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88|回复: 1

五岁王馨——弥留与身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9 23: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岁王馨——弥留与身后

(一)


  2014年8月。北京五岁的王馨。幼儿园放假了,她跟着爷爷奶奶到山东老家。他们采摘了野外的蘑菇,煮了,吃了。不多久,全家老少中毒,小王馨上吐下泻七窍出血直至昏厥。辗转黄岛医院、青岛医院,不见好转,最后飞到了上海。外公急从三明赶来,从厦门前去苏州西园寺当义工的外婆也即刻赶到,可小王馨已经进入了弥留之际……


(二)


  8月11日早上,上海,ICU急重病房。医生宣布王馨“不行了”,孩子的爸爸妈妈瞬间崩溃!学佛的外婆知道,人临终之际,身心蒙受剧苦,最需要关怀照顾。经中说临终心念决定死后的去向,所以需要为之开示和“助念”,帮助保持善念,往生善处。最好能不间断的上香、念诵“阿弥陀佛”为王馨祈请阿弥陀佛的接引。于是悲痛之余外婆强打起精神冷静面对。

  而首先面临的难题是,至少八到十二小时,要不间断的助念,能请到谁来帮忙?这是在上海,举目无亲啊!外婆四下望望,茫然,无助,焦急!无奈中她拨通了厦门智凡师兄的电话。智凡推荐了上海的慧道师兄,慧道师兄立即转报了菩提书院上海慈善部的慧欣。于是净培师兄即刻放下手上的工作,赶到了医院。

  看着素不相识、大热天风尘仆仆赶来的师兄,外婆欣慰而感动。不料,心灰意冷的女婿拒绝了:“不必了,没意义!我只想多陪孩子一会儿。”“这……”外婆傻眼了,又着急又抱歉。净培擦着汗,丝毫不恼,“没关系,我先回去,你们需要我再来”就这么反反复复两三趟,后来她索性耐心地跟孩子的爸爸讲往生助念的重要性。“反正你也想跟孩子多呆会儿,这不碍事,是吧?”孩子的父亲终于同意了。

  8月11日下午。还需要陀罗尼被(即往生被)等法物,净培师兄二话不说,抬脚转身又出去。然后,又和上海的慧文师兄一起来了。她们商量去殡仪馆助念,却被告知,距殡仪馆下班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就是说,无论如何,也赶不到那边了!

  于是,一个最最棘手的难题摆在大家的面前:到哪儿去,在什么地方助念?王爸爸一样的揪心——不能就这么让女儿孤独地进太平间去啊,他要尽最大努力多陪她,哪怕多一分、一秒!可是人生地不熟,他根本无从努力,也只能眼巴巴的寄望于这几位陌生的“师兄”。外婆更是焦急,她知道,刚断气时,人的神识还没完全脱离,仍然会感知痛苦,如果放入冷冻室,将陷亡者堕入寒冰地狱般的痛楚。“去寺庙吧?”有人提议,净培师兄赶紧又联系。可种种原因,也还是未果!

  8月11日晚九点。绝望中,外婆下意识的拨打了厦门的辅导员慧珍师兄的电话,这是她作为修学班委一遇到问题就会找的人。厦门的慧珍即刻联系了上海的慧欣,不巧在外地的慧欣又马上联系了上海的宣华和L等人。“到我公司来吧”电话那端L师兄说,不假思索地。“什么?有人肯腾出自己的公司让我们去?!这要怎么收费?”王爸爸简直不敢相信。“不用钱。”“这怎么可能!”在自己家给亲人做后事,有的人还害怕呢!把自己的公司腾出来给素不相识的人做后事,这在习俗力量根深蒂固的中国,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为了超常的利益,谁不忌讳?又有谁肯?王爸爸根本不信,心想反正为了能和女儿多呆一会儿,多少钱他都认了就是!

  8月11日晚十一点。通过上海师兄跟医院的一番友情沟通,他们带着孩子,连夜来到了L师兄的公司。推开门,他们呆住了:整洁的工作室,宽宽的沙发,洁白一新的浴巾,庄严的供桌,一股名贵的沉香在弥漫……空调温度极低,外婆却觉得有一股热浪涌过,眼泪夺眶而出:“就这么短的时间,你们是怎么连夜赶来布置得这么好的啊!”

  王爸爸赶过去要把孩子放在沙发上,宣华忙叮嘱:“您慢点,轻点,孩子会疼的!”然后,取过毛巾,“你们到里间休息吧,我先给她洗洗脸。”“这怎么好让您来呢……”王爸王妈看了看女儿张开的嘴,残留着鼻血和呕吐物的脸与脖子,同时伸手要接毛巾。“没关系,我来吧,你们休息一下!” 宣华师兄蹲下身子,轻轻的,一点,一点,就像对自己感冒发烧的女儿一般,然后展开往生被轻轻盖上,净蕾师兄都在一边帮忙。外婆噙着泪水念“阿弥陀佛”,王妈妈在一旁含着泪看着,看着……

