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02|回复: 74

何为“究竟的解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8 10: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系转载一位贤友的帖子,他本人早已远离网络。

【一】聚焦于现


缘起的“三联结”中:
过去的“行”,与今生的“识”是一对;
今生的“受”,与今生的“爱”是一对;
今生的“有”,与来世的“生”是一对。

简单的说,过去的业,造成再生(行缘识,识缘名色);
从而——产生了今生的果报(异熟),也就是具有了现在的“识、名色、六处、触、受”。
如果仅仅是维持与耗尽今生的果报,而不制造新业,就不可能导致来生。
但是,今生,又在受的基础上,产生了渴爱,从而导致新业,就引发未来的再生(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

审视以上的三个环节,可知:
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尚未来到,所以我们须聚焦于现在的关键环节:
也就是说——基于感受,而升起渴爱的环节(受缘爱)。

【二】无明触

现在的环节之一,“受”,它发端于触。
感官(内六处)与对象(外六处)相遇,产生相应识。
由此,内外六处与识,此三者结合,成为触。

对于已经出生者而言,触的发生是避免不了的。
可是,在触的阶段,凡夫是完全无知的,称之为无明触。

什么是无明?
无明不是一种认知。
既然不是认知,那么,它连错误的认识(邪见)也谈不上。
可是,它也不具备正确的合理认知,因此它是邪见与一切不善心的基础。

无明是一种痴。
也就是:无明乃是指不具备任何认知。
或者更进一步说,没有任何的“合理”认知。

这里的合理,是特指“无常、苦、无我”。
当凡夫的感官接触事物,升起印象的时候,他并不懂得这个经验是“无常、苦、无我”(三相)的。
这个“不懂得”,就是无明。

“不懂得”一再发生在凡夫的触的阶段,但这不意味着不可以改变。
经过训练的圣者,或是任何对佛法正确的闻法者,在接触事物升起经验时,能够观察“无常、苦、无我”,那么,他们就与一般凡夫不同,他们没有或暂时没有“无明触”了。

【三】渴爱

触,所引发的受,具有苦、乐、不苦不乐三种性质。

由于无明触,也就是在产生经验的瞬间,并不能如理的了知它们的“三相”,进而顺着习性,就会:
1、对乐受,爱着(贪);
2、对苦受,厌嫌(嗔);
3、至于不苦不乐受,依然掺杂着无明在其中;例如:不知道“平静的感受”,也是无常、苦、无我的;不理解它也是苦,它的成因,它的灭去,灭去之道。

同样,贪与嗔之中,也伴随有无明。例如:对于乐受,只是爱着其中的乐味,却看不到其中无常的过患,由此也不能产生出离之意。

由此,凡夫的心,受无明蒙蔽,对于三受,具足贪、嗔、痴的三不善,这是渴爱的动力来源。
而渴爱,也就不断追求于抓取自己所贪恋的。

渴爱有三种:
一种是对感官欲望的追求(欲爱);
一种是对生命不断存在下去的欲望(有爱);
一种是因持有断灭见的欲求(无有爱)。

其中第三种,“因持有断灭见的欲求”(无有爱),不应与“追求寂灭的涅槃”混淆。
持有“无有爱”的人,有两类:
1、普通的世俗人,认为人死如灯灭,所以死后万事皆休,不如趁早行乐。
2、一类修行人,极度的厌恶存在,但执着有“自我”的存在,认为通过修行,可以断灭这个“自我”。

