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08|回复: 3

广论传法笔记 - 法之四殊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3 20: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真白秋格西拉国庆期间的讲解,非常实用。我略记了一些。水平有限,中间又有不少打扰,不完整,也有些问题。写一点出来,愿有缘者能由尝此一滴而兴游大海之意。

【论】
是故應當依善依怙於其一切正言,皆是一數取趣(众生),成佛支緣。所有道理,令起定解。
諸現能修者,即當修習;諸現未能實進止者,亦不應以自未能趣而為因相,即便棄舍。
應作是思:願於何時於如是等,由趣遮門,現修學耶?

遂於其因,集積資糧,淨治罪障,廣發正願。以是不久,漸漸增長智慧能力,於彼一切悉能修學。

别人要进入大乘,你说小乘就可以了。
别人要发心,你说,这个太难了,自己管好就够了,别人的事,管不了的。
别人要学五部大论,你说,这个太难了,学不了的,别学了。
自己条件不足够的时候,还劝其他人,从自私的角度,没想到自己的福报不够。
其实是他自己染污的原因,说我的孩子、老婆、家务、公司的事情啊,等等,归咎于其他,没有想到是自己的福报、智慧不够的原因。自己好像就是观音、度母,没有其他人,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到一样。

只学《广论》,其他不用的说法,是高僧大德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自己福报不够的时候,多观得到正法之缘,就能从自己方面检点,努力集资、净障。这样,心越来越扩大,那么总有有一天,希求的东西,所修的法,都能得到。
菩提心、菩萨戒等等都很难。就说五戒,五戒现在修不到,心里向着那个方面,总有一天能修得到。

到哪儿去,比如到宁玛、噶举那里,别人的想法都十分清楚的话,和他们清楚地讲,则对其他人非常有帮助的。以前阿底峡在印度,大家都很尊重他的。
如果自己的都没有学好,还想去别的地方,对自他都无益处。

【论】善知識敦巴仁波卿亦云:“能知以四方道,攝持一切聖教者,謂我師長。”此語即是極大可觀察處。

“极大可观察处”,说明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该怎么思考呢?
就像一块四方的布,你动一个角的时候,其他一起跟着动的。用一个的时候,四宗(有部、经部、唯识与中观)的法都要能用的上,所有的佛法都用得上。
讲下士道、中、上士道的时候,成佛的方式都能用得上,都没有什么矛盾。

【论】由是因緣,以此教授能攝經咒一切扼要,於一補特伽羅成佛道中而正引導。

说明只是学一个方面,不行。

【论】故此具足通達一切聖教無違殊勝。

无违殊胜,就是这个意思,能将一切佛法,用在一个补特伽罗成佛的方向上。
如果你没有什么基础时,学习太少的时候,说这个,不会有什么感觉的。
如果学过五部大论,学过唯识、中观时,感觉有很多矛盾。这时候,用道次第讲的时候,很有感觉的。可以看出这些道理,都是有修行上的用处(对治烦恼所用)。

如果没有学什么的,这么想,“一切无违”,只能是空的无违。脑子里面空空的。

这说明,要看、要学很多。没有智慧的人,看书学习,头昏昏的,碰到很多问题,什么问题都解不开。
只是念《心经》,其他不学,只能什么都“空”了。

【论】乙二 一切聖言現爲教授殊勝

这里的教授,是什么意思呢?

教授的意思:指导你改正身口意的诠释,才是教授
虽然是经论,如果不能用,学了不能找到自己的缺点,不能改正自己的缺点,不算是教授,如果修行的方向上,能用得上的话,就是教授。

比如,你的钱,能用的上,是你的,用不上,不算你的。
能布施他人,能帮自己的话,才是自己的财物。
用的两个方向:为自己、为他人。用的上,是算你的。
都用不上,算什么自己的?

同样的道理,佛教经论,你用不上,修正你的身口意用不上,就不是教授

我们希望一切的经论,就是教授。这里说的是修行,学了以后,能用在修行上,就是教授。
我们现在看了很多很多说,用不上。看了以后,你观察过自己的缺点吗?没有的话,说明还不是你的教授。
其他宗派的法,如果都能改正你的心,用的上,也是你的教授。
很多人在争论,这个好,这个不好,说明:还不是自己的教授。

【论】一切聖言現爲教授者。總之能辦諸欲解脫,現時久遠,一切利樂之方便者,是即唯有勝者至言。

想解脱的人,现前、究竟的方向上,必须要靠经论。以后要正式修的时候,要靠经论,经论就是解脱的方法。
这些方便中,最好的,就是佛的言。

【论】以能開示一切取捨要義,盡離謬誤者,獨唯佛故。

取、舍是什么意思呢?
取,善就是我们的取;恶,就是舍。
从四谛角度来说,舍,就是苦、集;取,就是灭、道。
没有错乱,一点都没有错的,就是佛言。

这是宗大师自己的意思吗?不是,弥勒菩萨的意思也是这样。如下:

