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论坛_西园戒幢律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382|回复: 26

菩提心与空性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3-2 16: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菩提心与道次第》自序

  菩提心和空性见,乃大乘佛法的两大核心。其中,又以菩提心为大乘不共教法。但就汉传佛教的弘扬传统来看,关于空性见的论述远多于菩提心。当然,不能就此说明祖师大德在行持中对菩提心有所偏废。在以传统儒家思想为道德基石的古代社会,孔子提倡的“仁者爱人”,孟子呼吁的“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墨子为之奔走实践的兼爱思想,包括古人所追求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价值观,都在一定程度上突显了利他的内涵。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为人们熟知乃至信奉的道德准则,古德才更侧重对空性见而非菩提心的阐述。毕竟,缘起性空的甚深义理是佛法不同于儒教及世间法的独特思想,是国人闻所未闻的觉悟之音。

  仰观汉传佛教各宗之见,莫不对空性见有着精深而微妙的诠释,如天台宗的三谛圆融,三论宗的二谛、八不中道,华严宗的四法界、十玄门,从而使源自西域的佛教在东土大放异彩。但对空性见的透彻,不仅在于对义理的辩析,更来自修行的悟入和体证。因而,各宗修学体系的建立和传承,皆有赖于成就者一代代的薪火传递。遗憾的是,历经隋唐的鼎盛之后,各宗逐渐式微,证法传承几乎湮没无闻。而属于心性层面的教授,决非文字能够完全承载。文字所传达的,只是相对真理,是标月指,而非月亮。一旦证法传承中断,理论所带来的帮助就很有限了。关于空性的理论,本是引导我们获得契入空性的正见,但掌握理论决不等于证得空性。若缺乏止观基础,兼无明师点拨,往往只能在理上解悟,于生命改善并无太大作用。正因为如此,不少人虽擅长谈玄说妙,依然习气深重,烦恼不减。这一流弊并非始于今日,早在数百年前便已有之,为教下及宗下大德所痛加呵斥。而在佛法衰微、明师难遇的今天,种种狂解更为泛滥,学人若期望由证悟空性而成就,无疑是选择了一条极难行之道。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空性见若不能落实于止观,成为摧毁我执的利器,很可能反被我执利用。关于空性的种种言说,本身就是诱人的玄谈素材。国人早有崇尚玄学之传统,魏晋时期尤盛。故般若性空学传入中国后,便以其超凡甚深之论为文人士大夫所好,历久而不衰。止于谈空说有,从文字求解悟,非但得不到佛法真实受用,更难免师心自用之误,所谓“依文解义,三世佛冤”。明末博山禅师将此类弊端归纳为二种障、二种慢、二种怯弱心及二种安稳想。其中,二种障为文字障和理障;二种慢为我慢和增上慢;二种怯弱心为见理已极、行不能逮和实不得佛之果用。此风沿袭至今,更出现佛法哲学化的倾向。将空性见等种种佛法义理作为抽象哲理研讨辩析,固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人们对心性的好奇,亦能予人以微妙的精神愉悦,却无究竟力用。同时,更会诱使学人陶醉并沉溺其间。所以说,若不能将之关于空性的理论付诸实修,而仅仅辗转于从书本到书本的研习,非但不能瓦解我执,反而会演变为成就我执的增上缘。而这种我执,因为覆盖了一层“佛法”的包装,更为坚固、隐蔽、难以识别,这是我们必须严加防范的。

  那么,如何避免这些可能出现的问题呢?就我个人的修学体会及弘法实践来看,若以发菩提心为开端,在对佛菩萨愿力及行为的模拟中逐渐体会无我、无限的境界,进而辅以空性见的指导,不断剔除发心中附着的杂质,纠正行为上存在的偏差,由世俗菩提心升华为胜义菩提心,圆满佛陀具有的悲智二资粮,较之由空性见着手修行,显然是更为稳妥的道路。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菩提心是大乘的不共教法。若不曾发起菩提心,即使证得空性,也无法引发悲愿力量,从而趣入寂灭涅槃。关于菩提心种种无与伦比的殊胜,《认识菩提心》一文中有具体解说,此不赘言。

