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80|回复: 10

根本烦恼的研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5 07: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根本烦恼的研究


内容提要:本文旨在探讨《百法明门论》中“六根本烦恼”安立的必要性和合理性,通过对其经教来源、地位确立、发展演变、诠释歧义的分析,揭示出烦恼理论与修道模式之间的相关性。
关键词:随眠、根本烦恼、萨迦耶见

汉传佛教最流行的法相学入门教材,就是世亲菩萨造的《百法明门论》(以下简称《百法》),绝大多数佛教徒对“法”的分类和定义的了解,都是从这部言简意赅的论开始。可以这么说,《百法》的内容和架构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许多人学佛的一生。但世亲菩萨为什么要这么分门别类,法的数量为什么是这么多,我们却很少去思考。只是觉得菩萨说的好,说的正确,仅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有一次,笔者在学习世亲菩萨的另一部名著《俱舍论》时,愕然发现,论中依“俱生”为纲,将心所法划分为“决定俱生”的大地法、大善地法、大烦恼地法、大不善地法,“定不俱生”的小烦恼地法,及“不定俱生”的不定地法,实在是比《百法明门论》中依“性地时俱”遍行与否的划分法[1]要更清晰明了。且《百法》将本属不同类别的大烦恼地法、大不善地法、小烦恼地法统合为随烦恼,又给不善性的惭愧二法,取了个怪异的名称“中随烦恼”[2]。这番折腾的背后,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显而易见的,就是给“根本烦恼”腾出了个位置!但若烦恼可以划为“本惑随惑”,那善法何不可以呢?比如,安立无贪、无嗔、无痴为根本善,余善为随善等!又本惑的数目为何是六呢?若说是一(无明),或说是二(无明父、贪爱母),或说是三(贪嗔痴三毒),似也合情合理啊?以上这些疑惑,促使笔者开始反思“六根本烦恼”安立的必要性和合理性,这便是本文的写作缘起。

[1]如《成唯识论》云:“复以四一切辩五差别,谓一切性及地时俱,五中遍行具四一切,别境唯有初二一切,善唯有一谓一切地,染四皆无,不定唯一谓一切性。”见《大正藏》第31册,第27页。

[2] 说其怪异,是因为从字面意义上,很难将“中随”与“不善”联系在一起。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10-5 07:4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10-5 07: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阿含经中的源头


《阿含经》中,佛应不同众生的根器,处处譬喻散说烦恼,如九结、八缠、七使、五盖、四瀑流、四轭、四取、四系、三缚、三垢、三漏等。这其中并没有标示谁是根本,谁非根本。但依《百法明门论》中之“六根本烦恼”返溯回去,则可见其源头正是“七使”。如《杂阿含经》卷十八云:“使者,七使。谓贪欲使、嗔恚使、有爱使、慢使、无明使、见使、疑使。[1]《增壹阿含经》卷三十四云:“云何为七?一者贪欲使,二者嗔恚使,三者憍慢使,四者痴使,五者疑使,六者见使,七者欲世间使。”[2]这两段经文中的“七使”,除了将贪分为欲界之贪和上界之贪[3]外,可以说和六根本烦恼完全一样。尽管经中并未说明“七使”相对于余惑,为什么更加根本,但至少这是一个有利的教证,而理证则要到后来部派佛教的论书中去寻找了。

[1] 《大正藏》,第1册,第127页。

[2] 《大正藏》,第2册,第738页。

[3] 二经所译的“有爱使”、“欲世间使”,与上二界之“有贪”同义。


 楼主| 发表于 2014-10-5 07:3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部派佛教时期的地位确立


进入部派佛教时期,阿毗达磨论者对佛经中散说的诸多名异义同的法,依自性相摄的原理,化繁为简,整合分类。比如无明结、无明缚、无明随眠、无明漏、无明轭、无明瀑流,看上去虽各属于九结、三缚、七随眠等中,但实质上都是无明,故将之归为一法。这为后来整合出像《俱舍》“五位七十五法”[1]这样统摄世出世法,又不相混滥的质素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而在这些诸法当中,心所法由于幽微难知,历来便是阿毗达磨论者关注和争论的焦点。如《俱舍论》所云:“有色诸药色根所取,其味差别尚难了知,况无色法唯觉慧取。”[2]而心相应法中的烦恼心所,能够造业润生,导致有情轮回苦海不得出离,其作为被对治的核心,更是论师研究的重点。