【论】
如是亦如 《相續本母》 云:
此世間中更無善巧於勝者,徧智正知無餘勝性定非餘,
是故大仙自立契經皆勿亂,壞牟尼軌故彼亦損於正法。


“大仙”,藏文原意为:实语者。
在人间里面,没有谁超过佛的。佛了解了一切法,其他人不是遍智。
实语者,他的话就是教证。

【论】故諸契經及續部寶、勝者聖言,是勝教授。

所以,显、密的经论,是殊胜的教授。

【论】雖其如是,然因末代諸所化機,若不具足定量釋論及善教授,於佛至言自力趣者,密意莫獲。

现在的时代,弟子的智慧不怎么高,直接看经,意思不了解。
第一,时间不足够
第二,智慧不足够
第三,生命不足够
一定要依靠龙树、佛护等菩萨,自己的善知识来了解。这样真正得到佛的密意。

【论】故諸大車,造諸釋論及諸教授。

大车:龙树、无著。

【论】
是故若是清淨教授,於諸廣大經論,須能授與決定信解。
若於教授雖多練習,然於廣大佛語釋論所有義理,不能授與決定信解,或反顯示彼不順道,唯應棄捨。

拜了师父,他帮你清楚明白地解释,你就一定要跟紧。
如果不是这样,是颠倒说法的,你一定要放弃。学不好的话,就一定要放下。
他如果胡思乱说,你还坚持,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也有危险。

如果教授讲得很清楚,就是清净了。如果你还不学,说明就是你缺了什么东西。缺了福报了?谁染污你了?必须要检查自己。

【论】
若起是解:諸大經論是講說法,其中無有可修要旨,別有開示修行心要正義教授,遂於正法執有別別講修二法。
應知是於無垢經續無垢釋論,起大敬重而作障礙。
說彼等中,不顯內義,唯是開闢廣大外解,執爲可應輕毀之處,是集誹謗正法業障。


如果说,这个只是讲说,不是教授了,这样就是诽谤了。
这样对经教的信解都破坏了,就是谤法了。

如果有人要学五部大论,学经论,被你破坏了,那你也是谤法了。

【论】
是故應須作如是思而尋教授:諸大經論對於諸欲求解脫者,實是無欺最勝教授,然由自慧微劣等因,唯依是諸教典,不能定知是勝教授,故應依止善士教授,於是等中尋求定解。

莫作是念起如是執:謂諸經論唯是開闢廣博外解,故無心要,諸教授者,開示內義,故是第一。

我们要常常注意这个。有人想,师父讲什么就做什么,这样想不太好。如果师父一点都没有错,当然很好。
如果不是,师父讲的,放在道次第中,进行修行,就是很好的。
师父的话,是非常需要,理论一点都不学,师父也没有很好的观察,就这样的话,是有问题的。

以前人福报比较好,能一下子碰到很好的善知识。
现在的情况,自己也比较自私,能一下子就碰到很好的善知识,是很难的。

如果经论中的话,和师父的话有矛盾,那就需要观察。
上师,就是佛了。上师的想法,那就是佛的了,不能观察为错。故需要慎重。
有了上师的教授就是唯一的,就是最殊胜的,那也是不行的。

【论】大瑜伽師菩提寶云:“言悟入教授者,非說僅於量如掌許一小函卷而得定解,是說了解一切至言皆是教授。”

拿到一本书,认为自己就很了不起,懂了,是“悟入教授”了,这就是想错了。
说“悟入教授”的意思,是要了解一切圣教都是教授。了解了一切经论都是教授,这才是悟入教授。
这是修宝喇嘛说的。如下:

【论】又如大依怙之弟子修寶喇嘛云:“阿底峽之教授,於一座上,身語意三,碎爲微塵。今乃了解,一切經論皆是教授。”須如是知。

阿底峡的教授,将听者修宝喇嘛的身口意的障碍都破坏了,说明就是教授了,一切的经论都能用的上了。
在阿底峡的教授里面,一座之上,经论的内容都能对治自己身口意的缺点。这样喇嘛就了解了:一切的经论都是教授。

有本事的上师面前,所有的经论,都变成教授了。所有的经典,对你成佛,对利益一切,都是很有用的。
没本事的师父面前,这个是这个,那个事那个,好像没什么关系一样。

【论】如敦巴仁波卿云:“若曾學得眾多法已,更須別求修法軌者,是爲錯謬。”

