的心总是像无主孤魂般漂泊不定。止所做的,正是帮助我们将心安住于正念的状态,并使这种状态保持延续。若不通过相应的禅修训练,心往往在散乱和掉举间跳荡,片刻不能安住。
   从所缘来说,若欲使心安住,必得将心系于某一善所缘境上,同时对此所缘境有正确观照。凡夫往往对境界充满错误的判断,这种错觉又促使凡夫心不断增长。必须以观察修转化这些不良心态,调服种种妄想,以正见对境界保有智慧观照。
   止,又分有所止和无所止。通常,修行是从有所止开始,安立一所缘对象,然后将心住于其上,不再四处攀缘。止的特点,是无分别。若以佛法正见对此特定对象作深入观察和思考,则是观。观有深浅之分,亦有比量和现量的不同。有分别为比量,无分别为现量。契入空性时固然是无分别,但之前应以比量观修为基础,否则往往会不辨是非。比量观修的方式为推理、探究,一切烦恼皆源于错误观念,必须通过观察修和正思维将其调整过来。若能以般若智慧透视世间,远离颠倒梦想,烦恼便无立足之地,内心自然也能随之调柔,是为“无所止”。
   真正要观到如梦如幻,仅仅靠比量的知识或闻思之见,是不容易做到的。若对空性没有体悟,看到的一切都是实在的,所以才会将色身当做是我,将想法当做是我。必须切身体悟到一切现象背后的空性本质,并安住于这一层面,所见皆为缘起影像。如能了知一切皆如幻如化,不再有所执著,也就无所谓出离不出离。因为断除贪著的本身,就是一种出离。出离,并非出离环境,而是出离对环境的执著。


分别与无分别

从用心来说,分别和无分别代表了两个不同的层面。
   六祖慧能接引慧明时说:“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的本来面目?”便是从无分别入手。临济禅师上堂开示道:“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面门出入,未证者看看。”时有僧相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下禅床一把抓住他:“道,道!”这位僧人正想着,临济却将他扔到一边,这也是从无分别入手。
   这些方法非常猛利,但对于一般人来说,截断众流并非易事。故禅宗修行也有从分别入手,如参话头,参“一念未生前的本来面目”,参“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就带有一定推理、探究的色彩。可见,禅宗的修行既有从分别契入法性,也有从无分别契入法性。
当然,禅宗从分别契入法性,有别于《道次第》所强调的分别的重要性及从分别进入无分别。《道次第》认为:修行中,首先应从分别获得无我慧,如此才能契入无分别。也就是说,契入空性时虽是无分别,但契入前却必须以分别为基础。因而,《道次第》特别强调通过闻思经教建立分别的无我慧,非常重视思维观察修。而思维观察修的理路,恰恰和唯识很接近。
   唯识的修行是从分别、观察、思维入手,如加行位的四寻思、四如实智。所谓寻思,是对所缘对象的名、义、自性、差别进行思维。我们的世界,无非是由名和实构成的。如书有“书”的名称,有“书”的实体;房子有“房子”的名称,有“房子”的实体。
   一般人在认识境界时,会对事物的名、义产生自性和差别的执著。缘名之时,认为名是实在的实体。看到书,觉得这就是“书”,看到房子,觉得这就是“房子”。进而在其上赋以自性和差别的执著,认为这个名称好听,那个难听,我喜欢这个名称,不喜欢那个名称。同样,我们还将物质现象执为实体,因之产生自性见。我们会认为桌子是实实在在的,并对它进行好看、难看或是喜欢、不喜欢的分别。任何事物,只要通过我们的意识,都会产生一系列执著。唯识家将此称为遍计所执,正是它们,障碍了我们对空性的契入,使我们看不到真理。
   若要契入诸法实相,就应对世界进行重新认识,而这一认识须通过观察修完成。四种寻思,即对事物的名、义、自性、差别进行重新思考。通过正确思维,认识到这些名、义、自性、差别,无非是因缘和合的假相,进而产生如实智,即名的如实智、义的如实智、自性的如实智、差别的如实智。由四种寻思引申至四如实智,进而契入空性。
   这一修行理路,和《道次第》重视观察修、思维修,从分别进至无分别的思路基本相应。通过观察修,可以使我们获得无我的正见和智慧,以此指导修行,就不易出偏差。如果依通常所说的顿、渐而言,这是一条渐修之路,是稳健的、大众化的道路,所有人皆可按此方法修习,不会有危险性和副作用。唯识和《道次第》的修行,都有这个特点。
   直接由无分别入手,虽然速度较快,但对根基的要求很高,对老师的要求也很高。根基不利,或是老师手段不高明,都无法修起来。另外,若无正见作为基础,危险性也极大。就像登山之路,捷径往往是在悬崖峭壁中,若非胆识过人,身手矫健,选择捷径无异选择绝路。当然,若是行人根基很利,并有具格善知识为指导,亦可直接由无分别契入空性。如汉传佛教的禅宗和藏传佛教的大圆满、大手印,都属于此类修法。

