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25|回复: 11

2003年秋季赴柏林禅寺受戒感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0 09: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vRBGelw1.jpg
释亲航法师

愿尽未来普代法界一切众生备受大苦

誓舍身命弘护南山四分律教久住神州
                       ————2003年秋季赴柏林禅寺受戒感记

 楼主| 发表于 2004-1-10 09: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轉帖此欄目注意事項如下:

1、轉帖中不得擅自變動、更改、加添、減少文章内容。

2、欄目中圖片、文章及日後的影像資料等,不得出現在有償的雜誌、書籍、媒體等。

3、各種書刊、網絡,如本著免費結緣方式,需要欄目中資料,需經作者本人同意。必須遵守第一條意見。

4、在製作片子、書籍、建設網站中,沒有委託任何人士,以各種方式化緣、募捐、贊助等行爲。

5、聯係方式:DLPD@SOHU.COM  QQ:172951051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   解脱之路
 楼主| 发表于 2004-1-10 09: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尊敬的恩师,尊敬的上来下化老和尚。各位法师,各位师兄弟,各位居士:

阿弥陀佛!

亲航今天能在这里与大家一起分享去柏林禅寺受戒的经历、体会,这是多生多劫的因缘合和而成的。亲航觉得非常的荣幸,同时也非常的惭愧。这里要分开具体地说,何谓荣幸?大悲寺的念佛堂,也可以说成讲堂刚装修完成。这个讲堂能装修完成、圆满,与众多居士的热心护持是分不开的。如浙江省诸暨市的杨居士,临近大石桥的孟居士及盘锦的居士,本溪的居士、海城的居士、各地的居士都发了很大的心。佛制规定对僧团有四事供养:衣服、饮食、医药 、房舍(或卧具)。今天诸位居士完成的就是房舍供养。新讲堂刚落成,就举行了受戒、行脚体会报告,因缘殊胜;其次,受戒是大事、喜事,是令正法住世的事。行脚、乞食,行头陀苦行,更是如来世尊所赞叹的正法。如今两件事在大悲寺双双圆满,头天师父行脚刚到寺院,。第二天,我们六位新戒也回到寺院了。因缘殊胜;第三,更有这么多的居士,非常虔诚的发心来参加报告法会,这个因缘也很殊胜。圆满的讲堂落成,圆满的行脚、圆满的受戒。预示着我们这个报告会也将是圆满的,所以说很荣幸与大家有这个法缘。惭愧的是,后学学识浅薄,言辞笨拙,不能很好的将所经历的事情、体会转达给大家。在这里只是将受戒期间的日记稍稍整理,向大家汇报,交流。

佛法者,不出三无漏学。戒、定、慧,三者既是。彗由定发,定自戒生。由此可知戒的重要。《华严经》云:“戒为无上菩提本”。

释迦世尊,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演扬一代时教。临般涅磐,阿难尊者请问世尊:“佛灭度后,以何为师”?世尊答言:“以戒为师”。当知,波罗提木叉为汝等大师。

戒为清凉,能消热恼。戒能防非,止息恶缘。若有清净比丘谨持戒法,包括比丘戒和菩萨戒,既是如来正法住世。所以我们要绍隆佛种,续佛慧命,万万不能忽视戒律。凡受戒并且能护持禁戒者,一定能够得到清净戒。不缺戒、大乘戒、不退戒,成就波罗蜜戒。乘此功德,则可趋涅磐。这是我们得戒大和尚,上本下焕长老开示的法语。大和尚现年九十七岁,是当代禅宗泰斗。

剃发染衣,未受戒者,不能算是正式列入僧数。亲航蒙恩师剃染,得受沙弥戒,依戒修行,已有年余。自恩师决定让我们六位沙弥进受大戒后,亲航心里既惭愧又高兴。惭愧的是沙弥阶段,所应做的事没有做好。《沙弥律仪》还没有学习透彻,还存在许多毛病习气;高兴的是,恩师决定要我们六个沙弥进受大戒,这说明恩师对我们六位沙弥有了初步的肯定,我们有因缘进受比丘戒、菩萨戒,即将正式列入僧数了。

在去戒场前,恩师的慈悲开示,使我们从内心深深的感动。我们见今天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更好地学戒、持戒,更好地让佛陀的戒律体现于僧团。这也是更进一步了生脱死,利益众生,令正法久住。