  8月12日凌晨。慧咛师兄给王馨做了皈依,又做了往生开示,几个师兄开始规范的排班助念,第一班,便是宣华和她上初中的女儿。一班助念下来,亲属们纷纷说可以了、不用了!外婆是怕太劳累师兄们,妈妈和外公说念一会儿意思一下就行了,王爸还是不以为然。

  L轻柔的说,你们不要太伤悲,这孩子说不定是菩萨身边的童女,趁菩萨打瞌睡时开溜到咱们人间玩呢,菩萨把她召回去了。这助念跟唱歌似的,跟着歌声走,孩子更不会怕呀!“真有这样的说法?是这么美好的么?”王爸爸伤痛的心泛过一丝抚慰,将信将疑。L诚恳地劝他们,她的伯伯去世时正是因了如法的助念,很慈祥地走的,她还梦见他幸得阿弥陀佛接引了;而自己的父亲多年前走时,家里都还没人学佛,不懂得为他助念,结果当时的样子有些令人遗憾,也不知他老人家安好否……看着她伤感遗憾而真诚的眼睛,王爸爸点头了。

  凌晨两点,宣华送女儿回家,五六点时,她又打车过来了。又有几个师兄赶来,他们一班三四人,如法、有序地助念,直到中午。

  中午12点。要给孩子更衣了。轻轻掀开往生被,所有的人都惊叹出来,昨夜那个小脸惨白又青紫,嘴巴大张、眉头紧皱的孩子不见了!面前的她,圆圆的小脸蛋红润润的,眉目舒展,小嘴微抿着,嘴角微微上扬,分明透着一丝俏皮的甜甜的笑意!一摸身子,竟是柔软的!还有点温热!“王馨!”“这才是我活泼可爱的小王馨啊!”孩子的家人无限欣慰。 “这太不可思议了!”护士出身的外婆懂得,通常死亡后9~12小时后正是全身最僵直的时候,若有回软,一般是在两三天后,温度越低就越慢。医学也无法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但大家都相信这跟助念,跟这一宿师兄们的彻夜辛苦有关。外婆当然明白,这首先还是王馨的业力所决定的。“看这瑞相,孩子应该是往生极乐了?”所有的人都很激动,王爸王妈似懂非懂,但深深地舒了口气。

  与此同时,宣华、净培和L师兄三人前往医院帮他们开死亡证明。因为之前未办理出院手续,孩子又不是在医院断气的,按规定,院方不能开这死亡证明。这也有道理啊,怎么办?三人不气馁,先后找保安,找后勤,找领导,找朋友,用上海话、用普通话,耐心、恳切地多方沟通、协商,终于打动了院方,破例给办好了一切手续,赢得了时间,免去了家属们的折腾。而这一波折过程,他们都是过后才知道的。

  下午四点,净培事先联系好的殡仪馆的车按时到达。几个师兄还想送到殡仪馆,因座位有限而作罢。目送着车子远去,几个人都猛然觉得肚子饿得慌,这才恍然记起,从早晨打电话叫餐之后,他们就都忙得顾不上再吃什么东西了……

  公司这边,几个师兄打扫干净,整理清楚,一切又恢复了原样。送走师兄们,L感觉浑身散架一般,便靠在沙发上歇息,竟沉沉的睡过去了。被门铃叫醒,原来是王爸爸一家已经返回了,来拿行李告别的。L示意他们沙发上坐。“这……”外公瞄了一眼那沙发,迟疑着。L没反应过来,揉着眼睛说:“不好意思哦,刚才在沙发上睡着了。请坐呀!”“就在这沙发上睡的,你?”外公睁大了眼睛问。看者宣华浑然无事地回答是啊,外公才过去在沙发边坐下。

  道过谢之后,王爸爸问起了那个问题——这费用,该怎么算?L摇摇头:“说了呀,不用钱。” “不用钱?!当真?”王爸爸难以置信。L肯定的点点头:“一分钱也不要”王爸爸困惑了:“那你们这么多人又是白天又是夜里的,花了这么多的时间、精力和心神,还把公司腾出来,这都是为何?”“为了王馨小菩萨呀!”L温和地笑笑,“孩子是我们过去世的父母兄弟,又是未来世的亲人,是我们的小菩萨,当然要尽量帮她走好这一程啦!”“哦!”王爸爸似懂非懂。

  但他终于相信,他们是真的不收任何费用的。就单纯的为了他的女儿,在上海,在这个他们一家举目无亲的地方,这二十几个素昧平生的“师兄”,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这两天,把他们自己的工作和家庭都搁在一边,投入了财力物力和人力,倾心成就了他五岁女儿这样的一场生死大事。他们当真会分文不取,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为了钱!那么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他们所追求的佛法么?这就是传说中的“信仰”吗?那么,这又是一种怎样的信仰呢?王爸爸不懂,但他清楚一件事——他必须搞明白,为了他自己,也为了他的宝贝女儿。岳母告诉他:“国庆长假你到我们的菩提静修营去感受几天吧,也许你就找到答案了”


(三)


  ……2014年10月1日,苏州。王爸爸伫立在西园寺大门,心潮起伏:“西园,菩提静修营,我来了!女儿,你在天上看得见么,爸爸找寻那些可敬可爱的叔叔阿姨们的足迹来了!”