说到随眠[3],论师首先要做的,就是对这个概念下个精确的定义。一切有部的《大毗婆沙论》中说:“微细义、随增义、随缚义,是随眠义。”[4]微细是因为贪等烦恼生起时,行相难知,就像我们糊里糊涂地睡着了一样,不知道怎么陷进去的。随增是指贪等烦恼能令一切有漏法随增[5]。随缚是指烦恼不现行时,亦被“得”[6]所系缚,一旦遇境,非理作意现前,便会感召苦果。

一切有部宗认为能被称为随眠的,只有欲贪等七个现行烦恼,其他的烦恼不行。但分别论者认为,随眠不是现行,而是烦恼熏成的种子,是实有的心不相应行法[7]。经部宗则又谓,随眠虽是烦恼熏成的种子,但却是假有[8],既非与心相应亦非不相应的[9]

这里且先暂置歧义,继续沿着一切有部宗的主线,梳理下去。在一切有部宗的“一身六足”[10]论当中,对确立七随眠为诸烦恼之根本,贡献最大的是迦旃延尼子所造的《发智论》。《发智论》在七随眠的基础上,首创了九十八随眠之说,这成为了一切有部宗见修断惑的定量[11]。若明白了九十八随眠的含义,便可明了有部宗视七随眠为烦恼根本的原因了。


九十八随眠是先将七随眠简化为六随眠(欲贪、有贪合为一贪),再展开为十随眠,即不正见展开为身见、边见、见取见、戒禁取见、邪见五种[12]这十随眠再进一步依以下三个步骤展开,就成了九十八随眠。这三个步骤是:

(一)依据烦恼系属三界的不同,将烦恼分为欲界系、色界系、无色界系。
(二依据见道所断和修道所断的不同,将烦恼分为见惑和修惑。
(三)依据所观四谛的不同,将见惑分为见苦所断、见集所断、见灭所断、见道所断。

综合以上三条,将十使配入,就得出了九十八使的结论。具体如下:

(一)欲界系烦恼(三十六)
1、见道所断烦恼
1)见苦所断烦恼,全部十使。[13]
2)见集所断烦恼,十使中去掉身见、边见、戒禁取见,共七使。
3)见灭所断烦恼,同上。
4)见道所断烦恼,十使中去掉身见、边见,共八使。[14]
2、修道所断烦恼:贪、嗔、慢、无明四使。

(二)色界系烦恼(三十一)
无论是见道的四部,还是修道的一部,都在欲界系烦恼数的基础上除去嗔(因为上界无有苦受,无恼害之事,且禅悦滋润身心,故无嗔恨),总共减掉五使。

(三)无色界系烦恼(总数三十一),同色界系。

三界五部九十八随眠的提出,是佛教义学的一件大事,因为它成功地将烦恼的理论和断烦恼的修行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我们平常说不净观对治贪,慈悲观对治嗔,似乎它们才是烦恼的正对治,但其实都只是压服烦恼的方便法门,而唯有观苦等四谛才能真正断惑。

既然《发智论》中的九十八随眠,和《阿含经》中的七随眠,只是开合的不同,故九十八随眠在有部宗修道理论中的核心地位,便反过来彰显了七随眠的价值。这应该是七随眠被视为根本性烦恼的重要原因[15]


当然,九十八随眠说也不乏反对者,这主要是一些持经为量的分别论者。如《大毗婆沙论》中记载:“谓有沙门,执着文字,离经所说,终不敢言。彼作是说:谁有智慧过于佛者,佛唯说有七种随眠,如何强增为九十八?”[16]后来经部的《成实论》,对有部的这套学说,也颇有异议,如云:“诸使随地断,不随界故,不限九十八也。[17]关于为什么随界而不随地,众贤的《顺正理论》曾解释道:“由离界贪,建立遍知、沙门果故。谓立此二,由断随眠,此断随眠,约界非地,故不约地,建立随眠。……然诸古昔正理论师,亦许随眠,约地建立。”[18]

