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76|回复: 8

“不一不异”探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4 12: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一不异”探微


内容提要:“不一不异”乍看起来,似乎是逻辑的悖论,然而在佛教哲学中,其却是非常重要的理论,而且随着佛教发展的不同时期,许多宗派都对它有着不同的解读。本文拟沿着历史的脉络,厘清“不一不异”说的发展演变,并重点考察其主词的假实,二谛的界限,遮与表,以及对修行实践的指导作用等。
关键词:不一不异

原始佛教中的“不一不异”,主要是针对我与五蕴的关系而言。如《杂阿含》103经中所云:“非色即我,我不离色;非受、想、行、识即我,我不离识。”[1]297经亦云:“若见言命即是身,彼梵行者所无有;若复见言命异身异,梵行者所无有。於此二边,心所不随,正向中道。”[2]此段经文中,命就是指“我”,身就是指“五蕴”,我与五蕴是一,或我与五蕴是异,都是错误的边见。所以当有外道问佛“命即是身”,还是“命异身异”时,佛陀便舍置回答,这便是佛教中著名的十四无记之一。
佛陀之所以不回答,当然不是外道以为的“佛非一切智故不能答”,而是因为无论做哪种回答都不合理,故即以舍置作为回答。为什么说命身一异都不合理呢?因为若二者是一,则外道所执“常一自在”的我,明显与“无常、非一、不自在”的诸蕴相矛盾。而若是异,则我应离诸蕴可见,应成无为法,应不受苦乐应无轮回解脱等等,故亦难以成立。
以上的“不一不异”说,尽管为后来的佛教各部所承认,但若继续考察其主语――我与诸蕴的假实问题,则部派佛教就又产生了两种不同的声音。犊子部及由其分出的正量等五部主张,“我”不可说是有为是无为,是即蕴是离蕴,但却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以火与薪来譬喻我与蕴的关系,即作为能燃的火,虽不即是所燃的薪,但离所燃的薪,也没有能燃的火,因此能取的我与所取的五蕴,也是如此的不一不异。且由于火与薪都是世间公认的实物,故我与蕴也都是实有的。但除犊子等五部以外的佛教余宗,大都认为蕴等可实有[3],而我则定非实有,佛说诸法无我故。且正因为无我,故佛才不说其与蕴的一异,如石女儿尚无,那么讨论石女儿的肤色是白非白,就都自然成了戏论。
以般若中观为主的初期大乘佛教,不仅说我空,更强调法空。故不一不异的我和蕴,都是假名非实的。如《中论》云:“若因可燃燃,因燃有可燃,先定有何法,而有燃可燃?[4]即所燃的薪与能燃的火是相待而安立的,没有谁先谁后,谁真谁假,谁因谁果,同样的道理,所依的五蕴与能依的我也是相待非实的。相较于部派佛教的假必依实,般若中观则主张能依所依都是假名安立,无有自性的。
截止到这里,不一不异的我蕴,其假实的三种形式都已出现。如犊子部主张的二者皆实,一切有部主张的一假一实,中观宗主张的二者皆假。这三种形式实已含摄了,不一不异关系中所有相比较的二种主词的假实可能,即便以后主词的内容有变,但其假实情况也不会跳出这三种形式。
相较于传统的“不一不异”仅局限于我与蕴的关系上,龙树中观则将其扩大到了一切法上。如《中论》云:以燃可燃法,说受受者法,及以说瓶衣,一切等诸法。[5]如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个瓶子,若仔细分析,则见其由多个支分(瓶颈、瓶腹、瓶底)构成,故瓶不是全然的“一”,瓶底等不是瓶子故;然也不是全然的“异”,因为离瓶子的支分外,也找不到一个独立存在的瓶子。非但能依与所依、整体与部分、同一时空的事物如此,即使不同时空的因法果法,也是如此,如奶与酪非是同一,但也非完全无关系的异。如《中论》所云:“若法从缘生,不即不异因。”[6]“若一则无缘,若异则无相续。”[7]而更进一步地说,非但具有能生所生关系的亲因亲果是不一不异的,即便没有直接相生关系的任何诸法也都是不一不异的。《中论》云:“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8]即所有的法,在中观的视角下都是缘起法[9],而所有缘起法的本质即是八不中道[10],因此一切的法可以说都是不一不异的。如瓶与柱乍看起来,是毫不相关的异,但龙树说“异因异有异,异离异无异[11],即瓶之所以异,是要观待于柱等非瓶才可说为异,而非有自性的异可得,离开了柱等非瓶的对比,瓶之所谓异是无处可寻的。以此类推,即使是截然相反的两法,如有为与无为,生死与涅槃,烦恼与菩提等等,也都是不一不异的[12]