恩师开示说,求戒一定要有殷重心,诚恳心,要对佛法充满信心。要用恭敬心,殷重心换取清净心。要放下,一切我的执著。

特别是我们持“不捉金钱戒”和“日中一食”斋戒的,到了外面会有许多违缘,有许多境界来考验我们,一定要保持正念。要保持正念,正如恩师所说,每天写忏悔,时刻检查自己。

可以说,在没有到戒场前,师父已经给我们做了很好的得戒教育,使我们在未来的一个月里,始终不被外境所转,保持着正念。
 楼主| 发表于 2004-1-10 19: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四日(农历八月初八) 阴转雨

早上四點,由亲舟师父领队,带领我们六位沙弥向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出发了。河北的居士听说大悲寺的僧人要受戒,非常发心。秦皇岛齐居士在家里设了一堂丰盛的斋饭供养我们,其他的居士问讯也赶来看我们,还有居士发心用车子送我们到柏林禅寺。看着居士们这么发心,真的,令我非常感动。我们何德何能,领受这些虔诚的供养?我想,无非是师父的德行所感,持戒的功德所感。居士们对我们的期望,就是对戒法的期望,对佛法的期望。到柏林禅寺受戒,一定不能辜负居士们殷切的期望。

过完斋后,我们继续出发。途经天津,到了晚上八点多,我们来到保定市。林居士带领大家到慈云禅寺挂单住宿,准备第二天赶路。

九月五日

早上十点左右,我们的车终于到了柏林禅寺山门外,看到山门外有警察在维持秩序,而且来来往往有许多出家人。我心里纳闷受戒有这么多人吗?后来才知道,明天柏林禅寺万佛楼开光,同时设千佛斋供众,这在河北佛教界来说也是一件大事。当时我的心里正打着妄想,能有机会参加这里的法会,真是因缘殊胜,因为宾头罗尊者曾经发愿,以后的众生,只要设千僧斋供众,他一定会参加应供。可是亲舟师父决定不参加这次开光法令,过完斋后,去附近寺院挂单,等法令结束后再回来。当时我非常不理解,但事后证明这是正确的,参加法令的人特别多,有一万多人,闹闹腾腾的。我们出门是来受戒的,在受戒前应保持一种清净心,要把六根收摄住,这样我们才能受好戒,才能得到清净的戒体。

在去斋堂的路上,我们一行七人,双手托着钵,目光着地,缓缓而行,不少居士都主动站起来合掌,而他们对路过的出家人却没有这么做,这让我感到威仪的力量不可思议。

过完斋后,几经周折,终于在正定临济寺挂上了单。临济寺大部分僧人都去了柏林寺参加开光法会及千僧斋。正当我们询问上晚殿时间时,客堂里屋出来一位八十多岁的的长老,看挂珠,估计是方丈和尚。老人家用手拍拍亲舟师傅的肩膀,说殿堂交给你们了,之后就乘车出门了。后来,才知道,老人家是临济寺方丈上有下明老和尚,已经八十七岁了。我当时心里被老和尚宽大的胸襟摄受住了,我们七人出来乍到,刚挂完单,老和尚就如此放心地把殿堂的事交给我们,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这样,亲演师领殿,亲显师打大木鱼,亲直师打小木鱼,我打钟鼓,正好能完成殿堂佛事。

没想到还有这个缘分,大悲寺僧人到临济祖庭领殿打法器。河北的唱腔与我们的不一样,但我们人多,大家嗓子一高,把整个殿堂都带起来了,跟着上殿的还有几位挂单师傅和居士。

下殿后,亲舟师傅在前面领队,一行七人列队走向寨房,另外几位挂单师傅原先各自行走,见到这情形,都自动地在后排班,庄严有序地回寨。居士们都停恭敬地目送着我们。这使我想到“人天师表”四个字,都说出家人是“人天师表”,体现在哪里?我想,在日常生活里,行走坐卧中,时时刻刻都要体现出来。我们不仅要用文字,语言弘法,更要用身体以身示法,有时无声胜有声,更有说服力。

有意思的是,几天殿上下来,我竟然还不知道大殿里供的是什么,只知道这不是大雄宝殿,后来问亲舟师傅,他也说不太清楚,当时也没注意这个问题。

临济寺是临济宗的发祥地,是临济义玄禅师的道场。俗话说:“天下丛林,临济儿孙半边天。”由此可见,临济宗在中国佛教,特别是禅宗中的地位。今天我们就在临济宗的祖庭,进了山门,迎面而立的是临济祖师舍利塔——澄灵塔,共有九层,是临济禅师圆寂后,唐懿宗赐建的。现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绕塔时,我心里正想了解有关临济禅师的事迹,想知道一代宗师是如何修行的。正好在澄灵塔对面不远处有一块牌,上面有临济禅师的介绍。

