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91|回复: 20

回诤论颂直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6 16: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学习《广论·毗婆舍那章》的过程中,最常遭遇的尴尬是,当宗喀巴大师广征博引一些经论来阐述某种观点时,阅读者非但没有获得胜解,反而堕入云里雾里,分不清东西南北。究其原因,是因为宗喀巴大师随手拈来的这些经论,我们一点都不熟悉。我们不知道这是中观宗的哪个流派、哪位祖师的著作,也不知道这部著作的核心主张是什么,当这些著作中的某一句话被宗喀巴引用时,我们缺乏共鸣,由于没有相关的知识体系,即使看过好几遍也记不住,而就算记住了也没有底,因为这是二手的转摘,是拾人之牙慧,何况你又如何知道这不是断章取义呢?于是心中就惴惴然,如一剽窃的小偷般。更让人撞墙的,就算你知道了著作的流派师承、正方反方,依然难以消化理解。因为反方所依的论著中,也有正方承许的观点。而正方所依的论著中,也有反方误解的文句。或者是双方共尊的论典。故如果不先知道宗派间的细微差别,仅凭所引经论,根本无法判别孰是孰非。
龙树的《回诤论》(该论主要是针对正理学派对中观派的责难而作出的回应)便是这些奇葩论典中的一员,它在《广论·毗婆舍那章》中,被冒牌中观师引以为据的次数比正牌中观师还多,如果单纯地依文解义,而不是依义解文,你会觉得宗喀巴才是错的,因为宗喀巴的主张,看上去恰与龙树《回诤论》字面上的意思相违。龙树说,中观师没有宗,也不承认现量比量,而宗喀巴说中观师有宗,名言也依量而成,这是将龙树的中观与法称的因明量论结合了起来,当中还要划清与中观自续的差别。这么复杂的问题,若没有全面深入学习《回诤论》,只是依于《广论·毗婆舍那章》中所引的片言只语,是很难真正了解的。
当我发心要学《回诤论》时,暮然发现原来这本论元魏时代就有翻译,可是以前从来没注意到。汉传中观著作给人的印象,似乎除了鸠摩罗什翻译的以外,都乏人问津。如果说旧译《回诤论》的文笔略差,意义难懂,又缺乏注解,那么现代的研究,则既有梵译汉、藏译汉,也有日译汉,完全可以正确理解。若再无人弘扬,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道由人弘,非道弘人,否则再好的论典,再多的研究成果,也只是少数人的专利,而于多数人只是摆设。
佛教文化在当今快节奏的时代,只有简化、通俗了的才有市场。本文为此目的,重新调整了《回诤论》的次序,让问答相应。省去了长行,只取颂文略加发挥。又根据梵藏日译,订正旧译的偈颂(因为有些偈颂混在了长行中)。本文的内容结构,是先列出大藏经中元魏毗目智仙共瞿昙的旧译颂文,其次列出任杰先生藏译汉的新译颂文,最后是直解,而所依的思想是格鲁的中观应成见,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7-7 16:37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1(难)

旧译:若一切无体,言语是一切,言语自无体,何能遮彼体。
新译:设若一切法,无一切自性,汝语亦无性,不能遮自性。
直解:若如你中观师所说的一切法无自体,那么语言也是诸法之一,故语言也无自体。既然语言无自体,那就无有表达意思的作用。于是你中观师说“一切法无自体”这句话,根本无法否定诸法的自体,无自体的语言无作用故。


21(答)
旧译:我语言若离,因缘和合法,是则空义成,诸法无自体
新译:若我语无因,无缘聚各异,成立诸法空,即无自性故。
直解:龙树回答说,如果我的语言无论在因缘和合、还是咽喉唇舌等各别因缘中都寻找不到,那么正好说明语言与其所要表达的诸法都是空的,没有任何自体可言。


22
旧译:若因缘法空,我今说此义,何人有因缘,彼因缘无体。
新译:诸法因缘生,说彼名空性,若彼因缘生,说为无自性。
直解:若诸法因缘所生,则说彼为空,没有自体。


