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21|回复: 3

七日禅(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6 21: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_clip_image-28066.png
      在禅修前,我在QQ签名上写了七日禅,就有朋友好奇地问,七日禅做什么?我答不上来,只能回答他,对你来说,意味着我们没有任何联系。确实,这七天,是我与世界失联的七天,是在独自走心理迷宫的七天,每天遇到很多心发现,每天都有新突破。若现在再问我七日禅做什么,我将回答你,什么也不做。嘻嘻,如果有一天,让你什么也不做,没有书看,没有电视看,没有手机玩,还不能说话,你会如何呢?可是就是这什么也不做的七天,让我如此难忘。此刻,让我用文字且回顾且珍惜。


      2011年,曾经参加过西园宗净法师的一日禅,上午瞌睡,下午打座的时候,开始想起先生和妈妈经常会为一些小事而不悦,我在中间调停,防不胜防,以至坐着坐着心里不安到都坐不下去了。因此,之后的时间里,决心要把家里一切事务安排妥当,再去参加七日禅。2013年,看到录取名单中有我的名字,喜大奔普,一切准备妥当,谁知最后名单没有我。今年,今年,我将不再错过!


      4月3号早上,收拾了两块毛巾和洗漱用具,恐怕禅修会冷又备了几件衣服放进超市袋里,便进了寺院。传达室张老伯看我开车来,跟我要求,寺院规定不许出去的啊。我笑着保证,一定不让你为难。虽然知道要关手机,但到报道处时才知手机和书是强制收掉的。好吧,我本来就做好了与世界“失联”的准备。菩提书院修学近三年,手机于我,早已不是必需品,世界不会因我不接手机而停转的,所以,收掉吧,没关系!

让我做宿舍长?摇头,不行。一没有住集体宿舍的经验,二这是第一次禅修。暗地里还知道,被人“管”是一种被服务,一种不用付出的享受。走进9个女生的宿舍,我习惯性地从细节开始研究人……

晚上,成峰法师、道成法师和穿着黄马夹的众义工与我们见面。在众义工中,有我认识的净芸师兄、慧昭师兄、善观师兄。低头一想,我这是在看人还是来禅修的?


                                     七日禅第一日(4月4日)

在书院修学近三年,大家好象一直避而不谈禅。虽然不学禅宗,可说禅,多带劲啊!古诗中,“长空不碍白云飞”、“行看流水坐看云”、“春在枝头已十分”……哪里没有禅的踪影?特别是我曾经接触的古代美学中,不管是水不流花不开的心境世界,书法中的幻化还是中国画中的萧散荒寒,或者瓷器中的天青云破,哪一样没有禅的体现?我甚至还写过文论《赵宧光诗歌中的禅学境界》,可我真的只是文字上看到的禅,却不理解什么是禅。
七日禅,我将走近、走进禅!

早上五点在噹噹的打板声中起床,众人在微黑的广场上排班,一个跟着一个默默地,一路上,只听到身后达达的高跟鞋落地声,不是说禅修不允许穿高跟鞋的?这声音真是刺耳,达达的高跟鞋声可不是诗意的达达的马蹄声啊!一路想着,一路走过大雄宝殿,穿过西花园的石板路,走向禅堂。


今天,我们好象很容易就能走进禅堂------大觉堂,其实,进禅堂是那么不易的。还记得前年去扬州高旻寺参观,进禅堂时我虽穿着裤子,上身是裙装,差点被赶出来。这一想,更觉得西园的慈悲了。


进大觉堂,开始观呼吸,刚从外面走进来,我把心跳一起观了进去。平时在家里,做完“三皈依”,就经常会听到心跳声。哈,这就是禅修?那有力的心跳声最先跳入耳膜,紧接着,粗重的呼吸声就跟着来了。那声音此起彼伏,仿佛大海的朝汐声,真没有想到,平时很少注意到的心跳与呼吸声是如此响亮,它们在我的耳垂边响着,响得让我惭愧,活了这么多年,如此洪大的声音一直如影相随着,怎么就一直没有注意过呢?渐渐地,我听出了入息时是三次心跳,出息时,是二次多,三次不到一点。听到成峰师说话时,我还在想,这么短?半小时就过去了?我有些恋恋,不想站起身。