临济义玄禅师是山东人,出家后先精研戒律,期满后,首参黄檗希运禅师,后参大愚禅师。大愚禅师叫他回去再参黄檗禅师,于是临济禅师又跟黄檗禅师习禅二十年。受到黄檗禅师的印可后,在公元八五四年主持正定临济院(即现在临济寺),弘法兴禅,提出“四宾主”,“四料简”,“四照用”,等思想。

由此可见,古代的大德最初都是从戒律下手的。我们作为末法中的后学,当然更有必要以戒为师。只有这样,才能在修行的道路上有所保证,不走弯路。

师父他老人家也正是这样教导我们的,要我们专精戒律,去除毛病习气,然后再看经论。和临济禅师修行次第是向吻合的。

临济寺虽是祖师道场,但寺院整体规划还不完整。到现在还没有正式禅堂,暂时用药师殿作为临时禅堂。这和祖师道场的地位有些不相称。由于大部分僧人去了柏林禅寺,禅堂放参。在亲舟师父的联系下,常住非常慈悲,晚上就起香了,由临济寺当家师领香。



 楼主| 发表于 2004-1-12 1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七日

早上,上有下明老和尚也到禅堂坐香了,并作了开示。老和尚说,要了生死,只有在禅堂或念佛堂,但现在很多寺院都围绕经济转,为钱而忙,收门票,办旅游。老和尚认为当前佛教界特别是佛学院,偏于理论上的学习,缺乏实修,佛法注重的是实修,宣化上人开示,我们研究佛法,要注重实行。若单会说不会行,虽讲得生枝长叶,开花结果,仍属虚妄,等于说食数宝,自欺欺人。近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也有类似的开示。

老和尚还说,出家修行当以戒为本,先花三五年时间专心学戒,持戒清净了,才能明心见性。老和尚原本有事,见我们六位沙弥进禅堂了,才特意来坐半柱香,并对我们说,“看得出东单几位师傅是为了生死,为修行而出家的,一定要好好学戒,不要去赶经忏……。”老和尚的观点,非常符合我们的心态,我听了很受教育。老和尚又说:“现在善知识难遇,要多看大乘经典,如《楞严经》、《六祖坛经》《圆觉经》、《金刚经》等。”看得出老和尚一片苦心,非常希望有人能先专精戒律,而后听教参禅,次第而行。如果他老人家知道东北还有一个这样的道场,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在临济寺的时间不长,但我的感受是很深的,特别是当我们登车临行时,老和尚对知客师说:“他们的修行就是佛陀在世时的修行。”这是多么肯定的语气啊!当时我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我想到了师父。记得有一回,师父对我说,大悲寺的修行方式就是要让你体会佛陀在世的生活。今天,一位大德长老印证了师父的话。佛陀在世意味着什么,就是正法。我们末法众生能在正法中修行,这是多大的福报!今生今世能遇到师父,并亲临教悔,此等恩情大如领弥山,唯有依教奉行,以戒为师,才能报师恩于万一。

因为要到南宫普彤寺去,故早上禅堂下座后,即到客堂告假,出发。十一点十五分到达普彤寺,住持上弘下川老和尚非常慈悲,早为我们准备好了斋饭,过完斋后又亲自安排住宿,让我们休息。

普彤寺,是始建东汉年间(约公元67年),是印度高僧迦叶摩腾、竺法兰二位大师所建,为中国第一梵刹,到唐太宗时又有印度高僧大耳禅师驻锡此地,重建了普彤塔。后经宋、明、清等历代重修。近代年久失修,仅存普彤塔矗立旧址。

一九九二年,佛协委派上弘下川律师驻锡重修,经过十年的努力,现在塔院、殿堂、寨房等焕然一新。上弘下川律师早年,在台湾出家,精研戒律,并孤身从台湾回到祖国大陆,被已故会长赵朴初居士称为爱国第一僧。

下午三点,我们六位沙弥在寨房里诵楞严咒,后来亲舟师傅也过来一起诵咒。每天诵持楞严咒,也是大悲寺的特色。宣化上人说过,楞严咒是咒中之王,亦是咒中之长者,这个咒关系到整个佛教的兴衰。世界上有人持诵楞严咒,就是正法存在。没有人持诵楞严咒,就没有正法。楞严咒是佛顶光明,化身如来所说的神咒,所以妙不可思议,每一字都一字的奥妙。

在末法时代,一切天魔外道,魑魅魍魉,山妖水怪,所最怕的就是楞严咒,楞严咒是破邪显正的神咒。

所以师父规定每天诵持十遍楞严咒。现在,出门在外也要克服困难,尽量在一起集体诵,实在不行,就各自抽时间默诵楞严咒。通过诵咒,消除魔障,使我们能顺利地受戒。几天来,我们都尽量在一起诵五遍以上,诵完咒以后的感觉确实不一样,就象除尘器似的,将心里的污垢清除一遍,清净自在。
 楼主| 发表于 2004-1-13 11: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八日

