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74|回复: 17

学习二时头陀体会  沙门释子亲融瑾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2-28 23: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兴道相师  

二零零三年秋学习二时头陀体会      沙门释子亲融瑾记


癸未年八月二十一早二时三十分左右,我们一切准备就绪。寺内昨晚下过一场大雨,此时夜空晴朗,部满了繁星,大地一片宁静,世间万物都还在沉睡着。虽是预计行脚静静的开始,至课堂时,还是已有居士跪在泥中等候顶礼,满含着对我们的期望。此时情景,令人心酸,不忍多看。早晚天以见凉,我夜里坐着睡着,忘记盖被,又是穿着单衣,刚一出外时,被山风吹着,不禁全身不停的打冷战。身边常师问;“是否冻的”,我回答:“不全是”。

有一因缘(寺内事情,与行脚无关)决定此次行脚从海城牛庄镇起程。汽车载着五比丘、五沙弥从道场出发,经一小时左右就已到达八十里地外的牛庄镇,大众在公路边下车,上妙下祥恩师(以下简称师父)宣布:“此次行脚正式开始,要求大众注重威仪,把心收摄住”。

八十里地一小时,而我们预计行程一天才四十里左右。照这个计算,汽车一小时既是我们两天的路程,差距悬殊。这是为了什么?对这个问题,可看《楞严经》等经典,大德们也有很多论述,用不着我们再去学舌。况且我们只是听师父开示行脚的好处,那只是头脑里,知见上的知道。真实的内涵,因没行出来,我想学舌也学不明白。因此,只简单叙述以下我行脚的原由。在准备发心出家时,师父正从本溪茅蓬出关行脚至营口,当时虽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因要跟师父出家,师父行脚我自然也跟着走了。后出家受戒,知此是佛所亲制,《梵网经》中规定应二时头陀,比丘应乞食等等。此中功德应难思难义了。我是一业障深重凡夫,若硬要解释,岂不是妄以凡心测佛智了。又因不明白,应更好的学习。师父慈命行脚中每天要写日记,因此不怕怡笑大方的写下了些体会。说是体会,实属一个忏悔日记,自己每天六根放逸,眼睛外观,耳听声音等等,而引起一些感慨联想,借写次体会忏悔自己所犯的过失。再要说的是感恩佛所制戒,师父领着行脚,给了我一个能够发现自己习气毛病而得以忏悔的机会。若不行脚乞食,有的习气毛病都不能发现,还何谈进一步忏悔呢?头陀行能令正法久住,为佛所赞叹,只要能坚持下去,一切自在其中。

暮色中十僧列队西行,身上带着梵网经中行头陀时必备的十八种物。有三衣、钵、滤水囊、香炉、经、律、佛像、菩萨像等。还有一些外出需要的御寒用物等,装起后是一个很大很沉的背包。因为肩上压着重物,步伐迈出觉得更加塌实。当然,勒的肩痛一些也是避免不了的。渐渐天亮,发现地上很干燥,原来这里滴雨未下。而昨晚寺内却雨倾如注,首座上化下来老和尚因雨而做行脚祝词云:“吾师妙祥心虔诚,上感天心为洗尘,倾盖大雨会心惊,顷刻地净天无云”。缘起非常吉祥,龙天护佑。自己也有一些想法,希望中午乞食能多乞一些,以免呢,不说谁都明白。虽知乞食多少是在因果之中,但总觉得第一天还是多一些好。午前至海城西四镇,海城张居士等将我们迎进路边一于姓善信家,请在院中留步过斋。师父宣布立刻搭衣乞食。时间紧迫,只给半小时。搭衣,将钵固定在囊中,绑好钵座,然后带络肩上,挟钵右胁,一连串的动作完成。师父已分两人一组,一比丘带一沙弥出发。穿马路至村头一家门外,问同组的亲行沙弥;“要过饭没有”?他摇摇头,他今年才剃度,在家时当然是没要过饭了。那我先来吧,因没乞过食不知要饭应怎样开口。但这些都只是没行动前的想法,想啊想,什么冲破一切,脸上发烧,十分费力,张口时应怎样等等。真正乞食时在人家门前,不容你在考虑,说了还不一定给呢。今天一边开口“阿弥陀佛”,一边想着应答语言。一段时间几声佛号后,家中不知是否有人,见没回应,因时间只有半小时,向下走吧!这一条街很长,有的院中无人应答,还被一家摆手挥走。时间很紧,只顾急着走路,也没工夫观察自己心内对此的反应,再说想以不动念分别为好。身披如来法服,手执应器,注意威仪,觉得自己身为比丘,出家可受人天供养,很是高大。可他们却不理这些,认为和化缘的没什么两样。“化缘的,走吧、走吧,我没时间‘。不放这时也的放下,但也决不是无有原则。只按佛制言乞取食物,再能说的话就是我路过这里,从大悲寺来,往西去,别的如供养僧人可得福报,舍一得无量,可以随心满愿等一概不讲,律制不许乞食时说这些话。拖钵乞食,看似简单,乃是学佛祖行道之法式,至尊至贵,自应随缘随分,以上自立自他,若衰求苦索,广谈因果,望彼施舍,有失清高僧格,又会破坏前人的净心供养。

观音寺妙容师等两位比丘尼和海城一女居士,在后面几十米外始终跟着观望,她们是在我们快住脚时坐车追上来的。乞食本不怕人看,但她们跟在后面,却让我有些不舒服,心想;我们一共分了五组,你们随在哪组看不好,偏偏跟在我们俩后面。因为两个比丘尼跟在后面,有些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恐有讥嫌。想告诉她们回去,一看距离很远,说话互相很难听清。喊,有失威仪。再想;又不是约定跟在后面不能同行,离的又这么远,应该不会造成讥嫌的,路也不是我的,谁都可以走,管她们到显得有些多事了。她们跟在后面看是关注乞食情况,一片护持心,不管她们了
 楼主| 发表于 2003-12-30 2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二十二
午前,行至一村名稀拉拉。大概是形容以前住户很少的意思,现在可不是这个样子。海城张居士姐妹等,提前给联系了路边一善信家房子。里面很大,只放着一摩托车。与他们住人的地方间壁隔开,有一扇门相通,像是一车库。大众在内放下包,略休息一会,搭好衣,分班乞食。我与果成沙弥一组,师父带领大众双手托钵列队进村。此情景让人一下联想到很遥远的过去,再就是画面上所见的南传佛教比丘托钵情形了。

