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03|回复: 56

跟我读《婆沙》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 10: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四)

无明,从字面上来看,就是没有明。于是要了解无明,还得知道它的反面,什么是明。这种间接和遮诠的表达方式,使得无明的定义,显得有些困扰。

如《婆沙》云:

问:何故名无明?无明是何义?
答:不达不解不了是无明义。
问:若尔除无明诸余法,亦不达不解不了,何故不名无明?(比如色法也没有通达解了的功用)
答:若不达不解不了,以愚痴为自相者是无明,余法不尔故非无明。

明,既然是无明的反面,那自然就是能达能解能了。它是智慧的一种异称,但并非什么智慧都可以称为明。因为智慧通善染无记三性,也有有漏无漏之别,而明特指无漏善慧,即对四谛真实通达、究竟通达、决定通达的智慧。

如《婆沙》云:

问:何故名明?明是何义?
答:能达能解能了是明义。
问:若尔有漏慧亦能达能解能了,何故不名明?
答:若达解了,能于四谛真实通达,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于四谛不能真实通达,故不名明。如暖等四顺决择分,虽能猛利推求四谛,而未真实通达四谛,不名为明。
复次,若达解了,能于四谛究竟通达,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于四谛不能究竟通达,故不名明。
复次,若达解了,能于四谛决定通达,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于四谛不能决定通达,故不名明。
复次,若达解了,能于四谛见已非复不见,知已非复不知,现观已非复为无知犹豫邪智所伏,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于四谛不能如是,故不名明。
复次,若达解了,断所断法,令其究竟无力增长,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无此力,故不名明。
复次,若达解了,破坏诸有,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增长有,故不名明。
复次,若达解了,能断续有续老死法,能令生死究竟断灭,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无如是力,故不名明。
复次,若达解了,趣苦灭行,及趣诸有世间生死老死灭行,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趣苦集行,及趣诸有世间生死老死集行,故不名明。
复次,若达解了,非身见事,非随眠事,非颠倒事,非贪嗔痴慢安足处,无垢秽浊,不堕诸有苦集谛摄,故说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与上相违,故不名明。
复次,若达解了,无无明者,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有无明故,不名为明。(有漏慧或与无明相应,或有无明得未断。)
复次,能疗病咒,说名为明,谓世间人鬼魅所著明咒能疗,如是圣道能疗众生诸烦恼病,故说为明。诸有漏慧不能究竟疗烦恼病,故不名明。
复次,诸有漏慧随顺二品,以于二品俱作三缘,故不名明,亦非无明,如人于他怨家亲友俱随顺者,彼人于他非亲非怨此亦如是。(有漏慧既可以助明,也可以助无明)
复次,有漏慧品能谤明故,不名为明。有漏善慧虽顺于明,而能引生谤道邪见,如叛臣故,不名为明。(有漏善慧不决定故,当修行未如预期时,便会对正道生起诽谤。)
复次,诸无漏慧于四圣谛照了明净,如昼分眼见诸色像,故说为明。诸有漏慧于四圣谛见不明净,如夜分眼见诸色像,故不名明。

如果说无明的反义词是明,那么无明的近义词就是不正知。无明和不正知,都有不了知的相状特征,遍于一切染心,但在阿毗达磨中却被视为两个不同的心所。因为无明是三界系无智,不正知是非理作意所引的染污慧。前者侧重在无知,后者侧重在谬解(不仅是没有正知,而且是有邪知,即“不正知”强调的是“不正之知”,依主释)。是为二者差别。
 楼主| 发表于 2015-9-7 08: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

持息念和不净观,是入道的二甘露门。持息念虽称为念,但实是以“慧”为自性,只不过此心聚中,念的作用增上,故称为持息念。犹如四念住,虽称为念,也是以“慧”为自性的。

持息念,是身念住的加行,非根本念住,若泛泛地说,也可归为身念住当中,缘色法的缘故(因呼吸属于风大,乃色蕴的范畴)。

修习持息念和不净观,进一步都能引生四念住,但前者引生四念住的经文(如十六胜行),远远多于后者,为什么呢?

