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07|回复: 0

值得一看的佛教电影: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8 09: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佛教导航网站整理的81部佛教电影大全中,收录有一部由日本在2009年拍摄的介绍道元禅师生平的佛教电影《禅》。点击连接,可以看到这部电影的在线播放地址。


佛教电影
http://vod.fjdh.com/fjdh-vt/fjdh-movie/fjdhJPFNNPD8vod.html
这部影片的导演是高桥伴明,主演有中村勘太郎 内田有纪 藤原龙也。影片画面唯美,意境深远,很有禅风韵味。堪称精品佛教电影。
在网上找到部分网友观感,摘录如下:
日本电影《禅》,我先后看过六遍。因为我一直相信“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所以在读经的同时,尤其关心人物的所作所为。电影《禅》以日本古代高僧道元为实例进行弘法,类似“案例分析”。影片画片简洁,很有禅宗“和、敬、清、寂”的审美。日本的寺庙不讲究新,却必须干净,尤其是屋内屋外木头上的包浆,干净而温暖,散发着先人的气味和体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8f46910100y49x.html
电影中有一个镜头,夜晚明月当空,映在一分分秧田水荡之上,每一个水塘中都荡漾着一轮美丽皎洁的月亮。
让我想起: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168709/
   整部影片简约清和,含蓄优美。最为难得的是,创作者保持了一种极为诚恳与忠实的态度,来向我们介绍道元禅师。它没有炫耀故事的野心,也没有刻板的说教,而是不动声色地温和叙述着,于细节处精心描摹停顿,充满了生动与美。
   片中出现了大量的坐禅镜头,这些镜头是本片中最让人感动的片段。静坐的时候,连空气都静止的,可以清晰地听到大雨如注。渐渐的,连雨声也不可闻了,天地间回归静默。
  
   为了衬托这些坐禅的片段,影片展现了大量唯美的自然与意境。“春花秋月夏杜鹃,冬雪寂寂溢清寒”,还有插秧的梯田,在明月的映照下,那千江有水千江月的震撼,都让人感觉到,一切自然的景致似乎随着禅师的证悟而重新获得了生命,郁郁黄花,青青翠竹,有情众生,莫非般若。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208544/
影片为了体现禅意,煞费了一番苦心。为了表现禅师入定的自在境界,导演大胆采用电脑特效,展现莲花处处,蒲团上的道远升入天宇的瑰丽画面。而另一处镜头,一轮明月当空,映照在地上的千处水田中,清风习习,翠竹郁郁,所谓自性烛照处,万法皆空。影片的配乐同样汲取了佛教音乐的元素,声画交融,体现出佛教电影特殊的魅力。能在中国的大银幕上看见一部纯粹的佛教电影,感受流动在光影之中的信仰的力量,实在是一次很难得的体验。

http://wuxin3578.blog.163.com/blog/static/185512271201142254235515/
道元和尚简介
