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47|回复: 0

金刚经的三系略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4 18: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刚经》的三系略说


内容提要:《金刚经》的注解历来有很多,本文受大乘三系说的启发,认为《金刚经》的注解大体上也分三个脉络,分别是重“空”的深观系、重“有”的广行系,重“悟”的禅系。通过对三系所依的经本、结构、旨趣、内容诠释的比较,反映了《金刚经》三系解读的不同特征。
关键词:金刚经、深观、广行、禅

    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般若作为诸佛之母,作为大乘行者闻思修的核心,与其相关的般若类经典,因为众生根性的不同,而出现千差万别的解读,实是理所当然。《金刚经》便是其中最明显的一例,由于此经义理深奥,长短适中,历史上为其注解的就多达八百余家,这还不包括许多现代人的注释。受太虚大师、印顺法师提出的大乘三系说[1]的启发,笔者认为《金刚经》的注解也可以分为三大类,今取其义,而不用其名,谓之曰深观系、广行系、禅系三种。[2]
  深观系的解读,是指以龙树所传承的中观思想为宗旨,侧重于“无所得空”的阐扬,是般若经的显义解读,如僧肇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等。广行系的解读,是指以弥勒、无著、世亲所传承的瑜伽行思想为宗旨,侧重“菩萨广行”的阐述,是般若经的隐义解读,如弥勒的《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颂》[3]、无著兄弟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及传入汉地后,各宗论师沿此思路所著的疏等[4]。禅系的解读,是指以如来藏或佛性思想为宗旨,侧重于“明心见性”的导归,即文字而离文字,借教以悟宗,得意而忘言,如明永乐时的《金刚经百家集注大成》、憨山德清的《金刚决疑》等。
  以下为了比较的方便,故仅选择(1)僧肇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以下简称《肇注》),(2)达摩岌多译的无著《金刚经论》(以下简称《无著论》)和菩提流支译的世亲《金刚经论》(以下简称《世亲论》),(3)憨山大师的《金刚决疑》(以下简称《决疑》)作为三系的主要代表,来进行对照研究。


一、所依汉译经本


  《肇注》和《疑》所依的《金刚经》都是鸠摩罗什的译本,而菩提流支译的《世亲论》所依的经本,则是流支三藏自译的《金刚经》。其实,不仅菩提流支如此,译过无著、世亲《金刚经论》的达摩岌多、义净三藏,也都自己重译了《金刚经》。为什么不用最早、最流行的鸠摩罗什译本呢?这是因为与论相较,鸠摩罗什译本的《金刚经》内容有所短少,不能与论义完全契合。其主要者有三,即“三问阙一,二颂阙一,九喻阙三”[5]
  (一)“三问阙一”,是指须菩提于经初所提的问题,什译本《金刚经》为二问,余译本《金刚经》为三问,如下――
  罗什译本: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6]
  流支译本:菩萨大乘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降伏其心?[7]
  这多出来的“云何修行”,不仅对后文有关回答的解读,造成实质性的影响,甚至关系到对全经结构的分判,及旨趣的把握。
  (二)“二颂阙一”,是指经中关于可否三十二相观如来的颂文,什译本《金刚经》为一颂,余译本《金刚经》为二颂,如下――
  罗什译本: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8]
  流支译本: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彼如来妙体,即法身诸佛,法体不可见,彼识不能知。[9] 
  什译但遮,余译兼表。后一颂道出了前一颂中,为什么“不能见如来”的原因。即《金刚经》语境中的“如来”,特指真如法身,此唯般若波罗蜜无分别智能见,而非眼耳等根识所知。若前颂予人的感觉是“空无着处”,那么后颂则是依法身之“有”而说“空”。
  (三)“九喻阙三”,是指经末偈颂中的比喻,什译本《金刚经》为六喻,余译本《金刚经》为九喻,如下――
  罗什译本: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10]
  流支译本:一切有为法,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应作如是观。[11]
  余译本不仅增加了星翳灯三喻,而且改“影喻”为“云喻”。《世亲论》中释此九喻,分别对应有为法的见、相、识、器、身、受、过去、现在、未来九事。如“云喻”是指“未来法亦如是,以于子时阿黎耶识,与一切法为种子根本故。”[12]这唯识的思想便深蕴其中了。
  由上可知,广行系所依的经本与鸠摩罗什的译本,颇有不同。这可能是因为,当时流传的梵本就存在着差异。而经本不同,依经而造的论注自也有异。而禅系,本就崇尚“教外别传,不立文字”,文字的些许出入,实不构成对“向上一着”的参悟,而什译本文简意玄,更适合禅家重意轻文的风格。