学了很多,真正要用的时候,还要找其他的,这是错误的。烦恼的颠倒。
要用理证来修。
从前有一个人,白文殊去修。本来,要了解身无常,然后再再地观察、观察,确定了解了,身是无常了。
那个人,念了很多咒,出关的时候,没有了解身无常。
(......)
这说明,必须要学习了解,然后修了解的内容。

【论】雖經長時學眾多法,然於修軌全未能知,若欲修法,諸更須從餘求者,亦是未解如前說義而成過失。

和前面说的那样,成为过失。
教法有两种:教、证。如下:

【论】此中聖教,如《俱舍》云:“佛正法有二,以教證爲體。”除其教證二聖教外,別無聖教。

除了教、证以外,就没有了。
怎么弘扬正法呢?如《俱舍论》第八品,有教法的弘扬,证法的弘扬。

【论】教正法者,謂是決擇受持道理修行正軌。

修行的道理,经论的解释,这是教法。

【论】證正法者,謂是如其前決擇時所決擇已,而起修行。

证法,就是修行。出离心、菩提心,戒定慧等等,就是证法。
弘扬佛法,需要用教法、证法弘扬。也即讲经、修行。

【论】故彼二種,成爲因果。

教法为因,证法为果。修的话,必须要学教法。不学教法,得不到证法。
举喻如下。

【论】
如跑馬時,先示其馬所應跑地,既示定已,應向彼跑。若所示地是此跑處而向餘跑者,定成笑事。

藏地来说,跑马的地方很多的,东方、西方很多地方、路线的。
跑之前定好地方的。
有的人在比赛前,先热身跑一下,后面就知道了。也就是先训练一下,明天跑的时候,就熟一点。
以前赛马节,很威风的,现在几年没搞。

如果你天天这样练,该用的时候,跑到其他地方了,大家笑话的。
一样的道理,学习的内容,要修的。如下:

【论】豈可聞思決擇此事,若修行時修行所餘。

我们闻思的内容,就是要修的。学的东西不修的话,就是刚才的比方一样了,就是笑话了。
这是很重要的。闻、思观察的东西,一定要修的。这就是宗大师的教授。
莲华戒大师也是这样说的,如下:

【论】
如是亦如《修次第後編》云:“復次聞及思慧之所通達,即是修慧之所應修,非應修餘,如示跑地,而應隨跑。”

《修次第》有上中下三篇。这句话一定要记住:说明一定要经过闻、思,再修。

【论】如是由此教授,能攝一切經論道之樞要,於從親近善知識法乃至止觀。
此一切中諸應捨修者,即作捨修,諸應舉修者,即以擇慧而正思擇。編爲行持次第引導,故一切聖言皆現爲教授。

舍修,心定来修,也就是修止。
举修,就是观察修,正思择修。辨经,也是观察修。比如,考虑所破是什么。
观察修很重要,舍修也很重要,该修什么就修什么。

【论】若不爾者,於非圓滿道體一分,離觀察慧雖盡壽修,諸大經論非但不現爲真教授,且於彼等,見唯開闢博大外解,而謗捨之。

观察一部分,对经论内容,认为只是学习、辨经用的,修行的时候用不上,就错了。

【论】現見諸大經論之中所詮諸義,多分皆須以觀察慧而正觀擇。
此復修時若棄捨者,則於彼等何能發生定解,見爲最勝教授。此等若非最勝教授,誰能獲得,較造此等尤爲殊勝教授論師。


这样对经论的信仰,是教授的信仰生不起来。如果这个不是,其他还能找到吗?

【论】如是若能將其深廣契經及釋現爲教授,

有什么好处呢?

【论】則其甚深續部及論,諸大教典,亦無少勞現爲教授,則能發起執持彼等爲勝教授所有定解,

经论为教授的决定心就能生起来。

【论】能盡遮遣妄執彼等非實教授,背棄正法諸邪分別罄無所餘。

其他的邪见也能够遮止。
这就是一切圣言现为教授殊胜。

【论】乙三 易於獲得勝者密意殊勝

你有广论这样的书的指导,佛的一切的想法,都容易了解、掌握。

【论】易於獲得勝者密意者。至言及論諸大教典,雖是第一最勝教授,然初發業未曾慣修補特伽羅,若不依止善士教授,直趣彼等,難獲密意。
設能獲得,亦必觀待長久時期,極大勤勞。

必须要依止善知识,了解会比较轻松,要自己去很难,要很多很多时间、精力。

【论】若能依止尊長教授,則易通達,以此教授,能速授與決定解了經論扼要。其中道理於各時中茲當廣說。

这就是《灯论》的教授,有这样的好处。
象前面说过的,阿底峡的教授,让我将经论的学习都用上了。

【论】乙四 極大罪行自趣消滅殊勝

有了《灯论》这样的书,自然大恶行就消灭了。

【论】極大惡行自行消滅者。

极大恶行是什么呢?怎么消灭的呢?