通过《阿含经》与《中论》不一不异说的对比,不难发现《阿含经》中谈论我与蕴的不一不异,并非是要借着形式逻辑的悖论来揭示我非实有,而仅仅是通过穷举搜寻的方式证明我不可得,如《杂阿含》33经所云:“彼一切(五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13]可见在一异之外,还要有我不在蕴中,蕴不在我中的观察,否则就不全面[14]但这种观察的层面,依然是世俗谛意义上的。而龙树的中观则将不一不异说提高到胜义谛的层面来观察一切法,借着形式逻辑的悖论来揭示出,缘起相待的事物都是空无自性的,因为只有存在着自性,才会有一异的差别可得,反之,没有全然的一异,自性亦必不存在。
也就是说,在龙树视野下的一异,是指胜义的一异[15],自性的一异,全然的一异,一向的一异。两个实有自性之物,要么是一(如苞谷和玉米),要么是异(如瓶与柱),否则就会违反形式逻辑的排中律。故中观所说的不一不异仅仅是否定,而非肯定诸法存在着不一不异的关系,即一异之外,没有第三种可能性。但《阿含经》等声闻经典由于是从世俗谛的角度来谈,所以允许有非全然一异的第三种关系存在。如《瑜伽师地论》就引契经说:“声闻乘中,有处世尊依于诸行,显示不异亦非不异记别道理,如说:「苾刍!取非即蕴,亦不离蕴。」此中,欲贪说名为取。不异有何过?诽谤蕴中善、无记法不清净过。异有何过?于诸取中,增益常性不清净过。[16]此段经文的意旨是探讨“五取蕴”与“五蕴”的异同,五取蕴是染污的有漏法,五蕴是通于染净的有为法。若五取蕴与五蕴完全同一,则诽谤存在非染污的五蕴;若五取蕴与五蕴完全不同,则五取蕴则成了常法、无为法;故五取蕴与五蕴是不一不异的关系。作为世俗谛中实有的二者,五取蕴本是含摄于五蕴当中的,这种实法之间的包含关系也被说成不一不异,可见其视角与龙树从否定自性实有的立场谈不一不异是根本不同的。
唯识宗继承了部派佛教阿毗达磨倾向实有的观点,对初期大乘“一切法皆无自性”的思想判定为不了义说。其对于不一不异的观察也就重新回到了世俗谛的层面,回到了实有的立场[17]。如在《解深密经》中,开篇就讨论了一个初期大乘佛教中老生常谈的话题――一切法不二,但其解读却不仅仅是因为有为无为,皆是本师假施设句,皆是遍计所执言辞所说,故没有真实之“异”而说其“不二”,而是要以此假言自性的虚伪不真,间接论证离言自性的真实存在,这是大乘空宗所没有的思想。而在同一品讨论胜义谛与诸行不一不异时说到:如螺贝上鲜白色性,不易施设与彼螺贝一相异相。……又如一切行上无常性,一切有漏法上苦性,一切法上补特伽罗无我性,不易施设与彼行等一相异相。又如贪上不寂静相及杂染相,不易施设此与彼贪一相异相,如于贪上于嗔痴上当知亦尔。如是善清净慧,胜义谛相,不可施设与诸行相一相异相。”[18]这段话表面上在说,诸法与其属性或共相是不一不异的,但其主要针对的是部派佛教中,执胜义谛有行相的见解[19],如小乘一切有部宗认为,通过现观遍知四谛十六行相就能获得解脱,但大乘佛教认为,见道是见无相的真如。但为何见真如能解脱诸行之相,这就要用“不异”来说明;又为了表示此真如虽“微细、极微细,甚深、极甚深,难通达、极难通达”,但别有实体[20],不即是有为诸行,故又用“不一”来说明。
除了《解深密经》外,《入楞伽经》中提到了转识与藏识的不一不异,如云:“譬如泥团与微尘非异非不异,金与庄严具亦如是。大慧!若泥团与微尘异者,应非彼成而实彼成,是故不异。若不异者,泥团微尘应无分别。大慧!转识藏识若异者,藏识非彼因,若不异者,转识灭藏识亦应灭,然彼真相不灭。大慧!识真相不灭但业相灭,若真相灭者藏识应灭,若藏识灭者,即不异外道断灭论。[21]这是说第八识作为前七转识生起的因,故不异;转识会中断而第八识不间断,故不一。其重点在于说明第八识作为万法的生因以及恒时相续的特征。
《辩中边论》中提到了依他起与圆成实的不一不异,如云:“虚妄分别有,于此二都无,此中唯有空,于彼亦有此。”“无二有无故,非有亦非无,非异亦非一,是说为空相。[22]这是说依他起的虚妄分别识是有的,依他起上现似能取所取实性的遍计所执是没有的,而依他起上空去二取后所显的圆成实性又是有的。这实有的依他起与圆成实,虽然一为世俗实有,一为胜义实有,但二者的关系是不一不异的。
《成唯识论》还谈到了种子与其现行及第八识的不一不异,如云:“此(种子)与本识及所生果不一不异,体用因果理应尔故。虽非一异而是实有,假法如无非因缘故。此与诸法既非一异,应如瓶等是假非实?若尔真如应是假有,许则便无真胜义谛。然诸种子唯依世俗,说为实有不同真如。[23]依窥基《述记》的说法,经部譬喻师、中观自续派的清辨、古唯识的安惠,都认为不一不异恰好说明作为主语之一的种子是假法,如生相之与其俱生的有为法[24],瓶之与构成瓶的色法[25]。但窥基认为不一不异的主语可以都是实法,譬如真如与诸行[26](法性与法)的关系,所以作为诸法亲因缘的种子与现行识的关系亦然,既是世俗实有的,也是不一不异的。