上午,我們六位沙彌參加了出坡勞動。將建大殿剩的廢木料,整理到庫房裏。大家都非常發心,就象在自己寺院出坡一樣。在他們吃早粥的時候,我們在親舟師父帶領下,發心把大院的衛生打掃了一遍。雖然是小事,但看的出常住還是很贊許的。居士們也很恭敬我們。但我覺得,這是對法的恭敬,是對戒律与威儀的恭敬,我們只不過借此因緣學習了一點法。

中午過完齋,向客堂告假后,我們又踏上了征程,向栢林禪寺,河北佛協出發。在河北省佛協辦完手續,回到柏林寺已經是5點多了。客堂給安排到了古佛庵淨業堂住宿休息。

原計劃九月八日報到,因万佛樓開光法會剛結束,整理工作未完成。再加上三師七証有些沒到戒場,就往後推遲了幾天。

栢林禪寺也是一座千年古刹,与“天下第一橋”趙州橋遙遙相望。它最早建于東漢年間(約196----220年),古稱觀音院,南宋時為永安院,金代名為栢林禪院,到元代稱爲栢林禪寺。這裡高僧輩出,懸裝大師在此研習《成實論》,趙州從諗禪師在此弘法四十年。“趙州茶”,“洗鉢去”,“狗子無佛性”,“庭前栢樹子”等膾炙人口的公案,都發生在這裡。金代時有五代律宗大德在此弘律五十年,但近百年來,屢遭劫難,到一九八八年時,這裡只有趙州舍利塔及二十余株古柏。

一九八八年,栢林禪寺恢復為宗教活動場所。上淨下慧老和尚發心重修栢林禪寺,在短短幾十年時閒裏,使昔日荒樹破院,一變而成殿宇莊嚴,環境優雅、佛唱悠揚,香客云來的十方叢林。

這囘受三檀大戒,又有幸能在新落成的万佛樓中舉行,確實因緣很殊勝。

巍峨的万佛樓是栢林禪寺新大殿,通高三十七米,比鞍山玉佛院還高4米。大殿内可放一千二百多拜墊,是名副其實的千僧殿。中供五方佛,五方佛兩邊及二樓四周,供一万零四十八尊佛。非常雄偉、莊嚴。在國内也是數得上的一流殿宇了。所以幾位大和尚都說我們福德因緣很好。

在栢林禪寺的二十多天裏,大概分兩個階段。九月八日到九月十四日,是封堂前一周的生活。九月十五日到十月二日,是緊張而有序的戒期生活。這中間經歷大同小異,我就選擇一些感受較深的或者是特殊的事情与大家交流、彙報。
 楼主| 发表于 2004-1-14 11: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九日

早上四點打板,由於不知上殿排班程序,到禪堂排班,已經坐不下了,只能在院子裏等候。擴音器裏傳出的風雷鼓打得特好,簡直与真打雷一樣,真希望能把這打鼓技術學會,囘大悲寺与大家分享。但我知道可能性很小,大悲寺用的是軍樂鼓,不是皮鼓。隨著禪堂鈡板的響起,我們分兩班朝万佛樓走去。早殿有隋堂普佛。在念禮佛回向時,照客師挨個發小牌。我們六位沙彌都知道這是領錢的,都揮手示意不要,照客師就走過去了。

這一天初上殿,過堂外,就在淨業堂裏打坐,背早晚功課,時間也很快地過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4-1-14 11: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十日

早上常住安排新戒出坡,打扫万佛楼卫生,搬拜垫,新戒们都挺发心。大家都明白,这是培福消业的好机会,但还是有些新戒避懒偷安,或发了一半的心,没多长时间就借机走了,最后管理万佛楼的师傅要参加出坡的新戒把名字留下,以便跟引礼师交待。我觉得出坡干活,全靠自己发心,没有必要强求,因果是不会骗人的。住在我们对面的一位新戒,寮元师叫他去出坡,他没去,结果是迁单走人,这个果报太明显了。在净业堂住的几天里,亲演师就非常发心扫地、拖地,毫无怨言,都是白发的,给我们几位沙弥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在外面,集体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也是非常明显的。在封堂前,没有分组,我们六个人可以一起排班。师父在寺院就嘱咐过,要统一排班,列队而行。我们未分组之前,还是比较好地做到了这一点,不管上殿、过堂,都是六人统一行动,有时哪位师兄动作慢了,宁可等几分钟,也不擅自行动。其他的新戒和一些常住师傅都比较注意我们,有时在走廊里,我们主动让路,他们还是让我们先走。虽然他们嘴里没说什么,但从眼神里可以看出是一种赞许、随喜的态度。每到此时,我就更注意威仪,这既是我们本应该做的,也是代表大悲寺,代表师父,代表佛法所应该做的,这是无声的考验。