23
旧译:化人于化人,幻人于幻人,如是遮所遮,其义亦如是。
新译:如化者所化,幻者所幻人,能遮由幻生,此遮亦如是。
直解:如一幻化之人去阻止另一幻化之人,同样的,能遮的语言和所遮的法,也都无有自体,如同幻化。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2(难)
旧译:若语有自体,前所立宗坏,如是则有过,应更说胜因。
新译:但语有自性,汝先立宗坏,若彼性不同,更应说别因。
直解:若你中观师为避免我正理派的指责,而说语言不空,则你前面所立“一切法皆空”的观点就被你自己破坏了。若狡辩说无过失,那么请问在你中观师“一切法皆空”的大前提下,为什么又说有些法空,有些法不空,差别的理由在哪?


24(答)
旧译:言语无自体,所说亦无体,我如是无过,不须说胜因。
新译:我语无自性,故于我宗同,然性无不同,不应说别因。
直解:你正理派完全弄错了我中观师的意思,我们从来都没有说过“语言有自体”,而是说语言与其他法一样,都是无自体空的。既然我的观点前后一致,没有相违,哪里需要说什么理由呢?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3(难)
旧译:汝谓如勿声,是义则不然,声有能遮声,无声何能遮。
新译:谓如声未出,汝所思非理,此中由有声,即是遮当生。
直解:若你中观师认为,以“一切法无自体”之语,能否定掉诸法的自体,就如同以“不要出声”之语,能遮止声音发出一般。这样的譬喻,在我正理派来看,是与你所要表达的观点不相符的。因为首先要有“不要出声”的语言,才能遮止未来声音的发出,但是你中观师说语言都是空无自体的,若语言都是空的,没有的,哪里能有否定的作用呢?


25(答)
旧译:汝言勿声者,此非我譬喻,我非以此声,能遮彼声故。
新译:谓如声未出,汝着非此喻,由声能遮声,此者非如是。
直解:龙树回答说,你所谓的“声能遮声”不是我的譬喻, 我没有说过“实有之声才能遮止声音”这样的话。我方的观点是“空语说空”,一切诸法皆无自体,以无自体故得说空。


26
旧译:如是如是无自体语遮无体法,若如是遮无自体者,则一切法皆成自体。(此偈被揉入在旧译的长行中。)
新译:若由无自性,谓遮无自性,若遮无自性,自性当成立。
直解:对于分不清“无”与“无自体”差别的正理派来说,“不要出声”的声音遮止了包括其自身在内的一切声音,同样的,“一切法皆无自体”的语言遮止了包括其自身在内的一切法,而若“一切法皆无自体”本身也被否定,则反过来成立了诸法应有自体。然而这并不是我们中观师的主张,故这样的譬喻显然是对我方的误解。


27
旧译:如或有丈夫,妄取化女身,而生于欲心,此处亦如是。
新译:复有化士夫,于女妄执女,由化起倒执,此能遮如是。
直解:如同如来或其弟子变化出来的幻人,去遮止某人对幻化之女生真实想而起颠倒贪欲那样,此处能遮诸法自体的语言,也是幻化而无自体的。


28
旧译:同所成不然,响中无因故,我依于世谛,故作如是说。
若不依世谛,不得证真谛,若不证真谛,不得涅槃证。(此偈引自中论,应在长行中而旧译归入本颂中。)
新译:又此因所立,同故声非有,不许名言谛,我所不能说。
直解:又你方以“声音实有才能遮止声音”作为能立因,去证明“语言不空”的所立宗,这违犯了因明轨则中“因同所立”的过失,即能立的因同所立的宗都尚待证明,你如何能依此不确定的因去证明宗的正确呢?而我中观师依于世俗谛,说一切法缘起故空,没有任何过失。若不依世俗名言,则不能通达胜义谛,若不得胜义,则无法证得涅槃。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4(难)
旧译:汝谓遮所遮,如是亦不然,如是汝宗相,自坏则非我。
新译:谓如遮之遮,若许亦非善,是故汝宗相,有过于我无。
直解:如果你中观师认为,我方正理派对你们“否定一切法有自性”的再否定,由于言语皆无自性的缘故,所以是无效的。那么就间接证明你方中观师,也承许无自性的语言没有任何作用,这样的话,你中观师“否定一切法有自性”的语言也是无效的。这种为了破斥对方,而导致自方的观点也被破坏的过失,正是由于你方主张一切法皆空才造成的。