总之,无论是诸行、真如,转识、藏识,依他、圆成,种子、现行,在唯识宗看来都是自相成就的,这也就表明了唯识宗谈论的“不一不异”的主语,容许都是实有的。借着对不一不异的探讨,唯识宗提出了一些自宗独特的概念,大大丰富了不一不异说的内容,一改龙树纯胜义的角度,而转为世俗实有的立场,肯定了不一不异的逻辑合理性。
随着佛教因明学说的兴起,诸法之间的一异关系,彻底变成从世俗谛的角度来考察,根据因明学的分类,一可以分为自体的同一(如瓶与瓶)、自性的同一(如桃树与树)、种类的同一(金瓶与银瓶)等,异也可以分为这三类。由于这样的细分,不是同一者,未必就是相异,如金瓶与银瓶,从各个自体上来说是“不一”,而从瓶这个种类上来说则是“不异”。也就是说,因明学仍是坚持逻辑上的排中律的,在同一个层面上,不一即异,不异即一。而在不同的层面上,不一与不异由于所指各别,所以不会有矛盾。但总的来说,因明更倾向于用肯定表述的一异来取代否定表述的不异和不一,尽管二者的本质一样,但后者更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不小心便会堕入虚无主义和反智当中。
后来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宗喀巴大师,“把法称的因明量论综合进龙树、月称一系中观内,使中观世俗谛完全植根于量论之余,更以量论作为中观胜义谛可思议性及可言说性的基石,来建立中观解脱论的智性特质。尤其法称量论的精密准确使格鲁派中观展现印度中观梵典所欠缺的细密,明确及理智,克主杰把乃师毕生从事的哲学事业,即‘证实及落实月称与法称之间的相融不悖’喻为‘背靠背的两头雄狮’。”[27]
具体到不一不异的问题上,宗喀巴既有因明学那样的,依世间名言的解读,也有中观传统的胜义立场上的解读。如《菩提道次第略论》中谈到二谛的一异关系时说:“有说二谛是一体性,待所遮[28]为异者,中观明论说,同体系于无事法,亦不相违,极为善哉。”[29]这是一般名言层面的解读,即世俗谛与胜义谛,或说诸行与真如,法与法性,缘起和性空,有为与无为,这二者是同一体性,离世俗无胜义,离胜义无世俗故,但世俗与胜义的名言又是相异的。如果以二谛同体说其“不异”,二谛名异说其“不一”,这样的分别说也是可行的,但同一范畴下的不一不异,宗喀巴是坚决反对的,如云:“若二谛体性非一异体,亦极不应理,则二谛无体,应成断无。以凡有者,一体多体二决定故。”[30]由此可以看出,宗喀巴对不一不异说的泛滥有着深深的警惕,主张在世俗层面应用因明肯定而清晰的一异说,来表达名言上不同范畴的同异关系,而仅在胜义层面上才运用不一不异的逻辑悖论,揭示空性。故其在会通《解深密经》与《中论》中,提到的不一不异时云:“有经论说二谛非一非异者,有者是约自性成就之一异说,有者是约体性非异所遮非一而说也。”[31]即经论中所说的不一不异,要么是就胜义观察自性的一异不可得(但遮非表),要么是就世俗名言中体非异名非一而说的(以遮为表)。
当然,不一不异的提出不是为了哲学上的辩论,而是为了指导修行实践。在《菩提道次第略论》当中,宗喀巴将《阿含经》中我与蕴的四门观察[32],《中论》中的五门观察[33],《入中论》中的七门观察[34],浓缩为不一不异[35]的二门观察,如云:“此中有四纲要:一、当观自身人我执、执着之相,如前已说。二、当观补特伽罗若有自性,则与诸蕴或是一性或是异性,离彼更无第三可得。如瓶与柱,若决断其为多,则遮其为一。如但曰瓶,若决断其为一,则遮其为多。更无非一非多之第三聚可言。故当了知离一异性,亦定无第三品也。三、当观补特伽罗与诸蕴是一性之过。四、当观彼二是异性之过。若能了知如是四纲,乃能引生通达补特伽罗无我之清净正见。”[36]不仅我空观上如此,法空观上亦是这样[37]。如云:“蕴处界法,总分二类。诸有色者,必具东西等方分,与有方分之二。凡诸心法,必具前后等时分,与有时分之二。当观彼二若有自性,为一为异,如前广破。此如经云:‘如汝知我想,如是观诸法。’”[38]可见,掌握不一不异的道理,实是获得二无我智的重要利器。
总之,“不一不异”在佛教的各个时期,不同宗派给予了多样化的解读。其主词的假实三种情况都有,这与各宗对我、法假实的看法密切相关。倾向于实我的犊子部,倾向于实法的唯识宗都肯定不一不异的主词可以为实,而倾向于一切皆空的中观宗则认为主词皆假,余宗则多主张一假一实。又“不一不异”说,中观宗纯粹是站在胜义谛的立场,因明学则完全是站在世俗谛的立场,却更倾向于用清晰的一异说取代模糊的不一不异说,而余宗则大多介于二谛立场之间。在遮与表上,倾向实有的犊子部与唯识宗都认可“不一不异”是一异之外的第三种,故有所表,一切皆空的中观宗则主张其是没有任何引申义的无遮,而强调逻辑的因明学则将不一不异置于不同层面来解读。在对修行的指导上,“不一不异”与佛教最著名的“无我观”关系密切,无论是早期小乘的人无我,还是后来大乘的法无我,都可以借着不一不异的逻辑悖论,揭示我法自性的不存在。





