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顾霭

净秋修学记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 21: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士道修学总结20140301
上士道的学习分为四个部分,菩提心的殊胜;菩提心如何发起;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广释菩萨行。


在菩提心的殊胜这一块,第一次学习的时候很没有感觉,记得逼着自己听,告诉自己一定要接受,但是其实当时心里非常难受。现在复习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当时因为一头栽在自己的烦恼里所以是一个垢器,而现在用平常的心来听闻,完全能够认同里面的说法。其中最有感触的是,利他能够产生自己和众生一切快乐和利益,制止自己和众生一切痛苦和损失。这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在我自己身上印证了。学习佛法以来,一直没有领会师父的良苦用心,而是一心为了解除自己的痛苦,对于书院的做事不知道意义何在,勉强做一些事,也是因为认为这是高尚的、希望得到师父、辅导员、师兄的认可自己。这种贪的心理必然导致痛苦和失望,在痛苦中仍然沿着原来的心行习惯,所以更加痛苦。不止一次想到慧娅师兄举例师父生病仍坚持为众生讲法如如不动,和众生为寻找安全之处而进入铁室然后就燃起大火两个例子。知道了这个道理后,当生活里再出现情绪时,我开始学会了从自己身上找,这就是烦恼在寻求发展,这是它带来的痛苦,就像慧瑜师兄当时跟我说的,痛就痛了,凡夫心痛是应该的。既认识到自己,而又和它拉开距离,越来越少掉进它的陷阱。现在痛苦依然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但是我学会了和它共存,而且生命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不再是被动忍受。


在菩提心的发起这块,最有感触的是菩提心仪轨的日常修习。记得上次小分享时同修四班的善宇师兄在心得中提到自己做菩提心仪轨,觉得非常受用。当时我觉得,菩提心仪轨是道次第90讲后才要修习的,坚持让他不用提到这点。现在反思自己的心行,就是非常不重视。而善宇师兄在长期的仪轨修习中,发心越来越坚定,有力量,智慧和慈悲都得到了增长。事实上,我观察自己虽然有心想要走上前面自己已经认可的道路,但是每天在发心、用心时,绝大多数是用的贪心、嗔心、痴心,惯性很大,而仪轨的每日修习,就是在给生命的乱流中定期注入清新的血液,是必不可少,而且根据业的原理,越是频繁、固定地做,就越能壮大正能量,减弱负能量。


在方便与慧及广释菩萨行中,我弄清楚了,要实现第一块内容里的目标,就要通过六度,做事模式里就包括了六度,除了每天发心以外,修学和做事就是两只脚走路,真的走了,才能向目标前进。


自己原有的观念是:等我修好了,违缘少了,再去利他。这种观念也体现在我的修学和做事上,修学,稍有观念改变,就洋洋得意,没有进一步深入,反而落入到我慢里;做事上,不是不积极,就是用一种很贪著的心做。和畏冰师兄分享过,在申请做辅导员之前,我几乎没做过什么义工的工作,就说明了我是一种什么心行。


如是因,如是果。修学没有通过做事落实到心行上,遇到对境就无法调节自己;同时因为没有认识到做义工的意义,用清净的心去广泛地做义工,所以慈悲心没有得到增长,心量很小,动辄就因为嗔恨心而感觉到被伤害,而福报也没有因为耕种这块无限肥沃的田而得到增长,和家人的关系很紧张。


度过这段时间,特别感恩我们班的所有师兄。经过以上认识的改变,我做了小小的调整,一方面闻思的时候审查、调整自己的态度和方法,认识到佛法对自己生命有什么意义,再去闻思,尽量确保闻思是有效的;一方面从能做的义工做起,至少每个月都要做,做的时候都要用当期法义去观照自己,然后记下来,哪里做的对,哪里做得不对。以前我有很多不喜欢的人,我希望永远不用接触他们。但是通过做义工,艰难地学会了去发现别人的长处,去随喜。以前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别人,什么叫服务者,现在虽然还是很差,但是在模仿、随喜的过程里,觉得自己有点变了,欢喜多了。同时也重新定位了自己和家人的关系,摩擦少了,即使有摩擦,也能够通过检讨自己。以前总是说检讨自己,我错了,但是到底错在哪,没有用佛法去对照,你说自己错了,他说你假惺惺,而且下次还会再错,再轮回。