29(答)
旧译:若我宗有者,我则是有过,我宗无物故,如是不得过。
新译:若我少有宗,故于我有过,若于我无宗,唯于我无过。
直解:若语言所指涉的事物皆是实有,而我又依于这种实有建立自己的观点,那么我就确实有你所说的那些过失,但因我并不承许任何有自性的宗,故我没有那些过失。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5(难)
旧译:若彼现是有,汝可得有回,彼现亦是无,云何得取回。
新译:且若以现量,所缘若能遮,由谁缘诸法,彼现量是无。
直解:假若你中观师是先由现量认知诸法,然后再否定诸法实有的话,则你中观师前说一切法皆空,现量的能缘心亦应是空,那么谁能了知诸法呢?若你承许诸法可被了知,则至少能缘的现量不应是空。


6
旧译:说现比阿含,譬喻等四量,现比阿含成,譬喻亦能成。
新译:比量教喻量,比教量所立,喻量所立义,皆由现量答。
直解:若你中观师狡辩说,由比量、至教量、譬喻量去认知诸法,但同样可依上述现量认知诸法的责难来回答。因为四量之中,只要承许随一之量不空,则一切法皆空的观点就不攻自破了。


30(答)
旧译:若我取转回,则须用现等,取转回有过,不尔云何过。
新译:若由现等义,少许有所得,所立或所遮,无故无责难。
直解:若我是藉由现量等来认知诸法,从而有所成立或遮止,那么我将有你所责难的那些过失。但是我并不承认实有不空的现量等,故我没有那些过失。


31
旧译:若量能成法,彼复有量成,汝说何处量,而能成此量。
新译:设由汝等义,由量善成立,汝说彼诸量,如何说成立。
直解:设若你所说的诸法,是由现等四量成立为实有,那么现等四量又是依靠何量来成立为实有呢?


32
旧译:若量复有异量成者,量则无穷。若无穷者,则非初成非中后成。(此偈被揉入在旧译的长行中。)
新译:设若由余量,立者过无穷,然彼非初立,非中亦非后。
直解:假若量又依靠其他的量才能成立,则会有无穷的过失,寻找不到开始、中间和结束。


33
旧译:若量离量成,汝诤义则失,如是则有过,应更说胜因。
犹如火明故,能自照照他,彼量亦如是,自他二俱成。
新译:设若无有量,立彼说者过,若彼不同性,应说差别因。
   如火照他体,自体亦如是,如是诸量者,成立自他体。
直解:假若你认为,量不需要其他量的证成,那么你方的观点就有了破绽。为什么有些法(如除量以外的法)需要量来成立,而有些法(如量)就不需要量来成立呢?请你说明这些差别的原因。
假设你狡辩说,如同火能自照照他,量亦能自成成他,即量不需要其他量的证成,而能自己成立,那么我的答复如下:


34
旧译:汝言语有过,非是火自照,以彼不相应,如见暗中瓶。
新译:彼说者相违,犹如闇室瓶,不见无所缘,火非能照自。
直解:你说“火能自照”,这是有过失的,因为“照”意味着先暗后明,如同暗室中的瓶先看不见,后才被火光“照”见。但事实上,不存在先看不见的火,后被“照”见。故这种比喻本身就是不恰当的。


35
旧译:又若汝说言,火能自他照,如火能烧他,何故不自烧。
新译:若由汝言说,火能照自体,然火犹如他,亦能烧自体。
直解:又若如你所说,火能自照照他,那么也应该能自烧烧他啊!但实不见有此事,因为离开所烧的柴薪等,不存在能烧之火的自性。


36
旧译:又若汝说言,火能自他照,暗亦应如是,自他二俱覆。
新译:设若汝言说,火照自他体,如火闇亦然,成障自他体。
直解:又若如你所说,火能自照照他,那么暗也应能自暗暗他啊!若黑暗能障蔽自己使不被见,那么世间应无黑暗,然实无此事。


37
旧译:于火中无暗,何处自他住,彼暗能杀明,火云何有明。
新译:若火能烧他,火中则无闇,若能照除闇,如是为能照。
直解:火光及火光所在的处所皆没有黑暗,既然没有黑暗可破除,那么火如何有“能照”的功能呢?