  其次,发菩提心对于修行具有多重意义。很多人将菩提心等同于普通的利他行,这一认识是片面的。若从表面行持来看,菩萨行的很多内容似乎并无出奇之处,与世间善行及其他宗教提倡的善行也无本质区别。或许,这也是以往对菩提心提倡不力的原因之一。但通过对相关经典的研读,我们会发现,菩提心和菩萨行还具有觉悟、无我、无限、平等、无相、无所得的特征。也就是说,建立在菩提心基础上的利他行,必须是对一切众生平等无别的利益,没有你我分别,没有自他界限。这些心行特征无不与空性相契合,是佛法不共世间善行的根本所在。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通过利他行来摧毁我执,成就佛菩萨那样的同体大悲。反之,若不具备相应的心行基础,即使是利他行,难免搀杂种种妄想分别,或是有国家和民族之分,或是有教徒和异教徒之别,仍是有漏而有限的。

  由此可见,通过菩提心的种种特征调整心行,正是不断接近空性的过程。事实上,它比试图证得空性的努力更保险。对于修学者而言,若无明眼人的指点和印证,对空性的探寻往往是盲目的。因为我们无法按图索骥找到那个叫作“空性”的东西,所有线索最多只能告诉你它不是什么。更危险的是,前进途中充满歧路,以至许多人将不是空性的种种境界误作究竟,甚而着魔出偏。而当我们发起菩提心之后,修行就找到了非常具体的着力点,那就是对利他行的观修和实践。这种具体在于,我们可以将佛菩萨的愿
发表于 2005-3-2 17: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菩提心与道次第》一书收录于“戒幢佛学论丛”,
即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
内容包括:
《认识菩提心》
《普贤行愿品观修原理》
《菩提道次第修学要领》
《菩提道次第实修理路》
《道次第中的菩提心》
《菩提道次第修学札记》
《论“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
《修学佛法的基本认知》
《发心、僧格、正见》等。















发表于 2005-3-3 17: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点了我的脉络,指出我的病根
从觉心与觉行入手是修行的正道
福慧双修,慧走偏路是知识分子修行的通病

不从慧着手,一心念佛,老实念佛, 行么?

书出版后,请速寄一本,万分感谢.
发表于 2005-3-3 19: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恭贺法师新年出新著!

rgcheng老兄好大个派头,书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要看自己花钱去书店买,开口就要人家“寄一本”来,是不是也是一种“知识分子”的“通病”啊?哈哈哈~~~
发表于 2005-3-3 19: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恭贺一下。
发表于 2005-3-3 19: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明一下:
《认识菩提心》和《菩提心与道次第》是两本书,
《认识菩提心》是戒幢佛学研究所出版的结缘法宝,可向西园弘法部索请。rgcheng道友既已发邮件请书,印好后工作人员会寄去的。
《菩提心与道次第》是上海古籍出版发行的,内容较《认识菩提心》更多。各地新华书店应该都能看到,不过,书要过段时间才有。




发表于 2005-3-4 1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佛”不是“佛学”。

法师点得及时啊!
发表于 2005-3-4 12: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法师
发表于 2005-3-7 21: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如今一讲到修行,似乎总也少不了要揪出诸如理论研究的偏弊、知识分子的通病、“佛学”错当成“学佛”这么几个翻唱不烂的话头,是不是如此这般地揭批一番,修行的问题就能搞清楚了呢?由此想到这样一个事例:

在我们大学的体育系里,有研究体育理论、运动学科的专家学者,有带领运动员进行各种项目训练的教练员,现在,如果有教练和他的运动员,运动水平提不高、比赛出不了好成绩,他们能不能就此坐在系里抱怨,说这种现况全都得怪那些搞研究的学者们,整天只会装模作样地做学问,把体育运动都弄成了抽象的理论?