  讲座,禅修,夜话,传灯,皈依共修,行脚(出行)。一场场直击心灵的开示,一张张恬淡、愉悦的笑脸,一颗颗虔诚、谦卑的心,让王爸爸在清秋里感受到一股股的温暖与力量。最是义工那挺立的站姿与忙碌的身影,叫他仿佛又看到了上海的那些“师兄”。 短短六天,有些问题还没能解,有些观念还没能转变,但他清楚,不管有多少的疑惑,这个积极、向善的人生佛教,就是他一直以来所要追寻的。他会去参加他们的学佛沙龙,然后,报名进入菩提书院。因为,亲历了这些“师兄”是多么的了不起,亲见了他们的这个信仰是多么的不得了,他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成为这样有信仰、有追求、无私、大爱、慈悲喜舍的修学者!

  此刻,王爸爸又想起了L关于他女儿的那个说法,小王馨真的有可能是菩萨身边的童女吧?趁菩萨休息开溜到王家来玩,用她短暂的生命,用她的往生,引来这群师兄,引领他走进菩提书院,走入佛门。这,就是小王馨的身后,留给父亲的最宝贵的遗产吧。

  同样也留给了爷爷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已叫人痛断肝肠,何况这还是天真烂漫的小孙女,更何况孩子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致命!让两位老人情何以堪啊!他们在老家茶饭不思,昼夜无眠。直到听了孩子父亲的描述后,也曾模糊的听过一些童女传说的他们愿意相信,宝贝孙女儿是被菩萨召回去了,小家伙是来度化他们的!两位老人撕心裂肺的揪心之痛终于才得以释放!

  留给外婆的。伤痛之外,太深的感动与亏欠感。在那么不可能的条件下,但凡有一星点私心杂念,便绝无可能促成这样一场如法的往生大事。外孙女儿何其不幸,不到五岁就撒手人寰;而小王馨又是多么的幸运,得遇上海与厦门的这帮叔叔阿姨!“这么多人,这一份恩情,我们该怎么报答?怎么还?怎么还!”外婆不住的摇头,追问,追问,又摇头。如果没有佛法,她不知道不明业力因果、参不透生死的自己现在该会怎样的嗔恨老天爷嗔恨一切;而如果没有书院,没有上海这些师兄如此倾心、鼎力的帮助,她对小王馨的揪心牵挂又如何才能够释怀?她唯一能做的,是精进修学,是尽一切可能,投身到书院的辅助员等义工中去……

  还有留给社会的问题。临终关怀当然需要众多的医疗设备及其他硬件设施,但其精髓却在于对临终者之“灵”(神识)等精神层面的关怀和照顾。什么时候,更多的医院可以为临终者提供一方清净空间呢?让家属好好的陪伴,让仪式如法进行,让临终者少几分恐惧不安孤独无助,从而提高死亡的尊严与品质。

  还有,留给笔者的思考。接受采访孩子外婆的任务时,笔者心里充满了难过与沉重,一路想着该怎么安慰老人家。然后,就被颠覆了,被震撼了。然后,拨打了上海的采访电话。意外的是,L师兄干脆的谢绝了!“在我们这儿,这个事算什么呀!我们的心济、净莲等等师兄,都六十多岁了,慈善部的事样样冲在前面,无私无我,每次都让我们大受感染、感动,那才叫赞叹!”然后,就要挂断的意思了!笔者着急、诚恳的一番说服,她才同意。同时也提起了不愿报道的另一个原因——不希望带来不必要的负面影响,毕竟,对他们所做的事,不能理解、无法接受的人太多,包括她的先生。

  就在自家公司,却连先生也不能告知,那会不会有些委屈或遗憾呢?我问。L爽朗的一笑:“不会呀!总有一个改变观念的过程,可以理解嘛!”笔者提出了那个焦点问题:“腾出公司来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生命做助念场所,宣华还让自己上初中的女儿来参加,您丝毫也不忌讳么?你们怎么想的呢?”“当然不忌讳才做!关键是思维模式问题” L 说,“佛法告诉我们,生死关系到轮回大事,助念意义重大,是自利利他的大善事,是菩萨行,是吧?那不就简单了吗,遵照法义,按照佛法的模式去做便是!” 可不是吗,领悟了,笃定了,就按照佛法的模式去思考,去行动,就这么简单!

  末了,笔者又问了那个很多人关注的问题:“公司生意可好?”L师兄开心的一笑:“很好呀!托小王馨的福,这段时间来公司生意特别好,阳气超旺的,呵呵!”清脆、悦耳的笑声从电话那端传来,在夜空中漫开……(文/善佳)

注:文中的“王馨” 和“L”为化名。

[ 本帖最后由 厦门文宣组 于 2014-11-29 23:30 编辑 ]
1.jpg
发表于 2014-11-30 10: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1-18 18:19 , Processed in 0.06309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