上午开始行禅。行禅其实就是走路,但走得极慢,每迈一步,都要清楚觉知两条腿中一条腿是如何提、抬、移,另一条腿如何踏、触、压的。这一行禅,让我深深感到走路真不容易啊,原来两只脚竟要调动全身那么多的肌肉、骨骼、关节。脚踏大地时,有时脚底板用力,有时大指骨用力,有时脚跟用力。生活了四十多年,第一次发现,两条腿是如此辛苦,任劳任怨,要承受身体的整个重力!想起《海的女儿》中,那美丽的小公主宁愿忍受每走一步的疼痛也要把尾巴割开,能拥有双腿行走。突然感恩前生的修为,让我此生得了人身,又遇佛法,我是如此富足又是如此完美!当听到成峰师引用一行禅师的话:“真正的奇迹不是在天上飞在水底游,而是人行走在大地上。” 深有感触。是的,曾经最喜欢用双腿丈量大地,跋山涉水中体会自然的魅力,在观看他人的生活中,回顾自己,遇到生活的感动。


上午第三次行禅时,细细在每一步里体会,两条腿之间有互相的支撑,有力量的对比,忽然觉得这每迈出的一步路都是走在时间的无常和轮回中。


第三次坐禅时,成峰师给我们每人发了三粒葡萄干,让我们先拿起一粒,看一看,用手摸一摸,放在鼻子边闻一闻,然后放在嘴唇边,再放进口里,轻轻地咬一下,细细地咀嚼,细细地感受它的芳香与甜美。忽然心里很惭愧,平时要么觉得葡萄干太甜,要么就是一把放在口里,真是暴殄天物,浪费福报啊!今天,这仅觉得它如此美味,还第一次在葡萄干里感受到了贮存着的时光与阳光。


上午禅修结束,经过西花园去食堂享用午餐时,把眼看到的西花园,阳光明媚,花草茂盛,茶室外从空中垂下的紫藤花,一串串深深浅浅,如此生动!它们都在春天里自由地呼吸。


中午吃饭时,内心忽然涌起强烈的感恩,感恩每一种植物在阳光下生长,感恩农人的种植、收割,感恩买菜人的买卖,感恩义工师兄们无私奉献做成可口的饭菜,感恩禅友们的行堂……跟着成峰师一齐念完“禅观人生,觉悟人生,奉献人生,圆满人生”,成峰师说,让我们带着正念好好享用这顿午餐吧,可是,看到诱人的饭菜,我依然囫囵吞枣,赶紧下咽。


下午再入座时,竟再无早上入座时观呼吸时所感受到的那么顺畅,心里一直在牵挂成峰师快要敲响引謦了。当清脆的引謦真的响起时,心里忽地生起了严重的挫败感!


小组分享时,我说出了自己的很多心得。然后又举手在营里分享自己早上和下午犹如冰火两重天的心理体验,成峰师一语点睛:“期待!”并分析背后的两种心理状态。下午特别希望重复早上的顺畅,可此时已非彼时。啊?这就是期待?!我第一次看到了原来期待会以这样的面目出现。

下午,我们一个个躺在坐垫上,“全身扫描”用心观想自己的全身的每一个部位。我听着成峰师的口令,观想着自己的一个个脚趾、脚底板、小腿、膝盖……虽然我一个又一个地在观想,耳畔却不时地听到有师兄睡着的呼吸声,但我的观想很是潦草,甚至有些想不起长成了什么样,脑海里便会出现曾经看到的相应的图片。在一个指令与另一个指令间的大段沉默里,我也有些睡意,一开始还有些埋怨自己,怎么可以睡着?可后来,想想,反正成峰师每说一句话我都能听得到,就间隔着打个盹吧。


傍晚回到宿舍,发现睡我左边床上的女子,卷曲着披肩长发,虽然大众都止语,但她用很有特色的普通话要求我们经常关门,她嫌蚊子。“啪”,她忽地伸出手打掉了一个蚊子。这个声音象惊雷一样,打在了我心上。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虽然对她还不至于不喜欢,但有种不接受。睡我右边床上的那个女子,长得很有知识分子的味道,她就是那个路上穿着高跟鞋达达走路的女子。她从包里拿出个引謦,冷不丁地敲一下,清脆的声音立马让我想起共修,我下意识地放下手中一切,可,回过神来,我正在宿舍!天,引謦是法器,怎堪如此敲打?