同时对于自己力所能及的义工,也就是杂志这块,认识到这就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是来之不易的福报和机会,心态上以前是想要凸显自己,怕自己失败;而现在是想要去做,同时随喜感恩其他师兄的每一点付出,在出了问题的时候,能够觉察我现在是什么心态,无常,我能够接受无常吗?想想,确实是无常的,心里也就平静了。我的发心是利他的吗?如果是利他的,现在就不会有“怎会这样”的感觉。同时在流程上,有哪些东西是我没想到的,导致会出现现在的结果,是可以改正的。虽然这些变化都很小,但是我能感觉到,这些方向是正确的,是可以重复的。


尽管通过上士道的修学,出现了以上这些我觉得欢喜的变化,但是也有很严重的问题。记得在下士道念死无常里不念死的过患里有一句“作任何善,其力必弱,且不夹杂恶趣之因者少矣”,这就是我的现状。内心对现世的贪著很重,不良生活习惯的力量非常大,每天早上都定闹钟,然后醒了起来,当时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就是,再睡会吧。闻的量不够,思的大部分是妄想,在日常生活、工作中想要改变自己心态时,就觉得好难好难。主要有1.心里妄想特别多,特别浮躁,不容易静下来;2.不懂得尊重、接纳别人,我慢特别重,总是不自觉地说教;3.学习的时候态度、方法不熟练,4.特别怕吃苦。除了紧跟师兄们一起修学、做事以外,希望第二遍的学习,能够深入我的生命里,这次一定要好好学,脑子里牢牢记住法义,反复回忆,理解。感恩三宝,感恩师父,感恩师兄们。

[ 本帖最后由 顾霭 于 2014-3-1 21:47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3-31 15: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前引导3
这一课师父讲了三主要道、道次第能帮我们最短时间内掌握佛法修学核心,原因是佛法博大精深,宗派法门多、浮躁时代内心不同需求多、契理契机历史上不同表现形式现代人不能理解会感到矛盾。如掌握核心会发现万变不离其宗。是以解脱为核心的解脱和菩提道。

这一课收获最大的是接受了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这个正见,因为自己接受了,也接受了众生原来是这么富裕的但是却这么辛苦,知道了自己有解脱和成佛的潜质、愿望以及方法。在第一遍学习时没有认识到这点,不知道学佛是为了解脱,所以在学习里当自己的需求出现的时候,常感到无力,觉得佛法和我不相应,没有明确的目标,就没有力量。现在知道了自己的敌人是谁,还知道了自己有一个宝藏,而且三级修学模式就是我需要的帮助。

第二点收获是佛法的五大要素,之前不明白五大要素到底指的是什么,与我什么关系。现在通过师父解说,知道了原来如此,确实是平时修学里用力的点,无论哪个点薄弱,修学就上不去,无论加强哪个点,都会有收获原来不抓住五大要素原来是没有可能把佛法用来改善自己生命的。而抓住五大要素了,就像掌握了基本的烹饪技巧,就能自给自足,还有可能做更精美的菜,不然就是一直在看不懂的华丽菜谱,或是只学切菜学得入迷了可是还饿肚子。

收获最大的是皈依,发现加强这一点的忆念能够显著增强自己的力量,这周回想自己、在帮助中观察别人,发现众生走上觉醒之路特别特别难,快乐的不想解脱,痛苦的会沉浸在自己的可怜感觉中,我也是如此,如果不是有师父的模式和每一位师兄,我根本不可能接触佛法。还有每个进入书院师兄的变化,在菩提沙龙时我去服务过的师兄,当时愁眉苦脸的,而现在每次见到都法喜充满,充满了感恩和朝气。种种让我对这个系统非常珍惜,所以这课内容也珍爱地看了又看。加强皈依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否则后面的四点做起来都会比较无力。

接下来要加强我的特别薄弱环节,戒律和止观。戒律是让良好的行为成为习惯力量帮助我不费力地止恶行善,怪不得慧诚师兄强调个人自修要定点,坚持之后到点自然就会去做。我现在每天闻思的时间还没有定点。八步骤的止观也是薄弱环节。第一到四步要重复进行。
发表于 2014-4-18 15: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总是那么真诚!好赞叹!
 楼主| 发表于 2014-5-10 1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自己内在寻找修学动力

学前引导8课复习问题2:
同修正法,走在菩提大道上了。问问自己我来到书院是为了什么?目标和方法我真的确定了吗?这条菩提大道对于我而言,有什么样的意义?从修学的意义的角度而言,我现在学了8课和两年前学习时最不同的认识有哪些?