对于前者,佛法以缘起因果批判。
对于后者,他们与佛法不同之处在于,佛法并不承认自我的存在。

佛法也追求五蕴彻底的熄灭,但佛法并不认为五蕴是自我,所以,佛法的涅槃,并不是在断除一个原本存在的“自我”,而是将这个“无我”的五蕴,彻底熄灭。

“无有爱”的两类,他们都怀有“我见”(有身见:认为五蕴有我),故而他们无法断除我慢,所以无法舍尽烦恼,势必因此而轮回。

而佛法的教导,是彻底断尽渴爱,故而,使得整个轮回止息,整个苦(亦即五蕴)彻底不再延续。

【四】过患

被无明遮蔽,汲汲从事于渴爱的人,所得到的,却只有“过患”。
因为,他们匆匆抓取的任何、一切,都总只是无常之法、有为之法、消散之法、坏灭之法。

在这个存在的区域里,任何环境、任何生命,都要注定承受毁灭,或老病死的洗劫。
因此,任何他们所喜爱的,都会被剥夺,这是畏怖的来源。
此外,他们自身所造的恶业,给他们带来恶报的打击;他们的善业,则依然把他们捆绑在存有里。
可,这个存有只是不断坏灭的燃烧之域。

那么,因为渴爱而造业,因为执取而导致存在的延续,这样的屡屡再生,就只是苦。
佛陀,把苦,等同于这个存在;把这个存在,等同于苦。
这就是“过患”——真正的危险、不可靠、不安稳。

如果人,想要真正的离开苦,那么,借由佛法,他必须亲见这个存在之整体的生、灭事实。
实际上,对生、灭的观察和体证,有两类:
1、观察当下现象的生、灭;
2、更为深入的考察生命的整体真相,十二缘起的集与灭。

其中,第一类,是由于人不具备更大的“眼”,只能依靠自己的实际能力,做当下经验的如实勘察。
后者,第二类,是佛陀那样伟大的发现者,具有“圣眼”者,看穿轮回中任何生命状况,世世辈辈都是苦痛的、不安的、不值得留恋的。

作为佛陀的弟子,我们自身可以直接习练第一类生灭的观察;
可是我们也需要接受第二类——更广大、深入的“生、灭”的教导。
借此教导——我们了解自身的存在,其实是绝对的不安,亦即过患。

因此,佛陀教导的“灭苦”,就只是“彻底”止息“苦”,亦即止息这个自身存在。

【五】恐惧与智慧

当听说佛陀教导的灭苦,是彻底止息这个自己身心的存在,凡夫会来到恐怖与不安。

实则,这是未具备智慧的缘故。

智者一再看到:
凡夫所爱的,只是造成再生之业——不断生存与存有;而这存有的一切,只是苦。
由此,他们不再被“存在”、“对存在的喜爱”所蒙蔽,由于揭开了这层无知(无明),他们就不再喜爱或错爱这存在。

对于存在,只是不断见识到——无常、苦、无我,之后,智者就会领略“不再存在”是安全的、寂静的、殊妙的、快乐的。

当这个认知,被智者完全领悟后,才能树立四圣谛(苦集灭道)的正见与信心,也彻底舍弃对自我的珍爱,这意味着修行阶段中“初果”的达成。由此,他一无反顾、坚定的走向涅槃与寂灭。

反之,因为在存在的渴爱里浸泡太久,凡夫将这个五蕴的组合,视之为自我,倍加爱惜。
我们说,他们不知道他们爱的究竟是什么,他们也不能更深刻的调查自己受苦的根本原因。

看到存在只是祸患,发现自我并不实存,之后,智者勇于停止这苦的延续。

【六】圣道

回到“现在”的关键点——受缘爱。
基于无明触所升起的受,而有渴爱。
这渴爱急于捕捉“升起于感官领域的任何所喜之物”。
当心识这样运作时,这也成为业的力量而存积下来,在死亡的时候,推动生命投生。
这样,这个“受缘爱”的关键点,也是今生解脱的关键点。

圣道的修持者,会立即看穿:哪怕是不苦不乐受,也是苦的;因此更不用提乐受了。
简而言之,任何的三种受,修行者都不应疏忽大意,就在它们出现的时候,能够一视同仁的看穿它们是苦的实质,这意味着无明被击碎,同时,渴爱也不能再升起。

如果要达到这样,起码需要具备以下的三个基础:
1、通过闻思修,掌握“苦、集、灭、道的正见”与“苦、无常、无我的正观”。
2、培育对当下任何现象立即觉知的正念能力。
3、结合上述两者,随时随地的观察任何经验、感受,并且因智慧(正见、正观)的介入,而不再执取它们。