晚上开始看《观自在禅修营七日禅手册》。在第一节《观照思维》中,发现它提出的那些问题,我不是很严重,生活中那些粗重的烦恼,好象都没有。或许曾经年轻时曾有些苛求自己身体的原貌,但我好象一直能接受自己心的原貌,接受自己情绪与情感的原貌,很少有认为自己是个糟糕的人,也不是很在乎他人如何看待自己……再往下看,真是大吃一惊,原来,禅修中某些觉受、情绪或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观照自己的任何经历,种下彻底接纳的种子。那么,今天白天我所有经历的那些想法和感悟都是不重要的?“你是在发展一种能力”,禅修是为生起一种能力?这是真的吗?


                     七日禅第二日(4月5日)


每一次上座,成峰师都会在我们上座观呼吸时用诗一样的语言开示,润物细无声。在听法师念“慈心观”时,心想,为什么不放黄慧音中文版的《慈经》呢?但我特别喜欢听到“愿我能触及那伟大自然的寂静”。想起平时我的早上都是在花园里打太极拳,可现在坐在室内观呼吸,又如何能触及伟大自然的寂静呢?发现自己这个心理后,我对自己哈哈一笑,看来我真会没事找事寻不开心。

等起身排班去吃早饭时,发现头有些晕,哎,多么希望早上打打太极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啊!路上,发现昨天那达达的高跟鞋落地声没有了,那位师兄竟然穿着拖鞋,忽然心生慈悲,看来这位师兄没有带其它鞋子,哦,多凉啊!成峰师说,“要觉知自己,接纳一切”,为什么要觉知自己?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觉知自己意味着什么?觉知是为了什么?而眼前这位师兄的鞋子忽然让我明白,觉知自己意味着我才是一切,外物都是自己内心的显现,而接纳一切,则说明了我与他人、外物的联系时所取的一种态度。思想上想清楚了,理论上接受了,那我就要这样去做,哦,对了,从走路开始觉知自己,接纳他人,把关注点放在自己身上,那当高跟鞋声再响起时,也会忽略,因为接纳,不会责怪他人没有遵守规则了。


吃过早饭的第一课,是道成师带领大家做瑜伽动作。我卖力地做着,清楚地知道,多年太极使得自己身体柔韧性很好。而做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个心理,那就是希望得到来自他人的认可与赞扬,夸我做得好。哈哈,我的内心笑了。昨天还认为自己是个不在乎他人评价的人,可在心的深层,犹抱琵琶半遮面,还是希望来自人们的赞扬的。哦,心真是曲曲折折,隐隐藏藏啊!


一个上午照例是密集的行禅、坐禅。坐禅时,我的内心好象开了个写文章的自动模式,我构思道,可以写个小说,题目就叫《七日禅》,那个小说主人公如果是个离婚的女子,在七日禅里,她内心的世界和真实的世界之间的冲突,将是多么精彩。小说中虽然没有出现任何其它人,但她的世界里却有一切与她有关联的人,在七天中,她内心的活动将主宰着她,再经历一场起伏的人生,而这才是真正的意识流。但我写自己的话,仅仅只是记录,题目就叫《我和世界“失联”的七天》…….我突然听到成峰师说,有些会写文章的人因为坐禅,会文思泉涌,注意,这个时候,你已离开了禅修最核心的东西------觉知。啊?这么说,我已离开了最核心的东西,那就不是在禅修了?!