2年前目标和方法

到书院来学习,是为了得到快乐和自由,同时成为一个对别人有用的人。这一点是在我上同修班时明确的。因为当时面对上同修班要皈依的规定,以及按照模式修学,回看当时的内心是不乐意接受的,所以才会表现为外在的违缘。

带着这一目标上一次学习道次第时,以师父、慧诺师兄、慧瑜师兄、班级辅导员的慈悲作为我的外缘,我也很努力。每天都闻思,努力用每条来对照自己的行为,我看到我每周都在改变自己、检讨自己,确实外在行为上改变了很多。我当时觉得自己是走在正确的路上,而且应该更进一步,所以也做事了。这种学习方法,我记得慧娅师兄当时随喜赞叹我,“第四步骤至第七步骤掌握运用得特别好”。现在回忆起来,其实应该看得很清楚我的问题是在“一到三步”,但当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长处里完全看不到。

2年前的收获

在这种前提下,去做事。

记得有一幕非常清楚,学到中士道的时候,慧瑜师兄给我打了一个下午的电话,试图帮助我从修学上找到解决做事烦恼的原因。我跟师兄说:“师父说出离心就是强烈的出离愿望,我就强烈地想我要出离,这不对吗?”师兄说我理解错了。当时我像一个气球瘪了躺在床上,如果这样是不对的,那有对的事情吗?我学佛是为了干嘛?人生到底要干嘛呢?

对做事烦恼到极点了,每个小组我都去带,从广渠门到回龙观到光华路到南城,每周都在检讨自己结果师兄们面对我战战兢兢。做杂志看到有专长的师兄就拼命对她好拉她来做,结果让她做得很辛苦却觉得对不起我。结果从热情万丈到逃之夭夭,没有能力去想别人会怎么样。

方法的改变
一开始不带班了轻松了1个星期吧。但是我心里对辅导员慧娅师兄在我们学上士道忍辱的时候说的一个例子非常印象深刻,地狱里的众生为了
寻求庇护逃入铁室,结果熊熊大火马上把他包围了。而师父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给大众讲法,依然自在。我知道我现在的状态就是一定会进入铁室。班级上当时发了佛陀和他所说的法光盘,我打开了,在一个轻松的状态下开始看第一讲。开头就讲了3种过,我跟着师父的思路听,他是怎么阐述的,把逻辑关系记在脑子里,没事就回想,师父怎么阐述的,有没有道理呢?我发现自己找回了修学的欢喜。我发现“事实就是师父说的那样”,这样在每次闻法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什么行为是覆器,它会给我带来什么,就轻松地决定,我不要这样。

在这8课学前引导的学习中也是这样去学,听师父讲,跟着他的思路,听的时候自己不思考,如果发现自己思考了,告诉自己,变过来。然后分段,看着段意试着看师父要告诉我们的是什么,怎么告诉的,然后在不闻思的时候回忆,再思考这样有没有道理。

目标的改变

在这个前提下,我发现自己是一个轮回的重病患者,除了修学的时候,我时刻都处在轮回的心理中。以前我认为是烦恼我执的东西,其实是强烈的情绪。其实烦恼时刻都在。我进步了,不由自主就高兴,是因为我对这件事特别贪著;我时时刻刻都在看到别人的问题,因为强烈的我慢在起作用;我把痛苦当作是快乐,所以当我心烦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就想吃东西,心里想买东西,事实上吃东西买东西,是因为我对它们有需求,才让我感觉快乐。它们都符合快乐的三个特征,短暂,吃一次不能永远管用;副作用,吃不到就不高兴;麻烦,当吃东西买东西占据我的频道时,解脱就退居后台了。