如此一来,对于乐受,斩断贪的习性;对于苦受,斩断嗔的习性;对于不苦不乐受,斩断痴的习性。

可是,请勿误解,以为“不贪、不嗔、不痴”的状态,仅仅是一种美好的存在状态。
的确,它很美好,可是,它是一种“导向存在之灭尽”的状态,而不是“对存在的延续”。

对此更为清楚的举例:
如果圣者感受到没有贪、嗔、痴的那种“美好”,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营造这样一种状态,而是借此,彻底停息这个存在。
当彻底断尽贪、嗔、痴之后,“存在”也不能被继续延续下去。因为,渴爱与执取灭尽,就不能制造再生的业力,这样子,整个存在就不会延续下去——不会有来生了。

这个五蕴彻底停止、寂灭,就是苦的彻底终结。
而只要在“存在”之中,就是在“苦的范围”内,是不可能有苦的止息的。

因此,灭除苦,是灭除无明,因此对于三类受,不再有渴爱,亦即断尽贪、嗔、痴,不仅如此,也断尽这个受的延续,断尽未来所有的识、名色、六入、触、受。

如果你遇到一位圣者,你询问他解脱的心境,猜想他可能会这样告知你:
首先,对于体验到任何经验,他都彻底知为苦(以及无常、无我);
同时,任何的渴爱、贪嗔痴,都被他视为应征服的危险之物与敌人——因为它们引发未来的存在;
进而,基于对三相的观察,他舍弃了无明,平息了渴爱,断尽了贪嗔痴;
最后,他对导向彻底的寂灭、熄灭,完全喜悦、赞同、无畏惧,以这止息为对象,安享其为禅思的对境。

那么,这位圣者,无论遇到任何缘起之物,都只是意识到苦,而由此也平息了渴爱;他把一切存有的状态整体打包,彻底的丢弃;而彻底的不存在,是他欣然乐见的解脱之地。由此,任何感受不能动摇他的心,任何对感受的贪嗔痴反应也告罄,这是最终的不动心解脱(不受撼动的自由之心)。

他不再视任何为自我、我的,当舍弃生命后,不再聚集新的存在,不再有任何再生。

这就是佛陀指出的:“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七】修习

如果你要立志于究竟的解脱,你要勇于去智慧的发现,你所经验到的任何存在,都是苦。
这样,当你征服了自己的贪嗔痴后,渴爱平息之后,这是属于你脱离存在的真正保证。
由此,你可以登上彼岸——在死后,彻底不再延续这个存在(苦)。

换而言之,当任何欲望,升起于你的感官经验之瞬间时,你的解脱还依然是无望的。
这正如佛陀所说:“修习的终点,是贪嗔痴的灭尽之处”。

我想,我已经用最洗练的语言,忠实的描述了佛陀所指出的解脱之道究竟为何。
这里并未照顾那些初学者,所以,有些术语,请自行搜索查询它们的意义(如十二缘起等等)。

在此,回向这样的写作,成为未来获得究竟般涅槃的因,萨度!萨度!萨度!
发表于 2015-8-18 19: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认为,以上所述,就是借由修习苦、空、无常、无我为助伴,从凡夫执著人我的心,转为寂灭俱生人我执,现前人无我空性智慧的境界。
 楼主| 发表于 2015-8-18 23: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诸行”,什么是“寂灭”?