成峰师清明的声音说道,觉知呼吸,呼吸是中性的,将它当作所缘境,不太会落入喜爱或嗔恨中,而除了理智外,人的情感、情绪往往不易让人平和。觉知?觉知自己正在呼吸,觉知与禅修有什么关系呢?我开始回忆,当初我报名禅修时的理由是什么呢?我想“更好地看见自己,看见真实的内心,体会当下,由定生慧”,这也是我对禅修的理解。那么,我为什么要观呼吸为什么要觉知呢?就算是行禅,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下午再做“全身扫描”时,我从脚到头的扫描着,和昨天一样,间隙中安逸的小睡一会,然后再接着观想。真是奇怪,听到成峰师说感受骨头、皮肤时,或许以前学过解剖学,看到过人身体骨、肉、筋之间的组成,因此,在觉知腿脚时,就好象看到了那些皮、肉、血、脉,忽然想,身体不也是个假名安立?哪有身体?全是缘起,因而竟生起几分不净的感觉。成峰师问,昨天的扫描有什么分享时,我听着师兄们的分享,学到了一个词,叫“接纳”。成峰师说,哪怕睡觉,也要随喜自己睡了一觉,而不是排斥自己没有觉知扫描。我突然想到自己对宿友的不接纳,一会儿是鞋子,一会儿是拍蚊子,原来我有太多的不接纳啊!可是成峰师又说,不要评判自己,不是从理论上去接纳,不是应该去接纳。啊?我忽然想到,禅修手册中说到的“你是在发展一种能力,以便看清正在生起的种种念头”,哦,能力!我要发展的是一种接纳的能力!

到寺院已两天了,平时每天早上都有大便的,可这几天或许运动量骤减,便得少,肚子硬硬的,于是,晚饭就不吃了。忽然看到“五观若明金易化,三心未了水难消”,哟,我是以贪嗔痴在吃饭啊,吃饭时咽下肚的哪一口是了了分明的?不吃晚饭我便吃苹果,也切下一片给打蚊子的宿友吃,她摇手说过午不食。晕,过午不食的人还打蚊子?看到自己,立马生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晚上,我递了张纸条给穿拖鞋的师兄,因着她下午分享时说,没有时间再学四念处,当道成师知道她正在菩提书院修学时,就说,当下就安住在菩提书院的修学中。我在纸上和她分享济群导师在《菩提道次第略论》中曾经说过如何处理学习与学习之间的关系。她给了我一个明媚的开朗的笑容。

晚上学法,听道成师讲“四念处”,身、受、心、法,观身是身,观受是受,观心是心,观法是法。哦,四念处禅可是源自2500年前的佛陀啊!~

我意识到自己昨天学到了一个词叫“期待”,今天学到了一个词叫“接纳”,这些词虽然以往早就认识,但它们真正的含义并不明白。忽然有些明白了今天我一直在思考的“为什么要觉知”的问题,也明白了“觉知与禅修的关系”,通过观呼吸坐禅、行禅,其实是在培养自己的觉知能力,而觉知是为了更好地看见自己,自己的心正处在当下,而不是迷失在各种念头中,而这正是禅修的意义。而“期待”往往会扰乱觉知,“接纳”与“不期待”将是我以后的主要功课。

晚上睡觉前,又把《观自在禅修营七日禅手册》拿出来通读,细读,再次在手册中受益。

                           七日禅第三日(4月6日)

早上起来,忽然想起昨晚梦见自己买了一套房子,而另一个房产公司的房子就在我买的房子后面新造了起来,不知怎地,还遇到了那个房产公司的老总,是个瘦小精明的老头,在他办公室里跟他聊天。醒来想想,我已有四年的时间没有关心过房子了,而那个瘦小老总还真从没有在生活中见过。呵,梦或许就是一个潜意识的心,它会象串习一样,带着你的神思自动飞翔。

吃早饭时,发现吃饭正是自己的内在与外在相联的一个通道,而食物是相当有诱惑性的。把眼看成峰师和道成师,但见他们坐得极其端正,两眼微垂。法师们以身表法的行为在提醒我,一粥一饭、一饮一啄间,要时时反省、精进。我也便开始觉知,细细嗅粥的香气,哦,有红枣的香气,吃的时候,观想吃进去时是粥,咽下去时就差不多化了。

今天的阳光极好,也很清晰。上午,我们已入座,道成师站在大觉堂的门口,等着还没有进来的营员,阳光射进来,照出一个光亮的大门,照在他的身上,拉出灰黑色长长的影子。那一刻,我有些穿越,好象回到了久远的古代,穿着灰色僧袍的道成师仿佛穿着长袍的先生,正站在私塾门口苦苦等学生们上课。回过神来,还真不觉得穿越,法师们正是我的老师!我望了一眼释迦牟尼佛像,他不正是我们的本师吗?