二、结构和旨趣


  初读《金刚经》的人,都会有一种感觉,即经文前前后后,重复的内容似乎很多,这导致我们很难判别全经的结构和旨趣。虽然坊间流行的版本,有着梁昭明太子的三十二分,但古来对此划分法就存在异议。如明宗泐、如卺所注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解》就云:“分三十二分者,相传为梁昭明太子所立,元译本无,又与本论科节不同,破碎经意,今不取焉。”[13]故本文只从三系的代表著作,来解读《金刚经》的结构和旨趣。
  (一)《肇注》云:“此经本体,空慧为主,略存始终,凡有三章。初讫尊重弟子,明境空也,意在语境,未言于慧;第二,正名辩慧,即明慧空,但语慧空,未及行人;第三,种问以下,明菩萨空也。三章之初,其文各现,前后相似,意不同矣。”[14]也就是说,本经主要讲的是般若空慧。分为三大段,先说所缘之境界空,次说能缘之般若空,后说能缘之行者亦空,合起来就是三轮体空。某些经文,虽然前后相似,但所指各别。
  (二)《世亲论》起首的皈敬颂云:“法门句义及次第,世间不解离明慧,大智通达教我等,归命无量功德身。[15]揭示了这部论著主要的特点,就是在解释经中的名相含义,以及前后文的关联性。《无著论》中以七义句来成立般若波罗蜜,如云:“七义句者,一种性不断;二发起行相;三行所住处;四对治;五不失;六地;七立名。”[16]从菩萨具足种姓到发心修行,从信行地、净心地到如来地,无著菩萨在看似杂乱无章的经文中,整理出了一条清晰的道次第来。相较于深观系的“空”,广行系给人的感觉则是“有”。菩萨行的无量无边,佛世尊的三身圆满,怎么能说是空无所有呢?论中对“空”义的解读,是站在唯识宗一贯的立场上的,即唯彼假说自性可空,而此离言自性不空。如云:“不失者,谓离二边。云何二边?谓增益边、损减边。若于如言辞法中,分别执有自性是增益边;若于法无我事中而执为无,是损减边。于中若说言,世尊若福聚非聚,此遮增益边,以无彼福聚分别自性故;若复说言,是故如来说福聚,此遮损减边。彼不如言辞有自性而有可说事,以如来说福聚故,此得显示如是。”[17]即福德虽有,然不可如言计有,此离言之福,方是证得法身的第一义福。
  (三)通常解释《金刚经》的经题时,都会说“金刚”是比喻。或喻般若坚利,或喻细牢、或喻阔狭[18],甚至反过来说,般若是能断,“金刚”喻所断的二障[19]。但《决疑》中则说,“金刚”不是喻,而是法。如云:“取此(金刚)宝以喻般若能断烦恼,此虽近理,总非佛意,特寻常宿习知见耳。……今题云金刚般若波罗蜜,标此经所说,特显佛一片金刚心耳。……故此经乃佛的示自心,以断弟子学佛者之疑,不是说般若能断众生烦恼也。如其不然,但看经中一一皆是空生之疑。疑佛之心,佛表此心以破彼疑,何尝说以智慧断众生烦恼耶?故此经题,单是法,非以喻也。但断得众生疑,就断得众生烦恼。此经一味,只是断疑生信为主。”[20]也就是说,本经的旨趣是断疑生信,而不是通常所说的般若断烦恼。由疑佛、疑法、疑己故,而有全经前后的二十七疑,通过断除这些疑情,便能于佛之金刚心生信,从而明心见性。不仅是此处,整篇《决疑》中每有不同于传统之深观、广行二系的独到见解,憨山大师曾自释道:“此微妙幽旨,非口所宣,一落言诠,便成渣滓。”[21]又云:“此经非文字相,不可作言语文字看,全在离言之妙。”[22]好一句离言之妙,看来这禅解《金刚》,须得头上长眼,透出一个“悟”字方可!