【这两篇帖子,是退隐之前,末学要求他写的】

  Aniccā vata saṅkhārā, uppādavayadhammino;
  Uppajjitvā nirujjhanti, tesaṃ vūpasamo sukho.
  诸行确实乃无常,是生起与消散法,
  已生起的被止灭:这平息乃是安乐。
  在原始佛教中,“诸行(saṅkhārā)”,是泛指一切被构造而成的事物。
  具体而言,则是指“众生自身的五蕴”,以及“众生存在的整个三界(欲、色、无色)”。
  由于“诸行”是因条件构造而成的,所以,它们是“生起法(uppādadhamma)”——具有生起的特性。
  “生起法(uppādadhamma)”,意味着:
  1、不是“本来自存”(永恒的本源)的;
  2、是缘起(靠一定的条件,得以生起)的。
  这样,就意味着,任何“生起法(uppādadhamma)”,其本身,也必定是“消散法(vayadhamma)”——具有坏灭的特性。
  “消散法(vayadhamma)”,意味着:
  1、凡有生之物,必定坏灭;
  2、坏灭是:衰坏、消散、殆尽。
  从生命的角度而言:
  五蕴出生,是“生起法(uppādadhamma)”;
  五蕴老死,是“消散法(vayadhamma)”。
  这里,无论是生起,还是消散,都是无常的(Anicca);
  那么,凡在生起与消散的范围内,就是“苦”(Dukkha,坏与空的);
  其中,始终无任何不变的实质可言,称之为“无我”(Anatta)
  从轮回与解脱的角度而言:
  轮回是“生起法(uppādadhamma)”:
  十二缘起的集起,使五蕴具有不断的“生起法(uppādadhamma)”,也就是说,不断的轮回存在;这是苦集,导致五蕴的延续。
  解脱是“消散法(vayadhamma):
  十二缘起的还灭,使五蕴具有彻底的“消散法(vayadhamma)”,也就是说,轮回存在的彻底止灭;这是苦灭,五蕴的彻底平息。
  这里,十二缘起的集起,而使五蕴(苦)延续,但这诸行是无常的、苦的、无我的。
  反之,十二缘起的还灭,而使苦(五蕴)彻底灭尽,那无常的、苦的、无我的五蕴不再延续后,并不剩下任何存在,因而说:这“涅槃”也是无我的。
  但凡,看清楚这五蕴是“生起法(uppādadhamma)”与“消散法(vayadhamma)”——例如“只是出生与老死”,那么,就能进一步亲身体会它们只是“苦”,这样,就可以通晓“苦圣谛”的真实含义:所谓苦,就是这个“存在(我们所取着的这五种蕴)”。
  但凡,看清楚这苦的彻底“消散(vaya)”:五蕴彻底灭尽后,并不剩下任何存在,那么,就能进一步亲身体会“凡一切集起之法,只是灭法”。
  “凡一切集起之法,只是灭法”,字面的意思,意味着:
  这“存在(诸行)”的“生起(uppāda)”与“消散(vaya)”——其实只有:“苦的升起(五蕴的轮回)”与“苦的灭尽(五蕴彻底熄灭)”而已,而再无其他了。
  如是,就不会认为“轮回与解脱之中,有任何恒常的,自我的实质存在”。这样,就可以破除对存在的——“常见”、“乐见”、“我见”;也可以破除“究竟解脱(无余般涅槃)”之后还会有任何事物存在的——“我见”。
  凡是对这“存在诸有”,不再有颠倒见(常见、乐见、我见),他们就对此“存有”、“五蕴”不再欢欣、爱恋、取着、迷执,他们见到诸行的“生起”、“流转”、“行相”、“造作”、“结生”——只是苦与畏怖。
  这样,对“诸行”出离,成为漠不关心(舍)后,欣然、乐见、胜解(决心)、转向、投入:诸行的“无生起”、“无流转”、“无相”、“无造作”、“无结生”——涅槃,视之为安全、安乐!
  (上述二段,参见《无碍解道·智论》)
  因此佛陀才说:“已生起的被止灭:这平息乃是安乐”(Uppajjitvā nirujjhanti, tesaṃ vūpasamosukho)
  已生起的(Uppajjitvā)——是指我们的五蕴、存在的三界,也就是诸行,因为十二缘起的集起,尤其因为过去世的“无明、渴爱、取、业、有”,而导致有今生的“识、名色、六处、触、受”的五蕴存在,所以我们一旦出生,就已经“全体陷入了苦——被老打败、被死打败...”。
  我们只是想要活得更好,亦即,在存在中找安乐,可是,这是行不通的,不可能的,因为存在之诸行,只是“生起与消散法”(uppādavayadhammino),因此,只是苦。
  在苦(五蕴的集起)中找不苦,是不可能的;只有在不苦(五蕴的灭尽、涅槃)中找不苦,才是可能的。因此,要止息这个苦,对这样的苦,要足以看清,足以厌离,足以熄灭渴爱。
  所以,要彻底“止灭(nirujjhanti)”这“已生起的(Uppajjitvā)”,这才是佛陀最真实无误的教导——灭苦。
  愚者执着那本不存在的自我,对存有的爱恋已经成为习惯,目光短浅而看不到身处毁灭,故而谴责世尊的教法,认为世尊断灭了他们的幸福。
  然而,他们的幸福,只是“苦”——“生起与消散法”。
  对于智者而言,“已生起的被止灭(Uppajjitvā nirujjhanti)”——所有属于“升起与消散法”的诸行,被彻底的“止灭(nirujjhanti)”,那么——“这平息乃是安乐”(tesaṃ vūpasamo sukho)”
  什么平息(vūpasama)?
  诸行平息、生起与消散法平息、苦平息、五蕴平息、生与老死平息、一切不安平息、一切欲平息、一切渴爱平息、一切存有平息。
  因为不再有生灭之法,一切苦止息,一切基于诸行的不安止息。
  那位已经证得平息的人,在他活着的时候,“他的渴爱被扬弃后,天界的幸福也比不上他之安乐的十六分之一”。(《自说经》)
  所以,他的心寂静,经验最无上的幸福、安乐、无恼——“我等真是活在快乐里,以禅悦为食物”。(《法句经》)
  在此,你已出生,你已经属于苦,已经属于诸行,凡是你的无明没有摘除,渴爱没有磨灭,这苦的路途就无尽无休。
  凡是,这苦已经被遍知,渴爱已经被舍断,灭已经被作证,道已经被修习,就有那苦之边际的终结。
  愿以此文,纠正那些对佛陀灭苦之教的不正确理解者,愿以此真实之语、如法之语,使那些具有能力理解佛陀教法者,清醒、趋于正道!
  Aniccā vata saṅkhārā, uppādavayadhammino;
  Uppajjitvā nirujjhanti, tesaṃ vūpasamo sukho.
  诸行确实乃无常,是生起与消散法,
  已生起的被止灭:这平息乃是安乐。
  萨度!萨度!萨度!
 楼主| 发表于 2015-8-18 23: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圆礼 的帖子