九月十一日
是日天气晴朗,云淡风清,正是世间的中秋佳节。晚上,明月照着赵州塔下的柏子树,显得格外得幽雅肃静。另一边,在观音殿前的小广场上,柏林禅寺暨河北省佛学院的中秋茶话会正在笑语高声中进行着。常住的班首,执事在主席台上坐着,广场四周则坐着新戒,常住僧人及居士。柏林禅寺新方丈上明下海大和尚作了开示,要大家不管以前有什么烦恼,现在只管放下,放下得自在,然后享受中秋明月,赵州茶香。茶话会的主要内容是佛教歌曲,相声,笑话,武术等文艺形式为主,我们六位沙弥坐在那里,都有点不适应。一是大家都在吃水果,月饼,喝茶,只有我们六位桌子上放的是笔记本,显得非常特殊;二是茶话会世间味太浓,我们的定力不是很深,六根容易被外境转。本想早点回寨房,但想到上人的话“一切是考验,看你怎么办,见面若不识,须在从头练。”

眼下戒期还没有开始,就过不了这个境界,将不是好兆头。于是重新坐下来,一心诵大悲咒,直到晚会结束,发心打扫会场卫生。

出家的目的就是屏弃世间五之乐,寻求解脱之道,然后才能了生死,度众生。如果没有坚固的道心,本就散乱的心就容易被境转,不要说度众生,恐怕到时候被众生“度”了还不知道。所以《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就讲了住阿兰若有十种德,能令证得三菩提果。今不厌其详,向大家介绍:

一者为得自在,住阿兰若,四威仪中,不属他故。

二者离我,我所,名阿兰若,于树下时,无执著故。

三者于卧具等,无所爱著,由斯当卧,四无畏床。

四者阿兰若处,三毒微薄,离贪嗔痴,所缘境故。

五者乐阿兰若,修远离行,不求人天,五欲乐故。

六者能舍喧闹,住闹寂处,修习佛道,不惜躯命。

七者爱了寂静,离世言词,弃舍凡愚,无散乱故。

八者世出世间,一切事业,易得成就,无障碍故。

九者阿兰若处,是三味空,能得百千,大三昧故。

十者清净如空,以为舍宅,心无障碍,得大智故。

阿兰若就是寂静心,师父在寺院,就是尽量为我们创造类似阿兰若的条件。平时,基本不与居士接触。也不出山门,让我们能在寂静的环境中修行。

广场的卫生打扫干净了,同时,我心里对师父生起了无限的感恩,师父曾说过,剃发染衣,就象投胎一样重要。投错了胎,就后悔莫及了。今生今世能遇到师父,那是最大的福份,能持戒修行,又是何等的清净自在。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list.asp?boardid=5
 楼主| 发表于 2004-1-19 10: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十二日

上完早殿回来,我就开始打坐了。大约半小时后,我睁开眼。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师父,挺庄严的四方脸。见我睁眼,他就合掌,我也合掌还礼。交谈之下,得知他是安徽的,在江西东林寺剃度,今年刚考上河北省佛学院。他见我们托钵过堂,又持斋戒,心里非常向往,说有时间要来大悲寺参学。我说你受戒后好好学习戒律,在掌握了戒律的开、遮、持、犯后,取得师父同意,才能出行参学。后来我问他受过沙弥戒没有,他说出家好几年了,却没有受过沙弥戒,但沙弥律仪早已看过了。这种情况真让人担心,而且这是佛教界普遍的现象。出家人对戒律是这种态度,何况在家居士呢?所以佛陀涅磐时告诉阿难:“佛灭度以后,以戒为师”。这不仅是一种普遍的遗教,也是佛陀预知末法众生对戒律的不尊重。而开出的金针良药。

作为佛教徒,肯定都是受过三归依的,其中就有归依佛。既然归依佛了,佛的言教当然是应该执行的。佛教里的戒律都是佛金口所定的。可是,现在许多佛教徒没有这样做。相反,却热衷于一些外道,甚至是邪教的言辞、行为,或者随意弯曲。改变佛所制定的戒律,这正是,今天佛教的悲哀啊!

