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55|回复: 3

七日禅(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6 21: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日禅第四日(4月7日)


今明两天严格止语并禁止眼神交流。其实禅修营里天天是止语的,但内心的话从没有停止说过。说话何必用语言?


禅修过程中,有些错误必须经过了才知道。昨天成峰师上座时温柔地说:“每次上座的时候,我都会说一些话,只怕会有禅友们嫌烦。”听到坐上禅友们好意地笑声。我也咧了一下嘴,浮现一个笑容来,心里的想法是这怎么可能呢?但没有想到,今天我竟然嗔上了成峰师。


成峰师温柔明晰的开示,在我眼里成了阻碍我清静坐禅的声音。我不想听,只想观自己的呼吸,可是渐渐地耳朵被他的声音“拐骗”,心跟着听了进去,我又在听他循循善诱的声音,无法集中精力去观呼吸。回过神来,发现一座没有几分钟是在观呼吸,一直在听成峰师讲。于是,下一座开始,一听到成峰师讲话,心里就起了嗔心,为什么要说那么多呢?为什么不让我们自己实践?心里期盼着他的声音消失,而他上座后和下座前总会说很多。于是,我就开始嗔怪成峰师。


看上去,我是由于期盼而起了嗔心。但期盼还在我内心更深处。下午在西花园行禅的时候,心性如野马,念头一个接一个,我干脆开始开始集中精力检视自己的这个心理,想为什么我会嗔成峰师呢?要知道,法师还因喉疾刚开过手术啊!忽然想起,我们班同修善斐师兄两年前在她七日禅后分享给我的心得,她说到第四、第五天,一上座差不多十分钟,就能进入类似“住”的状态,这话一直在我耳畔回荡,原来我真正期盼的是这个啊!


好象成峰师是专为我开示的,下午禅修时他讲起了如何对治嗔心:“当有情绪来的时候,我们等一等,观察一下发生了什么,禅修需要你的专注力,但专注力不是你的思前想后,专注需要一定距离。关键是观察的态度,允许存在、面对、接纳,试图离开是种压抑。嗔,是看不清楚背后真相,而这世界痛苦的人生只有两个不:不满意,不满足。欲望满足时会高兴,不满足时就会失望,乃至绝望。禅修不是要得到什么,但是禅修会让你有担当的心态,嗔恨背后的心理各不相同。禅修不是让你看到箭,还要找到箭射出的地方。”


成峰师的这些话句句入耳,晚上,我躺在床上观看《禅修手册》,德加尼亚禅师说:“努力去创造些什么是贪心,去抵制所发生的事情是嗔心”,再想起晚上成峰师的开示,我恍然大悟。我的嗔心起源于我想抵制声音,而声音的背后是我想进入“住”这个阶段的期盼,这个期盼的背后其实是一颗贪执的心。看上去是一个嗔的小情绪,但在没有看清嗔心前,是种无明是种痴,背后却是“贪嗔痴”三毒相连!



而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性格与思维运行的模式。呼吸一直在,可我的念头象打开的网站一样,有很多很多散乱的内容,找不着就开始怪他人说话,我是不是平时生活中也是如此任性,然后一有什么不舒服总是怪别人,而不是从自身找原因?哦,接纳来自不预期,或许还正好与你的意见完全相反。怪不得佛法中说“所有外在的一切都是自己内心的显现”。


看到了这些,我有种从思想牢笼之中解放出来的轻松。虽然今天走了弯路,但很感恩今天让我进步了。禅修或许就是要从这些经历过的错误中摆脱,法师的一两句话看看很容易,但真正经历却是要有事件的。


七日禅第五日(4月8日)


早上排班的打板声响,微黑中走到宿舍走廊端,忽见一众驻足,外面正在下雨,我脱口而出:“哎呀,下雨了,我要去拿伞。”虽然声音很轻,但在一众沉默中这声音显得如此清晰响亮。哦,今天仍然是严格止语。心里的话原来是这样容易冲出口,生活中还有多少不必要说的废话?