[1]
《大正藏》第2册、第30页。


[2]
《大正藏》第2册、第84页。


[3]
部派佛教中有些部派认为蕴是实有,如一切有部宗。也有认为蕴非实有,聚集假故,如经部宗。但总的来说,部派佛教中除了主张“一切皆假”的一说部外,多是是秉持“假必依实”的观点,故作为我之所依的蕴处界三科中,至少有一科须是实有的,如经部师许十八界是实有,俱舍师许十二处也是实有等。


[4]
《大正藏》第30册、第15页。


[5]
《大正藏》第30册、第15页。


[6]
《大正藏》第30册、第24页。


[7]
《大正藏》第30册、第2页。


[8]
《大正藏》第30册、第33页。


[9]
无为法也是相待于有为法而有的,如《中论》云:“有为法无故,何得有无为?” 《大正藏》第30册、第12页。


[10]
八不中道,指龙树《中论》所提出的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去。


[11]
《大正藏》第30册、第19页。


[12]
由于不一太过明显,所以经论中多只说不异或不二。


[13]
《大正藏》第2册、第7页。


[14]
任何两法的关系可以有四种,全同、全异、包含、交叉。“异”狭义地说,就是第二种全异,广义地说,后三种皆是。此处依狭义的说。


[15] 如清辨《般若灯论释》卷一中云:“彼起灭、一异,第一义遮;彼断常者,世俗中遮;彼来去者,或言俱遮。”《大正藏》第30册、第51页。也就是说,龙树中观的遮一遮异是从胜义的角度来说的,而在世俗中,是容有一异可言的。