或许是昨晚的想明白,今天早上行禅,我不再象前两天那样,走得很机械,而是清楚领略到觉知,左、右腿的交叉、起落,允许一切的存在,清脆的风铃声、吱喳的鸟鸣声、哗哗的扫地声,好美!

下午的分享时,同宿舍的禅友分享了她因穿着拖鞋而被法工说,她有些委屈,没有想到自己给她人带来了那样的感受。哦,真是感恩这位师兄,她就象是一面镜子,一直在照着我!我之所以看到她穿高跟鞋,听到她达达的脚步声,其实我已在暗地里启用概念评判他人了。成峰师智慧地指出,当你看到对方的时候,其实你看到的只是一个果,隐藏在我们看不见的背后还有因,舍友正是因着她的忙碌,所以才没有换平跟鞋。怪不得佛说眼里不见他人过,怪不得禅修让我们觉知自己。当想法或念头起来的时候,要看见它,不被它带走,做个标记,“想法想法”“念头念头”……
原来我们对缘起的世界还没有看清楚,却已冒然地投射上自己的情绪和想法,而这些个人印记的情绪与想法就是我们的有色眼镜,是非实相的,而我们却偏偏颠倒执着于此,形成自己的种种心理,形成凡夫心。我再次深深领略到禅修中自己与他人的关系。


因着宿友的分享,我也紧接着她进行分享,我提到了昨天一整天在思考的接纳。而成峰师敏锐地指出,不是应该去接纳,重要是实修。刹时明白,从理解到接受再到运用之间的距离。深深感恩!


今天的呼吸开始和顺了,也轻柔了些,不再象第一天那样,夹杂着浓重的鼻音。成峰师在我们坐禅时,总会有一小段的开示,有情绪的时候等一等,无论你经历了什么,都已过去了。我们很多人活着生下来就被注入了希望,却很少有时间去真正关注自己……我越来越体会到禅修的有趣了,呼吸象个调皮的孩子,让我找不着,而我要找到它,需要有狙击手的坚韧与专心,好吧,现在开始,我就是狙击手,只是描准的不是敌人,而是如影相伴的呼吸。坐禅结束时,分明感觉到那进来的气息凉凉的,呼出的气息暖暖的。哦,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其它所拥有的一切,而是那鼻子底下的被你忽略的呼吸!怪不得我们常说,生命就在呼吸之间。


真的很有趣,每当我想什么的时候,成峰师好象非常明白我们的心会想到哪里,然后他就会开示,修正我们的想法。下午坐禅时,我便听到成峰师在开示,“心总想要有个工作的地方,当我们被念头带走的时候,要回到原来观的目标上。禅修不是拔箭,而是找到射箭的方向。”


每天下午道成师都要带着我们的西花园行禅,它比走禅略微快一些。走着走着,发现有些象我平时的打太极,思绪会飞走,然后再回过来。觉知自己的当下,是为了不让念头一个接一个地生起吗?


晚上,道成师用PPT给我们讲解法理,各种果位。他提出了七个问题,我在心中一一答着,差不多每个都能回答出来。感到自己近三年在菩提书院跟着济群导师的修学,学得很扎实。通过视频,看到了道成师开口闭口一起说起的德加尼亚禅师,开眼界,知传承。


     晚上,再读《观自在禅修营七日禅手册》。发现这本手册中每句话都是那样让人受益。


[ 本帖最后由 西园慧文 于 2015-6-16 21:31 编辑 ]
发表于 2015-6-17 13: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总想要有个工作的地方,当我们被念头带走的时候,要回到原来观的目标上。禅修不是拔箭,而是找到射箭的方向。”发现自己在思维时还是有些错谬。感恩师兄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15-7-24 09: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了东西,感恩师兄
发表于 2016-10-27 10: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7-11-22 07:05 , Processed in 0.02539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