今天早上修的慈心禅,是我几天来最有感觉的一次。听着成峰师念的每一句话,跟着观想,我、挚爱的儿子、父母、家人、同学、路上的行人、梦中不相干之人、关系不融洽的同事、四面八方的一切众生,想象自己的心正拥抱着他们,拥抱着地球,和更为广阔的宇宙虚空……心里真切地涌起“愿他们觉醒,自在解脱”,那一刻,我也随之喜悦舒畅。


上午的第一坐禅时,屋外雨声淅沥,成峰师说,你也可以观那个雨声。我便把心从观呼吸上调整到耳朵中,屋外此起彼伏的雨声,一片天赖,心中刹时明净寂静。禅堂雨更寂,心远地自偏。此心只听雨,何来车马喧?


四天下来,我已不纠结于正念、觉知等名词概念与行、住、站禅之间的关系,而是切身体会到,这些名相化成了我的感受,觉知就是种观照,而不是以知识、思想来思惟,以前一直说的“了了分明”这个词,其实就是觉知当下。忽然意识到如果从这种角度出发,平时打的太极拳其实也是种禅修,平时打太极时我总会说那句话,“天塌下来都跟我无关,现在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一招一式之间”。因此,上午行禅练习走路时,一步步走到一个角落,开始打起了太极。现在想来,我经常在打太极中领受一种清澈的欢愉,感受花草自安好的境界,或许就可以看作是某种禅悦。但是今天打拳感觉很一般。


上午第三次坐禅时,雨停了,天开朗而亮起来了。成峰师对着畅开的大觉堂的大门说,“门外多象大电影。”我闭眼观想,哦,光亮的大门外面米白色石块平铺的广场、大理石栏杆,鸟儿吱喳着不时划过空中,远处还有灰蓝的天。之后,成峰师再说什么,我全然没有听见,脑海里开始放映一幕幕“妄念的大电影”:一会儿儿子暑假回来了,他去读佛学院了;一会儿他佛学院毕业后要如何如何;一会儿他出家了;一会儿我们同学12号聚会,相见欢;一会儿女同学们聚会要搞一场“旗袍会”;一会儿我要把家中的旧衣服打包全都捐掉……纷飞的妄念象电视连续剧,一幕接着一幕,回到呼吸上没有几秒钟,又飞出去了,反倒正念成了插播电视剧的广告。原本我以为没有人生的大烦恼后再进行禅修,一定能很好地推进,谁知,妄念竟和生活一样,一地鸡毛。终于明白,不管理的心,妄念的杂草就会丛生,倘若此时有人问我人生是什么,我肯定会说,人生是由无数的妄念组成,妄念形成了荒诞的人生,而由正念形成的人生,如理作意、法随法行,那定然不会是虚度的人生!

成峰师说,“过去的已经过去,无法追回,而未来还没有来,我们只有当下,真切地观照,以不逃避不期盼的心来觉知。”行、坐、站,都可以觉知当下,可是,生活中真的什么都可以觉知吗?比如,写作、作曲等创作性的工作呢?当需要你全神惯注的时候,你又如何来把握觉知?


于是,把这几天的思考归纳了三个小问题:写纸条提问,1, “什么都是觉知当下,可是写作的时候,如果觉知,又如何聚精会神地写下去呢?”2,“既然‘根’、‘尘’相触,会产生苦受、乐受和不苦不乐受,产生乐受就会轮回,那不苦不乐受呢?”3,“四念处是观禅,可《禅修手册》里济群导师说到,‘先修一定的止禅基础,然后对当下的每件事情保持觉知力,带着觉知去做每一件事,心就不会陷入贪嗔痴中’,止禅与观禅是什么样的关系?”