亲航有感于此,今天在西方三圣前发愿,愿生生世世跟随师父,以戒为师,弘扬正法,让所有众生能听闻正法,脱离苦海,获得解脱。

中午过堂时,方丈和尚通知禅堂恢复坐香,要求常住的,佛学院的师父,要准时进堂。柏林禅寺是临济宗道场。而且也可以说是大丛林,我非常希望能在封堂前体验体验,禅堂的坐香。回寮后即去询问寮元师,寮元师非常和蔼。平时他也看见我们发心的干活,对我们印象很好。他说可以,听到打板后,就可以去禅堂跑香。我听了,满心欢喜。赶紧回净业堂与几位师兄说了。大家听了,满心欢喜,都愿意去坐香。不过下午的香没有坐成,客堂通知,二点半新戒考背功课。

此时,我心里可以说是忐忑不安的,因为我的早晚课背的不是太熟,又加上其他几位新戒,在考问中一些偏僻古怪的知识,心里更加上火了。亲显师父也在旁边说,能不能通过,全是因缘的事情,通过了是该受戒。没通过,是因缘未成熟。于是就净下心来,念观音菩萨圣号。当引礼师叫到我时,我的心里反而不紧张了。等走到房间里,见到主考法师慈悲祥和的面容,心里更塌实了。主考法师非常慈悲,他让我坐在椅子上进行考背。问我对功课熟不熟悉,我实话说不是很熟悉。之后叫我背《楞严咒》第二会、如意宝轮王陀罗尼、十大愿王、弥陀经中六方佛、八十八佛等,我都一一背了出来。主考法师与引礼师听了,挺满意。并说,这几个亲字辈的新戒都不错。功课就这么过关了。亲显师在我后面考,我与其他几位师兄就在走廊里等候。但走廊里说话声太大,引礼师出来叫我们先回寮房。我们赶紧合掌问讯,回答:“依教奉行”。引礼师忙说:“你们是威仪第一”。虽然是短短的一句话,但对我们六位沙弥是最大的鼓励了。说明我们这几天的言行举止得到了执事人的认可。但是,还有很多缺点没有改正。应该在日后,再接再励。在这里要补充一下,“依教奉行”这四个字,是无价之宝,是最好的善知识。你依教奉行了,处处有师父,处处能得到法。依教奉行也。给人的最大供养,所以师父在寺院里要求不管是居士还是僧人,都要学会依教奉行。对师父要依教奉行,对其他人也要依教奉行,师父曾说过,如果你对小孩子也能依教奉行了,你的执著或许能破了。所以以后要用好“依教奉行”这个宝具。

晚上到禅堂坐了二支香。禅堂里有将近一百个位子,中间供着缅玉雕刻的本师释迦牟尼佛,非常庄严;地面是大理石铺成的,空间也比较大,跑着感觉挺好。临济宗钟板与伪仰宗钟板有点差别,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坐香,大家都做得不错。维那师在快开静前巡了一次香,开静后,又给大家讲开示。说明禅堂的基本规矩,要大家趁早练好腿,免得打禅七时受苦(主要是针对佛学院学僧说的)。打坐是修行人的基本功,就是外道也靠打坐修禅定。我们在学戒的同时,不能偏废了禅定力的修持,要两者并重,解行并进,才能由戒生定,以定护戒,戒定相得益彰,无上慧也就自然产生了。

我们在寺院每天坐香,学戒,诵咒,上早晚课等。这些师父制定的修行功课无疑是正确的,只要大家能依教奉行,总有见到本来面目的时候。师父说过:修道就像磨一块砖,天天磨,不间断,越磨越薄,到有一天,突然捅破了,云开雾散,生死即了。


九月十日

早上常住安排新戒出坡,打扫万佛楼卫生,搬拜垫,新戒们都挺发心。大家都明白,这是培福消业的好机会,但还是有些新戒避懒偷安,或发了一半的心,没多长时间就借机走了,最后管理万佛楼的师傅要参加出坡的新戒把名字留下,以便跟引礼师交待。我觉得出坡干活,全靠自己发心,没有必要强求,因果是不会骗人的。住在我们对面的一位新戒,寮元师叫他去出坡,他没去,结果是迁单走人,这个果报太明显了。在净业堂住的几天里,亲演师就非常发心扫地、拖地,毫无怨言,都是白发的,给我们几位沙弥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在外面,集体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也是非常明显的。在封堂前,没有分组,我们六个人可以一起排班。师父在寺院就嘱咐过,要统一排班,列队而行。我们未分
 楼主| 发表于 2004-1-29 20: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十二日