道元和尚,京都人。父为大臣久我,母是摄政藤原之女,可谓名门出身。道元三岁时,正是平氏灭后十五年,镰仓幕府设立第八年,西京的政界不安,其父顿死于急变的时势下。八岁时其母又死去了,后由其叔父收养为嗣子。九岁时已经读过毛诗、左传,能解俱舍论,称为文字童子。道元受到家门内外吹来无常之风,难免印下深刻的感伤,遂于十三岁投睿山随从其外舅,十四岁于建仁寺出家。
受戒后的道元常想到,无论是显教无论是密教,都教人“本来本法性,天然自性身”、“本来是佛”,如果是本来是佛,何故三世诸佛,要发心出家而求菩提?何必修行求道?尤其自己每日作务勤行有何意义?他看见全山的人,精进于行事、于思想,开始抱起疑惑,当时又没有人为其解决问题。他说:“无正师无善友故,迷而起邪念。”独自苦于疑惑。他曾到三井寺问于公胤僧正,公胤劝其参与建仁寺荣西,遂十五岁往访建仁。七十四岁的荣西感于青年的求道心,特别亲切为其指导,可惜荣西于第二年在寿福寺圆寂了。荣西的弟子明全接董建仁寺,明全精通于天台华严教学,道元在其指导下,一面坐禅一面看藏经,经过九年,恰明全欲入宋(中国),又道元亦仰慕唐土先进的高风,遂于二十四岁时随从明全入中国宋朝。
出发时因明全之师明融病重,要明全延期出发,这是当然是师命,其他同辈也同样劝明全延期,可是明全说:‘看护、慰安毕竟是私事,于“出离修道”无益,如果因此自己死了,妨碍求道,师罪重大。所以忍其难忍而出发时,虽背于一人有漏的迷情,但可成多人得道的恩缘,完成功德即可报师恩。虽死于途中,还是胜因。’这个明全的态度,予以道元极大感动,更坚定入宋(中国)求法信心了。
在途中,有一次道元罹痢症,船又遇起大风,众中扰骚,但道元并无所动心,结果忽然痢痊愈了,这也是求道而忘事,病亦能好的经验。船抵宋港将登陆时,相逢阿育王山的典座,六十一岁的老僧,前来船中买香菰。道元认为老人往复五、六里路的劳苦不如在静室看经学道,因而问之,老僧答:‘这才是自己的办道,不能让与他人的工作。’道元听后当下有感。离船后随明全到明州(今中国宁波)天童山。参于无际了派。后又独自到各地参谒诸家,兼看读其嗣书-嗣书是面授嗣法的信凭,从祖至祖的相传,是传法的系图,道元因此得到许多宝贵的启示。在历游诸方的第三年,决心回国。便转回天童想见明全,途中探闻已继承了派法席的如净的高风,即再投于天童景德寺。道元初谒如净的数日后,另一方面明全病殁了。
天童景德寺的如净是位爱惜光阴者,自十九岁参学以来五十年间,只管打坐而且好意劝人,其指导后进常说:‘参禅者身心脱落也,不用烧香,礼拜,念佛,修忏,看经,只管打坐始得。’晚间坐到十一、二时,早上自三时开始打坐,如有盹睡的学人,即以拳打。他以为‘世间的帝王官吏,乃至田夫,皆是营营勤苦,如其入丛林学道者何得贪眠?生死事大,无常迅速,难测死于今夜明朝,于其有生之间当行佛法,否则佛法必衰。’他又说:‘我已经老了,本应退居而静养,为使各位破迷授导,不得已当住持接化各位,时出呵责之词,时行棒打,当受佛罪,但为代佛行仪,请诸兄弟慈悲原谅。’众僧听了无不流泪。当时中国南宋的社会,以为‘如来心与帝王心同等,佛法与孔老相同。’如净即说‘佛法是出世间法,不能苟合于世间法。’他又以为‘有佛法,无禅宗,况于五家的门流。正法眼藏涅槃妙心的法门,统摄大小显密三乘十二分教。’道元相见如净以前,抱有世俗的想法,想参究五宗的玄旨,以后知道了五家的宗名是从佛法的浇薄而生出的乱称,即说:‘禅宗之称,从谁称出?诸佛座师,未有称禅宗的。可见,禅宗之称,是魔波旬之称。’
最使道元尊敬的是如净极力远离权势名利,视豪家之喜舍金银珠玉如粪土,辞谢宁宗所赐紫衣师号而不受。如净的观念是不亲近帝者,不与丞相官员相交,愿过着贫寒的生涯。因使道元认他为‘丛林的中兴’、‘大宋国二三百年来无比的佛徒,他去世以后的宋国,将如暗夜。’