其实问第二个问题,是因为昨天听成峰师讲到,耳朵接触到一个声音,然后就会有感受,接着会对感受有个评价。根与尘接触,产生苦受、乐受、非苦非乐受,而对乐受,就会产生贪著,希望再得到,于是产生轮回。这“十二因缘”被成峰法师深入浅出地讲解,我非常容易接受。但也因此便想,自己学佛后,心底完全接受了不以外在的一切欲望为乐的观念,因而,很多时候感受不到曾经的乐受,我更想知道不苦不乐受会引发我到什么地方去?而问第三个问题是我怕学四念处与现在在菩提书院的修学会起冲突。把小纸片放在纸盒里,便开始了行禅。


晚上,成峰师拿起我的小纸片,解答了两个问题。看到写作的问题,法师说,确实,不仅是写作,看书有时也难以觉知,初写的时候可以有觉知,可写着写着往往就少了。只是有些写作还是可以有觉知。后来,道成师也说,他写作的时候也是觉知少,以至落了个颈椎不舒服的果。听法师的解答,特别是道成师后来的补充,让我真切明白,觉知的重要性,果无时不在。第二个问题并没有解答,我观照到自己也不期待,也不失落。


晚上在宿舍里,再听到禅友敲引謦时,我放下手头的事情,凝神开始听这个声音,它清脆明亮的声音,敲破耳膜一样地传进来,又荡悠悠地低下去,渐渐止息。忽然发现,此刻听到的只是声音,全然没有因为它是法器在宿舍里敲而有内心的指责。哈哈,原来我还是一个非常喜欢用标准去指责他人的人啊!想起第一个晚上看《禅修手册》时,以为自己了解自己,其实了解的只是被自己的想法修改过的自己,而非如实的自己。


好象每晚读《禅修手册》已是一种功课一样,德加尼亚禅师说“在禅修时,你必须保持身、心的舒适。如果你的身与心感到很疲倦,这是你的修行出了差错”,哦,怪不得呢,我今天有些累,原来一直有种端着的心态,我太把禅修当成了个事,也怪不得今天打太极时没有以往轻松的感受,原来是我的这颗心没有真正放松下来啊。



七日禅第六日(4月9日)

这几个晚上,天天有梦。平时做了梦,也就不记得了,可这几天,天天醒来时都记得很清楚。昨晚的两个梦,前面的梦引发后面的梦。在一片银色的冰面上,我好象是去拉儿子,滑滑的冰面让我一下子掉到了一个白色的冰面上,“扑通”一声,我掉进了冰窟窿里。冰窟对面有条船上,船上有两个人,就在我掉下去的那一刻,前面一个人紧接着就把一根带钩子的船橹递到了我前面,让我抓住船橹把我接起。奇怪的是梦里我就开始解梦,有惊无险啊,那船上的两个人是成峰师和道成师吗?谁知,紧接着我又出现了一个梦,带着儿子开车经过一座大桥,桥突然断了,水泥块在河里形成一个个墩,我来不及踩刹车,也跟着掉下去,而我们的车就掉在那摇摇欲倒的水泥墩上,河水在水泥墩下哗哗流着,很快,就有人把我们救走了。但怎么救走的,却是不知道。


醒来想想,这两个梦都是突遇危险然后被人营救,化险为夷。但因着最后总能平安,我也就不去追想它。


今天上午,成峰师带我们体验了一下“无意识深层次觉性沟通”。看上去很有学术性的名词,我们是用无规则互相问候来完成的。一开始,觉得很可笑,学员之间随意站起身,不管遇到谁,都说这句话:“你好,我是某某。”可当我看到善心师兄冷静地站在一边也不互相问候时,觉知开始运作,说话时知道自己在说话。


今天早上再行禅时,我开始以非常慢非常慢的速度走,忽然觉得这样的速度更容易让自己心无旁骛。但仍然走到角落去打太极。阳光洒在身上,微风徐徐吹来,树影翩翩,我伸出手,手臂在空中起承开合,在张开的手臂中,拥抱眼前的虚空和一个伟大的自然。我就是那棵活动着的树。