上完早殿回来,我就开始打坐了。大约半小时后,我睁开眼。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师父,挺庄严的四方脸。见我睁眼,他就合掌,我也合掌还礼。交谈之下,得知他是安徽的,在江西东林寺剃度,今年刚考上河北省佛学院。他见我们托钵过堂,又持斋戒,心里非常向往,说有时间要来大悲寺参学。我说你受戒后好好学习戒律,在掌握了戒律的开、遮、持、犯后,取得师父同意,才能出行参学。后来我问他受过沙弥戒没有,他说出家好几年了,却没有受过沙弥戒,但沙弥律仪早已看过了。这种情况真让人担心,而且这是佛教界普遍的现象。出家人对戒律是这种态度,何况在家居士呢?所以佛陀涅磐时告诉阿难:“佛灭度以后,以戒为师”。这不仅是一种普遍的遗教,也是佛陀预知末法众生对戒律的不尊重。而开出的金针良药。

作为佛教徒,肯定都是受过三归依的,其中就有归依佛。既然归依佛了,佛的言教当然是应该执行的。佛教里的戒律都是佛金口所定的。可是,现在许多佛教徒没有这样做。相反,却热衷于一些外道,甚至是邪教的言辞、行为,或者随意弯曲。改变佛所制定的戒律,这正是,今天佛教的悲哀啊!

亲航有感于此,今天在西方三圣前发愿,愿生生世世跟随师父,以戒为师,弘扬正法,让所有众生能听闻正法,脱离苦海,获得解脱。

中午过堂时,方丈和尚通知禅堂恢复坐香,要求常住的,佛学院的师父,要准时进堂。柏林禅寺是临济宗道场。而且也可以说是大丛林,我非常希望能在封堂前体验体验,禅堂的坐香。回寮后即去询问寮元师,寮元师非常和蔼。平时他也看见我们发心的干活,对我们印象很好。他说可以,听到打板后,就可以去禅堂跑香。我听了,满心欢喜。赶紧回净业堂与几位师兄说了。大家听了,满心欢喜,都愿意去坐香。不过下午的香没有坐成,客堂通知,二点半新戒考背功课。

此时,我心里可以说是忐忑不安的,因为我的早晚课背的不是太熟,又加上其他几位新戒,在考问中一些偏僻古怪的知识,心里更加上火了。亲显师父也在旁边说,能不能通过,全是因缘的事情,通过了是该受戒。没通过,是因缘未成熟。于是就净下心来,念观音菩萨圣号。当引礼师叫到我时,我的心里反而不紧张了。等走到房间里,见到主考法师慈悲祥和的面容,心里更塌实了。主考法师非常慈悲,他让我坐在椅子上进行考背。问我对功课熟不熟悉,我实话说不是很熟悉。之后叫我背《楞严咒》第二会、如意宝轮王陀罗尼、十大愿王、弥陀经中六方佛、八十八佛等,我都一一背了出来。主考法师与引礼师听了,挺满意。并说,这几个亲字辈的新戒都不错。功课就这么过关了。亲显师在我后面考,我与其他几位师兄就在走廊里等候。但走廊里说话声太大,引礼师出来叫我们先回寮房。我们赶紧合掌问讯,回答:“依教奉行”。引礼师忙说:“你们是威仪第一”。虽然是短短的一句话,但对我们六位沙弥是最大的鼓励了。说明我们这几天的言行举止得到了执事人的认可。但是,还有很多缺点没有改正。应该在日后,再接再励。在这里要补充一下,“依教奉行”这四个字,是无价之宝,是最好的善知识。你依教奉行了,处处有师父,处处能得到法。依教奉行也。给人的最大供养,所以师父在寺院里要求不管是居士还是僧人,都要学会依教奉行。对师父要依教奉行,对其他人也要依教奉行,师父曾说过,如果你对小孩子也能依教奉行了,你的执著或许能破了。所以以后要用好“依教奉行”这个宝具。

晚上到禅堂坐了二支香。禅堂里有将近一百个位子,中间供着缅玉雕刻的本师释迦牟尼佛,非常庄严;地面是大理石铺成的,空间也比较大,跑着感觉挺好。临济宗钟板与伪仰宗钟板有点差别,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坐香,大家都做得不错。维那师在快开静前巡了一次香,开静后,又给大家讲开示。说明禅堂的基本规矩,要大家趁早练好腿,免得打禅七时受苦(主要是针对佛学院学僧说的)。打坐是修行人的基本功,就是外道也靠打坐修禅定。我们在学戒的同时,不能偏废了禅定力的修持,要两者并重,解行并进,才能由戒生定,以定护戒,戒定相得益彰,无上慧也就自然产生了。