三、初始的问答


  须菩提是个很妙的人物,经论中常有善吉、善现、妙生、空生的不同称呼,他与舍利弗一样,是常预大乘般若法会的声闻众,有人说他是“回小向大”,有人说他是古佛再来,还有人说他是“外现声闻身,内秘菩萨行”,乃至《西游记》中还将他描述为孙悟空的师傅,也许是要彰显他的解空第一吧!但不管怎样,这脍炙人口的《金刚经》,总是由须菩提的祈请才得开显流传的。那么须菩提当时到底是问了两个问题,还是三个问题呢?佛陀又是怎么解答这些问题的呢?大乘三系有着不同的说法。
  (一)《肇注》所据的是什公译本的二问,而佛陀亦作二答。不过次第上,却是先答后问的“云何降服其心”,次答前问的“云何应住”。为什么会前后错位呢?僧肇解释道:“住深降浅,故问者标深;于降浅易习,故答之于前。”“始则抑心就理,渐习自调,谓之降伏;终能契解会宗,心不移去,谓之为住耳。”[23]故知所谓的“住”,是指心安住在诸法的空性上,不复退转。相对于色声等六尘,则反是无所住的了。
  (二)《世亲论》所据的是流支译本的三问,佛陀亦作三答。“云何应住”对应的回答是,菩萨从初发心乃至成佛,应安住于具足“广大、第一、常、不颠倒”四个特征的菩提心上。“云何修行”对应的回答是,菩萨应不着自身、不着报恩、不着果报地修习布施等六度。“云何降服其心”对应的回答是,菩萨在修布施度时,应远离施物、受者及施者之相而调伏自心。
  (三)《决疑》所据的亦是什公译本的二问,但谓佛陀仅作一答。如云:“前问安住降伏二事,今只许说降伏,不言安住者,以凡夫二乘,一向执著住处,此名言习气也。今趣进大乘者,先要遣此习气,以众生涅槃,俱非实法,皆不可得,但以名言为体耳。名言即舍,习气顿空,其心不待降伏,而自安恬寂灭矣。故但教降心,不言其住者,恐引习气。所谓狂心不歇,歇即菩提。但尽凡情,别无圣解。佛不以实法系著于人,故不言住。”[24]然此亦是为钝根者的婆言妈语,若是利根儿郎,只在佛说“应如是住,如是降服其心”时,便应作礼而去,哪还会有后面这许多郎当[25]。正所谓“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这才是禅家的作略。
  通过学习大乘三系对《金刚经》的不同解读,一方面可以促进我们对经文含义的全面了解,另一方面,亦予我人以一深刻的启示,即佛法不仅是在说缘起,其本身也是在遵循缘起。在能所相待的关系中,无自性的经文可以随着见闻者的心识,而呈现出不同的含义和意趣。从各宗派的立场出发,任一篇经文都可能成为自宗思想展示的舞台。这种诠释的丰富多彩,正好验证了佛教所说的,“法从缘生,相由心现”的真理。就《金刚经》而言,我们读到的,其实都只是我们自己心里所理解的那一部而已,我想本文亦是如此。

[1]太虚大师分判大乘学说为:法相唯识宗、法性空慧宗、法界圆觉宗。印顺法师分判大乘学说为:虚妄唯识系、性空唯名系、真常唯心系。

[2]深观与广行是印度就有的两大车轨,而“禅”正如太虚大师所说,乃中国佛教之特色所在。

[3]也有人认为此颂是无著造(见义净译本),有人认为是世亲造(见菩提流支译本)。此处,且按窥基《金刚般若论会释》中所说:“天亲论偈,弥勒菩萨为无著说,无著授与天亲,令造释故。”《大正藏》第40册,第719页。

[4]如华严宗的智俨、三论宗的吉藏、唯识宗的窥基等所著的金刚经注疏和赞述。

[5]见慧立《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七,《大正藏》第50册,第259页。

[6]《大正藏》第8册,第748页。

[7]《大正藏》第8册,第752页。

[8]《大正藏》第8册,第752页。

[9]《大正藏》第8册,第756页。

[10]《大正藏》第8册,第752页。

[11]《大正藏》第8册,第757页。

[12]《大正藏》第25册,第797页。

[13]《大正藏》第33册,第228页。

[14]《续藏经》第24册,第395页。

[15]《大正藏》第25册,第781页。

[16]《大正藏》第25册,第757页。

[17]《大正藏》第25册,第758页。

[18]如《无著论》云:“金刚者,细牢故。细者智因故,牢者不可坏故。……又如画金刚形,初后阔中则狭。如是般若波罗蜜中狭者,谓净心地;初后阔者,谓信行地、如来地。” 《大正藏》第25册,第759页。

[19]如窥基《金刚般若经赞述》云:“虽曰金刚,亦有物能破之故,如白羊角即破金刚也。《大正藏》第33册,第125页。

[20]《续藏经》第25册,第5758页。

[21]《续藏经》第25册,第58页。

[22]《续藏经》第25册,第59页。

[23]《续藏经》第24册,第396页。

[24]《续藏经》第25册,第59页。

[25] 如《决疑》云:“只如汝会得我护念付嘱之心,其心自安,亦不必别样降伏。《续藏经》第25册,第59页。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7-24 18:45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5-26 21:53 , Processed in 0.07832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