我因紧随师父后面,分配进第一条胡同内。前方能看见几家,进去发现路上有一水坑,道路不通,只好出来继续向村内走,停在路边一家念了几声佛号,院边是豆角架,或其他什么植物架子,没太注意。一男人正在干活,面目因遮挡未看清,答了一句;“不要喊了,家里没人。”我当时信以为真,乞食第一家有人答话告诉我没人,虽觉得碰到无人不太顺利,但心情很好,说;“没人,那好吧”!只有再向村内走,走着回一回味,分别心作怪,转过劲来了,“不对,他说他家里没人,可他却在外面答话,他就是这家的人,怎么能说家里没人”。恩!又一想,有了。再遇见这种情况,你想搪塞应付过关,我就这样回答;“家里没人,向您说可以吗”?看他怎么办。办法不错,不知好用与否。又遇一家锁门后,抬头见前有一老婆婆,最少已经六十以上,个子不高,背已驼,面目有些苍老。老人应慈悲,我好好与她接个缘吧,心里充着希望,上前说;“我是出家人,路过这里,向您乞一点食物。”她有些不明白,问:“你说是什么意思?”又向她解释,就是要一点吃的,必须是素的。老婆婆答应了,转身回家。这时又一男子从外归来,应是老人的儿子吧?怀中抱一小女孩,问作什么,又解释说一番。男子说;“我第一次看见,所以才不明白,原来是这样,大米饭可以吗?”这时想答可以,却不只是疲劳还是什么原因,,话在嘴边却吐不出字。男子进屋不多时用一带花小碗盛满饭出来,倒在我钵内。又一抬头,刚看见似的,对刚跟他出来的小女孩说;“噢,还有一个师父,再盛一碗”,我心想;还是他好,现僧相皆是师父。不象个别人,分辨那么多。果成年龄不大,沙弥虽小能度人。在这里又一次得到了体现。男子又盛一碗于果成沙弥。小女孩很小,现在男子不抱着她,大人走路,她只有跟着来回跑了,脚步蹒跚,表情非常高兴。我见了她也很是欢喜,不是因得到食物就高兴,而是为他一家人因供养出家人种下善根。男主人问;“你们一年出来一回,饭用不用热一下”,答:“对,出家人生活就这样”。回答后又觉得我们现在确实是这样,出来一次,话却有些不妥。因佛本制乞食为生,出来一次太少了。可出家人确实应出来,男子一听,出来一次他像明白了似的说;“噢,原来只出来一次,怪不得我没见过”。想想,如我们一次也不行脚乞食,那他也许,这一生都没见过,令众生不识三宝,是多么于心不忍的事情!再就是,见他听说出来一次,像明白了的样子,有些好笑。说是好笑,若细究实是心酸。因天下这么大,这次是碰上了,才来到你家。你倒以为出来就得到你家?那还有多少人,等着出来就应到他家呢?我自愧修行不精进,出来还令众生起欢喜心。祈请,更多的出家人出来以戒法的甘露,滋润他们身心吧!(注;出来一次指每年学习一次二时头陀,不是说只乞一次食。《梵网经》中言应二时头陀。头陀者,正月十五日至三月十五日。八月十五日至十月十五日,因东北气候寒冷等诸多原因,我们暂定只在秋季学习一次。虽如此,但头陀支始终坚持学习,未断。因有的头陀支,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皆可受持。如第一天提到的一钵食支,另还有一座食支等等。因此,一次指行脚,即梵冈经中说的游方一回)。回向后走时男子又热情地说:“以后再经过到家里来”。边走边顺口答了句“好”。一想,这回答却不太好。思维可别犯了妄语,因为以后很难再经过这里,即使经过也不一定再进这个村子了。心里总想结下缘,了却缘,这下缘可结上了。又想应不犯妄语,这个村子不进即属没经过。我就把经过,定为经过他家门前吧。若经过就进他家乞食,不经他家门前就不进,因僧人乞食应次第乞,不能分别某家认识不认识,结与不结的。只有把经过定义为经过他家门前,再进去乞食,才不违反次第乞。这个解释男子若知也应同意的,他即布施,为的就是清净。总不能说我们已经结下缘,非得来我家不可,若这样就是让我违犯次第乞,就谁都难获清净了。(注:“次第乞”《清净道论》等经论,将此也定为头陀支之一)。至于我们结下的法缘,等未来果成熟时自然就会了的。师父曾开示:结缘即了缘,见面是三世缘分,若无前世缘我们不能见面。而今世见面时,人因现僧相,见面后前世俗已了却。而对方供养僧众所结法缘,出世之缘在后世又开花结果,所以说乞食功德难思仪。

又向前行,有的锁门,或无回应。不知家中是否有人,已进村庄深处,大约已走了二里多地,在一院落前停住,念了几声佛号,过一会,见无人答应,转身准备走。果成沙弥说:“有人出来”。男主人应已五六十岁,从东侧偏房走出,戴者帽子,很实在的样子。拍拍才干过活沾在手上的尘土,问什么事情,知乞取食物后,没再说什么,他伸手向衣内摸索,“应是在找钱吧
发表于 2003-12-31 13: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十方贤圣僧!

感谢大鸟居士!
 楼主| 发表于 2003-12-31 18: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就是走时干豆腐清香还在飘出,这不能全怪我动念去闻。按理,早晨买的干豆腐至中午新鲜味应该消失了。可是走了一段路,掀开钵盖,清香味还在向外散发,也许这不单单只是豆香吧!顺利过后就是考验,至一家院外停住。里边一小伙正用手拍打着摩托车坐垫,听见佛号声喊了一句:“爸,来化缘的了”。手中的拍打始终未停。想解释一下我只乞食,与那些所谓化缘的人不同。又一想算了,等人出来再说吧。男主人从屋出来,脸上虽带笑,看着有些不自然。一问:“你不要米要什么,剩的大米粥行吧”。大米粥也行吧,果成沙弥半钵还不到,不要可就过去了。想张口说句却说不出来,与刚才情形一样。想果成你见我不说,你怎么不回答?还在思索应怎样说出这两字,也许是因为不需出口。这时菜园里女主人一声喝喊:“什么也不给,你们这个老道,是**功那伙的”。被骂走心里还算平静,骂就骂吧,我也不多什么,不少什么,事先早有准备,经过几次乞食,挨骂有些习惯了。再就是想:以后应提高人们对佛教的认识。不给没关系,比丘与老道截然不同总该分清。女主人应是听见对话,怕男主人给,急忙打断的。男主人笑得不自然,也许与她有关。但重新分析她的话,似不在骂我。世人要骂别人时,自然要往身上加一个最难听的了。她骂我们是老道,是**功。因此给她下个结论:如此之人,乞食比丘不布施,老道来了,她会骂得更凶。若**功到了,她应用棒子打的。她不是想不布施,而是想骂老道和邪法。再呢,至最后一家,向内无人应声,一个五十左右的妇人抱着小孩从旁边回来,说:“里边没有人”。我先想好的话现在用上了,在前面被骂后又经过几家,一阵奔波,此时心情突然平静下来。以非常平和的语气说:“里边没有人,向你说可以吗?”妇人回答:“向我说也没有用,我没什么可帮你的”。虽又想解释,其实也不需帮什么,只是要点食物。唉!再解释也是徒然。明白了,原来不是家里没人,只是以此应付而已。可悲可叹,众生如此,福田当面错过。《善见律》云:“三乘圣人,悉皆乞食”。虽我修行不精进,可此行是在学圣人之法,乞食时供养是与平常大不相同的。我再无办法,祈诸菩萨加被众生“令生檀度、令生慈悲”吧,因乞食是“下佛种故”。(注:乞食是“令生檀度、令生慈悲、下佛种故”出于《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头陀行仪篇”)

再说一下中午过斋处房主人的老母亲,看见僧人很是欢喜。孙居士问她:“老人家,你今年多大年龄”,她反问:“你看我多大年龄”。她东走西看,身体很好,谁会知道有多大年龄,不会超过七十多岁吧!没想到她伸出两个手指说:“我今年八十二了,就喜欢看出家人,我年轻时就想出家,那时满州国,自个做不了主,没出成、、、”。过来对师父说:“我得给老师父磕个头”,跪在地上头连点了三下,算是磕过三个头。不过头没有挨地。但不要认为她磕头不标准,头未挨地,就是不诚心。我们磕头标准是因我们已进入佛门,明白应怎样礼敬。她还未学佛,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也许只有这样磕头才能验证她所说的“我就喜欢出家人”。