俱生人我执,人无我。这些概念,我没有在南传佛教研究过这些概念。
但是也知汉藏佛教有人无我与法无我的说法,其间似有云泥之别,贤友认为本文是“人无我”,不妨说一说,法无我,如何修持呢?

[ 本帖最后由 无常苦无我 于 2015-8-18 23:52 编辑 ]
发表于 2015-8-19 09: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实中有。

俱生我,大意是说,认为五蕴上有一个我。

遍计我,大意是说,认为五蕴外有一个独立存在的我,在控制五蕴。

人无我,大意是说,大乘中观所指,主要是指无俱生我,证俱生人我空性,证阿罗汉果。

法无我,以我所学传承来说,人无我,包括在圆满法无我之中,是一个分支。除了人无我这部分以外,其他的法无我,包括比如:蕴界处,刹那,轮回,解脱,乃至对任何一边耽著,对任何一法畏惧,真实中都一无所得。

法无我,通过中观共同因和应成不共因,以理抉择,遮破法我,以这种见解摄持,道中对治法我执,最终证得法无我智慧,契合诸法真实义,即空性。

以上,基本上还是从理的角度说,落实到具体个人修为上,因人而异。但与理不违。当然,必须要体现修行次第,否则真正的上根利智,也不是人人现成。

[ 本帖最后由 圆礼 于 2015-8-19 09:3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5-8-19 10: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圆礼 于 2015-8-19 09:31 发表
我:真实中有。

俱生我,大意是说,认为五蕴上有一个我。

遍计我,大意是说,认为五蕴外有一个独立存在的我,在控制五蕴。

人无我,大意是说,大乘中观所指,主要是指无俱生我,证俱生人我空性,证阿罗汉果 ...