--------济群法师《道地第修学札记》http://www.jiqun.com/dispfile.php?id=4708

[ 本帖最后由 不变随缘 于 2009-11-4 21:39 编辑 ]
发表于 2009-11-4 21: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艺术》The Art of Living
VIPASSANA MEDIATION —— 葛印卡老师所教的内观 As taught by S.N.Goenka

故事:就只是看
有一位隐世的修行者,住在靠近现在孟买的地方,他是一位修行很好的人。所有遇见他的人,都因为他的内心纯净而尊敬他,有很多人认为他是一位完全解脱的人。
受到这许多的称赞,这人开始相信:“我可能是个真正完全解脱的人。”但是,生性诚实使他谨慎检查自己的心,发现自己的心里仍有染污。当然,只要有染污存在,他就并未达到完全解脱的境界。于是,他就询问向他致敬的人们:“是否有完全解脱的圣人在这世界上呢?”
“是的,”他们回答:“有一位出家人乔答摩,被称为佛陀,他住在舍卫城中,是一位完全解脱的圣人,并且他教导人们达到解脱的方法。”
“我必须去见这位圣人,”这位隐士下定决心。“我必须向他学习完全解脱的方法。”于是,修行者从孟买出发,经过印度中部,终于到达舍卫城,它位于现在北印度的乌塔帕得许(Uttar Pradesh)。到达舍卫城后,他就前往佛陀的内观中心,并询问佛陀的去向。
“不行,我不能等待。我已经没有时间等待!请告诉我他的去向,我要去找他。”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去找他,可以顺着这条路走去。他是由这条路出发的。”这位隐士立刻再度出门,到城市的中心。他看到一位出家人正沿街托钵。这位出家人散发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平静安详气氛。隐士认为他一定就是佛陀,于是他询问一位路人,也证实了他的想法。
就在街道的中央,隐士走向佛陀,向他顶礼,并且触着佛陀的双脚,“圣者!”修行者说,“我听说您已经完全解脱,而且教导解脱的方法。请把这个方法传授给我。”
佛陀说:“是的,我教导这方法,我可以传授给你。但是,目前的时间和地点都不恰当。请回到内观中心等我,我会很快回去教你这方法。”
“不!圣者,我不能等。”
“你不能够等半个小时吗?”
“不行!圣者,我不能再等!可能在半个小时内,我就会死去,或你会死去,或是,我对你的信心会完全消失,那么我就学不到这个方法了。圣者!现在就是时候,请您现在就教导我吧!”
佛陀注视他,并且发现到:“是的,这个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在几分钟内将会过世。他必须在此时此地得到法的教导。”可是,在这马路中间如何传法呢?佛陀只说了几句话,但是,这些话包含了所有的教导:
当你看时,就只是看,当你听时,就只是听;当你嗅、尝、触时,就只是嗅、尝、触;当你认知时,就只是认知。
在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接触到色、声、香、味、触、法六尘时不要有价值判断,也不要有因循旧习的分别心。当我们开始判别某一个经验是好或坏时,过去的盲目反应,会使我们以扭曲的角度来看事情。为了让心从各种束缚中解脱,我们必须学习不经由过去的习性反应来判断事情,而只是保持觉知,不作价值判断,不起习性反应。

由于这位隐士的心已经非常清净,所以几句话的教导已经足够了。这在马路和旁边,他坐下来,集中注意力观察自己的身心,不作任何价值判断,不起任何习性反应;他中是单纯地观察自己身心内的种种变化。在他活着的最后几分钟内,他达到了最终的目标,成为一位完全角的觉悟者。(注四)


[ 本帖最后由 不变随缘 于 2009-11-4 22:2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11-5 13: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不变随缘 的帖子

这个故事应该是出自佛经吧,不知道是具体哪部经?我认为他的文字比较商业化,这适合普通读者的口味,但是不免添油加醋,也许会偏离经典的原文。
发表于 2009-11-5 13: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u571 于 2009-11-4 13:28 发表
比如你看到花,你知道你看到花了,这不需要有过去的经验,你是直接体验的。如果你用你的第六意识,
搜索过去的记忆,对花做出判断,这就转变成想了。


你看见花了,那已经做出判断了,怎么可能不用第六识。所谓的止,主要就是让第六识的能缘专注在所缘上。
“想”心所是五遍行之一,只在入无想定和灭尽定时才能暂时不现起。
发表于 2009-11-5 13: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u571 的帖子

应该不是出自佛经,是以佛陀为主角的故事或小说。
要吸引在家人,就要把修行说的简单些。
证果太难,谁还有耐心,导师身价也会下降。冬瓜印子就是这样出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11-21 15:00 , Processed in 0.08083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