出来时师父说:“老人满州国就想出家,若出成现在也应是一老比丘尼了!”我想着却一时茫然,人生做不了主,有些后怕。自己不知以前做了什么,才感此生出家因缘。但现在修行又不精进,对未来没有能力把握。若来生也同此老人出不了家,或连人应出家的事也不知道,那时应怎么办啊?此时既有对今生出家的庆幸,又觉得不努力修行,后果不堪设想。再感叹佛法难闻了,现在还有多少人闻不到佛法,出家更不用提了。人真应多培养出世善根。老人有很多儿孙,非常孝顺,晚年生活很幸福。但她来到世间的目的却未实现,在见到我们之后,发愿说:“我来生不论是男是女,一定要出家”。一个八十二岁的老人,经历了多少风雨之后,从她晚年的愿望别人是否也应从中悟出点什么?我祈求三宝加被:愿生生世世,不染五欲,童贞出家入道。

下午还如往常一样行走,累了坐在路边休息。沿途绿化的很好,路边栽的花朵不断。没养过花,不知我们休息地方的花叫什么名字。茎细长的,上有很多分杈,一朵朵,红、白小花随风微点。就把这看成是欢迎我们行脚来陪伴它们吧!因为此处既非城镇又少村庄,路上虽有车开过,却难见行人往来,在这野外真有些显得荒凉呢!这也许与人在外的心境有关吧,不过觉得这样却很符合我们。然不一会儿,却改变了,在旁边停住一轮四轮车,过来一男人给师父顶礼。问师父去哪里,下午吃没吃饭?他要给买吃的。师父回答:“日中一食,晚上再不吃东西”。他又说了几句,然后与张书勇居士打了声招呼,说:“你也和他们在一起”。就开车走了。据师父说,这男子以前曾去过大悲寺,故认识。而张书勇居士回忆一会才想起在哪与他认识的,说:“他家住在兴隆台,在这开一个修理铺或什么的,他这是应该回家去了”。看来人做工谋生也是不容易的。兴隆台离这有五、六十里路,天已不算太早了,他开四轮车应快点走了。不料一会他又开车回来了,又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穿蓝色大褂。看穿着,这两个人应是和他一起干活的伙计了,两人各自抱着箱鲜钙奶,兴冲冲地走过来。张书勇居士一见就笑了说:“又不能要”。因牛奶虽不
 楼主| 发表于 2004-1-1 11: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轉帖此欄目注意事項如下:

1、轉帖中不得擅自變動、更改、加添、減少文章内容。

2、欄目中圖片、文章及日後的影像資料等,不得出現在有償的雜誌、書籍、媒體等。

3、各種書刊、網絡,如本著免費結緣方式,需要欄目中資料,需經作者本人同意。必須遵守第一條意見。

4、在製作片子、書籍、建設網站中,沒有委託任何人士,以各種方式化緣、募捐、贊助等行爲。

5、聯係方式:DLPD@SOHU.COM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


 楼主| 发表于 2004-1-1 2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二十三日

接着行走至天亮时,昨晚住宿空房的女主人骑自行车从后追上来,说:“不知你们早三点即起程,以为走了一天劳累会休息到天亮,我昨天一见非常受感动,想等天亮找邻居来摄影留念,以次苦行之事来教育孩子”。她这段话说了两三遍,女主人原来对佛法没有深刻的认识,张瑞芳居士说昨她们在一起谈,她问的都是为什么要学佛等等,而僧人行脚经过,对她感触如此之深,虽还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已知道了什么叫僧,见到佛法之清净,可教化自己及儿女。我们只是昨晚在她家空房住了几个小时,师父也没有给她讲什么,她对佛法生欢喜心应属行脚的力量,行脚真是一无言之教,走路时就已将人度化,并且超过言教。像这个女主人,还要问为什么学佛,若单靠言教,恐怕很难短时间让她明白为什么要学佛,只有行脚让她一下认识到:我虽不太明白僧人不坐车背包走路目的究竟是什么,我却知道僧人走路的行为能够教化自己及儿女。从此可看出头陀行对众生的摄受程度,普通善法是不能与之比拟的。女主人并同随行的居士跟着护送走至中午,在吴家镇一经销润滑油的善信家住脚。今天是盘锦袁富秋居士等供斋。像往常一样,僧众过完斋后,跟着护持的居士们开始过斋。盘锦过斋她们来了十几个人,说离家近,要和师父说几局话后就回去吃饭。随行的人中也有些特殊的,是个三四十岁的男人,上午跟着我们走,却没有在这里过斋。我们经过那边一个村子名叫大岗村,他是那里一个很善良的村民,以前还未学佛,也是在行脚中认识的。在2000年寺院僧众行脚是分成两批行走的,第二批行脚路过时,曾在他家住过一晚。亲寂师昨晚过来,今天和我们走了半天,他和寂师就是在那次行脚中结的缘,寂师介绍他过来拜见师父。另外今天不知是有人告诉他,还是他自己出村外遇上的了。他并请师父开示,这一端包括他在内,家里人都有病,家条件也不怎么好,应怎么办。师父开示他,应看破,有病要多放生,你虽现在有些困难,但别人福报还没你大呢,别人想请僧人都请不到,却住在了你家。这也与你平常行善有关。另外,人还有出家这条路呢。(注:当初僧人住在他家是居士联系的,真属福报自动送上门,从他过来言行举止就可看出他一定会很善的。那年我参加的是第一批行脚,对以上具体不太清楚),他这人确实很实在的,听了出家笑笑,说:“我有时没办法也真想过,但现在有病不行,等以后病好了也许真有可能出家”。

他从一个未学佛的人,经僧人行脚这么一走,结上缘后就能让他想到出家,兴头陀行真是有缘无缘皆摄受。无缘者能化为有缘。这个男人在几年前还属无缘,也许不知三宝的名字,今天却能够这么样亲近僧人,这都是头陀行演示出的未种善根者令种善根,已种善根者速令增长。

众生太需要了,若闻不到佛法,在难时会不知如何是好。此男人这时什么都想和师父说,把僧人当成他此时的依靠。这与他平时的善根有关,随着去到这善信家以后,他就很实在地向师父告别。准备回去,“我不在这吃了”。寂师劝他,走了这么远,斋饭也都是居士供养的,已是中午等吃完饭再回去吧!他说:“不行,我也没什么功劳,这饭我不能吃”。有人劝他,你不想这么吃也行,你回家拿几个水果回来不就可以了吗?其实他实在没法回去拿,走了这么远,回家再回来,还不得走到下午。张书勇居士这时说:“唉,不用回家拿,你看这附近就有卖的“。师父笑着说:”你看,还有这么实在人在给你出主意”。他听了,又实在笑笑,再说不出什么。这些浓浓情意是他在别处得不到的,他很知足地一步步走回家去了。

结语:以上文字写的是有些罗嗉,却是一如实的记载,这些实在话、实在事就发生在行脚之中,行脚呢,就是不坐车,需要实实在在地一步步向前走,是一个很实在的修行方法。

下午上路,穿越盘锦三厂,这是此次行脚经过的第一个繁华路段,走着前面突然站住了。街道上很热闹,不会在这里休息吧,发生了什么事,抬头见前有一约五、六十岁的出家女众正跪在柏油路上朝师父顶礼。旁边行人马上围上来,不知这样是做什么,想看热闹,这也是他们受教育的一次好机会。这个女众头发已花白,(注:很短很短,不是留着头发),不知她是比丘尼还是沙弥尼。大概对戒法不十分太明白,也许与受感动有关,顶礼后要凑近师父跟前说话。有居士提醒一下,她站住。问去哪里等,我们继续走着。见此情景,她似乎不知再说什么好了,最后有些激动地说了一句:“祝你们一路吉祥”。就这样,这段路不停地行走约九里多路。出三厂后至一条大坝上略作休息。坝上满是牧羊、放鹅等留下的粪便末,找一处稍少的地方坐下,过一会上来了几个盘锦的女居士。其中见到大众马上就哭了,师父前几年曾在盘锦驻锡弘法,她们是那时结缘的三厂的居士。一穿红衣服的女居士说:“刚才在店里见到师父们经过,立即找到她母亲,两人猜测,师父们背着包肯定是去行脚,随后打一辆出租车一直追到前方某桥。问路人都说没看见,一想不对。对她母亲说:师父们若能走这么快就不用再修了,因此往回寻找到这里。她们又问师父此次走到哪里,晚上住在什么地方等等。又准备供养食物和纯净水,水收下,供养食物好意谢过,因日中一食,中午过斋后不再接受
 楼主| 发表于 2004-1-3 17: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二十四