先说“蕴处界”
五蕴和十八界及十六处,都是对于有为法不同角度的分类,每一种分类方法,比如五蕴,都涵盖了所有有为法。
就好比,人是由男女组成,也可以说是由老少组成,也能说由健康和不健康的两类人组成。
每种分类法,是不同的角度,每一种含摄六所有人。男女能含摄所有人,老少也能。

文中说,观察当下的现象,就是对于有为法的随观:
实际上,对生、灭的观察和体证,有两类:
1、观察当下现象的生、灭;
2、更为深入的考察生命的整体真相,十二缘起的集与灭。

除了有为法之外,就只有一个涅磐。
而本文说的修持之方法,也就是遍观这些有为法,最终触证涅磐。
所缘包括了一切法。

至于刹那轮回等概念。皆是由观察之后,随想蕴所生的概念。若行者照见想蕴无我,彻知想蕴无我,决然不会执着这些概念为自己所有。

也就没有见执。

阿罗汉彻底断贪欲结,便不会对于

任何一边耽著,彻底断除嗔结,也就不会
对任何一法畏惧。阿罗汉断了十结,断了心的
十六种污染。


因此怎么也无法明白,阿罗汉怎么会有
耽著,畏惧呢?


[ 本帖最后由 无常苦无我 于 2015-8-19 12:50 编辑 ]
发表于 2015-8-19 16: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1、生灭的看法
声闻乘对法我的看法,刹那生灭,即使刹那再短,也仍是认为法有的,这个法有除了是现象上有,还有一层微薄的认为实有的执着未破,或未加进一步理性审视。这和中观以上对法我的假有、幻有、性空的观念不同。中观会认为现象生灭延续没有问题,但实际上是虚幻的假有,因为谈到”实“则是固有不变义,这显然和无常变换、刹那生灭相悖,因此法是”不实有“的,也就是不存在真实不变的法,故称为”性空“或”无自性“。同时,刹那生灭的“法”就因此也只是一个假言概念或名义上有,是无明的产物。

2、阿罗汉的畏惧,直解上是因为畏苦而急入涅槃,这种畏苦自然可称为畏惧,和佛陀无畏不同了。经论中佛称为大阿罗汉,除了阿罗汉的功德之外,还有净土等不共法。在大乘经典中,修行方法的境行果上也是多有不同的。

以上简以参考。

[ 本帖最后由 Juelin 于 2015-8-19 16:5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5-8-19 17: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Juelin 的帖子

其一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安立“真与假”的。不过在南传佛教看来,生起即是生起,灭去即是灭去。
南传不去研究 哲学思辨而得到的【真或假】的结论。
只是如实观察刹那生灭的五蕴,生时知生,灭则知灭,寻思 无常,苦,无我三相,中舍诸行,而得解脱。既不认为世间常住,也不认为世间空无一物。只是刹那的缘起缘灭。

你如果说【实有】具有不变的义,那么南传并无实有的执着,因为无论从南传三藏还是实修都能知一切诸行生灭迅速,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怎么会执着实有呢?
我没听有南传贤友说过,某一蕴是不变的。

其二关于阿罗汉畏惧苦,我不同意,观点罗列如下:
阿罗汉既不畏惧世间之苦,也不欣乐于涅槃。因为对于前者,彻底断除了嗔,不排斥任何一法。
对于后者,因为彻底断除了贪,对于一切业再无热切的希求。

圣典和注释书依据如下:
“Nābhinandāmi maraṇaṃ, nābhinandāmi jīvitaṃ. Kālañca paṭikaṅkhāmi, sampajāno patissato’ti.” (Theragāthā)
“I yearn neither for death nor for life; but I bide my time waiting for death (parinibbāna) just as a worker waits for pay-day.”
“我既不向往死,也不向往生;我只是等待死亡(parinibbāna,般涅盘),就像工人等待发薪日。”