我们在寺院每天坐香,学戒,诵咒,上早晚课等。这些师父制定的修行功课无疑是正确的,只要大家能依教奉行,总有见到本来面目的时候。师父说过:修道就像磨一块砖,天天磨,不间断,越磨越薄,到有一天,突然捅破了,云开雾散,生死即了。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list.asp?boardid=5





 楼主| 发表于 2004-2-13 13: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十三日

连日来,都是好天气,晴空万里。今天是阴历十七,离上次洗澡时间正好半个月。傍晚下殿后,我提议趁其他人药食时间洗澡。亲显师认为应该请示客堂,同意后才可以洗。当时我個人的知见太重,认为不需要请示客堂,其他新戒有时是天天洗澡,并没去客堂请示而且直接去浴室的。后来亲演师也认为请示客堂比较妥当,亲显师说不先请示客堂,他就不洗了。经过几分钟的反省,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到了一个寺院,凡做什么事,都必须经过常住同意,否则不如法。的确,这是一个境界,如果不是集体相处的话,我就被境界所转了。因为这在其他人来说根本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去请示客堂,反而显得多余。后来我去客堂请示知客师,我说我们几位新戒想去洗澡,不知常住能慈悲允许不?知客师当时听了还一愣,一会才反应过来,笑着说:“不用问,可以洗”。当我问完之后,觉得一下子轻松多了,因为我如法地完成了一件事,而且是在师兄们的帮助下完成的。我从心底里感谢师兄们的帮助,也对自己的错误知见感到忏悔和惭愧,同时体会到了集体重修的力量有多大。“出家修行,一定要在丛林里,与大众一起熏修,这样去毛病习气的速度快,成就的速度也快。”这是师父说的话,现在得到了证明。

柏林禅寺的斋饭做得不错,但经常有素肉素鸡等素食混在里面,或有黑木耳之类的,有时一勺菜里有半勺是这些东西。师父在我们来柏林禅寺前就开示:素肉、素鸡等虽是素食,但它形状、味道同于荤腥,吃了也影响慈悲心的培养;黑木耳里有不少小虫子,也不能吃。只有在平时把这些细节把握好了,才会生起真正的慈悲心。虽然过斋的时间非常仓促,只有十几分钟,但我们还是细心地将不能吃的食物挑出来。饭菜是吃少了,可是心里踏实了,坦然了。实在没吃饱,就回寮打坐禅悦为食呗!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list.asp?boardid=5

 楼主| 发表于 2004-2-13 13: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十四日


常住为了新戒们的身体健康,决定今天早上统一抽血化验。这意味着,我们又要施舍三四毫升的血液。有些新戒就不太愿意了,大家应该积极配合,尽管我们还是日中一食的。在去客堂抽血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医院里抽血的都是女护士,怎样才能避免女护士给我们抽血,我设计了好几种方案。到排队时,原先是两排,我发现大夫中有一位是男的,就有意靠男大夫这边另排了一队。菩萨保佑,那位男大夫真的拿起针筒为我们这新排的队伍抽血了。一切顾虑都是多余的了。这时,我真感到佛法不可思议,持戒功德不可思议。

下午,传戒法令日程表贴出来了,时间比预料的要短多了。连头带尾二十天时间(九月十四日——十月三日)。

晚上,新戒们在万佛楼前集合,陪堂师父明奘法师主持分班分房。我们六人被分在同组(第十组),住宿安排在两个房间,亲演师,亲恒师在2402室外间,亲直师,亲定师,亲显师和我在2403室里间,我们两隔壁,联系很方便。

戒期作息时间表也贴出来了,时间安排类似世间的办公时间。有不少休息时间,正好趁机打坐,以免在戒期中把禅定给懈怠了。根据戒期安排,今晚正式封堂,明早净坛结界。所有新戒将限制在大界内活动,不得擅自出界。对有些新戒来说,这是一件恼人的事,平时外出溜达惯了。特别是柏林禅寺对面就是新开业的佛教用品批发市场,规模在北方来说是数一数二的。在物欲的牵动下,要调伏其心,确实有难度。金钱对我们六位沙弥来说已经是陌生的了,但不摸钱的生活是真自在。有了钱,心里就不再清净,就有了攀求心,就会被贪欲所污染,被愚痴所蒙蔽,就会溺于感官的欲乐,不断地在钱上产生妄想,无明烦恼。佛陀是伟大的,他教导弟子们一个非常直接有效的方法,舍去钱财,永远不要去碰它。今天我们能遵照佛陀的教诲去做,应感到无上欢喜,应对佛陀生无限的感恩。

http://www.jietuozhilu.com/jtbbs/list.asp?boardid=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20-5-29 06:13 , Processed in 0.08299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