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大鸟

学习二时头陀体会  沙门释子亲融瑾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4-1-29 20: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过来告诉,在那边路旁的三个大广告牌下方有一空地,那里避风,师父让去那里休息。转盘的理石地面很是干净,虽有风吹着,但我觉得若在此休息,那显得多有情趣。前面提到我心如云浮动,因此想在这里随风飘,但我此时还很明白,不能随着自己想法,若随想法,那真是心被风吹跑了。依教奉行,走至那片避风的空地,一看,两边是玉米地,中间长着两米来高的小杨树。昨天晚上是在大柳树下一宿,今晚就要在小杨树下一宿了,但小杨树实在太小,风雨什么都遮挡不了的。海城张居士她们不知从哪里借来了些纸板。先前她们曾为联系了一彩条布棚,师父只在路边看了一眼就走过去了。有一张居士后来对师父说:“那家主人有些不高兴了,说都答应了让你们住,你们不来住”。其实,都是她们联系的,我们连那个主人是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如何答应呢。我们又没暗示过,你们应在前方找个彩条布棚或什么的。她们这样说无非是想表明,那家主人确实同意我们去住。再说那家主人也未必真的不高兴,他也许是高兴不知如何表达才这样说呢。张居士等人拿来的纸板猜测就是借那家主人的,那家主人若真不高兴就不会借了,但究竟是不是,没具体问,因为这些都是张居士她们几人自己发心。她们这一路处处提前联系房子,联系彩条布棚,为我们找休息的地方,以及刚才提到的借纸板等等,很多次事先都已和主人说好,等大众走到,师父一看,有某个地方不如法,例如前面提到的鸭厂,或时间还早,说句“算了吧!”她们一听,二话不说又立刻上前方继续联系。虽然我们出外行脚走哪算哪,并不需要她们这样做,她们事先如何联系也不告诉我们。她们处处在前方联系,虽似和我们无关了,不必再提,但又与我们有关,不得不提。因为我们行脚,她们才会这么发心护持的嘛,他们这些居士不是要护持我们某个人,而是要护持这个法。最后要说的是:虽行脚并不需要联系什么房子,但他(她)们如此护持之心是非常值得称赞的,可以这么说,这种护持僧团的行为令他(她)堪称居士,不负优婆塞、优婆夷之名。(注:优婆塞译为近事男,优婆夷译为近事女,意思是在家亲近奉事三宝的信众。)

树边还有成捆的玉米秸,有居士问闻讯过来看的一个村民可不可以用,村民回答:“我不是主人,不好做主,若是我家的你们可以随便用”。后居士不知如何将主人找来的,也许是自己赶来的,同意晚上用他家的玉米秸,于是大众两人或三人靠着一小杨树,下垫玉米秸,上铺纸板,把自己应用之物取出,发现另一边师父正在讲开示,就在玉米秸主人来的时候,随着又来了十几个村民。他们围坐一圈,对师父的开示虽有的地方懂,有的地方还不太明白,但他们真的需要。师父今晚所讲的以“衣里明珠”开始,他们每人的明珠也必须经解说而方知。师父并举了今天行脚中的一件事,以便让他们都听的懂,深入浅出地说明一切众生都本具佛性。师父开示说:“今天下午,行走中遇见一群牛,我就为它们授三皈依,此时,其中有一头黄牛突然冲出牛群,从很远处向僧人这边飞快地跑过来,它也不管有放牛的人看着了,跑出有一段距离,黄牛它又停住了,站着好像也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奇怪。从这件事情就可看出,一切众生都本具佛性,都是应该学佛,像那头黄牛冲出牛群,向僧人这边跑说明它的善根比别的牛表现稍突出些,但跑在半路停住代表自身还有障碍的一方面”。师父接着开示,牛都明白皈依,我们人条件比它们好的多,就更应该学佛了。并由牛也具佛性,而劝他们不要杀生,不要吃肉等等。师父并讲到给这些牛等众生皈依,不能大声说,因人一喊它们一慌,不知你说什么,反而听不明白了,给它们皈依得用心去感化,它们与人语言不同,但心是相通的。师父还问那头黄牛向外跑的情景有没有人看到,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身边有一个居士一回想,说:“我看见黄牛冲出牛群向路上跑,但我当初不知怎么回事,也就没太在意”。