但不管怎么说,从《阿含经》的七随眠,到有部宗的九十八随眠,伴随着论师们的争议,一些共识被慢慢达成了。如印顺导师在《印度佛教思想史》一文中说到的,“如经说七随眠;『发智论』立九十八随眠;『品类论』又别立十二随眠;『甘露味论』以为,如不分界与部,随眠应该只有十种,所以说,「实十使」。这一随眠的分类,成为以后阿毗达磨论师的正义。”

也就是说,只要是承认见四谛断惑的[19],即使在展开的过程中,主张所断惑的数目不是九十八。但其实际所依的随眠,一定只是十个。而不会是经中的“七”,或《品类足论》的“十二”(即在十随眠的基础上,将贪再分为欲贪、色贪、无色贪)。因为在见道时,法智品断除欲界的烦恼,类智品断除上二界的烦恼。若如《品类足论》般,将贪一分为三,就不符合类智品总断上二界惑的事实;而若如经,将贪一分为二,则应慢、无明等也要一分为二。故相应于断道八忍八智的十随眠说逐渐成为小乘佛教,乃至大乘佛教烦恼论的主流。

另外,经中的“七随眠”,虽然在部派佛教的修行理论中趣于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六随眠”或“十随眠”,但作为重要的教证,它还是被论师们反复提及,并给予恰当的说明,即世尊说“七”的理由,在于遮止一些外道,执著上二界的禅定为解脱的误解,而示之为“有贪”。

[1]色法十一、心法一、无为法三、心不相应行法十四、心所法四十六

[2] 《大正藏》,第29册,第19页。

[3] 玄奘译书中的“随眠”,就是《阿含》中的“使”。

[4] 《大正藏》,第27册,第257页。

[5] 随增,有所缘随增和相应随增两种,对于七随眠而言,二种随增皆有。而对于有漏的非染污法而言,则只有所缘随增。

[6] 不相应行法之一种,有部宗认为它像绳子一样,将烦恼、业等系缚于有情。

[7] 之所以不相应,是因为当善心生起的时候,过去所熏而相续到现在的烦恼种子依然是染污的,并没有相应于现行的善心而转成为非染污。

[8] 经部宗奉行以经为量,不认可婆沙论的权威性,他们认为经中所述行蕴,唯是思心所,并无不相应行法,故说为假。

[9]为什么说非心相应非不相应呢?因为对于现行的烦恼,其当下所熏的种子是染污的,可以说非不相应。但对于现行的不染污心,其当下的惑种还是染污的,故又是非心相应。

[10] 一身指《发智论》,六足指《集异门足论》、《法蕴足论》、《施设足论》、《识身足论》、《界身足论》和《品类足论》。

[11] 虽然传说为大目犍连所造的《法蕴足论》中已有九十八随眠之说,但据印顺导师的考证,应为后世的增补。如其在《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中所说:“本论成为说一切有部的论书,如上引述,时间是不会迟于『发智论』的。但自『发智论』撰集流行以来,说一切有部进入了新的阶段。在阿毘达磨论义的弘传中,『法蕴论』是随时而有所修订、增补的。如『发智论』特创的九十八随眠说,已编入「沙门果品」。”

[12]不正见摄五见的明确整合,《阿含经》中并没有见到,有部的阿毗达磨论中才出现。

[13] 身见和依身见而起的边见,只缘苦果五取蕴起,见苦谛下的空、无我二行相则灭,故不通余部断。

[14] 有部宗对戒禁取见的定义是“非因计因,非道计道”,故见道谛(正道),则灭去邪道(戒禁取)的执取。但为什么“非因计因”中的一分戒禁取见,不是见集所断呢?《俱舍论》解释道:“执大自在生主或余,为世间因生世间者。必先计度,彼体是常一我作者,方起因执。才见苦时于自在等,常执我执永断无余,故彼所生因执亦断。” 《大正藏》,第29册,第100页。