《婆沙》解释云:

以持息念依处串习牢固可恃,假使失念烦恼现行,速可依之伏诸烦恼引四念住,如人怖贼速走归城,处谓大种相决定故;若不净观非处串习性不牢固,或时失念烦恼现行,不能依之速伏烦恼引四念住,言非处者,谓诸造色相不定故。由此多经说持息念通四念住,非不净观。
复次以持息念增益法想是空观本,由此速能引四念住,是故偏说;若不净观增有情想,如说此骨为女为男障碍空观,不能速疾引四念住,是故不说。
复次以持息念所缘邻近,无种种相,无定次第,不依有情任运而转,由此速能引四念住,是故偏说;若不净观与此相违,是故不说。
复次以持息念唯内道起不共外道,由此速能引四念住,是故偏说;若不净观外道亦起,不能速疾引四念住,是故不说。
 楼主| 发表于 2015-9-8 07: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契经有言:依厌离染,依离染解脱,依解脱涅槃。

这短短的一句话,勾勒出了修行的路径,就是厌→离染→解脱→涅槃。

但什么是厌?跟我们平常那个贬义性的“厌恶”是一样的吗?
又《百法》中没有厌心所,它可不可能是别的心所的异称呢?
厌和离有什么不同?离染和解脱一样吗?解脱和涅槃一样吗?

这些问题,《婆沙》中有着详尽的解释。

厌,是对三界诸有为法的厌恶违逆,但这并非我们平常类似讨厌、嗔恨的烦恼心所,而是对可厌之事智慧的舍离,同时伴随着无贪无瞋无痴等善心所。厌不即是“慧”和“无贪”,而是与之相应的另一心所。虽然厌与无贪等心所同时生,可从随顺生的胜劣上来说,厌生离染胜,离染生厌劣,故说依厌离染。如同触与受虽同时俱生,而说触生受,不说受生触。

厌和离的差别在于,厌是于有漏法厌行相转,离是能离所断烦恼。
厌而非离的,如证得初禅等色界定的行者,于见道位的苦集法忍,因欲界烦恼已先由禅定的世间道断除,故见道时,只有于欲界有漏五取蕴的厌恶,却不离不断欲界烦恼。
离而非厌的,如未证得色界定,未离欲染的行者,于见道位的灭道智忍,虽能离能断烦恼,而于所缘的无漏法,并无厌恶。
所以,厌不一定是离,离也不一定是厌。

离染,可以理解为无贪善根,是贪染的近对治故;也可以理解为无贪、无瞋、无痴三善根,后二亦可助离染故;又可理解为一切有为善法,能对治一切烦恼法故。

解脱,是与离染心相应的胜解心所。因论生论,解脱有二:“一者无为,谓择灭;二者有为,谓胜解。此复二种,一者染污,谓邪胜解;二者不染污,谓正胜解。此复二种,一者有漏,谓不净观持息念等相应;二者无漏,谓苦法智忍等相应。此复二种,一者有学,谓四向三果七补特伽罗相续中起;二者无学谓阿罗汉果相续中起。此复二种,一者时心解脱,谓前五种性(钝根性阿罗汉)相续中起;二者不时心解脱,谓不动种性(利根性阿罗汉)相续中起。无学解脱复有二种,一者心解脱,谓离贪故;二者慧解脱,谓离无明故。”

胜解是有为法,涅槃是无为法,胜解并不能生涅槃,但可以通过胜解得涅槃,故说依解脱涅槃。

虽然随一有漏法断,皆名涅槃,但唯在无学位,涅槃方得圆满。涅槃有多重含义,如《婆沙》云:

问:以何义故名曰涅槃?
答:烦恼灭故名为涅槃;
复次,三火息故名为涅槃;
复次,三相寂故名为涅槃;
复次,离臭秽故名为涅槃;
复次,离诸趣故名为涅槃;
复次,槃名稠林。涅名为出。出蕴稠林故名涅槃;
复次,槃名为织,涅名为不,以不织故名为涅槃,如有缕者便有所织,无则不然,如是若有业烦恼者便织生死,无学无有业烦恼故不织生死,故名涅槃;
复次,槃名后有,涅名为无,无后有故名为涅槃;
复次,槃名系缚,涅名为离,离系缚故名为涅槃;
复次,槃名一切生死苦难,涅名超度,超度一切生死苦难故名涅槃。

除了以上的说法外,《婆沙》对厌、离染、解脱、涅槃,还有如下的区别:

厌恶违逆名厌,无所希求名离染,心无垢秽名解脱,永舍重担名涅槃。
复次,毁呰烦恼名厌,毁呰恶行名离染,于缘离系名解脱,诸蕴永寂名涅槃。
复次,诃毁欲界名厌,离色界名离染,脱无色界名解脱,证永寂静名涅槃。
复次,厌见所断名厌,离修所断名离染,至无学果名解脱,证永寂灭名涅槃。
尊者妙音作如是说,厌谓薄地,离染谓离欲地,解脱谓无学地,涅槃谓诸地果。
尊者迦多衍尼子,随顺经义作是言,根律仪、戒律仪、无悔、欢喜、安乐、等持是修行地,如实智见是见地,厌是薄地,离染是离欲地,解脱是无学地,涅槃是诸地果。
 楼主| 发表于 2015-9-10 08: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

释尊说法,每有针对性的创设,比如凡夫沉沦于有漏有为的三界,而圣者则证入无漏无为的三界,这三界就是断界、离界、灭界。

契经说:
若奢摩他毗钵舍那熏修心者,依三种界而得解脱。云何三界?所谓断界、离界、灭界。
一切行断故名断界,一切行离故名离界,一切行灭故名灭界。

佛陀为什么要施设涅槃的这三种界,《婆沙》论中给出了很好的回答:

问:断离灭界,体是无为,无因无果,云何乃说,若奢摩他毗钵舍那熏修心者,依三种界而得解脱?
答:彼契经于缘涅槃胜解以界声说,谓修行者,虽加行时精进勇猛修习止观二种资粮,若于涅槃不起胜解决定趣证,毕竟不能断诸烦恼心得解脱,故缘涅槃胜解名界,依此界故心得解脱。

由此可见,涅槃就是佛陀施设所有教法,以及弟子们精进修习止观的最终目标,若不以此目标为导向,则与解脱无分,与佛法无关。故《解深密经》云:

此一切法,随顺真如,趣向真如,临入真如;随顺菩提,随顺涅盘,随顺转依,及趣向彼若临入彼

若依胜义而言,断界、离界、灭界,义虽有异体无差别。若依世俗而言,三者可就其近对治,分出十数种差别。如《婆沙》云:

云何断界?答除爱结余结断名断界;云何离界?答爱结断名离界;云何灭界?答诸余顺结法断名灭界;此中先约阿毗达磨,依世俗理说三界别,近对治道有差别故。余结断者,余八结断;顺结法者,谓除九结余有漏法;是名一种三界差别。
复有说者,若八结及此相应并生等断名断界;若爱结及此相应并生等断名离界;若诸余顺结法及此相应并生等断名灭界,即有漏善及诸有为无覆无记名顺结法。
复有说者,若无明结断名断界;若爱结断名离界;若诸余结断名灭界。
复有说者,或有诸法能缚非能染,彼断名断界;或有诸法能缚亦能染,彼断名离界;或有诸法非能缚非能染,而是所缚是所染,彼断名灭界。
复有说者,或有诸法是能系非能染,彼断名断界;或有诸法是能系是能染,彼断名离界;或有诸法非能系非能染,而是所系所染,彼断名灭界。
尊者妙音作如是说,烦恼体断名断界;于境离系名离界;弃诸重担名灭界。
胁尊者言,无系缚系缚息名断界;无染污染污息名离界;无彼果彼果息名灭界。
尊者设摩达多说曰,诸烦恼断名断界;无贪治贪名离界;果相续灭名灭界。
尊者左取作是说言,相续断故名断界;于缘离系名离界;离执受故名灭界。
复有说者,过去烦恼断故名断界;现在烦恼断故名离界;未来烦恼断故名灭界。如烦恼断蕴断亦尔。
复有说者,苦受断故名断界;乐受断故名离界;不苦不乐受断故名灭界。如三受断顺三受法断亦尔。
复有说者,若苦苦断名断界;若坏苦断名离界;若行苦断名灭界。
复有说者,若欲界断名断界;若色界断名离界;若无色界断名灭界。
发表于 2015-9-10 10: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中~
 楼主| 发表于 2015-9-12 10: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