早三点从连居士的小佛堂出发,走出盘山县城前,大众僧在一巷子内休息后准备继续赶路。背包很沉的,我先坐在地上,把背包带挎在肩上,再双手撑地,需费一点气力才能起来。我当时是想让旁边先起的人拉一下,手抬起在空中。此时旁边停住一辆车,下来三个女居士,其中一穿红衣服的女居士见状想帮忙。过来要以手拉我手,我当时是惊、呆、恐,或自然反应种种心里分不太清楚了。急忙缩手,记不清当时是如何闪开了。反正是没被他碰到。旁边常师等人也急着帮忙,说:“离远一点”。胳膊伸出却不敢上前拦她,暗暗使劲,不是不发心,而是没办法,因为他也是比丘。随行的张居士等急忙赶过来,将她拦住,拉在一边,告诉她女居士不可以这样做的,要离师父远一些。看来行脚真应有几个居士发心随行护持。像这件我们为难的事,他们马上就给处理了。有惊无险的一幕,就这样很快的过去了。估计边上的人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三个女居士过来给师父顶礼,介绍身份,她们是前方顾老师家附近的。顾老师昨天想请师父去为她家附近居士开示,说有的居士皈依后就算完事,再不知该做什么。也不上寺院,又无名师指点,什么都不懂。师父因在行脚途中,回答: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今天早上这个女居士就来了这么一着,不知她是想验证顾老师所说的话,还是想以此方式请师父为她们开示。但什么都好,试验别用我做啊。就在她朝我过来那么短的时间内,让我动了多少念头。身后面是墙或别的障碍物,没有退路。背包在身上,动作也不灵敏,当时不但想着闪开,都想到了万一被她碰到手,应如何忏悔。因若与女众接触到,在律中是绝不允许的。“生死根本,欲为第一”,这是学佛人应最先明白的。女居士应与比丘僧保持一定距离,平时互相递东西都要放在地上,不能用手直接拿。这样防微杜渐,梵行自然清净。世人见了也生恭敬心,是一非常清净的戒法。比丘如此行持,在家众就应护持,同时也自获法益。今早发生的事说明什么,就是现在我们最缺乏、迫切需要的就是戒。此女居士来了这么一下,自己还以为是发心,想帮助僧人,却险些做成一件错事。常言好心有时不一定办好事,没有戒法指导我们行为怎么行,没有戒法我们不能认清自心,分别不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学佛,戒作为衡量一切行为的准绳,行为符合佛戒就是佛法,行为不符合佛戒就是非法。

午前行至杜家台镇,在一村内道边停住。分班乞食,与亲契沙弥一组。走了几家说没有素的,给米可以吧,而生米是无法吃的。 同时,佛制乞食时不得乞生米。因俗人会生讥嫌,饭没有就要米。“乞求无厌”,怀疑比丘拿来回去自己煮饭。而比丘是不允许自煮的,或怀疑将米拿走卖了等。仅乞米一项就有如此之多的过患,可见乞食的学问特多。有一家女主人跟了出来,和另一`家女主人说:“他们要素的,咱们这块哪有吃素的人家,都是吃荤的”。我听见觉得她们有些误解,认为必须家吃素才能布施。其实虽未吃素,菜是荤的,但家中饭、馒头等是素的。如这些都没有,水果、咸菜也行啊,给点总比空钵强多了。想回头想解释一下,又无法详说,也不能点名。如这个没有,某某是素的,你可以给我,再说已经走过,再回去让人看不起。比丘三义中有乞士,此乞是上乞佛法以资慧命,下乞饮食以养身命。虽看着同去要饭,但与世间乞丐是绝不相同的。乞丐为要东西大爷大婶的苦苦哀求。比丘乞食呢,须遵佛制,绝不哀求。给也欢喜,不给也欢喜。乞饮食养身命的同时也乞法养慧命,从向对方乞,让我放下慢心之法。乞食只要食物,其它之物一概不要,放下的同时也不失僧格。故此乞士为高尚之士,要饭还高尚,高在何处?因能放下故为高,如大海虽低,能纳百川。言语笨拙,乞食时即不能失僧格,又要低下,两个问题混在一起论述不清,还是引经律说明乞食所获胜果吧。《行事钞资持记》“头陀行仪篇”云:“一切诸佛,三十二相中,无见顶相,为第一相,因中行乞,卑下于人,而感此相”。愿我们都来乞食,降伏慢心,低下自认高贵的头,一直把它低到没有,而感此无见顶相。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list.asp?boardid=5  更多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04-1-5 2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有一家,院外的大铁门关着。听见有两个小孩在屋内嬉笑的声音。我以手扣门,过一会他们听出是敲自家的门,跑过来开门。随着脚步声,认为小孩子一见到我俩就应该生起欢喜心,教化两个孩子,还不容易。铁门打开一半,两个孩子看到外面情景,马上又把铁门关好插上,噔噔噔跑回屋了。都不等你开口说话,人这时什么心情?亲契说:“小孩子是没有见过,我们这身衣服吓着他们了”。也许是吓着了,要不然怎么会跑呢。但袈裟是福田衣,降魔铠。人一见应远离怖畏才对,怎么能害怕呢?不怨众生难度,还是怪我悲心不够吧。

这样一条街走完还是空钵,不想就这么回去,转入下条街。头家一女人推车走出,一男人送她。见到我们走过来立刻回院关铁门,并将门插上,再敲门也是无益。又至一处,家中一女出来,说明乞食,他没做反映回屋。在院外看见她与一人,猜应是他母亲。在外屋不停的忙着,在也不理会你,等吧、想走。她们在外屋又似乎在拿盆找东西,不知道什么意思。一走,怕错过机会。家中另有一妇女抱菜在院喂鸭,随后出院从我俩身边而过,在不远处买葡萄,对我俩视而不见。很久,无奈的走开。心想,你们不布施也没有关系,告诉一声,何必这样。但,此不理还算好的。后有一家也是女人,开口惊人。看见我俩言乞食,突然拿起一物,边敲边喊:“快走!快走、、、里边有事、、、”,吓的急忙走开。心想,幸亏两人同行。一女人乱喊,会有什么好事。外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极易产生误会。那个女人拿物敲时,脸上带着特殊笑意。估计是想通过这个方法,让我们走的远远的。你说声不给,我们马上就走。你却大喊大叫,这不是侮辱人吗?她身边还有一个小孩,也许是故意作弄我俩,演场戏给小孩看吧。但这场戏,对孩子的教育不太好了。乞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应安然受之。想生慢心也无所起处,因食物给与不给,全在人家。像以上的个别人,不但不给,还会以种种方法骂你、侮辱你,来为我们消业。故《十住婆沙论》云:“乞食十利,第六利为,行破骄慢法”。资持释云:“以生业中,乞最下故,即经云:自见如是,若起乔慢,当疾灭之”。(出《行事资持记》“头陀行仪篇”)“自见如是”,自己遇见如上种种人和事,“若起乔慢”,如果生起乔心、慢心的话,“当疾灭之”,她们那些人就疾疾为我灭除了。