38
旧译:如是火生时,即生时能照,火生即到暗,义则不相应。
新译:火将生能照,说者理非真,因火将生时,唯不与闇遇。
直解:假若你狡辩说,不是火已生时有照,而是火正在生时有照破黑暗的功能,这种说法也是不合理的。因为火在将生未生时,光明并未到达黑暗,若未到达黑暗,如何能破黑暗呢?


39
旧译:若火不到暗,而能破暗者,火在此处住,应破一切暗。
新译:或虽火未遇,若能除闇者,凡是此处火,除诸世界闇。
直解:如果火光未到达黑暗,就能够破除黑暗的话,那么此处之火,就应该能破除世界一切地方的黑暗。


40
旧译:若量能自成,不待所量成,是则量自成,非待他能成。
新译:若从自量成,不待诸所量,汝之量成立,不待他自成。
直解:若量能够自成,不观待于所量,那么量就是不观待于他的自成。


41
旧译:不待所量物,若汝量得成,如是则无人,用量量诸法。
新译:不待所量义,汝之量成立。如是此诸量,任何都不成。
直解:若你所谓的量,不观待所量自能成立(即量与所量毫无关系),则了知诸法(所量)的量,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存在。


42
旧译:若一切法不待量成,彼得何过?成得言成,未成叵成,以无待故。(此偈被揉入在旧译的长行中。)
新译:若许观待成,于彼有何过,未成不待成,已成是能成。
直解:假若你改口说,量虽是实有,但也须观待所量而成,又有什么过失呢?那么我中观师要告诉你,其过失在于,若量已成立则会再次被证成,若量未成立则也无法观待成。即量若须观待所量而成,那么得先确保所量的真实,然所量的真实又须另外先依量来证成。这样一来,若此量先已成立,后通过所量再次成立,则是重复循环的无效证明。若此量先未成立,则其所量的真实性也不可能成立,那么观待这一尚待证成的所量,如何能证明量的真实呢?


43
旧译:若所量之物,待量而得成,是则所量成,待量然后成。
新译:观待所量已,若是当成量,则不待诸量,所量当成立。
直解:如果量是观待所量而成,则所量的确然性须不观待量而成。


44
旧译:若物无量成,是则不待量,汝何用量成,彼量何所成。
新译:若不待诸量,亦能成所量,故彼等若成,何须汝量成。
直解:若所量不待量就能成立,那么还要量做什么呢?量还有什么用呢?


45
旧译:若汝彼量成,待所量成者,是则量所量,如是不相离。
新译:设若汝之量,观待所量成,如是定当遮,汝量及所量。
直解:若你所谓的量,其成立须依待所量,则你所谓的量与所量,定会颠倒过来。


46
旧译:若量成所量,所量能成量,汝若如是者,二种俱不成。
新译:然汝成立量,所量当成立,立所量成量,汝二俱不成。
直解:若你所谓的量由所量所成,而所量能成立量,则此二种皆不成立,名实不符故。


47
旧译:量能成所量,所量能成量,若义如是者,云何能相成。
新译:若量成所量,由彼等所量,所立彼等量,彼等如何成。
直解:若所量由量成立,量由所量成立,则量自己尚未成立,如何能成立所量?


48
旧译:所量能成量,量能成所量,若又如是者,云何能相成。
新译:若所量成量,亦由彼等量,彼等量所立,彼等如何成。
直解:若量由所量成立,所量由量成立,则所量自己尚未成立,如何能成立量?


49
旧译:为是父生子,为是子生父,何者是能生,何者为所生。
新译:若由父生子,父亦由子生,谓彼父所生,说彼谁生谁。
直解:这就如同是父亲生儿子,还是儿子生父亲呢?谁是能生,谁是所生?量与所量,谁是能成,谁是所成?