上午坐禅时,我其实天天听到成峰师说,“你要耐心温柔地对待念头”,但今天忽然这个“耐心温柔”从耳畔映入心幕。我发现自己捕捉到念头并不难,但在看到念头的那一刻会被念头所粘,跟自己对话,并且对待念头的方式并不温柔,经常是贸然让它停止。在我的内心里,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或许以前是社会道德,现在则是比道德更为宽泛而严格的佛法戒律,但凡与它有背,一旦觉知,便立即说服念头,让它缴械。或许我对待自己的念头不是很友好,没有“耐心温柔”,没有觉知到仅仅只是个念头,我却如临敌对,那么,投射到外在,会不会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人往往只讲严肃的道理,而态度不友好呢?忽然觉得今天我学到了一个词叫“温柔地”......


今天,发现成峰师每座的开示都很长、很多,我都很静心地在倾听,前天的嗔心早已不知去了哪里。或许我们明天就在离开寺院了,如果没有正确的观点和思维指导生活,那么走出寺院来到红尘中生活时,仍然免不了会有烦恼和痛的。


“生活中我们常常与人比较,比较中一个“我慢”,慢是个强硬的烦恼。人从小就会比较,在比较中获得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渐渐地,在下意识中就会跟人比较,然后建立起自我感、优越感,其实这是我慢的源头。如你可以给乞丐钱,那你能和他一起生活一天吗?只有真正看清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才能放下我慢。我慢让我们的生命在痛苦的路上奔跑......”成峰师的开示如清清溪水,淌过我的心田。
“每遇一事时,先尝试着问自己三个问题:‘我现在在哪里?我在做什么?我的感受如何?’你会得到一种不同平常的感受,一种觉察到自己的存在,身心融合一体的感觉......”法师的话,一句句记在本上,印在心上。


下午再跟着道成师在西花园行禅,穿着平底的居士鞋走在鹅卵石的小径上,觉知着脚底的每一步,眼光掠过路边的绿色小草,一种朴素和实在、一种没有声张的喜悦在心底升起......


晚上,听成峰师新解《西游记》,别具一格的解读,才真正明白《西游记》原是讲佛学的,只是没有佛学基础,看到的只是神话,而看不到作者的深意。唐僧的三个徒弟孙悟空,脾气爆,总想打妖怪,代表生命中的“嗔恨”,猪八戒好吃懒惰,喜欢美人,代表生命中的“贪爱”,沙僧看上去很老实,它不像嗔恨心和贪心那样明显,而它却是一种不明真相的“愚痴”、无明,是看不清楚事情的真相,这种潜在的烦恼让我们轮回,也因此沙僧住的河流叫流沙河......期待是贪,逃避是嗔,而不觉知是痴,一切都是感觉,关键是对待的态度要正确。


晚上,填道成师发给我们每人的《禅修营问卷调查》,那一刻,我也开始想,到第七天有望了。然后,我问自己,我想结束吗?却也不是。那当下是什么心态呢?


七日禅第(4月10日)


今天是七日禅的最后一天,早上起床后,我观照了一下当下的心情,有喜悦与期盼吗?没有。


昨晚又做了个梦,是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梦。梦里就象看了场《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大电影。一个老头娶了五房太太,大太太没有生育,二太太生了四个。老头一直没有再娶。直到快60了,忽然一下子又娶了三房姨太太,第三房是年轻貌美的女学生,父母让她去当妾的,可能是家里穷的关系
。四房生了6、7个,五房生了5个孩子。或许由于年轻,共同的语言不太多,老头一开始并不因为三房年轻而特别宠她,但目前最宠她。醒来,想想,真是人生如梦啊!现实就是虚幻的大电影。