后来又至一家,在门房有一穿红色工作服女工,拿锤正在砸一弯形铁片,地上已有不少,带着胶皮手套沾着油污,似黄油化了一样。然乞食是不应该的,也不允许分别是这些的,像刚才两人乞了十多家,还是空钵,也不会去分别了。已不抱希望,试试看吧,她只需一句我不是主人,为人做工就可应付。没想到一说乞食,女工站起来,从兜掏出一红色纸,这个纸就是世间上的钱了。回答:“不要钱”。她重新看了看我俩,问要什么。后进门房招呼出一男一女两工人。她似在指着我俩说了几句什么,估计是告诉另外两人给钱不要的事。我又解释:“只要是素的,能吃的食物就可以”。三人为难了:想布施,家中没有,因此时大部分人家还没有做饭。后一人问:“葡萄可以吧”!我没听清,无法回答可不可以,只好重申:“只要是素的就行”。一女工明白地说:“葡萄就是素的”。食物没有,布施一串葡萄,伸钵接过,回向,觉得他们比以前几家有福报的多,这种布施因缘可不是好遇的。这不是因他们给食物高兴就说有福报,对不布施者心生不悦,说没福报。而是对他们一念净心供养僧植下善根而言,想想,先给钱不要,家中没有食物,但还想办法布施,虽只是一串葡萄,却属难施能施的福报,此是出世菩提因。盘锦老张居士找过来,说顾居士等供斋已送来,师父让立刻回去。时间已至,此次乞食结束。

下午进入某镇,也怪摄心不住,一仰头时,一黄牌赫然入目:欢迎你进入蟹乡。不禁有些疑惑:盘锦以前因栖止丹顶鹤,称为鹤乡,何时更改为蟹乡了呢?这一路两旁卖蟹的非常多。地上一红盆,或白箱上写鲜红的两个字“河蟹”,这些都因前几年有人发明稻田养蟹。稻田边用塑料围挡住,河蟹虽在内横行,却难逃人腹,相比一下,还是人是横。一见“蟹乡”,心就与蟹联系,想这里吃不吃蟹呢,吃横蟹惯了,会对我们发横。后得知“蟹乡”指此一乡,非指盘锦。进入镇区,在一处休息,旁边人问去哪里,怎么不坐车。人还是不错,但愿他们都不吃蟹。都怪我行走不摄心,看见“蟹乡”两字而造成的担忧,不知别人到此什么想法,会不会怕被蟹夹到。《楞严经》云:“人死为羊,羊死为人”。说不定吃的哪个就是前生父母,如何忍心入口。再说因果不爽,现横行吃蟹,将来必成蟹子横行。劝人莫为此一时所谓的口福,而遭累世余殃。

晚,在路边一芦苇垛边休息,谢绝了芦苇垛主人及另一老者请进房住的好意,开始露地一宿。人往芦苇垛上一靠,几个成捆的芦苇地上一铺,虽高低不平,也不愿再去管它。人像有些发懒,又似应为一种放下,因只求心平。今晚天空很晴,少了房屋的隔障,可见繁星闪烁,仰头北斗七星也离我不远,呼吸着稻田地间清新的空气,觉得很满足。佛制二时头陀真好,否则何来此一睡在野外,不再贪恋房屋还觉得是享受呢。提醒自己,不要贪着景色,不可看星星,须摄心用功方不负此行。
 楼主| 发表于 2004-1-9 11: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二十五
盘锦范居士得知大众昨晚野外露宿,恐着凉,天亮时乘车赶来送热开水,并发心中午供斋。

走着,时间快至中午,海城张居士等将大众迎入路边一空房,里面居士正在打扫。进屋从窗户发现,这里是一养鸭厂,师父一见说:“还是算了吧,继续向前走”。居士问怎么了,师父说:“这样的人家不给他种福田,这些鸭子将来都会被杀,怎么能够忍心在它们面前吃饭呢”?鸭厂外边是一铁栅栏门,我们走出经过时,一大群鸭子突然叫着从里边跑过来,可惜被门阻拦住了。鸭子按理都应怕人的,尤其今天外面站了这么多服装特殊的人,是什么力量让它们跑过来的呢?几十只鸭子伸长脖子向外求助似的“呀呀”叫着,大众看了几眼,僧人能够帮它们的就是受三皈依了。再就是马上离开这里,虽它们想多看看一会僧人,但只有离开才能教育鸭厂主人,才是真正地救助它们。鸭厂主人在旁边看着,不知居士是如何与他联系的,他是怎样同意我们在这过斋的,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办鸭厂的目的肯定不是想养鸭放生,鸭子最终命运让人不忍心往下想。只有离开才能让鸭厂主人明白养鸭的过失,即使现在不明白将来也会明白的。但愿我们走后他就能明白,还那些看见我们走了更加伤心的鸭子们一个自由。再就是劝那些鸭子不要太伤心了,此举也许一时救不出你们,但却是真正地救度你们,而且是救度整个鸭家族。最后祝那些“呀呀”叫着的鸭子们吉祥。

后走至一处,是盘锦一培训驾驶员的地方,在外面有一个用木杆撑着的彩条布棚,居士事先与主人打了招呼,主人同意大众在这里过斋。后得知此处平常是卖小吃的摊子,今天停业,我当时也不知为什么要停业。有居士说今天是星期天,驾驶员休息小摊所以就停业了。而大众正好就赶在这里过斋,真是一巧合。记这段的目的却不是想说什么巧合,而是要说一下,我们平常能记住今天是初几就不错了。根本不去理会什么星期不星期,这些时间观念不是记不住,而是不去记它,因修行最好没有时间观念。

下午,出盘锦市,进入北宁沟帮子镇。人一听沟帮子,大多数人自然地与烧鸡联系在一起,我也是这样。抬头想见识一下,见路边广告牌果有“正宗薰鸡”,还标着祖传唯一合法。上画被窝脖成一团的红色烧鸡,旁边画一圆圆胖胖的人头像。告诉世人此烧鸡是我做的,吃鸡才胖成这个样子。为说明这个道理,广告设计真是精心。一鸡一人,一红一白,图案大小相称,效果很好。让学佛懂因果的人,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眼睛不自觉地看了,又赶紧低下头。认为是在“偷看”,看就看嘛,街上又不卖票,为什么要说偷看呢?这是自己通过这几天走路行至此镇时想出的一个名词。行脚要求摄心,不可外观,但做不到,明知不应,习性所致,一不注意,或注意了也难以控制。最可怕的是还有一不想控制眼睛乱观的念头,因这些急急地看几眼。心情非常矛盾,违背自己的意愿,禁不住外界诱惑而看,像小偷禁不住诱惑偷东西一样,故名偷看。再说若一时没注意,正抬头旁观时,若有行人看见,说那个僧人在看街景,多难为情。怕人看见,要避开人家目光去观街景,与偷东西避人心理差不多,这当然得叫“偷看”了。贼偷东西我偷看景,想看还得提防人,吓得不敢看。心想:盗戒还真难防,普普通通地看眼街景,也可摄进盗戒里,故不得说持四根本戒清净就为持戒清净。警惕自己,放逸一眼,在生死业中不知又会增加多少,几世才能还清,不要再偷看了。

偷看还有不好处,街景是随意让人看的,我原来是偷看了本不应该偷看的街景。别人会笑,告诉不必偷看,此就是你可看的,随意看吧。一想景色已属于我,是自家东西,心里显现,还偷看什么?直接看心,看心里边真正的风光多好。因此行脚规定摄心不许外观,就是为了将来能真观。