【论】如《白蓮華》及《諦者品》宣說,一切佛語,或實或權,皆是開示成佛方便。
有未解是義者,妄執一類爲成佛方便,及執他類爲成佛障礙,遂判好惡,應理非理,及大小乘,謂其菩薩須於是學,此不須學,執爲應捨,遂成謗法。

如果说,有些经典是成佛的方便,有些是障碍,是谤法。
这是菩萨的法,这是小乘的,好的坏的,分来分去。这是菩萨修的,这是菩萨不能学的,是谤法。

【论】《徧攝一切研磨經》云:“曼殊室利,毀謗正法,業障細微。曼殊室利,若於如來所說聖語,於其一類起善妙想,於其一類起惡劣想,是爲謗法。若謗法者,由謗法故,是謗如來,是謗僧伽。

谤法,同时也就是说了佛、出家人、圣者。

【论】
若作是云,此則應理,此非應理,是爲謗法。若作是言,此是爲諸菩薩宣說,此是爲諸聲聞宣說,是爲謗法。若作是言,此是爲諸獨覺宣說,是爲謗法。若作是言,此者非諸菩薩所學,是爲謗法。”
若毀謗法,其罪極重。
《三摩地王》 云:“若毀此贍部洲中一切塔,若毀謗契經,此罪極尤重;若弒盡殑伽沙(也是恒河沙的意思)數阿羅漢,若毀謗契經,此罪極尤重。”
雖起謗法總有多門,前說此門極爲重大,故應勵力而斷除之。

谤法之罪很重,大家都明白了。

“此门”,就是前面说的那些。内心中有那些的想法,就是谤法。

师父不好好的说法,也是会谤法。班禅大师、帕绷喀大师不是普通的人,这样的大德,都说不行,很不好的。
大家要修随喜,很好的。不随喜,谤的话,很恐怖的。

谤法多门,这个多门,从哪里看出来呢?如下所述,比较容易了解吧。

【论】云無知者,即指不知上三節之義。
如謂佛講說與修相違,及小乘與大乘相違等是。
如知前說,一切經互不相違,一切經皆爲教授,乃佛密意,即可關閉此謗法之門矣。
此亦若能獲得如前定解即能遮除,故其惡行自趣息滅。

此定解者,應由多閱《諦者品》,及《妙法白蓮華經》,而尋求之。
諸餘謗法之門,如《攝研經》中,應當了知。


[ 本帖最后由 liangar 于 2011-10-3 20:1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7 22: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广论》讲法的笔记,我也就才记了这篇,很少。

格西拉说过,讲《广论》是非常难的一件事,这是饱学深修之人,视弟子的根机,将自己的修学经验集合起来,作为所化修学之用而宣说。
所以,即便是在格鲁三大寺里面能讲《中论》的大格西,也不一定有资格讲《广论》。

在听这里的时候,确实能感受到格西拉为我们去除烦恼的良苦用心。
略举对祖师语录(古语+方言,因此有点难解吧)的两点解释的理解:
1. 对“四方道”的解释:说明佛法是一整体,各部分修学关联相互配合,非常紧密。上师讲法也灵活周全,恰到好处。
2. 对“身语意业,碎为微尘”的解释:上师对机讲法,能在一座之上,将听闻者的三门烦恼破碎于无形,让弟子对整个佛法生起极大信心。

对这些,我们可能觉得很神奇。
但是,如果我们看佛讲经的情况,就容易了解。佛经里面经常出现的,佛一说法,很多人都证悟了。说明他们的烦恼顽石,已经被大师的话碎为微尘了。
我想:好的师父,以自己的丰富的学修经验,净化弟子的心,就是如此神奇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21: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段是开示《道次第》四殊胜的一部分。

这部分的开始,指出自己不努力学习,还劝人不学的行为,其实是使自他法缘失坏的不正常的行为。
我们常念“所有功德皆随喜”,那么应该随喜学习,随喜多闻,这样才能使自己的法缘增长。劝别人不学,还很容易犯谤法之罪,如果谤法,那就是极大恶行了。
所以,听了这段,我感到,随喜听闻、学习、修行,是极为重要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6-27 12:36 , Processed in 0.0816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