[15] 通常以为,根本烦恼之所以“根本”,是因为相较于随烦恼而言。因为随烦恼是根本烦恼的分位或等流。可仔细分析二十随烦恼,依《成唯识论》所说,其中无惭、无愧、掉举、惛沉、散乱、不信、懈怠七法,都是别有实体的,若说由六根本烦恼为因,这七法才得有,实在有些为“说明”而说明的意味。即先已有了六根本烦恼的立场,再去解释为什么其他的染心所是随烦恼。故笔者认为,根本烦恼的地位确立,应是从断九十八随眠的修道模式反推而来。

[16] 《大正藏》,第27册,第259页。

[17] 《大正藏》,第32册,第323页。

[18] 《大正藏》第29册、第601页~602页。

[19] 部派佛教中,也有一些论师不同意见四谛断惑的,如《成实论》论主,就主张见灭谛得道,其又引《甄叔伽经》说有种种得道因缘,如有人观五阴得道,或观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缘等得道的,故知非但以四谛得道。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10-5 07:38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10-5 07: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大乘佛教时期的发展演变

从小乘的七十五法,到大乘的百法,这又是一个大的飞跃。《俱舍论》的『界品』,讲法的分类时,烦恼心所被划分到大染、小染[1]、不善、不定的四类中,而后论主又别立『随眠品』,专谈根本烦恼和随烦恼[2],这使得烦恼有了两套认知体系。前一套体系的优点,在于将《阿含经》中种种的散说,依自性摄的原则,及“俱生”等分类法,系统整理成一目了然,不相杂乱的质素表,不足之处在于与修行的联系不强,而后一套体系则正好可以弥补前者的不足。

在无着菩萨的《大乘阿毗达磨集论》和世亲菩萨的《大乘五蕴论》、《大乘百法明门论》中[3],六根本烦恼[4]和二十随烦恼作为大乘佛教的烦恼分类法被明确提出,这实是将有部论书中两套体系的优点合二为一,兼顾了理论和修行,境行果也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5]

但为什么是“六根本烦恼”而不是“十随眠”呢?首先,“六”和“十”只是开合不同,并无本质上的差异。但考虑到“百法”的整体架构,不宜将六开为十。因为依据“自性相摄”的原则,法与法之间,应该没有互相重叠的情况,但有时为了突出某个重要概念,而不得不从某一法中,别出一支另立名称。如根本烦恼中的“不正见”,其体性本就是别境心所中的“慧”,但为了予“不正见”更多的重视,故打破常规而别立之。可若将其再分为五种,难免过分关照,使得整个体系不平衡了。比如,“慢”是否也应开为七种呢?[6]其次,唯识宗同经部宗一样,视“随眠”为烦恼的种子,“缠”为烦恼的现行。故此心所法的分类中,只能用“烦恼”一词,而不宜用原先的“随眠”了。

唯识宗虽继承了部派佛教根本烦恼的框架,但由于对烦恼的诠释不同,以及修行理上论的差异,导致了大小乘根本烦恼的后续展开大不相同。
部派佛教认为,见道之时,五见及疑这类与见地有关的烦恼,在亲证苦集灭道时,就被直接断除,而与之相应的其余烦恼,亦被间接断除了。如本以为祭祀可以升天,由此而生的贪嗔痴慢,在获得道谛的正见之时,便随着认知的转变而彻底净除了。故见道所断的烦恼,包括全部的不正见和疑,以及一分的贪嗔痴慢。

但大乘佛教认为,身见和边见,有俱生和分别的两种。见道所断的唯是遍计的粗分,修道所断的才是俱生的细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分呢?这是因为有一个事实需要回答,即见道后尚未究竟圆满的圣人,也会有计我之心的生起,若见道已完全断除了身见,何来此事呢?