 楼主| 发表于 2004-1-10 09: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行脚怎么解释呢?最通俗易懂的就是不坐车,完全步行。表面上看与别人没什么两样,走路谁还不会嘛,这是常人的理解。其实不然,虽同是走路,用心不同,所得因果也绝不可能相同。世人走在街上是注意看,生怕丢下某处美丽的景色。而僧人行脚呢,拿我凡夫来说,是不注意时才会看,努力做到注意,不再去看。为什么呢,高楼不是建给人看的吗,风景不是给人看的吗,看都不看,是不是厌世,偏在一边。不是我不看,不想赞叹,而是外边景色都是我们六根放逸的结果,只有不看,才是正路,才是真看,才是真正的赞叹。

在街上走时,有一人在旁边大声问:“你们是做什么的”?大众都只管走路,没有人理会他。后转入一小区休息,他也追了过来,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自说是出租车司机,从没见过这么多僧人在街上走,觉得奇怪,已跟了很远过来看看。师父问:“你学佛吗”?他说:“我没学佛,因为我不明白学佛是怎么回事”。师父给他介绍我们为什么要出家,他坐在一边听着,眼睛盯在一处看,眼珠似乎忘了转动,一定是在猜想什么,目光中充满了纯真的神往。最后师父结缘给他一本《出家功德经》,告诉想要了解出家生活可以去寺院看看。师父开示虽没记录下来,但开示时那小伙眼睛的神情却久久令人难忘。

今天下午,天气很热。虽是穿着单衣,每人后背都湿了。沟帮子镇是出关咽喉要道,车辆自然多了。有一段路面不好,奔驰的汽车带动尘土飞扬。觉得车的呜叫声加大刺耳,两边各式各样的吵叫声,路边饭店烧鸡味传出,再加上汗水,此时自感定力不足。觉得外界一切是想要我命一样,心里想,可别走着走着人再倒下,真是一段难忘的行程。看看旁边路人一脸茫然,走的却很适应。走着,不知何时,眼睛看着地下一小块柏油路面,平静下来,车的嘶叫声变小了。以为是车少了,往旁边看看,车还是那么多,速度还是那么快,但声音不刺耳了。我这时明白,又是一场考验,车叫声此时不会变小的,刚才它也没有加大过,原来声音大小都是我自己造成的。现在明白过来,想让车声变大它也变不大了。以上虽是件简单小事,但是在此环境中懂得,却真不容易,不过在实践中知道了车声变大的来源,在以后年应少上当乃至达到不上当了。

行走从沟帮子镇中转弯,沿102国道北上,走了一段,天近傍晚,海城张居士,顾老师等又去来回联系空房。师父告诉她们:行此一头陀行,再不住房子了。但她们还是继续发心,天略黑时联系了一苗圃内空房,就在路边,房主人亲自出来迎接,说我们学佛。见师父坚持不住,准备供养食物,告诉日中一食,过午之后不再吃任何东西。食物不接受又要供养饼干,让留着明天吃。师父回答我们不贮备了,心意收下,虽已黑天,继续前行。

不知何时,发现前边有一中年妇女推自行车走着和师父谈话,我以为是路人关心,但走了一段她还是跟着没有离去,至一道口,从里边出来男女二人拦住去路,我在后面看着不知他们要做什么,后见中午妇女上前介绍,那男子是他儿子,眼熟,一回想,中午范居士供斋时领他见师父,是范居士外甥,后得知姓李,就称他李善信吧,李善信当时说他家离沟帮子八里地,请师父如能走到,一定要去他家休息。现在明白三人是一家的。李善信母亲是先去迎接的,另一女人应是李善信的同修了。李善信说他家就在路边,从这个道口进村就是,三人非常诚恳地请去他家休息。拦着不让走,李善信上前要替师父背包,说:“若没走就算了,先就在我家门口,决不能让师父住在外面”。拉扯着大有不去不放行之势,虽盛情难却,师父还是婉言谢绝:“以前几处都没住,今晚哪家也不去,行头陀有规定,树下一宿,就在路边柳树下休息”。好不容易“摆脱”,又走了一段路,大众在路边休息时,他们又来了一次,劝走之后,顾居士,张居士跪在地上请法,问这是为什么?师父开示的大致内容是一定要坚持苦行,不要有了点因缘就被转,头陀要行出来,希望你们以后若出家也要这样。行走一天,有些疲劳,又觉得外界与我无关。一坐不知何时昏沉过去,后被一阵说话声吵醒,心想这么晚了,路人还有精神围上看热闹,睁眼一看:他们又回来了,李善信跪在地上,哭着说什么要想请师父回去,怎么也劝不起来。师父说:“你们若不回去,我们此处也不休息,继续向前走”。说完招呼大众背包赶路,李善信母亲见状说:“我们还是回去吧,来又打扰师父休息了”。她说此话的表情是伤心,或是感动,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只能说是以一特殊表情吧,连着说:“来又打扰师父休息了”。他们无奈,恋恋不舍的离去,再也没敢回来。

几番劝请,最后至感动得哭了,这是什么力量呢?为什么要哭,是众生在佛法摄受下清除心垢趋向清净的自然反应。

头陀行不是有为的做作,我故意不去住房,而引发你的恭敬心,进而摄受你至佛法中来,普通善法有时须用种种方式摄受众生,而学习头陀与此不同。

头陀行更不是为了标新立异,我住在野地,是行苦行,与常人不同,你们都应该恭敬我。我们学习头陀行也不是为了让人恭敬,那是为什么?简单解释一下:像我们今晚最后在路边柳树下休息,完全是依律行持。是佛四依法之一,叫做树下坐,(注:在《清净道论》中“树下坐”,“常坐不卧”两个头陀
 楼主| 发表于 2004-1-12 10: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二十六

今天早上起雾,人在茫茫雾海中行,走着走着,触景生情,忆起一件往事,想到此行应称为“人间游行”。

世人如有了不满,就会成群结队去游行示威,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而现在雾中行走的这队出家人呢,却没有不满,是为了表达自己今生能够修行,而感到最大的满足。人在此生能闻到佛法,并在如来教法下剃染出家,禀受具戒,还有什么令人比这更满足的呢。此行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满足,而依律制行走游方示法,向世人示一虽已有些暂时被遗忘、但不可缺少的佛陀教法。

说有些被遗忘,是由于种种原因,近些年行的人相对少了一些,世人因少见就有些奇怪,一路备受关注,迎着各式各样的注目礼,真是游行一般。记得前几年行脚走在沈阳市内时,路人看着这队背包行走的僧人,不知要做什么,有人一联想,就自认明白地说:“他们是要去政府门前示威的”。他不知出家人这一路不坐车,乞食,又不要钱,住在野地草垛边,对世间一切已无所求,人还会去示威争取什么吗?因此,行脚让世间只会如早课中所祝愿的:“国基巩固,治道遐昌”,并且能够令佛法增辉,**常转”。所以,行脚根本不是什么示威,而是大示佛法,世人因为不明白此理,才会有种种猜测,这不怪他们,就是怨我们行得太少了,又因为少就更应行下去,因此法不可缺少,《增一阿含经》卷五“壹入道品”中世尊告曰:“善哉!善哉!迦叶,多所饶益,度人无量,广及一切,天、人得度,所以然者,若,迦叶,此头陀行在世者,我法亦当久在于世,设法在世,增益天道,三恶道便灭,亦成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三乘之道,皆存于世。”(注:此段序号为第八十八经)由此观之,此法关系佛教住世与否,焉得不重要。身为如来弟子,思报佛恩还惟恐不及,如何能忍心让此法缺少呢,将来若头陀行灭,佛法因此不住世,那时就是哭什么都来不及了。