它们最大的源头是无明,在我的眼里看到的人就是人,我就是我,东西是东西,快乐就是快乐,事实上它们不是我看到的那样,而我特别强烈相信就是那样的,所以我执著,我追求,我停不下来。我之前所认为的“强烈的出离愿望”,其实是“强烈的无明和贪著”。是我的敌人。

我对这个目标特别确定的机缘是,慧瑜师兄生病的消息。在师兄中我一直比较喜欢慧瑜师兄,因为她很有智慧,让人没有压力。她对我的帮助也特别多。因为特别贪著,所以带来的痛苦也是特别大。内心里各种翻腾,“赶快跟她道歉,让她原谅我”,“怎么做才能弥补”,“不是我的错,都怪你们没有看出我不是这块料”。各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想法此起彼伏,冲击着我。我不想去理睬它们。你一生中做错多少事,道歉多少次,别人都原谅你了,但是生命有什么改变吗?再次重复有意义吗?

在北大沙龙做义工的一次,我看到这么热的天师兄还穿着厚厚的衣服,神情自若地做沙龙。结束后上了车,脸色很苍白。我借着谈杂志的事情,心里很不安地,跟她说我最近修学的进步和问题。最后到分手回家的路口,师兄好像看出我心里在想什么。主动提到这件事,她给我讲说,其实她也有失望和痛苦的时候,但是因为平时没事就去想了,去观察了,想明白确定无疑了,这件事对自己,对别人的生命有什么样的意义,所以可以坚持。

她给我讲了一件事,有一次在西园寺外的桥上,心里正在难受的时候,一个人拦住了她,说:“我很痛苦!”她想,关我什么事?但是她停下来了,听那人说了3个小时,并且把佛法、书院,详细给那人介绍了。3个小时那人的脸从黑黑的,变得整个亮起来了,本来是打算去找济群法师的,那人说:“原来书院就能解决我的问题,那我就参加沙龙,然后修学!”那个人还说,今天出门前跟菩萨许了两个愿,一个是要碰见济群法师,一个是要碰见一个菩提书院的师兄。

那时候的慧瑜师兄,是我第一次真正看到一个普通人发起菩提心之后生命的改变,她不再是因为我们关系好,或者看这个人不错,帮他学佛,或者是做做好事,她是确定无疑这件事,因此痛苦也有的,但是不再因痛苦而去再去烦恼、造业。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不会进入铁室的方法。就是正确的态度、方法,接受佛法,在利他中去落实,检验,摆脱串习。

现在修学方法存在哪些问题,打算如何调整。

解决之道在于用正确的态度和方法学习佛法,正确的态度是以佛法为镜子,先把佛法的镜子树立起来,再去照。而我自己的习惯是,用佛法的言语去照自己,前三步没有做到,或者是前三步做一次就没重复了,这时候其实佛法在心中只是一些语言,心里的镜子还是模糊的。去照自己,当然就会抵触,责怪自己。这个习惯我正在纠正。

在真诚的路上我最大的问题就是自我保护。我习惯了隐藏。但是前几天我开始对慧娅师兄吐槽了,我告诉她我现在很烦,说着说着我自己就轻松了,发现也没什么,是我自己的凡夫心。

有了真诚还要认真,因为重复正确才有力量,每次都得要先调整自己离三过,不是一次就行了。如果不重复正确,就是在重复错误。之所以学了法之后会对师兄们和自己进行比较。是因为一到三步没有正确重复,而此时的法已经被内心的惑业利用了。这是我最没有做到的一点。固定时间闻思是我接下来要重点做的一件事。

老实就是听这套模式的,不听自己的凡夫心的,我的问题在于出现了情绪10次有8次马上就跟它走,对模式没有信心。这个信心我一方面是试着质疑自己的感觉,谁在烦恼?我,我是谁?一方面是感受三宝的功德。最具体就是在做事中去观察别的师兄的进步,给我很大的信心。除了自己班的师兄,还有比如善贺师兄、善莹师兄、善蕙师兄、智云师兄,其他地区的师兄。