小乘论师回答,那未断的计我之心,(1)是不染污无记的邪智所摄,如《俱舍论记》云:“若依说一切有部,身见唯分别,唯见断无俱生,禽兽等计皆应知但是修道所断,不染无记邪智所摄。”[7](2)是我慢而非我见,如《成实论》云:“问曰,学人亦有我心,故知不示相身见分,学人未断。答曰,是慢非见,见名示相。”[8]又云:“我慢二种,示相不示相,示相是凡夫我慢,谓见色是我见有色是我,见我中色见色中我,乃至识亦如是,示是二十分故名示相,不示相是学人我慢。[9]

大乘佛教则是从俱生我见的角度来回答此问题,即我慢正是依此俱生我见而生的。如《杂集论》中,引差摩伽比丘的故事[10]来解释云:“何等名为修所断俱生萨迦耶见?谓圣弟子虽见道已生,而依止此故我慢现行。如经言,长老驮索迦当知,我于五取蕴不见我我所,然于五取蕴有我慢我欲我随眠,未永断未遍知未灭未吐。犹如乳母有垢腻衣,虽以卤土等水浣濯极令离垢,若未香熏臭气随转,复以种种香物熏坌臭气方尽。如是佛圣弟子,虽以见道永断分别身见之垢,若未以修道熏习相续,无始串习虚妄执著习气所引不分别事我见随转,复以随道熏习相续彼方永灭。”[11]

边见由身见而来,身见既一分为二,边见也就顺理成章地分为两种。故大乘佛教认为,遍计的烦恼,应为全分的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疑,以及一分的身见、边见(分别所起的)、贪嗔痴慢(与见地有关的)。如《成唯识论》云:“如是总别十烦恼中,六通俱生及分别起,任运思察俱得生故。疑后三见唯分别起,要由恶友或邪教力,自审思察方得生故。”[12]故修道所断的俱生惑,应为欲界系六(贪、嗔、痴、慢、俱生身见、俱生边见),色界系五(除嗔),无色界系五(除嗔),合为十六。 


            
另外,唯识宗主张,十烦恼皆直接或间接地迷于四谛。如《成唯识论》云:“总谓十种皆迷四谛,苦集是彼因依处故,灭道是彼怖畏处故。”[13]故见道所断的遍计惑,应为欲界系四十(四谛下各十),色界系三十六(四谛下各九除嗔),无色界系三十六(四谛下各九除嗔),合为一百一十二。综上可知,十根本烦恼在大乘修行的体系中,被演变为见惑一百一十二,修惑十六,合计共一百二十八数烦恼。

尽管“一百二十八”相较于“九十八”,看上去相差巨大,但都是建立在四谛智断烦恼的基础上的,故只是大小乘诠释学上的差别。而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大乘认为真见道,乃无分别智亲证真如(非安立谛),而不是见苦等四谛(安立谛)。佛为小乘行者宣说四谛,只是为令行者资粮及方便道得清净而施设的,并不像有部宗所以为的,见道时亦历观四谛依次断惑[14]。因为“见所断十实俱顿断,以真见道总缘谛故。”[15]

虽然在实际的修行中,真见道与相见道的交接只是如电光火石般的一刹,可以忽略过去。但从字面的诠释上,这条缝隙就显得无比巨大。为什么见道断惑的所缘不是四谛,而解释所断惑时却又依四谛来安立呢?为了释疑,《瑜伽师地论》云:“由无相智增上力故,于诸谛中极善清净通世出世分别智生,即名已断所断烦恼。其无相智是苦等智因,正能断灭所断烦恼。于此因中假立果名,即假说此为苦等智,是故无过。”[16]即经中说四谛智能断惑,乃方便说。因为真见道时的无相智难可思议,到底怎么断惑的,一言难尽,于是借助相见道或后得智中的四谛智,来配合做断烦恼的解说。

总之,行者在加行道时,对四谛十六行相已观修熟练,升入见道时,四谛影相完全消失,唯缘无相真如。如云:“尔时圣智虽缘于苦,然于苦事不起分别,谓此为苦取相而转。如于苦谛,于集灭道亦复如是。尔时即于先世俗智所观谛中一切想相,皆得解脱,绝戏论智,但于其义缘真如理离相而转。”[17]