学者们做学问、知识分子研究理论,那是他们的职责和本分,他们能够做好学问、能够创新知识和理论,他们就尽到了他们的职责和本分,他们就有资格继续做他们的学者和专家。

至于如何把知识和理论投入体育运动的实践,提高运动水平、赛出运动成绩,并且把对知识和理论的实践效果反馈给专家学者,这些正是教练员、运动员们的职责和本分,如果他们做不到、做不好,就是他们不称其职、未尽本分,这些教练员就没资格再当教练、运动员也就没资格再做比赛选手。

或许这个例子未必恰当,但如果我们把“佛学”和“学佛”,例同体育理论和运动实践,专家学者、教练员和运动员,对应于佛学家、善知识和佛弟子,那么,我们是否该问一问,证法的薄弱、实修的不足,究竟是谁不称其职、未尽本分呢?
发表于 2005-3-8 09: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叹楼上文笔
惊讶楼上勇气
佩服楼上技巧
明白楼上用意

    呵呵,例子不太恰当。不可相提并论。很简单:正确的理论当来自于正确的实践,理论不是空想。不可置否,理论最终服务于实践,否则要它做甚?其实您最后的疑问已经部分地否定了您文章开头的意思。当然,也可能您只不过是虚晃一枪。

(侬门槛蛮精咯。)







发表于 2005-3-8 15: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九楼的发言,也说两句。
首先,文中的对应确实不太恰当。作为一个学佛者,仅仅“能够做好学问”,显然是无法“尽到了他们的职责和本分”。社会各行业确实存在分工问题,但对于学佛来说,每个人都必须是实践者而不仅是研究者,上至佛陀,下至你我。
其次,“证法的薄弱、实修的不足”,是目前的普遍现象。虽然说得已经太多,但即使这样,人们依然健忘,依然热衷于夸夸其谈而不是身体力行。具体到我们每个人,说的和做的相比,是否还存在距离?与其追问“究竟是谁不称其职、未尽本分”,不如踏实从自己做起。因为这个本分,不仅是某些人(比如善知识)的本分,也是每个佛弟子的本分。
发表于 2005-3-8 2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慕莲在2005-03-08 9:53:00的发言:
赞叹楼上文笔
惊讶楼上勇气
佩服楼上技巧
明白楼上用意

     呵呵,例子不太恰当。不可相提并论。很简单:正确的理论当来自于正确的实践,理论不是空想。不可置否,理论最终服务于实践,否则要它做甚?其实您最后的疑问已经部分地否定了您文章开头的意思。当然,也可能您只不过是虚晃一枪。

(侬门槛蛮精咯。)



嘿嘿~~不错不错!我的用意其实只是,对于法师的新作,我们除了说恭喜、赞叹、谢谢,说完之后,是否还应该就法师开示的内容和谈及问题作一些思考和讨论,或许后者才更为重要。感谢两位师兄来回复参加讨论,让我的用意没有落空。但不知莲兄说“明白楼上用意”,会把我的用意,“明白”到哪里去了哦?

“理论最终服务于实践,否则要它做甚?其实您最后的疑问已经部分地否定了您文章开头的意思。”
我不明白莲兄说的这个“已经部分地否定”,是说我“最后的疑问”,究竟否定了我“文章开头”里的什么“意思”?要让理论最终能服务于实践,要用实践来检验理论,以便让理论家进一步修正、发展、创新理论,来提升实践的水平,这到底是谁的责任?当然是实践者的责任!只有实践者尽到了这样的责任,才能和理论家形成良性互动,促成理论和实践的共同进步。
如果自命为实践者,甚至自命为不仅是研究者同时还必须是实践者,实则却是既没有理论水平,甚至是连正确理解理论的能力都不足,更谈不上把理论付诸实践,更达不成象样的实践水平和实践成果,却又可以心安理得地、翻来覆去地总在那里指斥理论都是在空谈、“要它作甚”(特别声明:此语绝非影射法师和莲兄,毕竟我还没那么大胆子,嘻嘻!)这恐怕正是上文所说,现如今一谈修行就专揪住理论、知识分子、“佛学”研究的话头来揭批一番、到头来自己还是修不起来的学佛人的通病,对此,我们该不该问一问,究竟是谁没尽到责任?这就是我上文中“最后的疑问”,似乎不存在“已经部分否定了文章开头的意思”吧?
发表于 2005-3-8 23: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顶礼三宝在2005-03-08 15:47:00的发言:
关于九楼的发言,也说两句。
首先,文中的对应确实不太恰当。作为一个学佛者,仅仅“能够做好学问”,显然是无法“尽到了他们的职责和本分”。社会各行业确实存在分工问题,但对于学佛来说,每个人都必须是实践者而不仅是研究者,上至佛陀,下至你我。
其次,“证法的薄弱、实修的不足”,是目前的普遍现象。虽然说得已经太多,但即使这样,人们依然健忘,依然热衷于夸夸其谈而不是身体力行。具体到我们每个人,说的和做的相比,是否还存在距离?与其追问“究竟是谁不称其职、未尽本分”,不如踏实从自己做起。因为这个本分,不仅是某些人(比如善知识)的本分,也是每个佛弟子的本分。