50
旧译:为何者是父,为何者是子,你说此二种,父子相可疑。
新译:说彼等二种,由取父子相,故于彼我疑,说谁父谁子。
直解:就如同谁是父亲,谁是儿子,分不清楚,故你所说的实在令人怀疑。


51
旧译:量非能自成,非是自他成,非是异量成,非无因缘成。
新译:诸量非自成,亦非互相成,非由他量成,非所非无因。
直解:诸量的成立,非由自成,非由余三量成,非由四量之外的其他量成,亦不是由所量成,更不是无因成。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7(难)
旧译:智人知法说,善法有自体,世人知有体,余法亦如是。
新译:异生法分位,智者于善法,心知善法性,余诸法亦尔。
直解:知道诸法分位的智者,说善法有善法的自性,于余染污法等也是如此。


8
旧译:出法出法体,是圣人所说,如是不出法,不出法自体。
新译:所有出离法,说诸法分位,出离法自性,性非出离等。
直解:出离法与出离法的自性,都是圣人所说的法之分位,非出离法与非出离法的自性,也是如此。


52(答)
旧译:若法师所说,善法有自体,此善法自体,法应分分说。
新译:智知法分位,由是诸善法,说是善法性,善分辩所说。
直解:若知道诸法分位的智者,说善法中另有善法的自性,则善法与善法的自性,应分辨差别而说。


53
旧译:若善法自体,从于因缘生,善法是他体,云何是自体。
新译:设若诸善法,即是善法性,如是依缘生,他法何成自。
直解:假若善法的自性,是依他因缘而生,则善法的自性应是他性才对,如何能说是自性呢?


54
旧译:若少有善法,不从因缘生,善法若如是,无住梵行处。
新译:若一切善法,少许有自性,不依因缘生,应不住梵行。
直解:若善法有一丝一毫的自性,不是从因缘所生,那么就不会有出世间的清净梵行可住。因为佛说“若见缘起,彼则见法。”反之,若不见缘起,则不知佛法的真谛。


55
旧译:非法非非法,世间法亦无,有自体则常,常则无因缘。
新译:无因成常故,一切法成常,法非法亦无,世间名言无。
直解:不从因缘生,则是恒常。若一切都是恒常不变的,则不会有趋向解脱的正法、及趋向堕落的非法,也不会有无常的世间法。


56
旧译:善不善无记,一切有为法,如汝说则常,汝有如是过。
新译:不善无记法,出离过亦尔,故汝诸有为,当成无为性。
直解:不善法、无记法、出离法若有自性,也会出现同样恒常的过失,则你所说的有为法,也都成了无为法。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7-13 21:4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9(难)
旧译:诸法若无体,无体不得名,有自体有名,唯名云何名。
新译:若法无自性,是无自性名,名亦如是无,无事名无故。
直解:若诸法没有自性,则其相应的名称也不会存在。因为没有所依的自性,能依的名称如何成立呢?


57(答)
旧译:若人说有名,语言有自性,彼人汝可难,语名我不实。
新译:若谓有自性,名者说为有,如是汝所答,我不说名有。
直解:若有人主张,自性的名是实有的,你可作如上的责难,但我并没有承许,实有自性之名啊!


58
旧译:若此名无者,则有亦是无,若言有言无,汝宗有二失。
   若此名有者,则无亦是有,若言无言有,汝诤有二失。
新译:若于无名无,何有或是无,若有或亦无,汝宗二俱失。
直解:请问“无”这个名称,是该对应于存在的法呢?还是对应于不存在的法呢?无论让其对应于存在的法,还是不存在的法,你正理派的主张都是有过失的。因为若是存在的法,如何以“无”作为名称,而若是不存在的法,按照你方的主张,则应连“无”这个名称也没有。


59
旧译:如是我前说,一切法皆空,我义宗如是,则不得有过。
新译:一切法性空,如前已广说,是故宗亦无,何责难可寻。
直解:一切法自性空,我方于前已经证明过了。由于我方并不承许名言不空,所以你责难的“由名言实有推知自性实有”,是失去目标的。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7-13 21:48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10(难)
旧译:若离法有名,于彼法中无,说离法有名,彼人则可难。
新译:虽是有自性,彼于诸法无,是故理应说,无诸法自性。
直解:假若自性存在,但自性却不在诸法中,那么你中观师应解释这离于法的自性,到底属于其他何者?