佛教将智慧分为有漏和无漏两类,无漏慧是什么?有人以为就是指圣者的智慧。但事实上,圣者的智慧,并非都是无漏慧。
在一切有部看来,即使是阿罗汉乃至佛陀,有漏慧也是经常现起的。而无漏慧一定与四谛十六行相有关,即苦谛下的无常、苦、空、非我,集谛下的因、集、缘、生,灭谛下的灭、静、妙、离,道谛下的道、如、行、出。
虽然,有漏慧也能观察四谛十六行相,但若非现观十六行相,则铁定不是无漏慧。

有人或许会问,经中有时说到无漏慧时,其内容似乎并非这十六行相啊!比如《发智论》说:

1、云何断想?答:除爱结余结断诸想解,名断想。云何离想?答:爱结断诸想解,名离想。云何灭想?答:诸余顺结法断诸想解,名灭想。

此断等想,与何行相圣慧相应呢?

又比如《品类足论》说:

2、云何尽智?谓如实知,我已知苦,已断集,已证灭,已修道。云何无生智?谓如实知,我已知苦不复知,乃至我已修道不复修。

如是二无漏智,是何行相摄呢?

又《集异门论》说:

3、如实了知,我已尽欲漏、有漏、无明漏,是尽智。不复当尽,是无生智。

如是二无漏智,又是何行相摄呢?

又契经中阿罗汉说:

4、如实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

此狮子吼中有“我”,又是何行相摄呢?

《婆沙》解释道:

1、此约所缘建立三想,不依行相,由此三想皆作缘灭四行相故,谓缘断故名为断想,不于此断作断行相,余二亦尔。

2、如实知,我已知苦不复知者,缘苦二行相摄,谓苦非常。我已断集不复断者,缘集四行相摄。我已证灭不复证者,缘灭四行相摄。我已修道不复修者,缘道四行相摄。

3、六行相摄,谓苦非常及缘集四。

4、如实了知,我生已尽者,是缘集四行相。梵行已立者,是缘道四行相。所作已办者,是缘灭四行相。不受后有者,是缘苦二行相,谓苦非常。
复次由五缘故,经作是说不说行相。云何为五?
一由意乐故,谓加行时起此意乐,云何当令我生永尽,广说乃至不受后有。
二由对治故,谓修如是殊胜对治令生永尽,广说乃至不受后有。
三由所作故,谓由如是殊胜所作令生永尽,广说乃至不受后有。
四相续故,谓得如是殊胜相续令生永尽,广说乃至不受后有。
五由补特伽罗故,谓此补特伽罗易现易施设一切生尽,广说乃至不受后有。由此五缘故作是说,非谓别有如是行相。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08: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

《婆沙》对诸法名相辨析甚精,比如,敬、爱、贪、信四者,以及恭敬、供养、布施三者。

1、敬和爱,唯善士或菩萨能俱,普通凡夫或敬而不爱,或爱而不敬。如《婆沙》云:

此中非善士法者,谓有一类,爱则妨敬,敬则妨爱。
爱妨敬者,如有父母于子宠极,子于父母有爱无敬,师于弟子应知亦然,此等名为爱则妨敬。敬妨爱者,如有父母于子严酷,子于父母有敬无爱,师于弟子应知亦然,此等名为敬则妨爱。如是俱名非善士法。
善士法者,谓有一类爱则加敬,敬则加爱,爱敬俱行名善士法。若有此法增上圆满,应知即是广大有情,如是有情甚为难得,世若无佛此类难遇,设令有者是大菩萨,诸大菩萨爱敬必俱。

2、爱有二种,一染污谓贪,二不染污谓信。

3、信(亦)有二种,一者于境唯信不求,二者于境亦信亦求。

4、供养和恭敬,唯善士或菩萨能俱,普通凡夫或有供无敬,或有敬无供,如《婆沙》云:

此中非善士法者,谓有一类若供养则妨恭敬,若恭敬则妨供养。
云何供养则妨恭敬?如在家者,或有男女虽具势力,能以种种资生珍馔供养父母,而恃此力心生轻慢;如出家者,或有弟子福德多闻,虽于其师能设种种财法供养,而恃此事遂于师所不生恭敬;此等供养则妨恭敬。
云何恭敬则妨供养?如有一类惧他威力,虽恭敬之而不供养。如是俱名非善士法。
善士法者,谓有一类若供养彼则加恭敬,若恭敬彼则加供养,二事俱行,名善士法。若有此法增上圆满,应知即是广大有情,如是有情甚为难得,世若无佛此类难遇,设令有者是大菩萨,诸大菩萨此二必俱。