Unbelievers cast aspersions on nibbāna by suggesting that those who speak about it are themselves doubtful about its reality. “A man doing good,” they argue, “is said to be able to go to the abode of devas or realise nibbāna after his demise. If that were so, would it not be better for those men of virtue to kill themselves so that they achieve heavenly bliss as quickly as possible? However, the fact is that no one dares give up his life for future happiness. This shows that no one actually believes what he himself teaches.”
异教徒如此诽谤涅盘,他们提出,那些谈及涅盘的人自己本身在怀疑涅盘的真实性。“一个行善的人”,他们辩论到,“就是说有能力在他死后进入天界或到达涅盘。如果真的如此,这些有戒德的人最好应该自杀,这样他们就能尽快地达到神圣的安乐。不是这样么?然而,事实上没有一个人胆敢为了未来的幸福而放弃自己的生命。这说明了没有人真的是相信他所教导的东西。”
Here, such harsh critics are working on wrong premises. An Arahant has no desire for the so-called happiness in the next existence after his parinibbāna. In fact, he desires neither death nor life. In that respect he is likened to a wage-earner as mentioned in the verse. A wage-earner works not because he loves his job. The only reason he works is that he is afraid to be out of a job. If he is jobless where can he find the means for feeding and clothing himself? So he is careful to keep himself employed, looking forward, however, to his pay-day. In the same manner an Arahant has no affection either for death or for life. He merely awaits the time of parinibbāna, annihilation of his five aggregates, for, it is only when he achieves it that he will be able to throw down the burden.
在这里,这些刺耳的批评是建立在错误的前提上。阿罗汉并不渴望所谓的涅盘后下一期生命的幸福。事实上,他既不渴望死也不渴望生。在那方面而言,他就像一位在偈颂中提到的工薪族。一个工薪族工作并非是因为他喜欢他的工作。他工作的唯一目的是他担心会失去工作。如果没有了工作,他又能到哪去找到应付吃穿的谋生手段呢?所以他小心地维持自己被雇佣,不过,只是在期待他的发薪日。相同的方式,阿罗汉既不向往死也不向往生。他只是在等待般涅盘的时间,等待他五蕴的灭尽,因为,只有到了般涅盘他才能卸下这些负担。

供参考。

[ 本帖最后由 无常苦无我 于 2015-8-19 19:04 编辑 ]
发表于 2015-8-19 20: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无常苦无我 的帖子

关于嗔,我想您还不算是嗔的表现较强的南传学人。
通常来说,嗔来自二元对立,渐发展于排拒的态度。之所以说大乘的宽广,在态度上就可以知道,她不会排拒(当然也会如实认知)。但是许多南传学人的表现不乏对大乘的排斥和对立,首先就是排斥与己认识水平不同的修学系统,当然更不愿意放空自己而真心深入不同的系统去学习其为什么传承千年的精髓,去理解其系统。那么当然,这明显可以说是一种“我慢”“我见”为出发的,一种嗔的表现了,“我”对“你”错嘛。

关于如实,从贤友的描述看,您所理解的南传是直接观察,看到什么就是“如实”,但不去用理性首先反思,我们能观的意识不是无明中吗?就像带了“有色眼镜”(无明),(即使在禅定中),任何真实的境缘透过无明,那么当下意识所认知的,是真的如实吗?还是已经被欺骗的?
反观中观系统以上,自身的“仪器”有问题,这是首先接受的,然后再来立足于这个认识而建立怎么观察和走出这虚妄之境的方法,这种“如实”“谨慎”和“科学”的态度,会让善用理性的人信服。
所以,这不是直接判断真与假的问题,而是首先观察能认知和判断真与假的“仪器”已经是失真的,已被无明染污的。
这个道理您如果能理解,那么建立于这种如实的态度,其余进一步再有机会探讨。