[1] 小烦恼地法的特征是:唯修所断,唯意识地起,唯无明相应,唯各别现行。

[2] 此处的随烦恼,还只是谈随眠之外的缠、垢等。另外对五盖之类,既有本惑,又有随惑的,别做解释。总体上,是在对《阿含经》中出现的烦恼的诸多差别名,进行诠释。

[3] 《集论》和《五蕴论》,是在五蕴框架下讨论诸有为法的(五蕴说是重经),《百法》则承接《品类》、《俱舍》,是在色心五位的框架下讨论诸法的(五位说重论)。后者更全面(摄无为法故),也更清晰(五遍行摄受想故),所以本文对六根本烦恼的讨论,都是在《百法》的语境下。

[4] 《集论》是十根本烦恼。

[5] 此处解答了,本文最初提到的,《百法》为何如是划分烦恼的疑惑。

[6] 指慢、过慢、慢过慢、卑慢、我慢、增上慢、邪慢。

[7] 《大正藏》,第41册,第306页。

[8] 《大正藏》,第32册,第323页。

[9] 《大正藏》,第32册,第314页。

[10] 见《杂阿含》103经,《大正藏》,第2册,第29页~30页。

[11] 《大正藏》,第31册,第726页。

[12] 《大正藏》,第31册,第32页。

[13] 《大正藏》,第31册,第33页。

[14] 一切有部宗认为,见道时的智慧是有分别的,通过抉择四谛,才能断除烦恼。若无分别,则如眼耳般无断惑之用。而大乘佛教认为,无分别智断烦恼时,作无分别一味行相,非无作用。如灯有破暗的作用,并不是因为灯去分别,而是自性使然。

[15] 《大正藏》,第31册,第33页。

[16] 《大正藏》,第30册,第701页。

[17] 《大正藏》,第30册,第625页。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10-5 07:3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10-5 07: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各宗对萨迦耶见的诠释

对比小乘《俱舍论》和大乘《成唯识论》,不难发现,二论对根本烦恼的解读,分歧点主要在于五种不正见[1],特别是萨迦耶见[2]。(一)有部宗认为其所缘境定是实有,因为“心不孤起,仗境方生”,世上没有无境之心。经部宗认为其所缘境定是无,因为“我”不存在故,而心识缘“无”亦可生起,如缘过未。唯识宗则折衷两家,认为亲所缘缘(影像相分)定有,疏所缘缘(本质相分)不定,若是执即蕴我就有本质境,若是执离蕴我就无本质境。(二)有部宗认为萨迦耶见,没有俱生和遍计的二分,佛说初果已断三结故。[3]唯识师和一些经部师[4]则主张,萨迦耶见有俱生和遍计的不同,上文已说故。(三)就“无明是否萨迦耶见等染污慧”上,有部宗和唯识宗都主张“不是”[5]因为(1)七随眠中,无明与见别立。(2)无明的行相与染污见的行相不同,前者暗昧不了,后者邪执决定。(3)经说无明与见相应,无明染污于慧。若无明是慧,则一刹那心中就有二慧心所,自与自相应,自于自染污,岂有是理呢?同样的道理,萨迦耶见等也不可能是无明,若染污慧是无明,则一刹那心中有二痴心所,犯过同前。但一些经部师却认为,萨迦耶见等染污慧就是无明。如《成实论》云:“世间有二种语,或明无故说名无明,或邪明故说名无明。”“邪分别性名无明,非明无故名无明也。”“是中实无我无我所,但诸法和合假名为人,凡夫不能分别故生我心,我心生即是无明。”[6]