三宝兄先说“文中的对应确实不太恰当”,后说“与其追问‘究竟是谁不称其职、未尽本分’,不如踏实从自己做起。因为这个本分,不仅是某些人(比如善知识)的本分,也是每个佛弟子的本分。”,这么看来,是兄对于“文中的对应”关系解读有误吧?如果上文中,教练员对应善知识、运动员对应佛弟子,那么我所追问的“究竟是谁不称其职、未尽本分”,当然就涵盖所有以修法、传法、证法为己任的善知识和佛弟子在内,也包括我自己在内,而绝非仅以局外人、质疑者的立场,来追究别的某些人或某个善知识是否“不称其职、未尽本分”。

“对于学佛来说,每个人都必须是实践者而不仅是研究者,上至佛陀,下至你我。”
从理论上,或者是理想上说,固然如此。那么,佛陀就不说了,你我呢?现实中的学佛人呢?论实践,诚如三宝兄所言:“‘证法的薄弱、实修的不足’,是目前的普遍现象。”,论研究,“佛学”研究早已成了好谈修行的人们热衷揭批的一大话头。实践修证、理论研究,根本还是两头都没得着落,就敢说我们“不仅是研究者”还“都必须是实践者”,这本身是不是一种“依然热衷于夸夸其谈”的典型表现呢?

“作为一个学佛者,仅仅“能够做好学问”,显然是无法‘尽到了他们的职责和本分’。”
要说这话,我们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或者说资格,所谓份量和资格,就是首先已经“能够做好学问”,能够比那些仅仅以做学问为职业的知识分子和学者们做得更好、更能为实践修证提供坚实的基础、导向和保证了,我们才有这点份量和资格,说我们作为学佛者,仅仅“能够做好学问”显然还不够,还不能说是尽到了我们的职责和本分,我们还应该进一步如何如何。
但是,如今“依然热衷于夸夸其谈”的、热衷于揪住人家搞学问这点来夸谈学佛不是做学问、仅仅能够做好学问显然还不够的,都具备这样的份量和资格了么?甚至于,在夸谈修证、开口说人之前,有掂量一下自己说话的份量和资格的意识么?一个富翁说,人活着,仅仅有钱显然是不够的,这是一句好话、一句真话;一个乞丐说,人活着,仅仅有钱显然是不够的,那是一句笑话、一句疯话。
因为希望现如今谈论实践修证的时候,我们首先该找回那点掂量自己的意识,以便有一点多说真话,少说笑话和疯话的氛围,所以在上文中,我才问“究竟是谁不称其职、未尽本分”。
如果要说“与其追问‘究竟是谁不称其职、未尽本分’,不如踏实从自己做起。”,恐怕那些“热衷于夸夸其谈”自己“是实践者而不仅是研究者”的,还不具备这点份量和资格,反倒是那些“仅仅能够做好学问”的理论家、研究者们,他们完全可以有资格、有立场说,你们与其没完没了地追问理论要它作甚,责难“佛学”把“学佛”搞成抽象空理了,还“不如踏实从自己做起”,在证法和实修上达成些实实在在的成就来,在“必须是实践者而不仅是研究者”这点上,为人作个表率!