在开示时从路边又来了一男人,还没等走到就大声吵吵着说:“这是做什么的,我得看看,他们怎么住在这里”。听口气都还以为此人是要找什么麻烦,等走到跟前,口气还是没有变,问:“你们晚上吃饭没?”得知一食后,接着又大声说:“我晚上刚回来,得知你们住在这里,你们去我家吧,我家有地方,连房子带车库足够你们住的”。
 楼主| 发表于 2004-2-13 13: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说到这里,旁人才明白他要过来的目的,看来人真不能从表情、语气就肯定他存什么心,所以说,前面彩条布棚主人不会不高兴的,即使面上现出不高兴相,口里说不来住我不高兴,他心里也一定会充满喜悦的。这时,有居士以他所知道的为那个男人解释,师父为什么住在野地里。师父又开示几句,谢过他的好意。那男人听后点点头,又说:“师父们不去住,对,应该这样,那这还有没出家的人呢,他们可以去住吧!”听这话他应该明白为什么僧人要住在野地了。其实没有人为他解释之前,就已经知道一些“为什么僧人要住在野地”了,因为这个“为什么僧人要住在野地”才让他在晚上到这里来的,这就是僧人住在野地(露地住:十三头陀支之一)法的功德,让他们知道,原来人并不是都得住在屋宅中的,接下来就会生疑问了,“为什么僧人要住在野地”?众生对家的出离心会当下产生,虽然一时还不太明白,或者明白了一些还不想出离,或者还不知“出离心”这个词,但此中的法益都已经感受到了,否则这个男人学佛或没学佛不太清楚,他不会有人为他说几句,僧人住在野地是为了锻炼锻炼,他就像明白了似的说:“对,应该这样”。《大宝积经》云:“所谓家者,名杀善根,名不舍过,害助善业,是故名家。云何名在?一切结使在中住故,故名为在”。而树下坐、露地住等头陀支就为了除掉对房舍屋宅的贪著,随顺少欲,是佛所亲制,符合中道。前面说到众生会由此露地住头陀支而引发对家的出离心,因出离心《大宝积经》中家的过患会转化为功德,试列一下:“所谓出离家者,名增长善根,名舍过,名助善业,是故名出离家。如何名不在?因离家故必能出三界,一切结使不在心中住故”。出离家的功德如此殊胜难测,众生虽有的知道,有人不知道,但由此露地住头陀支为源头,而流淌的出离家功德水,无论你明白不明白,都会净化心中的污垢。所以说,前面彩条布棚主人心里一定会充满喜悦,不是普通高兴,而是法喜。此男人也因感受到出离的法益而认为“应该这样”。不然,假设这时有人反问他:“僧人为什么要在野地锻炼,锻炼方法很多,跑步、跳高等等,你为什么认为应该这样在野地锻炼呢?另外有的乞丐流落街头,也属于在露地‘锻炼’,你为什么不去请他们呢?”相信他一定会愣住,答不上来。若这个问题让我答呢,我就这样答:“佛以一切智、而制此头陀支,众生得到摄受是预料之中的”。至于为什么会摄受众生,我现在还无法解释圆满,因为前面说过,对头陀我只是努力学习而已,再说众生得到摄受,也不是某个人的力量,而是佛的力量,法的力量,僧的力量。再就是我相信:只要坚持学头陀行,将来一定会摄受无量众生,广及一切有情皆得大圆满。
 楼主| 发表于 2004-2-13 13: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将此男人请僧人去他家住的好意谢过,后来海城张居士等人答应去他家休息。师父接着开示,有一穿白色上衣,约五十岁左右的人往前坐了坐,说:“学佛好,我今天得向老师父请教,应怎样学佛?”说完没等回答又提出一个问题:“师父对歪脖老母有什么看法,她算不算菩萨化身?”师父回答:“歪脖老母我没有见过,对她的具体行为只是听一些传说,至于她是菩萨化身,或是什么,不给她下结论。这里告诉你一个方法,是不是佛菩萨化身,要看他的行为是否与佛菩萨相符。佛是觉悟的意思,因此,不管任何人,假借佛菩萨名义种种的敛财行为,都是不符合佛法的,真正的化身也不会同意别人借他的名义去敛财的”。穿白色上衣的男人听后点点头,说:“我明白了”。