后期的中观宗[7],同意经部宗“萨迦耶见是无明”的观点。如藏传格鲁派高僧宗喀巴大师在其著作《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指出,染污无明非泛指无知,而是特指明(无我慧、空性见)正对治的那部分,如说:“此中能治明者,谓正明了补特伽罗无我之义。此相违者,谓补特伽罗我执萨迦耶见。此乃法称论师所许[8]。无著论师兄弟则许倒执实义、蒙昧实义二中后者,总谓邪解、未解二心之中,为未解心。”[9]也就是说,宗喀巴大师认为“无明”有二义,倒执实义的邪解,和蒙昧实义的未解。无著、世亲主张“未解”义,法称主张“邪解”义。宗喀巴自身倾向于法称《释量论》中的观点,即承许萨迦耶见就是无明[10]

宗喀巴大师进一步说,无明是一切烦恼过失的根本。并引月称论师的《显句论》云:“其为除贪说,不能断瞋恚,为除瞋故说,亦非能尽贪,为断慢等说,彼不坏余垢,故彼非广遍,彼皆无大义。若为断痴说,彼尽坏烦恼,诸佛说一切,烦恼皆依痴。[11]而无明就是执内外诸法由自相生,增益自性之心。于有情上是人我执,于诸法上是法我执。人我执中,于自相续上则是萨迦耶见。故萨迦耶见是人我执的一分,人我执又是无明的一分。萨迦耶见、我执、无明三者,是同一体性上的种属关系。故经论中,有时说无明是生死根本,有时说萨迦耶见是生死根本,并无相违。因为无明是总,萨迦耶见是别故。

由上可知,中观宗见道时,空性慧所对治的就是无明(含摄萨迦耶见)。无明是“根本”中的根本,损减了无明,也就动摇了所有烦恼的根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再去费心地分析见道所断的烦恼数目,实在有些多余。何况在《广论》的思想体系中,萨迦耶见既摄归于无明,十根本烦恼也就成了九个,又该如何开演下去呢?且中观宗加行道的修习,本不是以观修四谛为主,而是空性。一切法皆无自性,四谛亦然。当四谛学说不再是大乘断道的核心[12],那么由上下八谛开演出的百多烦恼,也就失去了实际的指导意义。

[1]除了上文提到的身、边见外,余三见也有很大差别,但因不影响一百二十八的烦恼总数,故本文从略。

[2] 萨迦耶见,包括我见、我所见。有部师翻为有身见,经部师翻为坏聚见。

[3]《杂阿含经》云:“若多闻圣弟子此苦圣谛如实知,此苦集圣谛如实知,此苦灭圣谛如实知,此苦灭道迹圣谛如实知。彼如是知,如是见,断三结,谓身见、戒取、疑,断此三结,得须陀洹。”《大正藏》,第2册,第242页。

[4]如《俱舍论》云:“先轨范师作如是说,俱生身见是无记性,如禽兽等身见现行,若分别生是不善性。 《大正藏》,第29册,第102页。

[5] 详见《俱舍论》卷十『分别世品』和《瑜伽师地论》卷五十六的『摄抉择分』。

[6] 《大正藏》,第32册,第312~313页。

[7] 中观宗有自续中观和应成中观二派,此处所说的,是以宗喀巴为代表的应成中观。

[8] 在藏传佛教宗义书中,法称作为瑜伽行派陈那的再传弟子,其所写的七部量论的思想,是归属于随理行经部宗的。其在《释量论》(法尊译)中云:
“一切诸过失,萨迦耶见生,无明彼彼贪,从彼起嗔等。由此说众过,其因为愚痴。余说萨迦见,断彼皆断故。问:何为众过之本?曰:一切过失,非无因生,是从萨迦耶见生故。问:若萨迦耶见为因,与经说无明为因,应成相违?曰:此不相违,以萨迦耶见即无明故。经说“愚痴为诸过失因”者,以由无明而贪彼我及贪彼我所,由此而生嗔恚等故。又余经说、萨迦耶见为众过根本”者,以断彼萨迦耶见,则一切过失皆随断故。”宗喀巴在《广论》中有关萨迦耶见即是无明的观点,源自于法称的《释量论》。