关于“实有”,您理解的南传应当是自认为没有实有的执着,可是理性来探讨一下,(人和动物不同主要在理性):
如果不是实有的东西,本来就没有,那么无论多少刹那都只是假象而已,实际上没有生灭,所谓生灭只是无明的幻象而已。本来没有的东西当然不能说真的有生有灭,就像我们说石女人生的孩子是男是女的判断一样,都是梦话,被无明所欺骗的。这是大乘对生灭无常的认识,就是不说他是常的,但也不说是无常的,因为“有、无”是相对的,本来不存在,当然也就不能说第几刹那或什么时候消失。中论里说,本来没有“有”,哪里会有“无”;本来没有第二个头,怎能说第二个头啥时候砍掉了呢?
所以,当您说“先生后灭”的时候,就是已经带了实有和实空的两种执着,不管多少刹那。
而中观则已经透彻生灭只是假象,生的时候就是灭,或者,生灭的时候根本没有生灭。

这个道理当然是需要学习反复体会才能被凡夫所接受的,因为与日常习惯认识不同,(见惑与思惑也不同步),更不会去仔细辩析,因此需要龙树菩萨的中观。

我理解您学得体系不使用理性或因明逻辑,可是在观察多少刹那生灭的时候又很理性和仔细,所以只能归于体系不同的。也是觉得比较矛盾不太明白的地方。

仅供参考。

[ 本帖最后由 Juelin 于 2015-8-19 20:03 编辑 ]
发表于 2015-8-19 21: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Juelin 于 2015-8-19 20:01 发表
关于嗔,我想您还不算是嗔的表现较强的南传学人。
通常来说,嗔来自二元对立,渐发展于排拒的态度。之所以说大乘的宽广,在态度上就可以知道,她不会排拒(当然也会如实认知)。但是许多南传学人的表现不乏对大乘的 ...

呵呵,好个不排斥。人家说,大乘非佛说。大乘说,小乘是劣根,是焦芽败种,只求自利,阿罗汉不究竟...
如果,所有佛陀时候的所谓“声闻”圣者,都是大乘说的这么不堪,佛教还会存在吗?探讨法义可以,不要牵涉修法高低,就此打住!

[ 本帖最后由 hxdq 于 2015-8-19 21:28 编辑 ]
发表于 2015-8-19 21: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hxdq 的帖子

随喜您对南传的信仰,但是基本的戒律精神还是应该更重视,如果我没有说“小乘是劣根”“焦芽败种”“只求自立”“阿罗汉不究竟”等等,那么您的质问和要求就是建立于妄语之上,最起码是嗔心之上。
没有嗔心的人,也可以说大小、多少、高低、了义不了义等等,但是基于不受情绪左右。如果您这方面排斥和嗔怒的情绪较盛,建议暂时不参与讨论,因为成了喊口号了。

希望我们如实地研究和探讨,包括其中的原因、见地等等
发表于 2015-8-19 21: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没说你啊。
小乘(Hinayana)为低贱、下贱、卑劣的之意。大乘将佛陀所说的阿含经/尼可耶教法成为小乘,实在可恶。
我是三毒重患者,离南传太远,藏传主张以贪去贪,以嗔去嗔,可能才是适合我这劣根的教法。
发表于 2015-8-19 22: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hxdq 的帖子

显然,您这是在无中生有,挑起恶诤之浪。

找您的逻辑,小的国家、小的年龄的人、小的文章,等,就都是低贱下贱卑劣的意思了吗?
所以大小都可以如实衡量,缘起都是无尽差别的,但可恶、低贱、下贱等贬义词,是您自己增益上去的,不如您要求所有字典里去掉大小这种比较的词吧。
发表于 2015-8-19 22: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乘佛教》内容简介:小乘,梵语hina—ydna。亦称声闻乘。二乘之一。乃大乘、菩萨乘之对称。意译为狭小之车乘,指运载狭劣之根机以达小果之教法;即所修之教理行果,与能修之根机均为小劣之法门。小乘之名,原系大乘佛教徒对原始佛教与部派佛教之贬称。
何必为争辩而争辩。
发表于 2015-8-19 2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hxdq 的帖子

奉劝与其与铺天盖地的各种文字争高下,不如学习建立自身的正见,免得把自己变成垃圾筒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7-16 22:43 , Processed in 0.08966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