5、布施有财法二施,供养亦有财法二供,然四句有别,布施是从施者的心行来说,供养是从受者的受用而言,如《婆沙》云:

若为饶益故舍诸财物,受者受已身心增益,如是名施亦名供养。
若为饶益故舍诸财物,受者受已身心损减,如是名施不名供养。
若为损害故舍匪宜物,受者受已,或由神通,或由咒药,或由福力,身心增盛,此虽非施而名供养。
若为损害故舍匪宜物,受者受已身心损减,此不名施亦非供养。

若为饶益故为他说法,他闻法已生未曾有善巧觉慧,如是名施亦名供养。
若为饶益故为他说法,他闻法已不生未曾有善巧觉慧,如是名施不名供养。
若为损害故说讥刺他法,他闻是已,住正忆念,欢喜忍受不数其过,生未曾有善巧觉慧,此虽非施而名供养。
若为损害故说讥刺他法,他闻是已,发恚恨心,不生未曾有善巧觉慧,此不名施亦非供养。
 楼主| 发表于 2015-9-17 09:28: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

说到灭除烦恼,有人认为烦恼是有为法,刹那生灭,不用刻意去断,只要了了分明,不被其所转,任其自生自灭,便是解脱。还有人认为,四圣谛中的灭谛,就是指有为法终归于灭。这都是将有为法的“无常灭”和有漏法的“择灭”混为一谈。

除“无常灭”、“择灭”外,还有“非择灭”。“择”是指智慧,“择灭”是指由智慧抉择,导致有漏法不生。“非择灭”是指非由智慧抉择,而是因缺缘而导致的有为法不生。

《婆沙》分别这三种“灭”的差别云:

择灭者,由择力故有漏法灭。
非择灭者,不由择力解脱疫疠灾横愁恼种种魔事行世苦法,非于贪欲调伏断越。(解脱疫疠灾横愁恼种种魔事苦法者,显有漏法非择灭;解脱行世法者,显无漏法非择灭;非于贪欲调伏断越者,显异择灭。)
无常灭者,诸行散坏破没亡退。
复次,择灭是解脱是离系相,非择灭是解脱非离系相,无常灭非解脱非离系相。
复次,择灭于三世有漏法得,非择灭于未来不生有为法得,无常灭于现在一切法转。
复次,择灭是善,非择灭是无记,无常灭通三种。
复次,择灭、非择灭俱是无漏,无常灭通二种。
复次,择灭是不系,非择灭是不系,无常灭三界系或不系。
复次,择灭、非择灭俱是非学非无学,无常灭通学、无学、非学非无学三种。
复次,择灭、非择灭俱是不断,无常灭通见所断、修所断、不断三种。
复次,择灭、非择灭俱不染污,无常灭通染污不染污。
复次,择灭、非择灭俱无异熟,无常灭通有异熟、无异熟二种。
复次,择灭是道果,非择灭非道非道果,无常灭或是道非道果,或是道亦道果,或非道非道果。
复次,择灭灭谛摄,非择灭非谛摄,无常灭三谛摄除灭谛。

又引发择灭、非择灭的圣道业力胜过无常力,由此亦可推知三灭的不同。如《婆沙》云:

(圣道)业力强,非无常力,所以者何?
(圣道)业能灭三世行,无常唯灭现在行故,谓圣道力灭三世行,断彼诸行得择灭故;无常唯能灭现在行,令彼不复有作用故。
复次,圣道业力能灭可生不可生行,令得择灭,亦令诸行在未来世毕竟不生,得非择灭;无常唯能灭可生行,非不生者,故业力强。
发表于 2015-9-18 00: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非择灭的定义是遮止有为法,使有为法永不生起。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 前二可得非择灭,忍辱,禅定,智慧为择灭,精进不定,如此说如法不?
 楼主| 发表于 2015-9-18 14: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hxdq 的帖子