[9] 《菩提道次第广论》卷七,181页,上海佛学书局,20037月版。

[10] 宗喀巴认为,若不如是承许,则诸论有说无明是生死根本,有说萨迦耶见为生死根本,则安立生死有两个主要根本因,便成相违。

[11] 《菩提道次第广论》卷二十,459页,上海佛学书局,20037月版。

[12]如《思益经》云:“当知圣谛,非苦非集非灭非道。圣谛者,知苦无生,是名苦圣谛;知集无和合,是名集圣谛;于毕竟灭法中,知无生无灭,是名灭圣谛;于一切法平等,以不二法得道,是名道圣谛。”《大正藏》,第15册,第39页。又如《顺中论》云:“一谛名不生,有人说四谛,道场不见一,何况复有四?” 《大正藏》,第30册,第43页。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10-5 07:3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10-5 07: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结语

  
六根本烦恼的源头可以追溯到《阿含经》中的七使,其“根本”地位的确立,则是因一切有部的《发智论》创发的九十八随眠说,并逐步形成了阿毗达磨论师们的共识――十使。唯识宗继承了部派佛教烦恼理论的精华,并进行了新的整合,本惑和随惑的数目也从此定格。由于佛教内部对烦恼诠释的不同,特别是萨迦耶见上的分歧,主张烦恼有遍计和俱生二分的大乘,开演出三界五部一百二十八数烦恼的结论。另一方面,随着大乘佛教真见道、相见道;安立谛、非安立谛;人无我、法无我;烦恼障、所知障的提出,作为小乘修道核心的“四谛”,其重要性在逐渐减弱,而与之相关联的百多烦恼,也随之渐失关注。

试看当今许多的佛教徒,对诸如小乘九十八随眠,大乘一百二十八烦恼之类的话题,往往是不知所云,以为尽是些陈皮烂谷子的事情,倒不如手上一百零八颗的佛珠来得实在。但念佛也好,参禅也好,修行最终的目的,是要降服或断除我们的烦恼。修行实践若能和烦恼理论结合,则工程进度的每一步都会很清楚。若是修行实践和烦恼理论脱节,则往往不知正路邪路,进步退步,所学似皆无用,修行自成一路。

本文通过对六根本烦恼来源、建立、发展、诠释上的考察,深刻感觉到烦恼理论和修道模式的互相关联性。理论引导着实践,实践修订着理论。一切都是互为缘起的,根本烦恼的演变亦是这样。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10-5 07:39 编辑 ]
发表于 2014-10-7 07: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法师深入经藏,以法布施。

遍计我见亦依俱生我见而起,遍计我见与第六识相应,俱生我见与末那识相应。俱生我见为生命体对自身存续的固有本能保护,这样理解是否合理?

十二因缘,始于无明。无明与明,是否相待而立?“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是否是中观空性见地?
 楼主| 发表于 2014-10-7 20: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俱生我见既与末那相应,也有与第六相应的。
本能保护,在我看来是个中性词,而俱生我见明显是染污性的,故我想它并不是本能保护这么简单。我们没必要非得用现代心理学的词汇来重构唯识学,有时越解释越乱。
无明与明示相待而立的。
般若系的经典,既可以依中观解读,也可以用唯识解读。
发表于 2014-10-8 10: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贪嗔痴是烦恼根源,无欲无求顺其自然!!!
发表于 2014-10-8 12: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10-7 20:49 发表
俱生我见既与末那相应,也有与第六相应的。
本能保护,在我看来是个中性词,而俱生我见明显是染污性的,故我想它并不是本能保护这么简单。我们没必要非得用现代心理学的词汇来重构唯识学,有时越解释越乱。
无明与 ...


既然都是世俗谛,能说的都能说明白。是否能用现代脑神经生物学,心理学甚至量子力学重构唯识学,用量子信息理论重构种子功能?当然先需要用佛法思想变革这些科学知识的架构。
如果有可能,佛法将搬到全世界的学校课堂!
发表于 2014-10-9 19: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论是佛菩萨留给我们的法宝。
对我们来说,自己研究不如多看祖师们的讲记。
各种划分,是对世界的根本理解,和修学也是联系很紧密的,并非单纯理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7-16 06:43 , Processed in 0.08528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