伴随着他的明白,夜渐深了,为了不打扰我们休息,前来听法的人渐渐离去。李忠合居士等是去北京或去寺院就不知了,愿他们也行而不游吧!法雨过后,他们中有的明白多一些,有的明白少一些,有的也许会认为什么也没明白,但明白不明白不是用头脑的思维来衡量的。种在每人阿赖耶识中的出离种子,即使现在暂时放不下,很明白地说:“我不想出离,不想出离”。将来出离种子还是要成熟的,由此而出离家,出离五欲,出离三界,直至成佛,因每个众生皆本具佛性故,本应出离,只不过暂时被乌云遮盖,人间游行的目的就是让众生识此乌云,并告诉他:“家、宅等等的乌云亦属虚幻。”认识乌云的方法,师父已经开示:看我们的行为是否与佛菩萨相符,即以佛为师,以戒为师,以头陀行为师,这样就能如前《增一阿含经》所言的“多所饶益,度人无量,广及一切,天,人得度”。广及一切,人得度前面已经举了例子,并举了黄牛、掩埋小猪等例子,说明畜生道、鬼道等众生都因此而有被得度殊胜的机缘。今天的体会至此告一段落,再不厌其烦的下一总结:行脚虽是用脚走在人间,迈出的却是与一切众生皆共行出三界的步伐。

八月二十七
早三点出发,天阴,过一会,下起了小雨,披上雨衣,继续行走,后进入一桥洞避雨,里面气味刺鼻难闻,以为是羊粪味,地面上有不少羊经过后留下的粪便。沙弥在外面折了一把蒿草将羊粪扫在一边。桥洞共有两个,另一边听声音有流水经过,我们休息的这边是混凝土地面,虽布满尘土,但很平整。走在路上,天还未亮,能有这么样的桥洞避雨,也很知足了。又羊粪扫除,应没有味了,可是那种特殊的味道还在不断传来,怀疑另一边有化工厂排放污水经过,但没办法,因要避雨,鼻子还得继续呼吸,就承受吧,慢慢鼻子也就适应,认为没什么了。天亮后雨暂停,发现流水呈乌色,确是化工厂排放的。另离桥洞不远,还有些同样散发着刺鼻味的垃圾,两处合在一起,味道能不大吗?从桥洞出来上路,别人能感受雨后空气清新,而领悟出点什么,我却因业障深重,在桥洞里被薰得厉害,出来鼻子一时有些不会反应,觉得里外空气差不了多少。想想原先气味那么刺鼻,但休息一段后为什么又闻不出了,都因行脚在外,没有办法,凡夫的我不能改变环境,让它来适应我,自然得去慢慢适应环境了,看来我们平常分别这个味不好,那个味好,都是外界条件太好了给我们造成的。我若不是鼻子分别太大,就不会在桥洞里觉得气味刺鼻了,因此说业障深重,被薰之后,才一时觉得有些适应了,都得感恩行脚,让我知道:人只有适应好坏环境,此就是逐渐在改变环境。由进出桥洞时的鼻子可知,经在里面适应环境,出外觉得内外空气差不了多少,此应属于环境被人改变吧!

再向前行进入北宁市区,准备去崇兴寺拜双塔,走着,雨又继续,并越下越大。在雨中虽鞋等被淋湿,心中却充着喜悦,因师父开示:人若诚心拜塔,一般去前都会下雨的,就叫做洗尘吧!同样的雨,同样淋在身上,同样为行走带来不便,但因为此雨意义不同,觉得还是下一些好,不下雨倒令人失望了,表示拜塔诚心不足嘛!虽我心未能住在道上,但若言我对佛法一点诚意没有,也心有不甘,因为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三中佛言:“如是苾芻(比丘)虽非法器,而剃须发披服袈裟,进止威仪同诸圣贤,因见彼故,无量有情种种善根,皆得生长。又能开示无量有情善趣生天,涅槃正路”。我虽非法器,但已剃发披服袈裟,并学习诸圣贤的头陀行,日一食、乞食、树下住、露地住等等,在努力使自己成为法器,怎么能说一点诚心也没有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20-6-7 11:05 , Processed in 0.04202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