然后通过做事去检验、落地。做事的时候正是检验自己正见的机会,能不能因上努力,果上随缘,训练自己去看一切都是条件的存在。给师兄们创造做事的顺缘,出现情绪了就是调整凡夫心的机会。

收获
现在做杂志的时候也有很多困难,但是不再是客观的困难,困难是在于我自己的心。包括:懈怠,得过且过的凡夫心,是我人格里很重的一部分;对于不熟悉的行业我会害怕,因为凡夫心的优越感会受挑战;有预期不到的事,别人答应了没做到的事,是我自己对恒常有期待的错误观念让我难受;师兄特别优秀,对我的我慢心,嫉妒心是挑战;贪著,对各种好的事情都贪著。但是它们对我的伤害小了,而且在做事中能感受到其他人在很努力地发心,常能惭愧,可以增上我修学的动力。一群伙伴,不是师兄需要我发菩提心,是因为他们是比较容易发起菩提心的对象,如果不发菩提心,是我自己不能得到解脱。感恩师兄的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4-6-8 11: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3本论之殊胜


本课讲的是《道次第论》的殊胜性,学了《道次第》,就能获得这四种殊胜。只有认识到其殊胜性,才会投入极大经历去学习和奉行。


四种殊胜是会通一切经教互不相违、显示一切经教皆为教授、易得佛密意以及自能灭除极大恶行。


其中第二点显示一切经教皆为教授,也就是经教就包含了修行的方法。


因为不知道这一点而产生的两种错误,一是认为口诀才是修行,不重视、不学经教,另一种是学了经教之后,又去另寻一种修行方法,学修脱节,甚至是学而不修。过患有:导致佛教的世俗化、肤浅化;对经教的恭敬产生障碍;集谤法业障;自己的修行当然学不好。


回头看自己的身上,也存在着因为不知道这个正确观念而产生的错误观念以及造成的错误行为和痛苦。在看到三级修学模式中同德班的设置中有《金刚经》、《心经》的内容,理所当然地就认为自己是学不了的,内心产生一种自卑感,同时也觉得别人说能看懂是夸夸其谈,觉得那是师父的境界;同时也存在着学而不修的问题,即使已经跟着模式学到现在了,其实知道只要闻思就会解决自己的一些烦恼,但是当周初很欢喜地闻思完、做完段意大纲后,就失去了继续重复的动力,导致下半周这段时间是浪费的,同时也是烦恼的。就像寻好了马场,又找不到地方去跑马。有时候烦恼只想到要磕大头什么的,这也就是寻好了马场,又去别的地方跑马。在做事遇到困难时,也没有动力去好好学习师父关于做事的开示,其实解决的钥匙就在那里。自己独自苦恼,这也就是论中所提到的“障难”。


本课中的正确观念是:经教就包含着最殊胜的教授,只是一般人根器不够,看不出来,需要通过善知识口传,修行上去了才可以领会。所以书院设置了同喜班,很多以前觉得只是一些道理的师父的话,我自己经过同喜班、同修班第一次《道次第》的学习,现在很多东西也能看懂了。只要继续好好学下去,通过《道次第》提供的这个套路,也就能读懂、运用更高的经典。


这个过程又需要两个条件,一是身语意碎为微尘,也就是非常的认真专注,二就是《道次第》所提供的这个很好的套路,学就等于修,学引导修,修又深化学,促进学。这周我的笔记在跑的时候丢了,给了自己一个重新学习的因缘,也是好事。


另外就是对前面的两种殊胜清楚了,也就能灭除极大的谤法罪行。因为这是因为无知而引起,而树立了正确的观念,无知也就消失了。想想在别人对修学发表自己的意见时,我总是不以为然,但其实自己在别人,尤其是老修行问到关于修学次第、经典的问题时总是战战兢兢的,怕说错了,这也就是说我在这个问题上也是无知的。


本课提供的所有正确认识,对应这些问题我也存在有不清楚这些正确认识的错误认识,这些错误认识就会引起烦恼痛苦学习,学习本课内容,就是树立正确观念,从而错误认识以及建立在错误认识上的一切也就瓦解了。《道次第》解决这个问题,非常的殊胜。

[ 本帖最后由 顾霭 于 2014-6-8 11:11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1-20 15:23 , Processed in 0.05504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