发表于 2004-1-12 23: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04-1-13 11: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间游行”这个词非我一时想象创造出来的,翻开经律论三藏可见。《四分律》卷首就是佛与诸比丘游苏罗婆国,而与诸比丘第一次结戒。因结戒故而令正法久住。佛成道后在不停的游行教化众生,在八十高龄还绕城乞食,佛是无上正等正觉,这是为什么?此法经诸祖历代弘传,在三千多年后的今天,我还有幸能够闻到佛法,剃发染衣,受具足戒。今又随师沿此古道(释迦一化,已逾三千,经诸祖行走,故为古道。)人间游行,感念佛恩,祖恩,师恩,心情怎能不动,但又把它控制,因为沿途不许触景生情。为何,因佛游行人间是游戏神通,我等无此能力,需行而不游,路上行走,不许旁观,要摄心。不许旁观对个人修行的好处在前面已略说明,那么世人对此怎么看呢,低头走路他们会不会有厌世、逃避等语论出现而造口业呢?现录师父讲述以前行脚中发生的一件事情作为解答。时间是在一九九五年,也是一个秋天,当时师父携性空师二人从五台山碧山寺起程,一路步行经过山西境内,河北,北京,天津,从秦皇岛出山海关回至辽宁,走锦州,盘锦,营口,最后至盖县檀度茅蓬,行程大约三千余里,历时七十多天,沿途感应事迹,得度众生可以说是难计其数,以下只是其中一例。

师父那时是走在山西,下午经过一县城内,有一处宾馆,或做其他行业的楼房,有十几个女服务员正在外面打扫卫生,里面似还有一个或几个男服务员。因师父二人低着头摄心走路,根本不去注意这些,她们打扫卫生,在擦玻璃或做别的什么也不太清楚了,十几个人在一起干活,有说有笑,很是热闹,但这些对就在旁边经过的师父二人,好像没有这回事,低着头,面无表情,眼观卧牛之地的走出很长一段,这时身后有一男人大声喊:“你们看见没有,这两人走过去都没有抬头向我们这里瞅一眼,这两个僧人才是真正的出家人”。另外好像还有一句“我一直都在看着他俩”,究竟有没有,师父几年后讲述,记不太清了。

我想呢,在街上所有的人除了师父他俩没有抬头看,另外的人肯定都在注意看,甚至走过去的人回头看,楼上的人低下头仔细地看,喊话的男人即使没说“我一直都在看着他俩”,猜想肯定他在始终看着,否则他就不会知道“这两个人走过去一直没有抬头了”。

大家都在看着:街上来了两个和尚,背着大包,风尘仆仆,面无表情,大高个手里还拿着方便铲。化缘的,不像,肯定不是了,那低着头走路要做什么?最后在楼房打扫卫生的十几人中一男服务员给下了评价:我们这么多人看着他俩,又有说有笑,他们二人却连抬头旁观我们一眼都不肯,确实与众不同。再看走过去了头还是低着,心里服气了,十分佩服。一男服务员就大声地喊,喊给谁听呢,身边的这些人都看见了,此时应是告诉她们,看见了没有,别只顾看热闹,要看两个和尚走路不旁观的样子。再他喊得那么大声,应是给师父二人听,我们都看见了,你们走路不抬头是真正的出家人。面对着赞叹,师父二人还是连头也没有抬,面无表情,如如不动地继续向前走。

可见行脚不旁观不是对众生不理,不管他们如何,而是真正地度众生。僧人低着头摄心行走正是他们所要寻找的,所需要的,不然就不会大声喊你们看见没有,意思是我可看见了,出家人走路不抬头。我们这里多热闹,他们看都不看,接下他就应领悟,原来热闹是不应有的。从他赞叹就可听出:僧人行脚摄心修行的同时,他们也在修行之中了,我们与众生都是心心相通的。只要我们心不外观,众生自然也会心不外观。僧人摄心行走,就是在摄受一切众生。

以行头陀摄受众生,是诸佛亲授,是历代祖师大德的行持,师父以步跟随在后面学习。首次即从五台山走至东北。这些年在辽宁境内,领着众弟子行走了本溪,营口,盘锦,沈阳,瓦房店等地,信众对此非常的喜悦,有的跟着行走,沿途发心供斋等等,令无数未学佛的人认识了佛教,认识了出家人。现在有人假充僧人,到处化缘,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通过行脚乞食将这些不良影响也在消除。此外还有很多益处,不一一详叙了。就这样行走着,时间也不知不觉地走至了2003年秋。

以上仅录一段以感念师恩,下面接着写作为承前启后的本年度学习二时头陀之行。

此次行脚路线定为从海城牛庄镇起程,经盘锦,北宁,黑山,台安,绕回至海城牛庄镇,再回至寺院结束。每天大众须坚持诵楞严咒,以佛顶光聚沿途洒佛法的种子,净化人心。平常我们洒净只是几圈,而这次洒净行程是一约六百多里的圆满大圈。对人心净化,沿途示法,再试举今天掩埋众生一例。下午,我们掩埋了被扔在路边的一头小猪,猪的肚子已经发胀,圆鼓鼓的,因里面充满了气,土一盖上身体弹土乱颤,恐再过几天就会爆开。猪在路边本身神识不安,行人看了也不舒服。周围神、鬼、龙、畜等众生见了也会生瞋心,通过掩埋以身示法,培养自己及周围大众的慈悲心,以实际行动说明“一切众生皆前生父母,未来诸佛”的道理。掩埋小猪,十几分钟内的一举一动,已净众生瞋恨心为慈悲心,佛法种子也同时深深植在每个众生的心中,因慈悲即如来嘛!其它净化人心等事项将在别处详叙。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
 楼主| 发表于 2004-1-14 11: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回到游上,其实世人也是很喜欢游的,行时乘坐汽车,晚上住在旅馆。虽想游,但他不会游,心随着汽车跑得太快,想多看景色,却忘了汽车也是一景色。以景色再去观景色,以心找心,因此不知心内所显现出的真正景色。看我们如何游,行脚用自己两条腿走路,就不需坐车了。旅馆、饭店平常都不进,此时就更不必说了。沿途自然风光,朝霞夕阳,路边花朵的芳香,小草向人点头。今天路边的垂柳条行走中有时会拂在脸上。晚上睡在野外,再也不受房间约束,仰头就可看见闪烁繁星。啾啾鸣叫的虫子有时会跳到人身上。凌晨三点准备再次行走时,会发现雨衣上、睡袋上及旁边的草地上,都布满了晶莹的露珠,人与自然融合在了一起,仅是此种只有在逐渐走向空时才能有的享受。若坐上汽车,住进旅馆是难以得到的,会觉得走路比坐车有情趣的多。然此外界景色虽美,行脚游时不许留恋,这点若坐车是不能想象、无法体会的。为什么对景色不留恋旅游的人体会不到呢?因游心不同。要想溶于自然,过隐士生活都会觉得汽车出现是煞风景。知汽车也是一风景,行脚所以不坐,因若以风景观风景,会不见心内真正的风景。古代为什么没有汽车,现在汽车有我们眼中出现,这汽车它代表了什么呢?