这是不相关的。我可以举一段智敏上师《俱舍论颂疏讲记》中讲解非择灭的一个例子,看了就明白了。

论云:如眼与意专一色时,余色声香味触等谢,缘彼境界五识身等,住未来世,毕竟不生。由彼不能缘过去境,缘不具故,得非择灭。

这是《俱舍论》的原文,下边是圆晖法师的注解,因为这段文很要紧,引过来之后,再解一下,我们就直接看解释了。

解云:如眼与意识专一色时,所余不见闻等色声香味触落谢过去也。于专一色时,合有一类五识缘彼已谢五境。缘正专一色故,余五识不得起。此未起五识毕竟不生,谓五境已谢故;五识唯缘现在,不合缘过去境故。未来五识得非择灭。

“解云:如眼与意识专一色时,所余不见闻等色声香味触落谢过去也”,我们说当你眼睛跟意识——跟眼根同时生起的意识,专门盯了一个色在看、心里在思惟。观察那个色的时候,因为你心里集中,其他的声音,其他的香味触,你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没有去注意它。那这些东西呢,就缘缺了。怎么缘缺?下边还要讲。本来那个色来了,你可以看到的;但是你专注这个色的时候,那个色虽然出现,你没有看到。本来你看色的时候,耳朵有声音来了,你可以听到的,因为你一心专注那个色的时候,耳朵里声音虽然起了,也没有起耳识去分别它。那么鼻子的香、身上的触都一样,都没感觉到。假使你在看书的时候,外边在唱歌,唱歌的唱完了,过去了;或者有个香味道,香了一阵子没有了;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跑过了,过一会儿没有了,“落谢了”,不能再产生了。“落谢过去”。

“于专一色时,合有一类五识缘彼已谢五境”,本来你看色的时候,也可以起一类的五识——眼、耳、鼻、舌、身识,可以去分别其他的色声香味触的,他们生起的东西都是可以生的,边看边听也可以的。但是因为你太专心了,那些东西来了,你没有听到、没有看到。那么过了一点时间呢,这个东西就过去了,不能再重现了。这个境已经谢掉了。本来是可以缘它的,但是你专一。

“缘正专一色故”,因为你“正专一色”的缘故,其余五个识没有起来,这个没有起的五识,能不能再生呢?不能生了,这五个境已经过去了。我们说要生一个识,必要境跟根和合才生识。你现在境已经过去了,现不出来了。根虽然空在哪里,这个原来该生的识,不会生了。所以说这个识,毕竟不生了,现在不能生,将来也不能生,为什么?这个境已经过去了,永远不能再重现了。过去的事情,叫它再重新现一道,不可能的。所以要抓紧时机,你这个事情错过机会了,那永远错过了,就没有办法了。这个当然不是好事情了——你色声香味触境现出来的,你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永远听不到了,它就过了。那么本来可以生的五识,永远也生不起来了,那个叫非择灭。“谓五境已谢过故”,这个五境过了,那么根也不能缘它的境了,根境不相对的话,识也生不起来。“五识唯缘现在,不合缘过去境故”,这个前五识,不像意识可以缘昨天的事情。五识只有缘当下的东西,过去的不能缘,未来的也不能缘。这个境现前的时候不缘它,它现在过去了,你再也缘不到了。“未来五识得非择灭”,这个五识,还没有生出来,在未来世,它再也不能生了,叫非择灭。



他举一些例。我们说不要死板板地,把这个例一个个字死咬在那里,把这个意思会到就行了。反正非择灭,不像我们的同学认为的,一定是佛的智德才是非择灭,其他东西都不可能的,声闻、缘觉没有非择灭的,凡夫更没有非择灭。我们说非择灭多得很,什么东西都有非择灭,不但人有非择灭,蚂蚁、老鼠都有非择灭。老鼠看了这个东西的时候,它就没有看到猫来了;没有看猫,看猫的眼识就没有生起来;没有生起来就不知道,不知道就给猫吃掉了,就是永远生不了。就是不吃掉,也生不了了,一个境过去了嘛。所以这个非择灭,多得不得了,什么东西都可以有产生的。因为我们同时不能缘所有的境了,当你注意这个的时候,那个没有注意,就是非择灭了。
发表于 2015-9-19 07: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眼与意识专一色时,所余不见闻等色声香味触落谢过去也。于专一色时,合有一类五识缘彼已谢五境。缘正专一色故,余五识不得起。此未起五识毕竟不生,谓五境已谢故;五识唯缘现在,不合缘过去境故。未来五识得非择灭。”

“如眼与意识专一色”,此时,是否就有意识的”抉择”作用?若有,则非“非择”,若无,则所余五境本来就无缘不起,何须灭?
 楼主| 发表于 2015-9-19 09: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hxdq 的帖子