[16]
《大正藏》第30册、第696697页。


[17]
如日本学者水野弘元曾说:“瑜伽唯识等哲学性大乘佛教,承袭部派佛教的阿毘达磨说,下降至世俗的立场。”见《佛教教理研究》第245页,水野弘元著,释惠敏译,《水野弘元著作选集》,法鼓文化出版,20007月初版


[18]
《大正藏》第16册、第691页。


[19]
如有人认为见五蕴得道,有人认为见十二处、十八界、四食、四谛、十二缘起等,这些都是带相的。


[20]
此针对经部宗无为非实有的观点。


[21]
《大正藏》第16册、第593页。


[22]
《大正藏》第31册、第464页~465页。


[23]
《大正藏》第31册、第8页。


[24]
生相是不相应行法,乃伴随有为法同时俱有的四相之一,其与有为法是不一不异的关系。经部宗、唯识、中观都主张生相是假有,故此处以生相与法的不一不异来例证种子与现行的不一不异,即种子与生相一样应是假有。


[25]
构成瓶的四大等色是实有,瓶是假有。此处以瓶与色的不一不异来例证种子与现行的不一不异,即种子与瓶一样应是假有。


[26]
相反,中观宗的清辨则主张,真如与诸行都是假有不实的,如《大乘掌珍论》所云:“真性有为空,缘生故如幻;无为无起灭,不实如空花。”《大正藏》第30册、第268页。


[27]
刘宇光:《经院佛学:以中观“四句”为线索》,哲学门02年第二期,总第6期。


[28]
所遮,即是指名言。因为陈那的因明主张,名言概念这种共相法是遮反其所非是的而安立的,如瓶的名言遮反非瓶的一切。


[29]
昂旺朗吉:《菩提道次第略论释》卷十八,四川大学印刷,1997年,第129页。


[30]
同上。


[31]
同上。


[32]
我非即蕴,非离蕴,我不在蕴中,蕴不在我中。


[33]
在前四门观察的基础上,加上蕴不属于我。


[34]
在前五门观察的基础上,增加我非蕴的聚集,亦非形状。


[35]
此处的异,是广义的异,凡非一者,皆是异的范畴。


[36]
昂旺朗吉:《菩提道次第略论释》卷十六,四川大学印刷,1997年,第47页。


[37]
《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的法空观,还是以破四生为主。


[38]
昂旺朗吉:《菩提道次第略论释》卷十七,四川大学印刷,1997年,第92页。






[ 本帖最后由 德中净智 于 2014-12-9 20:10 编辑 ]
发表于 2015-5-31 08: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的不同宗派的不一不异,仅仅是罗列和比较呢?还是互相之间有逻辑继承关系?
发表于 2015-5-31 17: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理解,不一不异的意思是:不是完全相同也不是完全没有关联。
完全相同近于常见,完全没有关联近于断见。各种错误观念基本上还是各种版本各种程度的常见与断见的展开。
发表于 2015-6-2 1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不异,是在帮助我们超越二元概念,有概念,就一定会陷入一边,

所以,佛陀不回答,就像看着三季人一样,你给他说除了春夏秋之外,还有冬季,他怎么也不会理解的,因为那三季人只活在三季之中,就像我们人,只活在概念之中一样,
发表于 2015-8-24 22: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
      不一不异是俗谛说,是可以用名言表述的。故而 “ 不一不异 ” 是 “ 三季 ” 之内的义理,而非三季之外。
      超越二元并非没有概念,佛陀有很多超越二元的法义都是有概念的。

[ 本帖最后由 xuexz 于 2015-8-24 22:56 编辑 ]
发表于 2015-8-28 22: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
      原始教法中的 “ 不一不异 ” 是本义说。后来人们将此说扩展到空色等多种关系上,不能说这些扩展沒有道,但是这种扩展必竞超出了不一不异的本义范围,因而将不一不异解析得各执一词也就在所难免了。
      个人知见,仅供讨论。
发表于 2016-7-14 15: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不异作为一法,可以逻辑的用于任何使用它的地方。能方便的表达不易表达的意思。
发表于 2016-7-14 19: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像从不左和不右两个方向来带近中道一样,不一反对完全相同,不异反对完全不相同,从两个极端的方向来接近中道。
发表于 2016-7-14 19: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必依实再展开下去,缘起法与无为法的关系,也有波浪与海水的譬喻。
这两种关系有相似也有不同之处:遍计所执与依他起的关系,依他起与无为法的关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1-18 18:22 , Processed in 0.07132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