道元于日本禅宗未确立传统时入宋(中国),他是最初没入禅思想的日本人。他踏入既有六、七百年传统的末期的中国禅宗,仅而认定如净一人是正师,真理的使徒。道元于坐禅出定以后,到方丈室呈示其证契,道元所说:‘修行是无量,只以证果为一证者,不是佛法、不知佛法、不逢佛法。’他又说:‘省悟,前后尚有许多省悟。’如净即为其印可。关于嗣书他亦曾问于其师云:‘距离长时间,出世的诸佛,何如祖师法,而得面授嗣法?’如净戒其理解是听教之解即云:‘应学释迦从迦叶佛嗣法。应学迦叶从释迦佛嗣法了。如是学时,正是诸佛诸祖的嗣法,我们所不易了解的教法。’后来道元云:‘始知有佛祖的嗣法,不仅是禀受,脱落了从来的旧巢。’
道元在天童山时又有堂头(辅导主任)佛照常云:‘佛法禅道,不必追求他人的言句,只管各自理会,若从经卷或从知识上无师独悟,而无师印证者,常常有邪计自解的思量分别,成为西天的天然外道。’这使道元感到:‘佛道应在思量、分别、卜度、观想、如觉、慧解之外。学道不用思量分别等……然其所入之门,有得法的宗匠悉之。’道元以为‘弟子如良材,师如工匠,良材不经良工之手,则不成器,随师的正邪而有悟的真伪。三年从师,不如三年选师,不得正师,不如不学。’
他曾受于西川来的僧问‘学道的穷极’,而痛感专心坐禅的必要,并仅守如净导师所传‘真实的学道,古人的公案语录之研究,等于放却自家的坐床而去求他国的尘境。自家的宝藏断不从他来,开此道者,如来的端坐、祖师的面壁,仿此以外,无别法。要各人专修,十人则十人可得道也。’道元与如净相见第二年即被定为嫡子,授与袈裟、嗣书其他信表,经再加锻炼一年后终于携带明全的遗骨于三十二岁回日本,完结五年的留学。回时道元说:‘山僧经丛林不多,等开见于天童先师,认得眼横鼻直而空手还乡,无何佛法。朝朝日东上,夜夜日西沈。鸡鸣五更晓,三年逢一周。’
回日本后,道元看见建仁寺俗化了,停留建仁寺二、三年即移住于山城深草的废院。此间所著的《普劝坐禅仪》专劝人坐禅云:‘看彼祇园的生知,端坐六年的踪迹,传少林的心印,尚闻面壁九岁的声名,古圣既然,今人何不办?’三十三岁作《正法眼藏》第一卷辨话,他说;‘即想弘法救生如重担在肩上,但将放下弘通之念,等待激扬之时,暂作云游萍寄,将闻先哲之风。’内含有隐遁之志。此间所仰慕道元之人,公家有九条氏,武家有波多野氏等。三十四岁时建宇治兴圣寺,是九条家所施,此间著作眼藏第二卷第三卷,加了弟子怀奘、怀鉴等的协助。第二年又着《学道用心集》。三十七岁时请三十九岁的怀奘当首座,许其接化学人。怀奘于数年间,协助《正法眼藏》的笔记笔写。又记录其所说的夜话等作《随闻记》。
道元是硬性的人,最讨厌半途而废,反对妥协的生活,没有东西反其性,父母、师长、学问,都由其所信而彻于一方,此是受到如净的影响最大,他的性质,本来有求彻底的,其师的感化亦极显著。有一青年问:‘自己是独生子,扶养老母,虽有出家之志,恐母饿死。不敢决行,应该如何?’道元答:‘那不是他人可以计划的事,应该自己慎重思考而决,如真有志于佛道,安置了母亲以后出家的方法必然有。’他举其实例答云:‘送葬母亲以后出家亦好。但如果自己先死,那母亲有妨碍其子出家学道之罪。相反的,如果今生舍世入道,母虽饿死,许子入道的功德,岂不是得道的良缘? ’真是惊倒俗人之言。
有僧解明道元之言云:‘真理之前,母子之爱是私情的。母能忍苦助其子向于真理,是其母最大之爱。’似适合道元之言,但可能与所说的慈悲,互相矛盾。道元说‘从前佛因所请,曾施其身肉。但该僧应把全身施与饥饿之母,是他应该有请必施,但那不是因为“母故”。他对任何人,都同样应以全身施之。但这里的问题,是因“母故”的苦心,所以于此要答的还是要舍去“母故”的私情,就是孝子可以升化为慈悲,子应升化为佛弟子,因而实现的爱的行,不因母故才为真理。’在家人以孝道为最重要,尊守孝经所说,而仕生仕死,但已而舍去了一切恩爱的出家并不是奖励其不孝,而是对一二人的孝道,必须升化为千万人的慈悲。他舍世舍家,舍去身心、我执、名利、活计,舍去世上的一切而投于佛道的理由,是为了洗除身心的尘秽垢物,露出佛祖的面目。他说:‘行者不可想为自身而修佛法,不可为名利而修佛法,不可为欲得果报而修佛法,不可为欲得灵验而修佛法,但为佛法而修佛法,是为道。’