择灭的择,是智慧,是一种特殊的智慧,即能断烦恼令其永不生起的智慧。并不是所有的慧都能断烦恼,我们眼识看东西时,也有慧,相应或继起的意识也有慧,(小乘有部认为慧是遍于一切心的十大地法),但这都不能断烦恼,不属于择灭的择。

无常灭是有为法,择灭和非择灭都是无为法。后二者的“灭”,应理解为“不生”。非择灭,不是说有什么东西灭了,而是指因它缺缘,故永远无法生起的状态。
 楼主| 发表于 2015-9-19 09: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

通常我们将永不堕恶趣,说为得恶趣的非择灭。为什么不称为择灭呢?

如果说堕恶趣是果,则其原因便是造了感召此苦果的不善业,而此不善业又由强烈的烦恼而来。如果此类惑业永不再现起,则堕恶趣之果,由于缺乏作为生起之缘的惑业,故亦不再现起,所以称为非择灭,即非由智慧直接断除,而是间接断除的缘故。

前文说过,证得加行道的忍位时,将不再堕恶趣,但并非在此之前,便不能得恶趣的非择灭。通过布施、持戒、闻思修慧,只要不起感召恶趣的惑业,便会永脱恶趣。这就如同,大乘佛教说,八地菩萨乃不退转位,并不是说,八地菩萨之前,就不能不退转。因为有些利根菩萨,从初发心以来,直至成佛,就未退转过。故所谓的八地不退,是说再钝根的菩萨到了八地,也都绝不会退了。同样的道理,“忍不堕恶趣”,是说再钝根的行者到了加行道忍位,也不会再堕落了。如《婆沙》云:

极钝根者,得下品忍时,于诸恶趣皆得非择灭。

不过布施、持戒、闻思修慧,并不像“忍”有个绝对的界定,到底布施、持戒等,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才能永不堕恶趣呢?《婆沙》云:

由布施者,有虽十二年开门大施,而于恶趣不得非择灭,如吠逻摩屈路罗等,由彼不能厌生死故。有虽于一施一团食,而于恶趣得非择灭,由彼深能厌生死故。
由持戒者,有虽尽寿持别解脱戒,而于恶趣不得非择灭,如前说故。有虽能持一昼夜戒,而于恶趣得非择灭,如前说故。
由闻慧者,有虽具解了三藏文义,而于恶趣不得非择灭,如前说故。有虽解了一四句颂,而于恶趣得非择灭,如前说故。
由思慧者,有虽具思惟外内书论,而于恶趣不得非择灭,如前说故。有虽思惟少分观法,而于恶趣得非择灭,如前说故,即不净观持息念等及诸念住。
由修慧者,有虽具得八地世俗定,而于恶趣不得非择灭,如前说故,即是外道猛喜子等。有虽修习少分观门,而于恶趣得非择灭,如前说故,即暖顶忍。

由上可见,若不能真厌生死,即使经年累月地布施、持戒、闻思,具足聪慧、辩才、禅定、神通,然终不能脱离恶趣。相反,若能生起真实无伪的出离心,即使施于畜生一抟之食的少分功德,亦可于恶趣得非择灭。

有些时候,我们虽厌离恶趣,却对人天善趣,充满着贪爱和向往,故不能真厌生死,欣乐涅槃。然若不能真厌生死,那么就算再怎么厌离恶趣,也终究无法脱离恶趣。如《婆沙》云:

为涅槃及为离染勤修于道,以修道故于恶趣等得非择灭。若(仅)为此(恶趣非择)灭而修道者,于恶趣等不得此灭,非于生死不深厌患,可于恶趣得非择灭。

如同吉祥和黑耳姐妹不可分离般,对恶趣的厌离,也必须伴随着对善趣的厌离,才能导致最终的解脱。

有人或许会问,恶趣有地狱、饿鬼、畜生的差别,于恶趣得非择灭,是一时总得,还是分别得呢?如《婆沙》云:

施戒闻等,若于恶趣得非择灭,或别或总。
忍位总得,前位不定。

也就是说,在加行道的忍位之前,通过布施等修行,或一时总得三恶趣的非择灭,或别别得各恶趣的非择灭。而一旦达到忍位,不管过去得或未得,此时一起总得三恶趣的非择灭。
 楼主| 发表于 2015-9-23 09: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