游时行走方式不同,结束呢,游客虽坐车不需走路,游后也会是一身疲劳。眼睛看累了,心里在盘算此行坐车、住店花费多少,浪费多少工作时间。行脚游后是身体疲劳,心里再不想牵挂,根本没有以上的那些计算,而身体又走累了,心里没有牵挂自动就会休息,此休息好了,就会是“狂心即歇,歇即菩提”。

再解释,以上说到行脚也是游,佛有神通才能游戏,凡夫没有神通怎么游呢,即使想不留恋,想行而不游,但在此物欲横流的世海中行脚,世海却想淹没我们想不看、不游的愿望,处处在引诱我们游戏。前面说行脚是“人间游戏”,此人间之路走起来真不容易,因此行脚更需具备一种大神通保护了,有此特殊神通,就可确保我们行出世海,走向彼岸。佛即在《梵网经》中规定应二时头陀,应游方,当然早已备好游出世海的渡海浮囊。此浮囊也就是上面说的一种大神通,特殊神通,就是超出世间的神通。此神通何处来,依佛出家,自然是佛给的了,佛无限慈悲,给予我们一凡圣共具同遵的神通。

此神通究竟为何?敬引虚云老和尚《参禅要旨》中一公案说明:从前在罽宾国,近着僧伽蓝的地方,有条毒龙时常出来为害地方,有五百阿罗汉用禅定力驱逐它不走,后有一位僧人,也不入禅定,仅对毒龙说了一句:“贤善远此处去”。那毒龙便跑远了。他说:“我不以禅定力,只以谨慎于戒,守护轻戒,犹如重禁”。想想,五百阿罗汉的禅定力,比不过波罗提木叉戒,所以持戒是最大的神通。佛游戏神通,化度人间。僧人行脚,在世间行度化,当然更需此戒法神通保护了。


再举一例,说明如来戒法对行脚的保护。今天行走的这一带路边葡萄种植很多,架上挂着一串串的紫葡萄。中午时就是在一葡萄架旁空地过斋,斋饭是盘锦连居士和昨天提到的苗圃主人(她们共来了三个女居士)共同供养的。我们在过斋时坐下把食物一次吃完,起座以后再不吃任何东西(药品除外),这叫做一座食。也是头陀行之中,佛称赞一座食者,四禅、四空定,诸通解脱皆可从中获得,律中亦曾记载有一拨陀波罗比丘,拒不受此法,非要数数食,佛为教化他而准备人间游行,他见佛要远离,这才忏悔。(注:以上资料见《毘尼母经》卷三)如且先不论一座食的功德,只说一下在此处为我们行而不游的保护。路边葡萄人人都喜欢吃,一见就会产生酸的甜的种种味觉,想着如何入到自己口中。不看,路边地上一大片烂葡萄的味道直刺入鼻孔,让人闻到生念,鼻子总不能堵上吧!还有经过街中时梨、桃、馒头、油条各种糕点等等,都各具诱人的形状,诱人的味道,就不用提了。因今天走在葡萄架边,就单拿葡萄举例吧。行脚本要回收六根,但外界这些引诱你,不但让你回收不了,一不小心食物就会把人心给收去。而因一座食,除每天午前的一餐外,再不允许食用,东西给我也不能吃,看见也白看,慢慢的,我虽功夫不得力,还知路边挂的是一串串的紫葡萄,但也只知是葡萄,它与杨树柳树区别不大了。地上烂葡萄的味道钻进鼻孔,也只是闻见味而已,不愿去联想葡萄酸甜可口否,不再想着葡萄进入口中,它们在架上挂着,与我无关了,想也白想,不放也得放下,这是因一座食而自然放下,不再联想了,因此可少打多少妄想。此是今天行走在葡萄架边的感受。

再说因一食见食物不放下也得放下,听着似硬放下似的,那么饿不饿呢?以此次行脚为例,今天是第六天。每天很早起来,背包行走,晚上有时走至九、十点钟休息,因是凡夫僧,不知别人心里境界,只能谈自己凡夫心里的感受。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list.asp?boardid=5
 楼主| 发表于 2004-1-19 10: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饿不饿呢,除了偶而想起吃食物时,注意,不是看见食物时,看见食物也就算是看见了,没什么感觉,此想起吃是自己打妄想,非要联想吃,才感觉肚子一空,但马上又过去了,所以此空也不是饿。若是真饿就不会看见食物而不想吃了,象路边不远就挂着葡萄,我凡夫眼睛收不住又看见了,但没想吃,若真饿能不在吃上联想吗。

因不饿才不想吃,因不想吃才不饿。我又看葡萄架,也知身边跑的是汽车,心里可以说是妄想不断,为什么还不饿呢?这得感恩佛制的一座食。一食以外再不允许吃东西,人虽在打妄想,但不敢打吃的妄想,自然就不饿了。若不一食,那就是打了吃的妄想,当然不可能不饿了,象我没出家前,一天三食,再见食物时还感觉饿呢?

此一食不饿是佛陀戒香园中一朵具有独特香味的奇葩,而二百五十戒每条都如此异彩纷呈,所以我们能出家受持具足戒,是何等庆幸,因此在前面提到为报佛恩,才有此人间游行,出来行脚,让世间更多的人有得闻佛法的因缘。但走着,路边大多数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业的成败得失,他不想跳出这个圈子,看我们称世外闲人。也确实是闲人,只有闲下心的人才能出来行脚呢!出家不要钱就不必去经商了,出家乞食就不必去务农了,做官对出家人就不必提了。世人真应羡慕羡慕行脚僧悠闲的行水生涯。

又前面所提到的闲人,我凡夫还能闲下心,心像云一样飘来飘去,叫我闲云差不多。如闲云一般游于葡萄架边,云游不留痕迹,人行不生贪恋,是多么自在。因此以后就形容行脚僧如闲云野鹤吧,因师父常开示:“笼鸡有食汤锅进、野鹤无粮天地宽”。野鹤因无粮而感天地之宽广,行脚僧如闲云游于天地之间,也同样无粮,自然就去乞食了。另外师父还有开示:“因乞食知食物得来不易,人自然就会吃一食”。而一食又是今天走在葡萄架边能做到不贪恋的一个强有力的保证。由此可见,行脚、乞食、一食等等戒法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出外行脚必须有戒法保护,但必须先持戒,才能得到戒法威神的加持。欲想得到保护先持戒,而持戒同时又得到了戒的保护,此二在同一时完成。

葡萄架边行过,天已近傍晚,走至北宁市政区外的一转盘内,看着能不能在此处休息。转盘建有一似碑样的小亭子,上是理石地面,周围是草坪,并有花等。我们刚一停下,就围上不少人观看,也不知他们是从何处出来的。此时我们队伍中也增加了几个居士。他们是在下午三点左右从寺院过来的,有北京李忠合及与他同来的一女居士,大石桥孟居士,海城周居士等几人,乘车追上看望行脚的大众。拜见师父后,有几人回去了,李忠合与那个女居士等人跟着行走至此处。李忠合居士看上去比以前胖了许多,他护持道场很发心,经常从北京邮一些物品供养。早在师父从五台山往东北走时,就已经结上了缘,他当时在北京供斋。可以说对行脚已不陌生了,对这次又在路上相见,他只是显得很高兴,而和他同来的那个女居士就不同了,因是第一次见到僧人行脚,要把她心里的喜悦和家里的同修分享。此时正拿着手机通话,略带兴奋地说:“我已经见到妙祥师父了,师父们现在行脚,走到一个转盘处,我就和他们在一起”。可惜她家里的同修只能听听,肯定是看不见了。此女居士应属于少见,若见惯行脚就不会有这种神情了。我觉得走路这算什么新鲜事,她却要把这件事马上通知出去,意思无非是想告诉别人:“你知道吗,我现在和行脚的僧人在一起”。下个不是讽刺她的结论:“少见多怪”。因为她没想想:她只是跟随着我们走了几里路,就要马上向外通知,那么我们每天走路在向谁通知呢?我当时见她打电话的神情,觉得有些好笑,不必要的事,少见多怪,我此时心情又应告诉谁呢?又此时心情若细查下去,在心灵最深处究竟是何感受又有谁知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20-5-29 06:28 , Processed in 0.0628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