60(答)
旧译:若别有自体,不在于法中,汝虑我故说,此则不须虑。
新译:且若有自性,说彼法是无,此疑虽非理,汝自召彼疑。
直解:假若有自性,但自性却不在法中,若真是如此,当然会有疑惑。然而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自性,故不须对此问题疑虑。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11(难)
旧译:法若有自体,可得遮诸法,诸法若无体,竟为何所遮。
   如有瓶有泥,可得遮瓶泥,见有物则遮,见无物不遮。
新译:如家中无瓶,遮破见有性,是故汝是遮,此有是自性。
直解:如同“房屋中没有瓶子”,是对存在之物(瓶)的否定,所以,你说“一切法无自性”,也应是对存在着的自性进行否定。


61(答)
旧译:若有体得遮,若空得言成,若无体无空,云何得遮成。
新译:设若是遮有,空性善成立,于诸法无性,汝由何能遮。
直解:假若只有存在的,才能被否定的话,那么“空”不就被证明了吗?因为你方否定“一切皆空”。


62
旧译:汝为何所遮,汝所遮则空,法空而有遮,如是汝诤失。
新译:汝若于空性,遮空性不空,然谓是遮有,说者岂非失。
直解:若你否定空性,但空性既然非有,则你主张的“实有才能被否定”,就自语相违了。


63
旧译:我无有少物,是故我不遮,如是汝无理,枉横向难成。
新译:所遮无所有,我不遮一切,是故谓能遮,汝说皆诽谤。
直解:我不是在否定什么,也没有任何被否定的,自性本就如同兔角般不存在,故你方责难我中观师对“有”进行否定,是你方的诋毁。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7-13 21:5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12(难)
旧译:若法无自体,言语何所遮,若无法得遮,无语亦成遮。
新译:谓若无自性,汝语何须遮,无语亦无遮,如是善成立。
直解:若诸法本无自性,则你中观师说“诸法无自性”又能否定什么呢?不存在的事物,无须语言否定,即是那样。


64(答)
旧译:汝言语法别,此义我今说,无法得说语,而我则无过。
新译:无语亦无遮,无语不成立,能知语谓无,此中非遣生。
直解:你正理派认为“不存在的事物,无须语言否定,即是那样。”而实际上,语言只是让我们如实地了解“不存在”,而非造作地否定“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13(难)
旧译:如愚痴之人,妄取炎为水,若汝遮妄取,其事亦如是。
新译:愚者于阳焰,颠倒执为水,如是汝应破,于倒执非有。
直解:假若你龙树意谓,如愚人妄取阳焰为水,智者遮言“汝于无水中妄取有水”。以此来比喻,众生于空法中妄取法体,为遮彼故,方说“一切法皆无自体”。


14
旧译:取所取能取,遮所遮能遮,如是六种义,皆悉是有法。
新译:设如是能取,所取及取者,遮所遮遮者,岂不有六种。
直解:若真如阳焰喻,则你龙树不得不承认以下六种实有,即人们的错解(能取)、被错解的事物(所取)、错解此道理的人(取者)、对此错解的否定(能遮)、此错解应被否定之事物(所遮)、否定此错解的人(遮者),都是存在的。


15
旧译:若无取所取,亦无有能取,则无遮所遮,亦无有能遮。
新译:若无有能取,无所取取者,然能遮所遮,遮者亦非有。
直解:假若你龙树为了避免,六义实有与一切法空的矛盾,而坚持说六义亦无。那么既然能取、所取、取者都不存在,则能遮、所遮、遮者,也都不应存在。


16
旧译:若无遮所遮,亦无有能遮,则一切法成,彼自体亦成。
新译:若非有能遮,所遮及遮者,则一切诸法,自性亦成立。
直解:若能遮、所遮、遮者,都不存在,那么你龙树对自性的否定也应不存在,则诸法自性就得以成立。