镰仓幕府的执权时赖,节俭而行政,(后让位于其子宗俊,剃发为僧,行脚各地,视察民生)当时禅宗为镰仓新佛教而独立,临济、曹洞二宗勃然而起,入宋求法者东渡传法者,互相举提不立文字的宗旨。时赖的祖父泰时,曾间于临终的明惠上人云:‘上人百年以后,可以谁为师?’上人:‘关于道,可问于禅僧。’新来的禅宗适合于武士的修养,一面京都的势力压迫幕府,佛法的势力握在京都各大寺,形成公卿的势力。幕府最怕京都佛教的天台真言传到镰仓来,自然的时赖皈依禅宗,仰慕道元的高风,而受菩萨戒。曾参于圣一,又与旧佛教无关的四川僧兰溪道隆卒徒东渡时亦迎来镰仓,创建长寺,请住为开山。时赖于一二四七年派使到永平寺执弟子礼,恳请道元来关东行化,道元既于八月到镰仓于其官府受其欢待,倾心于坐禅。某日问‘教外别传’的意义时,道元以和歌答之,而且训诫了北条氏历代的专横。镰仓的道俗皈依道元,将建大寺请住,可是讨厌名利的道元,仅住七个月,就返回福井去了。由于追慕之心,北条将军发心寄进土地,告知其弟子玄明,玄明得意归山告众。道元说:‘陋哉!这汉一片利心,堕入八识田中,如油入骨永远难出,恐遗辱于大法。’遂夺其法衣,赶他走了,又掘除其单下七尺土。敕赐的紫衣,亦不着用,作偈谢云:‘永平虽谷浅,敕命重重重;却被猿鹤笑,紫衣一老翁。’
镰仓幕府成立以后,天下泰平,但尚有大寺的僧兵有时逞威迫害乡村。波多野义重所领的福井之地,就有平泉寺僧兵经常与义重闹事,因是义重疑起佛教的真价。当此时入宋(中国)回国的道元,极力排斥僧院驻兵,排除旧佛教的弊风。义重前往京都拜访,迎于京都驻所说法,探闻道元爱好闲寂之地,即问:‘福井的山中,有闲静的古院,如果适合即为国人万幸。’道元:‘是我所望。’义重喜极,即带道元从京都出发。二周后,到古院,而物色建地,兼而教化道俗。曹洞禅奠基于北越,是义重之功。永平竣工,道元作颂云:‘诸佛如来大功德,诸吉祥中最无上,诸佛具来入此处,是故此地最吉祥。’名为吉祥山大佛寺,后改为永平寺。
道元四十四岁受波多野的召请进入福井。第二年开创永平寺,此间著作力最大发挥,着眼藏九十五卷中,时日不明的十一卷,四十岁以前四卷,殁年一卷,四十三岁十六卷,四十四岁完成二十四卷。
四十七岁以后已无执笔,与弟子等确立僧团,充实生活内容。五十四岁圆寂于京都,遗偈云:‘五十四年,照第一天。好个崩跳,触破大千。浑身无觅,活陷黄泉。’
门下弟子孤云怀奘,继承为第二世。道元灭后,其门下均受怀奘之教。怀奘有弟子义介、圆寂、义演、义准等。义介住永平寺,门下打出义尹与绍瑾。

更多佛教电影,可以访问该站的佛教电影大全页面:http://vod.fjdh.com/fjdh-va/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佛教导航站长博客,本文地址:http://blog.fjdh.com/post/36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8-19 05:42 , Processed in 0.06400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