发表于 2005-3-9 09: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我说话时确实没有想到资格和分量的问题,立仁教导的是。
(于乞丐说“人活着,仅仅有钱显然是不够的”,也未必是“一句笑话、一句疯话”。我很穷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所以二十多年来基本没为钱困扰过。当年的同道们,仅仅为了获得说说这种话的资格,至今还在为钱奋斗,而且目标渐渐成为“人活着,钱显然是永远不够的”。题外话,呵呵。)

关于理论和实践,在济法师的文章中,未看出“厚此薄彼”之意。文中只是在分析某些问题后提醒读者,由“菩提心”作为修行契入点较之由“空性见”入手更稳妥。当然,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而且它们的本身,都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






发表于 2005-4-13 12: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个月,由于论坛服务器调整,一些贴子丢失了,目前看来,全部恢复的希望不大。管理员复制了其中的大部分,但因为工作中的疏忽,仍漏了一些。尤其是本贴,未拷贝跟贴的第三页,丢失了第15楼至第30楼十五份回贴。在此,向论坛各位致以诚挚的歉意,尤其是发了长贴的立仁等。
  非常抱歉!阿弥陀佛!
  现将第四、第五两页内容贴出。
----------------------------------------------

  第31楼:
  贪嗔痴发表于2005-3-20:
  我说“你怎么知道人家有烦恼”,仅仅表示我不认为立仁兄有烦恼而已,而不是你说的“好像我不该相信自己的判断”,嘻嘻。如果你不赞同他的论点,那就直接反驳,但如果分析他议论的动机,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谁都说不清,所以说跑题了。 

  第32楼
  阿枫发表于2005-3-20 19:41: 
  1、你和我或任何人做判断的机制是一样的。——这才是我对你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人家有烦恼”所做的回应,而不是其它。
  2、我以为心态比论点更重要。立仁兄也不缺理论素养和论点,我不担心这个,我个人认为他缺乏一个适当的心态,其实我一直是针对他这点,以至于本来挺好的见地会变得有点极端化。当然,也可能是我自己心态有问题,比如好面子、好为人师等等,所以看别人不对劲,那么你可以把我当成个反面教材。
  3、如果说见仁见智的事情说不清,那么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说清了,佛教的事情好像尤其如此,有很多原因,此处不赘。立仁兄也提到资格的问题,似乎也是一个说不清的事情。不过还是可以说说,人谁不嘴痒呢。 
  又跑题了,恕罪。

  第33楼:
  贪嗔痴发表于2005-3-21 19:52:00

  心态比论点更重要,问题是你以什么来判断一个人心态不对呢?是不是穷追到底合理归谬都叫做心态不对呢?判断的依据只能是论点和所为。你如果认为他“挺好的见地会变得有点极端化”,那就得说明极端在哪里。
  见仁见智是可以说清的,比如,你见立仁心态有问题,通过分析他的论点和所为就可以说清。如果用自己“很容易看穿”来说明,那就说不清。
  慈悲说法和“好为人师、嘴痒、好面子”常常表现得很相似,作出判断的依据仍然是见地。所以我们仍然还是不要谈动机,只谈见地本身。
  我说这些倒是真的嘴痒。 

  第34楼:
  立仁发表于2005-3-21 21:30:00 

  哈哈 ̄ ̄好啊!贪兄的理论和辩才素养也不俗呀。 
  枫兄习惯于“看穿”人家的心态,动则来给人家讨论任何问题、表述任何观点是出于怎样的心态来定性,就是因为他坚执以为,“你和我或任何人”的心态,总“是一样的”,所以他在这个问题面前是这种心态,他就可以认为,我都是这种心态了,你能比我好多少?你们能比我好多少?于是一眼就“看穿”了你是什么心态、你们是什么心态、我们大家都是什么心态。
  你要说我讲的不对,你就是出于什么心态,你心态都不对了,你说我不对的观点论证再怎么充分有力,还重要么?还有用么?这么一说、这么一想,他自己的心态就能平衡了,这才是目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西园戒幢律寺_戒幢佛学教育网 ( 苏ICP备05004971号 )

GMT+8, 2019-1-19 08:52 , Processed in 0.06925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