65(答)
旧译:汝说鹿爱喻,以明于大义,汝听我能答,如譬喻相应。
新译:汝说鹿爱喻,大诤义已说,随彼喻应理,抉择应听闻。
直解:你若说此鹿爱譬喻,以明于大义,那么请你听我如何解答,与此譬喻相应。


66
旧译:若彼有自体,不须因缘生,若须因缘者,如是得言空。
新译:若执有自性,不成因缘生,若持因缘生,彼岂非空性。
直解:假若此视阳焰为水的妄取,是自性实有的,则应不依因缘而生。然此妄取,也须依因缘而生,故此亦是无自性空。


67
旧译:若取自体实,何人能遮回,余者亦如是,是故我无过。
新译:若执有自性,彼执谁遮回,余诸理如是,故无彼责难。
直解:(你正理派主张,否定是对实有之物的否定。但我龙树并不这样认为,正因为非实有,否定才有可能。)若此妄取真有自性,那怎么能够被破除呢?能取若空,余五亦然。故我没有你所责难的过失。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7-13 21:5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17(难)
旧译:汝因则不成,无体云何因,若法无因者,云何得言成。
新译:于汝因不成,汝因无性故,设若有汝义,无因成非理。
直解:你中观师有“因不成”的过失,因为你们说一切法皆无自性,那么因也没有自性,而没有自性就是没有,若因没有,则你方的观点也就无法成立。


18
旧译:汝若无因成,诸法自体回,我亦无因成,诸法有自体。
新译:于汝无正因,若立遮自性,我亦无因者,成立有自性。
直解:若你说“一切法无自性”不需要原因证成,那么我也可以同样说“一切法有自性”,也不需要原因证成。


19
旧译:若有因无体,是义不相应,世间无体法,则不得言有。
新译:若谓有正因,法无性非理,世间无性法,全然皆非有。
直解:若你说有因,但因无自性,这也是不合理的。因为世间法若无自性,就什么也没有。


68(答)
旧译:此无因说者,义前已说竟,三时中说因,彼平等而说。
新译:由鹿爱喻遮,立时先说竟,前已说无因,回答相同故。
直解:在前面的“阳焰喻”中,我已说过了。“一切法空”是说一切法皆依缘而起,故无自性,并不是说诸法不存在。故你说我,无因则无法证成宗,是不对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7-6 16: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难)
旧译:前遮后所遮,如是不相应,若后遮及并,如是知有体。
新译:若非有自性,能遮若在先,后所遮非理,后同亦非理。
直解:若否定在先,被否定者在后,这种(前时因)是不可行的。若否定在后,被否定者在先(后时因),或二者同时(俱时因),也都是不可行的。既然从过去、现在、未来三时的角度来考量,任何否定都无法成立,则你龙树对自性的否定也是不能成立的,故自性是有。


69(答)
旧译:若说三时因,前如是平等,如是三时因,与说空相应
新译:前说三时因,回答同彼故,汝三时正因,说空性应理。
直解:对你方所提三时因都不成的责难,我据同样的理由奉还给你,因为你对我龙树的否定也是三时不成的啊!相反,你对三时因的否定理由,恰能证明因也没有自性,这正好与空性之理相应。


70
旧译:若人信于空,彼人信一切,若人不信空,彼不信一切。
新译:于谁有空性,彼有一切义,谁无有空性,彼无有一切。
直解:谁了解空性,谁就能了解一切。谁不了解空性,就什么也不了解。


71
旧译:空自体因缘,三一中道说,我归命礼彼,无上大智慧。
新译:佛说空缘起,中道第一义,最胜无等佛,于彼稽首礼。
直解:我龙树顶礼,那宣说“空性、缘起和中道同义”的伟大佛陀。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7-13 21:53 编辑 ]
发表于 2014-7-13 18: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龙树菩萨是存在过的最聪明的人
这个辩论让人感受到他的力量.
感谢净智法师解释,好懂很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3-22 23:02 , Processed in 0.07032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