今天上午,成峰师和我们做了个互动游戏:止语传水杯,我们80位师兄围座成一个大圈子,第一次传,睁着眼;第二次传,要求闭眼,不能洒翻。


第一遍传水杯时,睁眼看着那水杯从成峰师那里开始传,左边的师兄传到我,我再传到右边的师兄,大家很快就传完了。第二次再传时,我听到杯子发出的敲击声,哦,师兄在用声音提醒。我想了想,什么方法能又快又稳地提醒右边的师兄水杯要传给她?对,最好的方法就是拉住她的手,帮她接住。想好后,我甚至有些想看看我前面的师兄是怎么把水杯传给我的?或许这也意味着一个人是否能够与他人很好的沟通?那一刻,发现自己又在和人比较“聪明”了,哦,“我慢”。反正杯子会传到我手上,我便开始静心观呼吸。


当右边的师兄用手肘碰了碰我,我感觉到空气中有硬的外物闯入,知道杯子来了。忽然发现心跳加速,我怕洒翻,就在这时,右边的师兄又用手敲了敲杯子,我顺着她的手往杯子发出声音的方位去接。当杯子稳稳地握在我手里时,心跳忽然就平稳了,然后,伸出左手,把左边师兄的右手拉出来,帮助她握到杯子上。很快,杯子就传过去了。


我便又开始观呼吸,门外鸟叫阵阵。杯子好象传了很久了,怎么成峰师还没有开口宣布杯子到他手里了呢?忽然发现这个念头中含着期待。好吧,反正会宣布的,我观我的呼吸就是了。


当成峰师宣布杯子回到他手里时,成峰师便让师兄们讲一讲内心的体会。听着一个个禅友师兄的分享,哈,还原本色,仅仅是杯子在传的,真是不多,而人的内心活动几乎参与了全程的传杯子过程,有师兄把杯子喻作生命、喻作精神,有师兄因杯子想起家里的小孩而哽咽掉泪,有师兄把杯子放在身边停留了一会,想更多的理解杯子的意义......因而,杯子的故事好多好多,世界也越发多样性。感恩成峰师,让我在杯子传递过中加深看到了心的参与作用。

吃过饭后,我们在闭营仪式前,知道了这七天可口的饭菜都是来自各个不同地方的8位义工菩萨。其中有位东桥的72岁老师兄,面色红润,每天往返二小时,坐公交车来为我们做饭做菜。她说,羡慕你们年轻可以学佛法,我们老了。可是,我知道,她们都是在行菩萨心,那一刻,感恩的心让我眼眶湿润。暗暗发心,以后有机会一定也要做义工,回报更多的人。



闭营仪式的PPT,回顾了我们这七天的生活,从闻思、禅修、义工等方面,在一个个镜头中,座禅、行禅、走禅、卧禅、吃饭、做饭,配合着音乐,温馨得让不少师兄掉泪。有师兄分享道在这繁忙的尘世,放下一切,有这样清净的七天,实在是太为难得。还有师兄分享说,刚来时,听说一分钱都不要化,先生就怕她受骗,特别是说要收掉手机,急得想从湖南赶过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好的事情?......而我们一个宿舍的师兄,虽然七天里没有说过话,但此刻互相照相,用微信建立了一个群。而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寺院的博大才联接着我们互相敞开的心。

我也整理了一下自己在七天里,遇到了太多太多未见的自己,遇到了期待、允许、接纳、控制,遇到了急着描述的紧崩,遇到了一颗端着的心不放松,遇到了嗔心生起,遇到了妄想现前,遇到了求认同求表扬的惯性,遇到了凡事怪别人的思维怪圈......这七天的禅修,看似仅仅只有七天,却是不同于任何以往的七天,在此总结,希望为续!哦,这是期待:)


[ 本帖最后由 西园慧文 于 2015-6-16 21:33 编辑 ]
发表于 2015-6-17 17: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了那年静修营时成峰法师的开示:不要有期待……
发表于 2016-10-26 10: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20-4-3 06:00 , Processed in 0.08365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