知道众生喜欢舍一取一,故佛陀施设相对的染净法相,以方便地摄受众生。如凡夫执着有漏的五取蕴,若让其舍弃,便恰似与虎谋皮般,于是佛陀安立阿罗汉所成就的无漏五蕴,鼓励众生追求。

这无漏的五蕴就是无学戒蕴、定蕴、慧蕴、解脱蕴、解脱智见蕴。相对于无为的涅槃,这五者都是有为的功德,又被称为五分法身。

不过,无学五蕴,契经略标即止,《婆沙》则有详尽的开显,如云:

云何无学戒蕴?答:无学身律仪语律仪命清净。谓契经说,无学支中正业即此中身律仪,正语即此中语律仪,正命即此中命清净。经说,此三总名戒蕴。
(正业、正语、正命的差别――前七不善业道中,嗔痴所起身业名邪业,嗔痴所起语业名邪语,贪所起身语业名邪命,邪活命故。远离此三,名正业正语正命。)

云何无学定蕴?答:无学三三摩地,谓空、无愿、无相。
(以对治故建立空三摩地,谓非我行相对治我见,空行相对治我所见;以意乐故建立无愿三摩地,谓诸贤圣由意乐故,不愿有及圣道;以所缘故建立无相三摩地,谓灭谛中无有五尘男女三有为相,故名无相。)

云何无学慧蕴?答:无学正见智。

云何无学解脱蕴?答:无学作意相应心,已胜解,今胜解,当胜解,谓尽、无生、无学正见,相应胜解。(解脱有二,此蕴所摄,故非无为解脱。)

云何无学解脱智见蕴?答:尽智、无生智。(此二者是声闻菩提,是真实皈依处)
(慧蕴与解脱智见蕴的差别――对治邪慧是无学慧蕴,对治无知是无学解脱智见蕴;复次,若慧猛利推求寻觅加行不息,是无学慧蕴,若慧不猛不利不推不求不寻不觅加行止息,是无学解脱智见蕴。)
 楼主| 发表于 2015-9-30 08: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

《发智论》云:

如契经说,有二遍知,谓智遍知,及断遍知。
云何智遍知?答诸智见明觉现观,是谓智遍知。
云何断遍知?答诸贪永断,嗔痴永断,一切烦恼永断,是谓断遍知。

智遍知,其自性就是智慧,但既不是一般的世智辩聪,也不一定是无漏的智慧。因为世俗有漏智中,若能明了观察诸法的,也属于智遍知的范畴。如《婆沙》云:

除胜解作意相应世俗智,余闻思修观自共相,诸世俗智极明了者,亦得名现观,亦名智遍知。闻所成慧者,如观十八界自共相等;思所成慧者,如持息念四念住等;修所成慧者,如暖顶忍世第一法等;此及无漏慧,俱名智遍知。

断遍知,虽有遍知之名,却不是以智慧为自性,而是指智慧之果,属于择灭无为的范畴。这种“果立因名”的例子,在佛教中还有很多,如《婆沙》云:

如阿罗汉,是解果故;亦说名解;天眼天耳是通果故,亦说名通;内六处等是业果故,说名故业;此中亦尔,断是智果,亦名遍知。

有人问,一切有漏法都在应断的范围,为什么断遍知只说烦恼断呢?《婆沙》解释道:

谓世尊说,烦恼为先,诸有漏法皆永断故;
复次,以诸烦恼难断难破难可超越,故偏说之;
复次,以诸烦恼多诸过患,迷失正理,障碍涅槃及诸圣道,是故偏说;
复次,以诸烦恼是自性断,断已不成就,余有漏法非自性断,断已犹成就,是故偏说烦恼永断;
复次,以诸烦恼正与圣道展转相违,余有漏善、无覆无记即不如是,是故偏说,如灯与闇展转相违,非器油炷,然灯生时正能破闇,亦令器热油尽炷燋,如是圣道与诸烦恼互相违故,圣道现前正断烦恼,亦令所余有漏法断,彼与烦恼同对治故。

由上可知,断除烦恼,就能间接断除余非染污的有漏法,故契经说断遍知是烦恼断,虽非了义之说,却是实践之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1-18 18:21 , Processed in 0.07672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